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移民天地 > 正文

华裔老人争取国内发放退休金

2014-10-27 21:02 来源: 侨报网 作者:林菁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侨报记者林菁10月27日纽约报道】旅居海外的华裔老年人中有这样一批人:他们大致于1980年至1990年间出国,很多人是受过高等教育并从事科研、教育、机关工作的精英,出国后滞留未归,被当作自动离职处理,虽然在国内工作了20年、30年,但却无法拿到国内退休金,无法实现回国安度晚年的心愿。

据北美华人华侨退休者联合会介绍,该会现有成员280多人,很多会员目前已70多岁了,他们中年出国,在国外工作时间短,退休金少,现在的退休生活并不富裕。他们正在努力争取,要求按中国现行法规和国际惯例,按照工龄发放他们在中国应得的退休金,因为这样做“合理合法”。

该会四位居住在纽约的成员,26日接受《侨报》记者访问介绍了他们各自的经历。

华蓉芳:工作34年一分钱没拿到

华蓉芳籍贯上海,今年80岁,毕业于华东纺织工学院中专班,1952年参加工作,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大西北,到山西经纬纺织制造厂工作,1954年调到中央纺织工业部,到基层实践,在天津拖拉机厂工作,1958年到上海沪东造船厂,后来调回上海市区,在上海第二锻压机床厂工作,在国内总共工作了34年,都是组织调动。

1986年华蓉芳到美国探访哥哥,请假出来一年,哥哥生病,她又休假2年,后来她没回国,被当作自动离职,也没拿到离职费。

华蓉芳在国内是工程师职称,出国时工资128元,当时算很高,以前的同事现在退休了每月能拿3000到4000人民币。

出国时华蓉芳已经52岁,国内女性干部55岁退休,当时人事科长问她要不要提早办退休,她决定不办,因为她只想出国开开眼界,还想回去继续工作到满55岁。

现在华蓉芳想回去办退休,却发现一切都变了:“我是国营单位,后来调整,合并或合资,我们厂址都没有,我的领导都不在了,跟我同辈的全都退休,年轻一辈都不认识我了。”

华蓉芳入了美国籍,每月领取的社安金只有数百元,虽然日子也还过得去,但她想回上海安度晚年,却做不到。她有5个孩子,分散在不同国家,日本、加拿大、美国、中国,她先生已经88岁,生病需要照顾。她说:“我也很想回老家去,但没退休金,没医保,确实是个问题。”

她感叹道:“我的青年与中年都贡献给国家,我们自愿去西北建设,当时很辛苦,当地老百姓刚解放一穷二白。”在美国她参加各种爱国活动,“我出于对祖国的热爱,身体还健康,发挥余热,参加纽约和平统一促进会20年,担任副会长,现在退居二线。”现在中国富强了,她希望国家能解决她的切身问题,“你工作了34年一分钱也没拿到。”

张淳沅:我们出国不算违反纪律

今年76岁的张淳沅1984年出国,以前在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当助研,他先到欧洲,在慕尼黑和罗马的高校做研究,再到美国,在纽约市立大学做访问学者一年半,退休后办中文学校,是纽约第一家教简化汉字的中文学校。

张淳沅毕业于吉林大学,物理专业,1965年参加工作,在国内工作22年,2011年他回国提出申请退休金,却处处碰壁。1992年中国实行退休金制度改革,以前由原单位负责,现在由街道来负责。

无法领取退休金的原因是,出国滞留2年未归,被当作除名或自动离职,工龄被取消。他被告知,“当初你如果回来办退休手续就好了,你呆到现在工龄就取消了。”

张淳沅说,取消工龄那是断绝你的生计,涉及到人权问题,1986年国家颁布了关于出境科技人员交流的通知,但那是针对其他类型的出国人员,被当作托辞用来拒绝他领取退休金。

张淳沅指出,他是自费公派,单位出证明可以离开的,出来不应当算违反纪律,出国之后单位不管了,如果回国不知道位置还在不在,房子也上交了,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定编定员都满了,我们回去吃西北风”。他指出,与他情况相似的人主要来自科研、高教、政府部门,预计有10万人,很多人70岁以上,国内工龄20年以上。他以前的同事,在国内每月拿4000退休金,他在美国的退休金只有600多美元。“我们退休15年了,到现在还拿不到退休金,这很不公平。”

伍语生:不给我退休金是很大冤屈

伍语生讲起自己的经历也感概万千,他今年82岁,重庆人,解放前参加进步学生组织,1950年重庆解放,他加入革命,1954年全国选拔优秀青年上大学,他被工作单位选上,送到南开大学攻读生物学,1958年毕业分配到沈阳农业大学(前身是沈阳农学院),主讲生物学。

1966年文革开始,他因为写了一首诗,被扣上“现行反革命”帽子,红卫兵把他打得左耳破裂,至今留下后遗症。他有位哥哥在美国,“有海外关系”,虽然书教得很好,却一直都是讲师职称。

伍语生的哥哥在纽约大学教政治地理,透过哥哥的关系他于1980年到美国探亲,而他在南开读书时,一心想去的是苏联,还学了俄语。

刚来美国时伍语生在餐馆打工,抚养两个孩子,日子过得很拮据,80年代中期他去考哥伦比亚大学生物化学院研究员,很快就被录用,“他们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我说今天就可以开始,我身上没钱了”。

当了10年高级研究员,但伍语生并不喜欢,因为工作成果被拿去,他一直想回国,直到1998年才入美国籍。

伍语生说,“儿子和女儿都跟美国人结婚,我非常孤独。”他觉得应该回国办退休,却遭遇种种麻烦。“他们说我自动离职,我说不是,是文革把我整得太惨,我的左耳朵全破,我很热爱科学,他们把我的讲稿都毁了,我还怎么教书。”伍语生说。

有人提醒他“省委给你开张证明就好办了”,但伍语生不想走后门,他认为自己为国家做了那么多贡献,拿退休金合情合理。

1980年伍语生出国时,工资62元,本来按国内法律1993年他满60岁就可以退休了,他有31年工龄。

伍语生在美国领取每月900多退休金,“我穷一辈子,我解放前就穷,不给我退休金是很大冤屈,但不要与平反联系起来,那样到死都办不到。”

杨云翔:退休金解决了马上回国

杨云翔今年62岁,是这批人里最年轻的,他的现状是:“在中国工作20多年,在这边工作20多年,现在什么也没有”。在国内他也被当作自动离职,无退休金,在美国,他还没到65岁,不能拿退休金。

杨云翔是下乡知青,在北京的机关工作,90年因公出国,后来没回去。现在儿子回北京工作,生活得不亦乐乎,父母也在国内,“如果儿子生了孙子,我一家四代都在国内,干吗不回去呢?”

他说,“如果退休金给你解决了,我明天买飞机票就走,就算一个月2000元也行。”回国他感到尴尬:“我们为中国做这么多贡献,我回国都抬不起头,人家问我,如果你没做过错事,没犯过罪,你怎么能没有退休金?我们55岁都退了,你一定是坐了牢。”

他指出,刚好92年改变社安制度,今天出国没有这个问题,“这是改革开放后带来的问题,我们都是在年轻的时候为祖国建设出过力,牺牲了很多东西,工作了这么多年,青春年华没了,现在你不管了。”

他说,“如果退休金解决,回不回不是问题,除了经济上,还有心理上的问题,你非不给我退休金我也不会死,给是应该的,合情合理。政府应该落实到实际上,我们这批人死后不会有这个问题。”

1026jl01

左起:张淳沅,伍语生,华蓉芳,杨云翔。(侨报记者林菁摄)

(编辑:郭剑)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