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沙蒙专栏 > 正文

彩虹旗下新大陆────美国同性恋平权风云录

2015-07-16 13:52 来源: 侨报网 作者: 沙 蒙 编辑: 枫渔 字号:【

2015年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以5比4的表决结果裁定同性婚姻合法,这一历史性的裁决结果意味着同性婚姻在全美50个州全部合法。美国的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统称的英文缩写)群体为之弹冠相庆。

高院判决令新大陆“变色”

当晚,白宫亮起了彩虹色灯光。白宫推特和脸书官网头像全变成彩虹标志。美国由此添上彩虹色,成为全球第21个在全境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也由于此前加拿大和墨西哥已经坚挺同性恋权益,美国加盟后导致北美大陆变成地球上唯一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大陆。

同性恋的标志主要有彩虹旗、粉红三角形、黑色三角形等等,其中以彩虹旗最为广泛使用和被认知。

色彩在“同性恋骄傲”的表达中一直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彩虹旗集彩虹的色彩──红、橙、黄、绿、蓝、紫──象征同性恋社区的多元性。 

1978年,旧金山艺术家贝克尔(Gilbert Baker)应邀为当年的同性恋大游行制作标志性旗帜,他从五条纹图案的“种族和谐之旗”中获得灵感,设计了一面八条纹的旗帜,八种颜色──粉、红、橙、黄、绿、蓝、靛、紫──分别代表:性、生命、愈合、太阳、自然、艺术、和谐与精神。后来由于批量生产时缺乏粉色等原因,就采用了六色彩虹旗──红、橙、黄、绿、蓝、紫。 

奥巴马总统当天在白宫玫瑰园发表讲话,称这一判决是“美国的胜利”,“让我们的联邦向完美跨近了一小步”。民主党热门总统竞选人希拉里也在第一时间于“推特”上发布“引以为豪”祝贺简语。

最高法院本次判决的同性婚姻案件,实际上包括不同当事人在四个州分别提起的诉讼,即俄亥俄州公民吉姆·奥博格费尔对州政府的诉讼(Obergefellv.Hodges案)以及其它三个诉讼案。奥博格费尔2013年与同性伴侣在马里兰州登记结婚,后来伴侣因病逝世;由于俄亥俄州不允许同性婚姻,因此奥博格费尔无法以配偶身份出现在爱人的死亡证明上。他因此起诉州政府,官司一直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

2015年1月16日,联邦最高法院决定受理此案,并合并了肯塔基州的Bourkev.Beshear案、密西根州的DeBoerv.Snyder案,以及田纳西州的Tancov.Haslam案。高院明确指出这四个案件都涉及两个问题:1、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是否要求各个州许可两名同性之间的婚姻;2、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是否要求各个州认可在承认同性婚姻的州内所缔结的两名同性之间的婚姻?

被指临时“变节”的保守派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和其他4名自由派大法官以多数优势裁定,根据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婚姻是所有人享有的平等权利,同性婚姻和异性婚姻一样受到法律保护。

美联社称,最高法院的裁决结束了13个州的同性婚姻禁令,同时也为近年来美国社会准则的惊人改变划上了一个惊叹号。

组成最高法院的美国大法官通常都烙上鲜明的党派印记,通常自由派大法官坚决捍卫平权,保守派大法官在同性恋权利方面更加保守和审慎。本次裁决占优势的多数除肯尼迪大法官外,金斯伯格大法官、布雷耶大法官、索托马约尔大法官、卡根大法官投赞成票是毫无疑义的,前两位由克林顿总统提名,后两位是奥巴马总统提名,皆是铁杆自由派大法官。奥巴马在2009、2010年分别任命这两位女性大法官时,实际上奠定了2015年6月高院5:4最终投票结果的基础。

民意的胜利还是“司法暴乱”

