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萧冬主笔谈 > 正文

美国牛市还能打多久?

2014-04-01 23:43 来源: 侨报网 作者:萧 冬 字号:【

不知不觉间,美国股市的牛市走过了5年。出乎所有人的意外,在金融危机的灰烬当中,美国居然诞生了一个长达5年的大牛市。

5年前的这个时候,美国股市一片惨淡,市场哀鸿遍野,股民血流成河。标普500到了666点的低点。5年后的今天,标普500指数在盘中创下1,883.97点的历史高位。在短短的5年内涨了3倍,道琼指数也一个新高接着另外一个新高。如此涨幅,有理由让市场又喜又忧。

一、股市贡献 美国人又有钱了

股市的高涨,加上房市的复苏,大大地增加了美国的家庭财富。美国有钱了,美国人有钱了。美联储三月初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第四季度美国家庭净资产增加了3.8%。创下了80.66万亿的历史最高水平。金融危机前,美国家庭净资产的峰值是在2007年第三季度,当时达到67.3万亿美元的历史高峰。金融危机爆发后的2009年第一季度末,美国家庭净资产一度跌到了55.6万亿美元的低谷。与峰值时相比,下跌了近20%。

美国家庭净资产包括房地产和金融类资产两大块,后者包括股票、债券、养老金和存款等等。联储会的报告显示,去年第四季度美国家庭所拥有的房地产和金融资产价值均有所增长。拜房市上涨所赐,房地产资产上涨了2.1%, 但这与股票投资的上涨幅度比较相形见拙。去年第四季度股票的投资组合上涨了10.5%。从比重来看,2013年,在美国家庭财富中,全年房地产增长11.6%,股票的投资组合上涨高达34%, 确实惊人。从价值来看,房地产的增值达到2.3万亿,股票投资组合的增值达到5.6万亿。与金融危机时期的2009年相比,家庭股票投资组合的价值已经增长了一倍,到13.86万亿美元。这些数据说明,美国家庭财富的增长,股票牛市效应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牛市不仅给美国人带来新财富,更给华尔街带来新财富。在金融危机期间,华尔街大鳄一度被看成是过街老鼠,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奥巴马甚至称他们为“肥猫”,想方设法要限制他们的薪酬。在2009年底,奥巴马说:“我竞选总统不是为了救助华尔街的肥猫银行家们的。现在让我感到沮丧的是,那些从纳税人救助资金中获益的银行和它们在国会的游说者正在极力反对金融监管措施。” 但6年过去,华尔街人士的荷包不但没有瘪,反而更加鼓了起来。纽约审计署三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3年华尔街的现金奖金总额增长了15%, 达到267亿美元,人均现金奖金为16万4530美元,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新高,而且是记录以来的第三高。

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政府出台了很多针对外界大型银行的新规则。危机前可以从事的很多交易业务都受到限制,尤其是对衍生业务的交易做了很严格的规定。在这种不利的大环境下,华尔街的奖金总值还是连续5年实现增长,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这一方面说明华尔街的聚财能力确实不容小看,另一方面也说明,这几年的牛市财富效应确实惊人。华尔街人士光是奖金,就相当于美国人平均收入的4倍。肥猫继续肥,奥巴马还得继续“沮丧”下去。

二、温故知新,牛市还能打多久?

“牛市还能打多久”?在低头数完钞票后,华尔街在问,股民也在问。这一回5年的大牛市,超过了以往牛市4.5年的平均“寿命”。根据统计,美国战后出现的12个牛市中,只有一半持续了5年,其中只有3个走到6年。牛市能打破规律,走进第6年吗?如果说牛市已经到头,华尔街面临是暴跌?还是调整?

