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萧冬主笔谈 > 正文

14年一轮回 纳斯达克泡沫重来? 

2014-08-25 21:21 来源: 侨报网 作者:萧 冬 字号:【

2014年8月19日,是美国股市的一个重要时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创出4527.51点的14年新高,回到2000年科技泡沫破裂时的起点。换言之,假如一个投资者当时购买纳斯达克股票指数,14年后的今天,刚刚回本。

1971年2月8日,纳斯达克股市建立,指数为100点。到了1998年7月16日突破2000点。但一年之后的1999年12月29日,指数狂飙突进,居然突破了4000点。到了2000年3月9日,更是冲开5000点大关。2000年3月10日创造5048.62点的最高记录,这一高位至今尚未达到。后来,网络泡沫被戳破,指数“飞流直下三千尺”。2002年10月10日,纳斯达克创调整后新低1108点。市场大规模抛售股票,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有500家破产,有40%退市,80%的企业跌幅超过80%,3万亿的纸面财富被蒸发。从那以后,纳斯达克用了14年的时间,才能疗伤止痛,回到了起点。那么,今天的纳斯达克,与当年的纳斯达克有何不同?是否泡沫重现?这是一个大的问题。

一、14年过去,泡沫并未全消

正如一场地震后,不管如何重建,总有废墟,总有残桓。14年前,许多当年纳斯达克红极一时股票,早已烟飞灰灭,供人凭吊与唏嘘。但还有些顽强存在到今天,供人考察与对比。

在当年的风云股票中,有两个引起媒体的特别注意。一个是雅虎,雅虎目前的股价为38.01美元(8月22日)与2000年3月的价格相比仍下跌近58%。

回想当年,来自台湾的移民杨致远(Jerry Yang)和他的斯坦福大学同学费罗(Filo)在网上冲浪时,把他们所喜爱的站点编成一个名单以便寻找。这一个点子如电光石火,带来了一个互联网革命,也造就了一个硅谷传奇。1995年他俩放弃了写毕业论文,并把主要站点的名单起了新名字“Yet Another Hierarchical Officious Oracle”,缩写为YAHOO。 1996年3月7日,YAHOO正式上市,股票定价13美元,但投资者热烈追捧, 最终以33美元收盘,市值达到8.5亿美元。而YAHOO(雅虎)1995年的营业额不过130万美元,实际亏损63万美元,直到1996年底,才赚了区区9万美元。但在互联网狂热下,雅虎的传奇继续书写,1998年8月25日它的股票价格为97.50美元,是1998年计划每股红利32美分的305倍,公司市值达91亿美元。据美国《商业周刊》1998年12月18日公布的数据,雅虎是1998年股票增值最快的公司中排名第二,股值增长率达455%。

雅虎的价值,在于给互联网带来了革命性的变革。雅虎提供了通往因特网世界的便捷门户,使用户很快就能得到自己所需要的站点地址。当年杨致远从车库里开创事业,因创业而未完成学业,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翁,成为比肩乔布斯、盖茨的一个新经济英雄。如今,雅虎“沦落”成一个寻常的公司,在谷歌的阴影下艰难生存。好在雅虎一直都在创造利润,2004年以来的年利润都超过5亿美元,2010年以来每年都超过10亿美元。但令雅虎尴尬的时候,其股价在过去几年里出现上涨,多半来自于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公司的推动,而自身的核心业务一直都在拉后腿。