执写此次判决多数派意见的肯尼迪大法官,找出了四个“原则和传统”支持同性婚姻的基本权利:1.个人关于婚姻的选择是个人意思自治的一部分;2.缔结婚姻是一项基本权利;3.缔结婚姻的权利与建立家庭、抚养儿女的权利共同构成法律保护的核心个人自由权利;4.婚姻是政体基石。

不过,这些关于同性婚姻合法性的论述,远没有他写的意见书结语煽情而令人印象深刻:“没有一种结合比婚姻更深刻,因为婚姻象征了对爱情、忠贞、奉献、牺牲和家庭的最高理想。通过组建婚姻关系,两个人成为了更好的自己。就像本案中的请愿者所说,婚姻意味着一种超越死亡的挚爱。说这些(同性恋的)男人和女人不懂婚姻是一种误读。他们的请求表明他们真的尊重婚姻,尊重到渴望寻求它来获得自身的圆满。他们的愿望不应该被非难,他们不应该孤独终老、被我们人类最古老的制度排斥在外。他们向法律之眼寻求平等的尊严,而宪法也将赋予他们这份权利。”

对比肯尼迪大法官诗意化的文字,十年来第一次沦为少数派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执写的多达29页的反对意见,凸显历史视角和逻辑力,以古非今,从司法与立法关系、中央与地方关系、婚姻与宗教关系等方面展开阐述,痛陈司法之手切忌伸太长。

罗伯茨大法官认为,婚姻起源于一个本质性的需求,尽管婚姻的某些方面在渐渐改变,比如包办婚姻逐渐被基于浪漫之爱的婚姻所取代,但婚姻的核心结构(一男一女)没有改变。当突破了婚姻“男女结合”核心定义时,无数人担心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就会发生。一旦同性婚姻被合法化,下一步就可能引发“多边婚姻”、“乱伦”合法化等议题。

早在两年前,斯卡利亚大法官就指出:“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判决对我们先贤所缔造的美国民主来说将是一场灾难,尽管我知道这一切终将到来。”萨缪尔·阿里托大法官担心,在当前激进的社会文化下,群婚啥的都将不是事儿,以后异性恋说不定会像同性恋当年那样遭到各种“打击报复”。

在罗伯茨大法官看来,最高法院越俎代庖充当了立法者。“最高法院不是一个立法机关。同性婚姻是不是一个好想法与我们无关。根据宪法,法官有权力陈述法律是什么,而不是法律应该怎样。”

罗伯特大法官说,宪法里根本就没有提到同性婚姻的事儿,这次能通过纯粹是社会运动的胜利。“你要是想庆祝今天的结果,就庆祝渴望已久的心愿得以实现吧……但是请不要庆祝宪法的成功。宪法和同性婚姻完全无关。”

少数派法官坚信:民意只是民意,不能干涉法律判决,高院更不能借着民意向各州施压。罗伯特大法官说:“法庭推翻了一半以上州的法律,我们以为自己是谁?”斯卡利亚法官更将此判决视为多数暴政的结果,称其为“司法暴乱”,“威胁了美国的民主”。

之前,美国只有11个州在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平权,也就是走完了“民众投票多数通过+州议会通过相关法案”的程序。而高法此次一纸令下,无疑是强迫其他39个州服从判决,实在有“越位”之嫌。恰如罗伯特大法官所说,五位法官终结了这些辩论,并且从宪法的角度强制实行他们对于婚姻的看法。他们把这个问题从人民手中偷了过来,对于许多人来说在同性婚姻问题上笼上了阴云,促使了一个难以接受的剧烈社会变化。

社会民意和风气的转变

过去几十年,美国社会对同性恋者、同性伴侣结婚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在20世纪70年代,同性恋者还与吸大麻者、嬉皮士等被看作同一类人,是堕落及“精神有问题”的表现,被视作“病态”。