对此,华尔街看法分歧,分成了“大牛派”、“回调派”和“泡沫派”三大阵营。

第一阵营:“泡沫派”:

“泡沫派”的依据首先是历史:投资顾问公司Pension Partners在近期的一篇博客中指出,目前美国股市风险与回报的平衡点越来越向风险一端倾斜。该机构还例举了历史上5轮牛市前后股指走势的对比。这5轮牛市分别出现在1928-1930年、1937年、1954-1956年、1987年和1998-2000年。在5轮牛市达到各自的顶峰之后,股指的表现依次是:1929标普500暴跌86%,美国陷入经济大萧条;1937年高峰期后,标普500大跌54%,美国陷入为期13个月的经济衰退;1956年高峰期后,标普500下跌21%,美国陷入为期8个月的经济衰退;1987年高峰期后,标普500下跌35%;2000年高峰期后,标普500重挫50%,美国经济衰退持续时间更长。

因此,在“泡沫派”看来,大牛之后,必有大跌。历史已经证明没有例外。

有一个信号引起了“泡沫派”的警惕,这就是代表股市融资规模的保证金数据。根据《金融时报》最新发布的统计数字,今年一月股市中的保证金借款已经攀升至历史新高,在纽交所的融资规模已达到4510亿美元,不但超过2007年的3810亿美元,相较去年已经高出了20%。5年前的这一数据仅有1730亿美元。该报的报道指出,这显示投资者对股市的赌博心态正在上升。依据历史经验来判断,股市融资规模过高,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警讯,大规模熊市往往也是在这时紧随而来的。分析人士警告,随着保证金借款的飙升,股市的根基也越加不稳。一旦市场转向,过高的保证金会使得股市的跌势更猛。这是因为一些保证金的借贷者被迫卖出股票而引发的“连锁”反应。

“泡沫派”中的重磅人物有奥巴马提名的联储副主席人选费舍尔(Richard Fisher)。费舍尔说,美国股市中一些指标,如股价对预期未来收益、股价与销售之比,以及市值与GDP的比例等,都是1990年代网络泡沫以来所未见过的。费舍尔也提到,保证金借款的上升,将股市推向历史新高:“我们必须十分小心地监视这些指标,以保证‘非理性繁荣’的幽灵不会再次伤害我们。”

第二阵营:“回调派”: 

“回调派”的主要依据是技术:如S&P Capital IQ.机构的首席策略师斯托夫(Sam Stovall)认为股市一定会出现回调。由于股市没有经历过大幅度的回调,市场的紧张情绪始终没处在紧绷的状态。言下之意,这是不正常的。 

但回调派其实是认为股市还处于大牛市的“大牛派”的变种。在他们眼里,股市应该退一步,才能进两步。以斯托夫为例,他对标普500年底时的预期目标仍维持在1940点的高位。因此,我们重点看看“大牛派”:

第三阵营:“大牛派”:

“大牛派”的观点主要依据以下的判断。

首先看点位:如今的股市,相当程度是恢复性增长。标普五百目前的点位已经相当于2009年的约三倍,但其中相当部分是恢复性的增长 因为标普五百指数在2008年是已经跌掉了37%,因此,目前股市的上涨并没有那么吓人。

其次,看政策:华尔街的共识是,本次牛市在很大程度是“政策市”。美国联储会过这几年所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是激励本轮股市持续上涨的第一驱动力。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民间说法是“开动印钞机”,美联储会主席伯南克也因此也而获得了“直升机“绰号,意即他如同一架直升飞机一样,空投美元。大量的资金直接和间接地流到股市这这个水池里面去。

量化宽松政策固然对刺激经济有效,但副作用往往也很大。最令人担心的是引发通货膨胀,同时引发资产泡沫。伯南克的前任格林斯潘的低利率政策走过了头,酿成房地产大泡沫,引发世界性金融危机。伯南克“吃一堑,长一智”。知所进退,见好就收。当经济形势好转时,果断缩减QE规模,防止通货膨胀老虎出笼和资产泡沫的形成。因为,在过去一年,美国房市蠢蠢欲动,一些地方出现抢房现象,情况非常类似于房贷危机前。在卸任之际,伯南克已经定下了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锦囊,他的接班人耶伦将萧规曹随,继续缩减规模。因此,在就业率提升,通货膨胀率低下的情况下,量化宽松政策有可能软着陆。