另一个是思科(CSCO)。该股股价在2000年初一度达到每股77美元,如今只有24.65美元(8月22日)。当年,来自斯坦福大学的一对教师夫妇列昂纳德·波萨克(Leonard Bosack)和桑德拉·勒纳(Sandy Lerner)设计了叫做“多协议路由器”的联网设备,将不兼容的计算机局域网集成在一起,这个联网设备被认为是联网时代真正到来的标志。1984年,公司成立,进而成长为了全球最大的网络设备制造商。思科现任CEO约翰·钱伯斯则将思科从一家单纯的硬件公司变成一家为客户提供综合解决方案的公司。他1991年加盟思科公司后,锐意改革,几年内使思科股票价格增长80倍,1995年任总裁,一年后的1996年思科营业额便激增至40亿美元,1997年营业额突破60亿,思科系统公司的电子商务交易一度占全球交易额的1/3,并打入了《财富》500强排行榜。1999财年,思科的销售收入达到了121.5亿美元,市场价值一度超过50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具竞争实力的十大公司之一,也曾经是纳斯达克指数成分股中市值最高的公司。

过去的20年间,思科一直是网络解决方案市场的主导者,但现在正陷入深刻的困境。最近十年,中国等新兴市场蓬勃发展,欧美企业获益非浅。但思科并没有搭上便车。在中国市场,思科受到华为和中兴的挤压。今年5月,思科2014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季度净利润为2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5亿美元相比下滑12%。最近,思科宣布了6000人规模的裁员计划。而从2011年至2013年,思科通过裁员、出售业务等方式共计减员约2万人,约占目前员工总数7.5万人的30%。如今的思科,前有虎狼,后有追兵,日子并不好过。

从雅虎、思科的昨天和今天,已经足以说明两大问题:一是,当年的互联网泡沫确实够大,用了14年时间,都没有完全消除。雅虎、思科这样一流企业如此,更不用说那些早已烟飞灰灭的诸多.com企业。二是,当年的互联网明星企业,现在已经成为“传统”企业,面对的还是传统企业最根本的问题,即盈利能力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市场适应问题,而不是所谓的“眼球”问题。 

二、14年过去,纳斯达克风采胜昔

在美国的各大证券交易所中,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门槛较高,上市公司要有一定的盈利能力;而纳斯达克的上市门槛较低,无强制性盈利要求,适应于创业型企业,尤其是适应于科技创业。因此,纳斯达克成为科技企业的聚宝盆。1971年2月8日,纳斯达克股市开张,当年10月13日英特尔登陆,成功融资820万美元。1980年12月12日苹果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460万股股票,收盘时股票价格29美元,制造了4名亿万富翁。从此纳斯达克被称之为“亿万富翁的温床”。

以苹果为例,30多年过去,当年的青苹果,如今已经成为金苹果。随着新品上市在即,苹果股价近期持续创新高,在8月19日美股交易时段,苹果公司的股价报收100.53美元,已超过2012年9月创下的经拆股调整后100.3美元的历史最高收盘价,也是自拆股以来股价首次达到三位数。目前苹果市值接近6070亿美元,较位居第二位的埃克森美孚市值高出近30%,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值公司,也成为纳斯达克最好的招牌股。

苹果股价近期持续上涨,正是由于投资者憧憬苹果公司未来的新产品,包括iPhone 6、可穿戴设备iWatch和移动支付服务等。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最新公布的文件显示,很多对冲基金都在二季度买入了苹果公司股票。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连续发布两篇报告,建议增持苹果股票,预期股价110美元。该行分析师表示,有投资者担心iPhone 6正式发布意味着苹果股价将触顶,随后可能像两年前iPhone 5发布时一样出现下跌,但历史不会重演,因为配有更大尺寸屏幕的iPhone 6将吸引大量用户更新产品。同时,相信iWatch和iPhone 6的上市将带来“被低估的市场机会”。

谷歌也是值得一提。与苹果和雅虎一样,谷歌也是从一间车库发家的,其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仍然控制着公司。谷歌IPO前夕,当时它预期的发行价在18美元到135美元之间,按照当时的科技公司IPO的标准来说高得离谱,令不少投资者望而却步,因为他们担心谷歌的营收增长速度会迅速下滑。谷歌2004年8月19日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成为巨大的造富机器,上千名员工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亿万富翁。之后,谷歌的股价就一路飞涨。截至上市满十周年的今天,谷歌的市值已经超过3900亿美元,超过了微软、Facebook、IBM、甲骨文和英特尔等技术巨头,当然也超越业务类似的雅虎,成为仅次于苹果的全球第二大技术公司。难得的是,谷歌盈利的脚步并未放慢。谷歌发布的2013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其总营收为168.6亿美元报告显示,比上年同期增长17%。