美国媒体评论称,仅在十年前,同性婚姻支持者都认为同性恋者可以合法结婚是堂吉诃德式的幻想,如今高法审理的本身就意味着是一场“胜利”。早在1972年,一对明尼苏达州的女同伴侣因无法在当地领取结婚证,曾层层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但被联邦最高法院训斥为“无稽之谈”而不予受理。2000年,佛蒙特州成为美国第一个立法承认同性伴侣的州,不过,慑于反同性恋的民意,该州议会没有把同性伴侣关系直接称为“婚姻(marriage)”,而是绞尽脑汁发明了“民事结合(civilunion)”一词。 

50年前,美国几乎所有的州都设有反鸡奸法。截止2003年6月26日,美国仍有十三个州正式将成人间在对方同意的情况下于私下场合的口交或肛交视为非法,这十三个州分别为:阿拉巴马、佛罗里达、爱达荷、堪萨斯、路易斯安娜、密西西比、密苏里、北卡罗来纳、南卡罗来纳、俄克拉荷马、德克萨斯、犹他和弗吉尼亚。

20世纪60年代以来,风起云涌的民权运动席卷全美国——种族平等、性别平等、性自由等纷纷融入其中。随着1969年“石墙”事件(Stonewall riots)的爆发,美国同性恋者反歧视、争取平权的种种抗争,也汇聚到了民权运动的洪流中。1978年11月,旧金山同性恋市政官谬克(Harvey Milk)被暗杀,震惊整个同性恋社区,1979年同性恋骄傲游行委员会决定采用贝克尔的彩虹旗帜,彰显力量和团结。彩虹旗帜如今在旧金山随处可见,尤其在同性恋族群集居的卡斯特罗区,到处都有彩虹旗悬挂在公寓窗户或酒吧门口。每年6月所谓同性恋骄傲月期间,主干道市场街沿街的灯柱上都悬挂着醒目张扬的彩虹旗。

1985年,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和美国心理学协会改口称同性恋倾向并非“精神障碍”。1987年,美国公民自由联合会(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开始致力于消除禁止同性恋者结婚的法律障碍。1989年,旧金山律师协会签署了支持同性婚姻的声明。美国各地的法院也相继作出些许让步,不再单纯地以传统婚姻的定义来否决同性婚姻。

2005年,李安导演的电影《断臂山》上演之前,赞成同性婚姻的美国人还只有37%;电影上演后,2006年该比例上升至42%。(盖洛普民调)。“断背”一词也成为同性恋之别称。其它对于同性恋者的称呼包括 “gay”、“homo”、“les”、“同志”、“玻璃”、“兔子”、“断袖”、“分桃”等等。

事实上,联邦最高法院就同性恋婚姻案进行的历史上第一次庭审,是在两年多前的2013年3月26日及27日,在那次“划时代审理”中,最高法院分别就“加州8号提案”和1996年联邦《婚姻保护法》(Defense of Marriage Act,简称DOMA)举行辩论。2008年通过的“加州8号提案”限定婚姻为“一男一女的结合”,禁止同性伴侣结婚;1996年由时任总统克林顿签署的《婚姻保护法》,定义婚姻为“一男一女的结合”。高院的庭审围绕“加州8号提案”和《婚姻保护法》是否违宪展开。

《婚姻保护法》规定在各州合法登记的同性恋婚姻不能得到联邦政府的承认,同性婚姻伴侣不得享受联邦政府给予异性伴侣的许多福利,它涉及已婚夫妇的税务优惠、鳏夫寡妇的社会保障福利,以及联邦雇员的健康保健和照顾配偶的假期等具体问题。

当时的庭审中,肯尼迪大法官就加入了四位自由派大法官阵营,质疑婚姻系“一男一女的结合”的定义。肯尼迪大法官指出,《保护婚姻法》似乎侵犯了那些选择承认同性婚姻的州的权力。他还说,由于很多联邦法受到《保护婚姻法》的影响,这意味着联邦政府已卷入百姓的日常生活,但无论联邦政府如何看待婚姻大事,监管结婚、离婚及监护权等等事项应该仍属于州府的管辖范围。

