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要不要“处死人贩子”? “满屏杀”背后

2015-06-26 01:49 来源: 侨报网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侨报网讯】没有任何由头和征兆的背景下,一则“贩卖儿童者,一律死刑”的呼吁,突然在中国人的微信朋友圈席卷开来,以汹涌之势一夜刷屏,着实让人吃惊。

A09062802

席卷朋友圈的“贩卖儿童者,一律死刑”的呼吁。

打着公益和正义的旗号,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居高临下,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这一议题的设置者和背后推手,确实挠到了人们心理上的痒处,从而制造了一起舆论泡沫事件。

但这一议题,却又着实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中国打击人贩子的力度,从来没有削减过,判处罪行严重的人贩子死刑在法律上没有任何障碍。6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再次审议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其中最受关注的是,收买被拐儿童将被追究刑责。

不过也有人指出,有关杀死人贩子的讨论有点本末倒置,如今全社会都在重视打拐工作的事后严处,但却不重视针对拐卖行为的预防工作,这才是问题根结所在。

精神压力

6月25日上午一大早,武汉市民王女士便来到汉口医院心理康复科门口。满脸焦虑的她一见到医生就激动地说:“大夫,这段时间我天天担心孩子被抢走,连续三四天失眠,今天右眼又跳得特别厉害,会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该怎么办呢?”

《武汉晚报》报道,王女士家住汉口百步亭小区,30岁出头的她自从5年前生下一个可爱的宝宝后,就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

然而她的微信、微博近日被“坚持贩卖儿童判死刑”的图文帖子刷屏,且接力者众多。此外,大量与拐卖儿童相关信息令王女士惶恐不安,总是担心自己的孩子会被抢走。

谁都没有想到一则朋友圈的信息会在中国掀起如此轩然大波。

6月17日,一条惊悚消息忽然在朋友圈汹涌流动。内容是:“建议国家改变贩卖儿童的法律条款拐卖儿童判死刑!买孩子的判无期!”“我是来自北京的承诺者,坚持人贩子死刑!”“我是来自湖南的承诺者,坚持人贩子死刑!”

这个消息有不同变种,有的是图片,有的是文字,几年前公安部通缉人贩子的公告再度被挖出,甚至还有“现代家庭”式的故事——叙述者以被拐卖儿童父母的口吻绘声绘色讲述女儿被拐,十年寻亲,终于找到被弄瞎眼睛街头讨饭的女儿,女儿却因备受残害不幸去世。

有媒体事后调查,当天并没有关于儿童拐卖的重大新闻,但网民的情绪被人贩子的可恶和朋友圈信息的劲爆所点燃,无数网民挥动手指、义愤填膺地做出了“承诺”与转发。
除了网民的集体刷屏外,王宝强、赵丽华和娄艺潇等不少明星也在微博上“接力”,呼吁“国家修改贩卖儿童的法律条款”。

在一片支持“贩卖儿童一律死刑”的声音中,有法学界、社会学界人士从专业角度传来了反对声。

17日下午,凤凰新闻客户端推送了一篇文章,《我为什么不支持人贩子一律死刑》。

这篇署名麦姐的文章表示,根据《刑法》的规定,拐卖妇女儿童已经属于重罪,基本都在十年以上至无期徒刑,情节严重的,更会处以死刑,所以刑罚必须有所区别,若“一刀切”全判死刑,可能会让拐卖儿童从单纯的生意变成“砍头的生意”,导致被拐的儿童的存活率降低。

舆论撕裂

麦姐的文章推送后,网民几乎是“一边倒”的反对,批评作者“哗众取宠”,其中不乏“骂得狠”的,比如:“因为人贩子没有卖到你家的人,站起说话,放屁,不腰痛,那一天搞到你家后,说说你的那一套理性吧,真他妈的放你娘狗屁。”

上海观察者网报道,据新浪调查显示,超八成网民都是支持“拐卖儿童一律死刑”的,“没有买卖就没有拐卖!拐卖孩子就得死刑才能震慑住犯罪分子!买孩子的同样有罪,没有买就没有卖”,“违背亲情伦理的犯罪,凌迟处死,禁毒学新加坡,一律处死,不能留有弹性空间”。

不过,还是有很多法学界、社会学界人士顶住舆论压力,从专业角度喊出了反对声。

律师张慧认为,重罪重判,轻罪轻判,罚当其罪,罪刑相称,不应该“一刀切”,应该根据具体的犯罪情节来做判断,死刑未必能根治人贩子问题。

张慧称:“从世界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很多国家死刑废除后犯罪率并没有随之增加,而是降低了。废除死刑也是世界范围内的大趋势,中国近年来实际上也在减少死刑。”

知名刑诉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副院长顾永忠教授表示,对于非暴力犯罪判处死刑,要尽早争取废除。“刑法的威慑力不是没有,而是不要把它神化了,它不是万能的。”

部分网民也跳出来说,“看不下去这所谓的正义感了”,表示要“拉黑”朋友圈里“刷屏支持人贩子一律死刑”的。据说一名叫“罗胖”的网民,一次性拉黑了一百多名小伙伴。

微博上也有不少网民开始“掐架”,反对者认为公众对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关注,本来是好事,但如果演变成集体泄愤,反而会适得其反。

网民热血沸腾,法律人士理性斐然,但两者却没思考——6月17日并非什么特殊日子,为何关于人贩子的消息忽然铺天盖地?