第三,看经济:各种数据表明,美国实体经济在持续复苏和增长。如果说宽松货币政策是给美国经济输血的话,那么这就要看输血是否使得经济恢复了活力,还是出现了滞涨等病态状况。Northern Trust机构的首席投资策略师麦克唐纳(Jim McDonald)说,联储过去几年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是激励本轮股市持续上涨的主要驱动力。而未来经济的平稳增长,将是推动牛市继续前行的主要动力。美国经济复苏是缓慢的,但是实在的。资产管理公司PMC首席投资策略师克里夫特(Tim Clift)指出,虽然目前的整体经济与股市一样处于繁荣时期,家庭收入更在历史最高点。但目前的整体经济仍是缓慢增长,增幅仅有2%。去年的GDP增速实际上仅有1.9% ,而1999年为4.8%。这意味着美国目前仍处于商业周期的早期扩张阶段,而2000年却已达到了扩张的晚期阶段。而且,大多数指标显示,目前的经济扩张还远未结束。

投资大师巴菲特(Warren Buffett)也是属于“大牛派”。他的判断也是基于经济走势。他表示,美国经济从2009年开始的温和复苏将会持续下去,现在一切还都比较稳健。即使是乌克兰克里米亚危机也不能阻挡他的看法。巴菲特说,股市在战争期间其实是上涨的。他回忆起自己首次买股是在1942年,刚好在珍珠港事件发生之后,二战期间股市其实是涨了而非跌了。

第四,看股市:研讨股市,当然不能离开股市本身。美国股市本身是否存在着泡沫因素?判断泡沫最基本的指标是市盈率。以市盈率来衡量,在2000年标普500的市盈率已经达到了29。泡沫因素迹象严重。到目前标普五百的市盈率只有17,而美国股市的长期市盈率水平是16。换言之,目前的市盈率仅仅是略高于长期水平。即使有泡沫,也不会太大。尤其是在整体经济还在增长,企业盈利状态良好的情况下,更可能是局部的而不是全局的泡沫。

泡沫现象当然存在。如电动汽车生产商特斯拉(TSLA)的股票已经热得烫手了。特斯拉股价一年内已经上涨了600%。该股近期已经吸引了不少做空人士的兴趣,成为他们“空袭”的最大目标之一。另外几只明显被做空的股票包括了3-D Systems(DDD)、Twitter(TWIR)和黑莓(BBRY)。

第五,看心态:从市场情绪方面来看目前整体的投资情绪还是谨慎和保守的,没有出现太多的狂热以及疯狂的情形。这与2000年时,美国全民炒股,全民疯狂的状态完全不同。

在房市里的情形也非常相似。2013年美国房市突然间火爆起来,许多地方出现了抢房子的现象,根据标普/凯斯-席勒(S&P/Case-Shiller)房价指数,美国2013年房价较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1.3%。是5年来的新高。这一情形似曾相识,使人担心房屋市场泡沫又在升起,2007年的危机又卷土重来。但后来,房价迅速降温,2013年第四季度房价指数下跌了0.3%,进入2014年以后更是明显的冷了下来,房子卖不动了。这里面有多种因素。首先是房价的涨幅已经迫使许多资金不足的人退出了市场,持币观望。第二,这说明股市上的增加的资金并没有大幅度的转向房市;第三点,也是最重要一点,民众的心理已经变得成熟起来,不仅在股票市场上而且在房屋市场上都是如此。

“大牛派”、“回调派” 和“泡沫派”各有各的道理,各有各的依据。但总体考察,今天的股市确实与2000年的泡沫时代大不相同,股市在短期内没有崩盘的危险。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萧 冬

文章

(48)

人气

(45860)

萧冬,《侨报》执行总编辑,在中国和美国的大学主修经济学与国际关系学,担任过大学教师,从事媒体工作十年,现为《侨报》主笔,撰写过大量的社论与评论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