当时,代表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作为《保护婚姻法》辩护方出庭的律师克里蒙特在法庭上争辩说,联邦政府有资格在全国使用统一标准定义婚姻。他担心,如果有一个州将婚姻的定义扩大至包括同性婚姻,将实际上迫使其他州和联邦政府也承认这种婚姻。多数国会议员也表示:“等一等,不急着做出决定,我们现在考虑的是对一个‘古老制度’的重新定义。”

而代表奥巴马政府出庭的律师维利里在法庭上指出,《保护婚姻法》中对婚姻具有争议性的定义无疑是歧视同性恋者。将合法结婚的同性夫妇排除在联邦福利之外,有违美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承诺。

在2013年的那次“划时代审理”之前,一项跨党派调查数据显示,83%美国民众认为同性婚姻将在未来5至10年时间里在全美获得法律承认。

CNN于当年6月25日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美国民众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比例从2007年的40%上升为当下的53%。皮尤研究中心数据显示,1/7美国成年人对同性婚姻的看法由最初的“反对”态度转变为“支持”。

不乏讽刺意味的是,前任总统比尔·克林顿也在此前公开表态,称自己1996年签署通过的《保护婚姻法》违宪,认为随着时代的前进,同性婚姻应得到法律认可。

大法官的态度和立场也经历了变化。1986年,联邦最高法院曾以5:4的票决结果,维持乔治亚法院的的判决,允许各州自行决定惩罚那些在对方同意的情况下与成人进行同性恋性行为的人。而在2013年,最高法院同样以5:4票的票决结果推翻了17年前的这项判决。九名大法官中,曾有三名参加了17年前的投票,其中桑德拉·戴·奥卡那曾在当时投票赞成维持乔治亚州上诉法院的判决,但17年后她投票赞成推翻鸡奸法。 

从克林顿总统1996年在由国会两院压倒性多数通过的《捍卫婚姻法案》上签字,到如今高院判决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弹指一挥间,美国的民意已然翻天覆地。

足以颠覆政治的同性恋势力

长期以来,在公共道德偏保守的美国政界,同性婚姻与堕胎等问题一样,属于政治禁忌。即使到了2008年美国大选,几乎所有候选人对此话题退避三舍,更没人表态支持同性婚姻。

2011年公布的盖洛普民调显示,美国同性恋者占总人口的比例可能不到2%,比人们想像的10%要低很多,但这个群体的经济实力、创新水平和消费能力远远超出他们所占的人口比重。同性恋者权益问题也与中产阶级权益问题和政治募款能力紧密联系在一起。包括金融界、地产界、零售业、IT业、演艺圈在内的行业,集结了美国支持同性婚姻的重要势力。

在2012年的总统选战中,竞选连任的奥巴马总统称自己是反映同性伴侣生活的电视剧《摩登家庭》的忠实粉丝,成为首个公开表态支持同性婚姻的美国在任总统,也一度被民众调侃为“首个同性恋总统”。2012年5月9日,奥巴马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新闻主播罗宾·罗伯茨(Robin Roberts)采访时,首次明确表态支持同性婚姻,俘获娱乐圈众多明星的欢心。

就在奥巴马发声力挺同性婚姻90分钟后,其竞选团队就收到10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全部来自同性恋群体。第二天,奥巴马又趁势出席了好莱坞明星乔治·克鲁尼为其举办的筹款晚会。奥巴马称前一天制造了“轰动新闻”,但支持同性恋婚姻是美国精神的延伸,“难道我们不是一个包容每个人,给每个人机会,平等对待每个人的国家吗?”当晚,奥巴马又筹集到1500万美元,创下美国政治史上单场筹款会筹集金额的最高纪录。2012年时,奥巴马竞选的主要“金主”中,六分之一来自同性恋群体。