更晚时候,终于有网民发现,网络流传的“接力”图片中有“感谢珍爱网友情支持”字样,点击进去就是珍爱网注册页面。他质疑这是珍爱网的推广手段,甚至还计算出这个推广帮助珍爱网节省了推广费用12.5万元人民币。

18日,珍爱网官方回应,这是一起员工擅自启动的“营销”。

高压态势

虽然事后被证明是一起企业营销行为,但这一事件掀起的轩然大波也反映了如今民众对当下中国打拐工作的焦急心态。这一议题的设置者和背后推手,确实挠到了人们心理上的痒处。

广州《南方周末》报道,但这一议题,却又着实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中国打击人贩子的力度,从来没有削减过。在高压态势下,中国法院审结的拐卖儿童案件逐年减少,但刑罚依然坚持“从严”。

基于公开的司法文书和媒体报道,有媒体梳理发现,1996年至2014年间的87个拐卖儿童犯罪死刑案件,共计118个人贩子被判处死刑或死缓,其中,50人死刑,68人死缓。

从中还发现了这样的现象:拐卖10个以上儿童的,或者造成人员死亡的,最有可能判处死刑。在拐出儿童犯罪较多的地区,法院的量刑往往更重。

在118个人贩子的样本中,死刑人数最多的是2005年云南昆明蒋成普等八人团伙贩卖儿童案,五名主犯有四名被判死刑,一名被判死缓。

昆明市中级法院认定,这个团伙成员在昆明市城郊地区采用哄骗的方法,将19名2岁半至6岁的男孩拐骗到广东省普宁市,以每人6000元的价格贩卖给人贩子,人贩子又将孩子以高价贩卖给他人。

拐卖儿童数量是本案最关键的量刑指标。四名被判处死刑的主犯,被认定参与拐卖儿童的数量分别为:19人、15人、12人和9人。

云南省高级法院维持原判,最高法院核准了全部死刑。拐卖儿童人数不多,但造成命案的,也很可能被判处死刑。

在87起案件中,有22起案件中涉及了命案,其中,有12起造成被拐儿童在拐卖中死亡,有11起属于故意杀人。有17人除了构成拐卖儿童罪之外,还涉及了其他罪名,因数罪并罚被处死刑或者死缓。

买拐入刑

无论是立法机关,还是司法机关,对拐卖儿童犯罪的态度,严厉态势从未改变。

1979年刑法并无明确死刑的适用,仅规定:拐卖人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不过很快,1983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犯罪分子的决定》,明确规定:“拐卖人口集团的首要分子,或者拐卖人口情节特别严重的,可以在刑法规定的最高刑以上处刑,直至判处死刑”。

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王汉斌在草案说明中称,拐卖人口的犯罪分子往往兼犯有强奸罪行,按照数罪并罚的规定,是可以依法判处死刑的。对于虽然没有兼犯强奸罪的拐卖人口集团的首要分子或者拐卖人口情节特别严重的,因为危害很大,也可以判处死刑。

1991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以单行法的方式确立了拐卖妇女、儿童罪这一罪名,并规定情节特别严重的可以判处死刑。
这一罪名纳入了1997年修订通过的刑法,并沿用至今。

2008年至2012年,中国还第一次实施了首个国家反拐行动计划。五年里,全国审结的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数量总体上升幅度较大,共审结8599件,依法惩处犯罪分子14122人,有力震慑了犯罪。

而近三年来,全国法院审结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连续下降,2012年1918件,2013年1313件,2014年978件。

虽然犯罪率下降,但相关刑罚依然严厉。2010年至2014年的重刑率为56.59%(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死刑的人数比例)。

6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再次审议刑法修正案(九)草案。草案二审稿将收买被拐儿童可免追刑责情形的规定,改为满足一定条件可从轻处罚。这意味着,今后收买被拐儿童的行为拟一律被追刑责。

慎用死刑

虽然中国对拐卖行为处罚从严,但司法机构对死刑的适用也“从严”。

从87起案件统计发现,被拐卖儿童的总体流向是,从经济欠发达地区卖往经济发达地区。云南、贵州、福建和河南是较为严重的拐出地,而拐入地最多的地域主要分布在河南、江苏、广东、山东等。

仅从地域分布来看,拐出地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这种极刑的案例最多。

拐卖超过10个儿童的,2004年至2014年间有31人被判死刑或者死缓。其中,死刑13人,死缓18人。判死刑立即执行的这13人,主要是由云南、贵州、广西、福建四省区的法院作出的。

而在上海、四川、江苏等地,涉案儿童在20人以上的,有不少案子最重判了死缓或者无期徒刑。

2010年9月,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对李王绍等17人拐卖儿童案作出判决。法院认定主犯李王绍参与拐卖儿童11人,其中有4起(涉及拐卖4人)属于犯罪未遂,“鉴于本案具体案情,被告人李王绍的犯罪情节尚不属于特别严重”,最终,判处其无期徒刑。

而在前述云南昆明蒋成普等八人团伙贩卖儿童案中,第五被告人拐卖了7名儿童,被判处死缓。

当然,每个案子的具体案情均有差异,法官并不单纯依据拐卖儿童人数来判断是否适用死刑。

河南省高院一位刑庭法官介,拐卖10个以上孩子应该就属于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尤其是婴儿,但法官审判时,也要依据对被害人造成的伤害以及社会影响等因素来衡量。

这名法官说,现在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也越来越严格,因此,法院往往要综合考量各种因素,如果不是特大团伙犯罪或者牵涉到命案的,一般不轻易判死刑。

上一页 1 2下一页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