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看世界 > 正文

希腊大选:只有极左才能拯救资本主义

2015-01-26 11:00 来源: 侨报网 作者:赵雨桥 字号:【

0320150126-Greece-Election-Alexis-Tsipras-AP_jpg_201685369

希腊国会1月25日举行选举,其左派的“激进左翼联盟” (Syriza)轻松胜出——这是Syriza有史以来第一次赢得大选。虽然欧盟和世界金融界的反应非常负面,Syriza党或许是资本主义和西方世界剩下的最后几只救生船之一。

这话听着很荒唐——一个极左的、反欧盟的政党怎么可能会是资本主义的救星?

Syriza的益处将就是它对反对欧盟现有经济政策——财政紧缩——的排斥。如果欧洲想让自己的经济重新开始增长,让人民重新富裕起来,那么财政紧缩政策必须停止。

西方世界现有的经济系统是靠消费来产生稳定增长的。而在财政紧缩,尤其是欧盟逼迫希腊接受极端紧缩政策的统治下,经济增长是不可能的。举个例子,在希腊,任何付不起电费(电费在紧缩政策下还需上极高的税)或财产税的人将遭停电。紧缩政策施行后的头九个月,希腊1100万人口有高达26万户已经被停电。到2013年末,10%的希腊人已经开始偷电或者试图自行发电。这说明希腊——一个公认的发达国家——有至少一百一十万人被停了电。

这大概是一个经济上陷入困境的国家最无法承受的情形。经济需要消费才能增长。那您知道什么样的人不会出门去购物?家里没钱付电费的人。什么样的人不会出去买个电视?没电的人。这当然只是冰山一角,我都没提到希腊的失业率(现在大约25%,自从2011年从来没有低于20%)或者大量人口无家可归的现象。

115872854

希腊的经济需要稳定、健康、持续的增长。但是,只要财政紧缩政策继续,希腊的经济就不可能有改善,而国家也将会持续地在贫穷和绝望之间颤抖地徘徊。希腊人没有钱可花来刺激经济。那么,在这时候,经济是需要大规模的投资才能增长。这实际上在欧洲历史上是有先例的。二战之后,欧洲一片废墟,是靠美国的马歇尔计划往西欧各国经济注入170亿美元(相当于今天的1.7兆美元)才能重建并达到今日的辉煌。但是现在,仅仅60年以后,欧洲不但已经把成功的经验忘得一干二净,反倒还全力以赴地施行财政紧缩,以至于连欧元区唯一剩下的经济强国——德国——也即将没落。按目前推算,德国经济在最佳情况下也将进入一段长期的停滞。那德国经济怎么能重新开始发展呢?国际上几乎所有专家都建议德国增加政府在基础建设上的开支。当然,德国现在的保守派政府不听——政府开支不能增加,愚蠢的紧缩政策必须继续。

要想促进经济增长,一个国家需要基础广泛、以普通老百姓为基础的经济方案。要想促进经济发展,必须从劳工阶级和中产阶级开始。这不是从左派思想中提炼出来的解决方案,而是经济上最合理的解决方案。

举个例子。美国政府每在给穷人的食物补贴上花1美元,能让美国产生1.73美元的经济活动。给中产阶级减税,每降1美元的税,能产生1.2美元的经济活动。两者虽然效率不一,但是最后算下来都还是赚的——也就是说,这花销创造了价值。但是,如果美国政府给大企业减税,效果又怎么样呢?每降1美元的税,仅仅产生0.33美元的经济活动。

为什么给穷人和中产阶级经济救助会这么有效呢?原因很简单。当一个大公司或大银行拿到钱的时候,它不一定马上就把这钱投入经济里面。这不是说这样做不对——所有公司都得需要有一定额度留下作为储备——但是这对经济来说是非常有害的的—— 存起来的钱就是不被投资的死钱,而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就是需要不断有人投资才能运转。

但是如果把钱直接投到平民手里,这种现象就不会发生。比如说,您如果给希腊某个被停电的人钱,您觉得他有可能把这钱存起来吗?不会!它肯定会去付电费!给一个饿肚子的人钱,他肯定会去买东西吃!给一个无家可归的人钱,他肯定会去找房子租!我们的经济系统既然需要消费才能增长,那就需要让每一个消费者有钱花,来重启停滞的经济!

所以说,刚刚大获全胜的激进左翼联盟或许是西方世界仅剩的救生船之一,唯有极左,才能拯救资本主义。(2015.01.25)

TERENCE YUQIAO ZHAO,Arcadia High School,12th Grade

(编辑:文章)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赵雨桥

文章

(26)

人气

(38082)

赵雨桥,洛杉矶亚凯迪亚高中学生,中国出生,美国成长。跨文化的生活经历和教育背景,催生看世界的特别视角。本专栏期望通过解剖全球大事,从一个华裔青少年的视角,理解新闻,眺望未来。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