透过1991年成立的“同性胜利基金”(Gay&Lesbian Victory Fund)的目标与行动,可窥知同性恋群体足以在政治角斗场上翻云覆雨的能量。以2012年为例,胜利基金支持了180位LGBT候选人竞选国家公职,其中123位最终打赢选战,成功率68%,堪称美国最佳民选官员辅选机构。同性恋群体的策略是,详细研究美国各地的选举地图,判定一批政治地盘不甚稳固的反同性恋政客,然后集中全国同性恋财力,捐款给那些政客的对手,培植自己的代言人。在2006年的中期选举中,美国同性恋团体“瞄准”了国会众议院和各州州议会中的70名反同性恋议员,结果如愿以偿把其中50名拉下了马。

同性团体接连不断搅动政坛并且获得胜利,也改变了法学界的天空。2013年时盖洛普(Gallup)的一项调查显示,哥伦比亚特区有10%的成年人自称是LGBT群体,这个比例比任何州都高。法学院和法律行业在近年也特别欢迎男女同性恋者。在自由派大法官和保守派大法官的办公室里,公开的同性恋法官助理都十分常见。据“人权战线”称,律师事务所是最适合同性恋者工作的机构,紧随其后的是银行和券商。

奥巴马背后的同性恋势力可以追溯到1996年,当时竞选伊利诺伊州参议员的奥巴马就表态:“我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而且会与一切反对行为做出抗争”。2004年奥巴马以绝对优势竞选联邦参议员成功,同性恋群体对他的政治献金超过50万美元。奥巴马实际上早就尝到了为同性恋群体发声的益处。

2013年1月21日,奥巴马在国会山宣誓就职并演讲。他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在就职演讲中谈到同性恋人权的总统。他说,“我们的旅程还没完,直到我们的同性恋兄弟姐妹们和每个人一样受到法律的平等对待。如果真的人人生而平等,那么我们对彼此承诺的爱也必须平等。”

同性恋争取平权的关键时刻

2013年6月26日堪称美国同性恋平权的历史性时刻,最高法院的裁决以5:4认定,1996年制定的《保卫婚姻法案》(DOMA)违宪,稍后又宣布废除了加州8号法案,双法案的废除意味着,加利福尼亚州同性婚姻正式合法化,再加上之前承认同性婚姻的12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首都华盛顿),合法结婚的同性伴侣将与异性夫妻无异,可在纳税、配偶移民、遗产继承等方面享受优惠和福利,包括外国同性恋配偶可获绿卡。

包括谷歌、微软、花旗集团、苹果、耐克、星巴克等大公司的高管也几乎站在同性婚姻阵营一边。这一现象激怒了保守派组织“美国家庭协会”,呼吁消费者联合起来抵制这些公司的产品,但被社会分析人士认为“太天真,不切实际”。

8号提案(英文:Proposition 8,简写为Prop 8)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2008年11月的一项州宪法修正投票提案。该提案致力于将加利福尼亚州内婚姻关系的定义仅限定于异性之间,从而否定同性婚姻。由于8号提案废除了加州最高法院此前对婚姻平等案例的判决,州宪法第一条(Article I)将新增添一款内容为:“在加利福尼亚州,只有一男与一女的婚姻是合法和受到认可的。”

8号提案的支持派与反对派在投票广告战中各花费了3990万美元和4330万美元,是截至当时全美各州资金最高的投票提案,其花销超过以往除了总统选战外所有的拉票战。

这一次,尽管是在民主党票仓的加州,同性恋组织还是吃了大败仗,不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加州“8号提案”,于2008年11月4日以52%的投票率获得选民通过,并于次日正式生效。加州及全美其它地方随即都发生了各种规模的游行与抗议行动。法律的较量仍然在持续。加州最高法院接到了大量同性恋家庭及政府机构要求推翻8号提案的诉讼。加州最高法院受理了诉讼,最终判定8号提案具有法定效应。

加州州长、共和党人施瓦辛格声明他尽管反对并两次否决加州承认同性婚姻,但他尊重并支持法院的判决,反对这次发起投票及其他修改州宪法的企图。

时任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与加州的两位联邦参议员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和芭芭拉·博克瑟(Barbara Boxer),以及加州总审计长江俊辉、旧金山市长纽森(Gavin Newsom)、洛杉矶市长维拉莱戈萨(Antonio Villaraigosa)、圣地亚哥市长桑德斯(Jerry Sanders)等都一致反对8号提案。

加州十家最大的报纸都不约而同发表社论反对8号提案,包括《洛杉矶时报》、《旧金山纪事报》等。

2009年5月26日,加州最高法院就反对同性恋婚姻的8号法案(Prop 8)作出判决,结果为6:1,这意味着同性恋婚姻在加州并不合法!