如今,纳斯达克100成分股里包括苹果、微软、谷歌、雅虎、亚马逊、Facebook、英特尔、甲骨文、思科、高通、eBay这些明星企业。它们不仅支撑了纳斯达克,更支撑了美国经济的今天和明天。

纳斯达克不仅对美国经济与科技发展意义重大,对中国也是。如今,纳斯达克甚至成为中国最主流的信息技术公司的上市地。其中百度以749.24亿美元的市值排在第一位(8月22日),百度也成为中国概念股中唯一进入纳斯达克100成分股的企业。纳斯达克也成为中国企业来美上市的首选。根据新浪中国概念股统计显示,在29家可选消费行业中,有16家登陆纳斯达克,其中有一家是登陆OTCBB的,其他的12家都是登陆纽交所的。在信息科技行业中,共有62家,有38家登陆纳斯达克,其中有3家是登陆OTCBB的,其他21家都是登陆纽交所的。在医药保健行业,共有14家,其中7家登陆纳斯达克,7家登陆纽交所。而登陆美交所的则极少。

三、 14年过去,科技泡沫还会重来? 

在股市高歌猛进之际,“泡沫论”重来。对冲基金Baupost创始人塞思·卡拉曼称科技类企业“泡沫、泡沫,到处都是泡沫”。他对特斯拉、Netflix和其他备受推崇的企业不屑一顾:这些公司的股价高涨看上去更像是基于投机,而非投资。这些企业似乎更加看重商业计划。这与在网络股泡沫时期十分相似:那时诸多的网络股而是凭借着激动人心的概念,漂亮的“商业计划书”,便赢得市场的青睐。

我们说过,科技股确有泡沫,但不代表整个科技类股都是泡沫。我们可以从企业和投资者两个角度观察。从企业角度看,今天的科技股已经向价值回归。投行高盛对2000年科技股泡沫和今天市场情况进行对比,得出了存在六点差异的结论。最主要的观点是价值的差异。高盛指出,今天的标普500指数的远期市盈率为16倍,而2000年大顶时为25倍。今天的企业价值/销售额比为1.8倍,而当年是2.7倍。在纳斯达克,纳指100包括了苹果、谷歌、思科、生物基因、特斯拉等成分股。2001年,也就是科技股泡沫破灭后的第二年,纳斯达克100指数动态市盈率仍有192倍,而目前只有18倍,距离泡沫还远着。

旧金山联储主席威廉斯(John Williams)说,当前高科技行业蓬勃发展,但与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泡沫时不同。互联网泡沫时期,产品和服务的需求来自虚无缥缈的一些公司,然而这种现象在本轮科技潮中并不普遍。

从投资者的角度看,投资主体有了很大不同。风投机构Menlo Venture总经理文奇·加纳森(Venky Ganesan)说,风投和机构等相对成熟的投资者在这一轮科技类股上涨中起到了主导作用。而在1996年Netscape上市时,中小投资者热情高涨。当时,美国全民炒股,当所有人都在参与投资时,就要当心泡沫了。

因此,目前美国的科技行业的泡沫是结构性的,在某些行业或某个企业,肯定存在一定的估值泡沫。因此,必须通过调整,挤掉泡沫,股市才能健康向前。

(编辑:郭剑)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萧 冬

文章

(48)

人气

(49724)

萧冬,《侨报》执行总编辑,在中国和美国的大学主修经济学与国际关系学,担任过大学教师,从事媒体工作十年,现为《侨报》主笔,撰写过大量的社论与评论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