消息披露后即惹来大批同志不满,一帮好莱坞明星也被动员加入游行抗议行列,其中包括德鲁·巴里摩尔 (Drew Barrymore) 、艾米·罗森 (Emmy Rossum) 、本身为同志身份的八卦博主佩雷斯·希尔顿 (Perez Hilton) 、希拉里·达芙 (Hilary Duff) 的姐姐海莉·达芙 (Haylie Duff) 等等。帕丽斯·希尔顿 (Paris Hilton) 和乔治·克鲁尼 (George Clooney) 等也发声抗议8号法案。

旧金山市长纽森早在2004年2月中旬就做出一桩惊世骇俗的举动,他放胆与加州法律对着干,以市政府的名义给大约2500余同性恋情侣颁发了结婚证书。几百名同性恋情侣从2月13日凌晨就开始排队依次举行婚礼,其中很多情侣是从美国其他城市赶到旧金山的。旧金山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个废除“同性结婚禁令”的城市,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同性婚礼狂潮,轩然大波搅动了全美国。保守派人士提出强烈抗议,甚至要求州长施瓦辛格直接逮捕纽森,因为旧金山市长不仅违反了州法律,还触犯了刑法。他们引述加利福尼亚州刑法第115条“禁止任何政府部门签发无效或伪造的证件,犯此项重罪者将被判入狱三年”说,纽森签发同性结婚证的行为就是犯罪,他每签发一个这样的结婚证就应该服刑三年。

加州最高法院后来判决旧金山市政府颁发的同性婚姻证书无效。

社会/政治重大争议在继续

联邦最高法院彩虹判决的结果,导致全美国亿万人都被卷入狂欢的海洋,感慨、叹息与质疑的声音也此起彼伏。每年一度的旧金山同性恋大游行活动也因此声势更壮。旧金山在判决后的周末(6月27、28日)如期举行庆祝活动及2015年度同性恋骄傲大游行。市中心到处彩虹旗帜飘逸,欢声雷动。星期天的大游行有多达236个团体组成车队、方阵,包括各大商业公司、政府部门、社会团体等。加州副州长、前旧金山市长纽森(Gavin Newsom)、旧金山市长李孟贤、奥克兰市长莉比夏(Libby Schaaf)等民选官员和微软、苹果等高科技公司高管的身影,都出现在游行队伍中。西雅图、华盛顿等其它许多城市,也都举行了类似的激情狂欢活动。

面对这个一票之差的彩虹判决,逾100位福音派教会领袖于当天发表声明,不同意法院裁决改变婚姻定义,并为教会信徒作出在如此处境下活出公共见证的建议。声明提出的六点立场包括:一、福音派基督徒不同意法院改变婚姻定义的裁决;二、《圣经》清楚教导婚姻乃一男一女的持久真理;三、无论文化如何改变,福音派教会须忠于圣经有关婚姻教导的见证;四、福音须影响我们对公众的见证;五、婚姻的重新定义不应延伸至宗教自由的削弱衰落;六、耶稣基督的福音决定教会事工的方向定调。

美国一些保守州也迅即发出反弹之音。德克萨斯州州长Greg Abbott明确表态不会遵守高院的裁决,他发表声明称:“尽管最高法院已下达裁决,但德州人的基本权利——宗教自由仍受到保护。没有一个德克萨斯人需要按照这个违背了自身婚姻宗教信仰的最高法院裁决行事。”

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帕克斯顿则指示负责办理结婚手续的职员,如果涉及违反宗教信仰,他们可拒绝给同性伴侣发结婚证。已宣布参加美国总统党内初选的路易斯安那州州长金达尔(Bobby Jindal),直指高院裁决“是在给全面侵害基督教徒信仰自由铺路”。密西西比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总检察长也相继表态称,当地法院还需要时间研读此裁决,再来决定是否为同性伴侣办结婚证。

一票之差的判决结果证明,美国社会各界对同性婚姻的看法有多分裂。考虑到美国各州的法规不同,各种民权团体还会为此频频闹上法院。

无论是大法官肯尼迪具有文学感染力的判决书多数意见,还是首席大法官罗伯茨逻辑力透纸背的29页反对意见,都拥有广泛的支持者,都预示着在同性婚姻议题上,5:4的判决结果并非争议的终结,而是重大争议的开始,并且深深影响到社会和政治。

同性婚姻究竟是应当通过立法程序合法化,还是可以由法院作出裁决予以合法化?这也是争议的焦点之一。反对者认为同性婚姻问题不应当由最高法院或各州司法机关介入,而应当由各州立法机关在民意辩论的基础上予以决定。所以,在罗伯茨大法官看来,参与此次表决的九名大法官从根本上就没有权利把他们的观点强加在全美国民众的头上。“现在就是凭借五个律师‘更好的理解',让最高院来决定婚姻的意义的时候了?”

从高院裁决里真正受益的可能是竞选2016年总统呼声最高的希拉里·克林顿,她为在同性恋者权益问题上取得主动做了三年准备。同奥巴马一样,希拉里在2008年党内初选中并不支持同性婚姻,但在2013年正式转变了态度,宣称各州有权决定是否将同性婚姻合法化。希拉里在国务卿任内就曾借同性恋者权益问题大做文章,甚至将LGBT概念正式纳入美国外交在海外维护人权的基本方针。几乎在高院作出承认同性婚姻裁决的同时,希拉里竞选团队以力挺LGBT家庭为主题的竞选广告也出笼了。广告用极其煽情的同性伴侣结婚画面配上希拉里本人的画外音,宣称“同性恋者结婚的权利应当受宪法保护”,“同性恋者的权利就是人权,人权也是同性恋者的权利”。这也是美国史上第一支正面表现同性亲密关系的总统竞选广告,镜头对准两位帅小伙子牵着的手、听他们喜气洋洋地宣告:“我们这个夏天就要结婚了!”

有分析指出,如果说希拉里目前赢得2016大选的胜算为65%,那么同性恋者权益刚刚取得的新进展就使她的赢面扩大到68%。

在奥巴马政府中,副总统拜登、国务卿克里等要员都呼吁最高法院为同性婚姻开绿灯。众院议长博纳等多数共和党领袖仍持反对态度,不过共和党参议员波特曼(Robert Portman)则“倒戈”支持同性婚姻,只因为他儿子也已经“出柜”成为同性恋一分子。

一些共和党籍的候选人似乎还没有充分意识到美国民意日趋自由化转变的现实性。持保守立场的威斯康星州州长司考特·沃克不久前说,如果他当选美国总统,将会支持制订宪法修正案,允许州政府禁止同性恋婚姻。很多共和党人都认为,沃克发布这类言论注定了他无法赢得本党提名,自然也不可能赢得选民的认同。

(编辑:枫渔)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沙 蒙

文章

(182)

人气

(50427)

沙蒙,旅美作家、资深新闻政论家。曾在中国大陆参与创办、主编多家报刊。出版专著有《美利坚传真》(中国发展出版社,2000)、《美国神话:自由的代价》(花城出版社,2002)、《世纪之吻》(瀛舟出版社,2002)、《美国到底有多美》(中国青年出版社,2004)、《今日美国:阵痛与变革》(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等。 赴美后的写作,于本世纪初开始个性化的“镜头”透视,聚焦美国社会、文化、风俗、民生、环境、政治等不同层面,力求结合切身感受,化为开合有致、洒脱耐读的文字。 现任美国《侨报》主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