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萧冬主笔谈 > 正文

温故知新:从TPP的缘起看美国的战略意图

2015-11-04 00:29 来源: 侨报网 作者:萧 冬 字号:【

要了解TPP,必须要了解其缘起到瓜熟蒂落的全过程。2011年是TPP进程的关键一年。当年11月12日,奥巴马在APEC会议上宣布美国与其它8个亚太国家就跨太平洋贸易初步协议大纲达成一致,争取在第二年缔结一项自由贸易协议,以刺激经济增长。这8个国家包括澳大利亚、智利、秘鲁、新加坡、马来西亚、新西兰、越南和文莱。13日,奥巴马又宣布,日本、墨西哥、加拿大等国希望加入TPP,这样TPP已经包括了亚太地区除了中国之外的多数重要国家。有望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当时,美国将其号称为“21世纪最高规格的贸易协定”。加上美国的这12个国家,也就是如今宣布达成TPP协议的12个国家。

笔者当时赴夏威夷采访APEC会议,聆听了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在夏威夷大学东西方中心的演讲,以及奥巴马的记者招待会。TPP在他们的口中一再提及。之前,TPP还是个冷僻的,仅仅在专业媒体中提及的词汇。从那时以后,逐渐进入大众媒体和民众的眼界。尽管当时夏威夷的初冬,海风温暖,椰影婆娑,但却使人感到一丝寒意,因为一个巨大的圈圈正在形成,在给圈中的国家和民众带来阳光的同时,有可能给圈外投下深重的阴影。

因此,今天要分析TPP,必须从其形成之际的国际政治与经济态势,以及在期间的美中政治与经济关系,才能更清楚地看出背后的大国图谋与大国应对。

一、“中国焦虑症”下的美国决策者:

首先,TPP为何不邀舞中国?在当年的APEC会上,人们就开始问这个问题。为何美国不邀请中国参加TPP的谈判。

当时中方的态度,其实是开放的。在11日,胡锦涛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讲话中说:“中方支持以东亚自由贸易区、东亚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等为基础稳步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建设,实现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目标。” 其中,胡锦涛就明确提到了TPP,说明当时中方对其的态度,至少是不排斥的。

但是,美方一开始,就铁了心要把中国排除在外。中国官员在APEC上曾表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收到这样的邀请,如果有一天收到这样的邀请,我们会认真考虑。” 美国贸易代表柯克冷冷地回应说,“TPP是开放的,不是封闭的俱乐部,不必等到别人的邀请。”

为何不邀舞中国?美国的立场主要出于如下考虑:

第一,认为中国“不遵守规矩”:奥巴马在APEC会上,一再提及“守规矩的竞争”(rule based competition),以有别于“中国式竞争”。当时,中国“操控汇率”便是“中国式竞争“的样人民币还是美中之间最大的议题。美方认为人民币被低估了20%至25%, 虽然在美国的压力下有所改善,但还不够,现在是时候继续朝着以市场为基础的汇率形成机制迈进。虽然不能一蹴而就,但能够做得更快。这样会有利于中国经济,因为中国经济增长依赖出口,忽视了国内消费,忽视了建立国内市场。

第二,认为中国“没有承担责任”: 奥巴马还在13日声称中国必须像“成年人”一样行事,。奥巴马称,美国和中国有机会朝着双赢的方向迈进,但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太正常。“我认为本地区的领导人都理解,随着中国的发展,其经济影响力在变大,大家期望的是,他们作为世界经济中负责的领导者。

当时,美方对中国的焦虑感表露无遗。奥巴马的焦虑来源于两个方面:首先是严峻的国内经济形势,尤其是高企的失业率。当时美国的失业率,在两位数左右徘徊。在13日的记者会上,奥巴马一开始就说,作为总统,头等大事是创造就业,振兴经济,而增加出口是最好的方式之一,于是他把打压人民币升值作为促进出口与就业的灵丹妙药;二是党派之争。共和党在中国问题上也给奥巴马很大压力,使得他疲于应付。

美方的焦虑感到了什么程度?奥巴马在记者招待会上说, “对他们来说,作出改变在政治上有困难,这个我知道。但我想,美国和其他国家都认为受够了。”奥巴马说。奥巴马此时用了一个“受够了”(Enough's enough," )这个在外交场合被认为是很不礼貌的词,充分透露了奥巴马在这一个问题上的焦虑。

其实,在整个APEC峰会上,一种“中国焦虑症”在蔓延。当时,来自各国的代表发言,动辄就会提到中国。他们明显流露出对中国的疑惑、焦虑,甚至是恐惧、担忧,担忧日益强大的中国会有掌控的慾望。这种情绪,必然会影响到决策者,出台一个针对中国的整体战略,而不是一个个碎片化的政策,也就不足为奇了。

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弗罗曼在会后也说,奥巴马“非常清楚地说明,对于中国经济政策的改变缓慢,以及美国与中国经济关系的进展,美国人民与美国商界已越来越不耐烦与焦虑。”

二、 一个针对中国的整体战略:“泛太平洋战略”

当时,笔者观察,美国之所以构建TPP,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考虑:

首先,亚太地区经济主导权之争。主导TPP可以由美国主导,而取代或架空中国有发言力量的东盟加一、加 三、加六等自由贸易组织;

其次,美中之间的经济博弈:如果中国要求加入TPP, 美国就可以藉此向中国施压,逼迫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其中包括要求人民币升值;如中国不加入,就挤压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机会,美国可因此增加贸易与就业;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重构亚太同盟关系:TPP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圈,更是一个政治圈。美国将可借着TPP扶持盟友,拉拢相关国家。通过强化经济纽带,来构建新的战略同盟圈。

这一点,可以从当时美国提出的“重返亚太”以及建立“泛太平洋体系”的图谋中便看得十分清楚。

在夏威夷大学的东西方中心,希拉里发表政策演讲时宣吿,21世纪是“美国的亚太世纪”,咋一听,似乎是她在弹“重返亚洲”的老调,但仔细听来,这一次远远不止“重返”那么简单,而是一个新战略的揭幕:美国将致力构建一个“泛太平洋体系”。她首先回顾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组建的泛大西洋体系(Trans Pacific Network)。尽管当时存在着巨大的争议,但战后的发展证明,这一机制成为美国外交的支柱( Center piece),美国和世界从这一机制中收获了红利。如今,美国将从伊拉克、阿富汗战争脱身,美国的外交政策也面 临调整,而目前亚太地区的崛起,成为最有活力和生机的区域,事情很清楚,在21世纪,世界的战略与经济的中心正向亚太倾斜,美国也面临着当年同样的重大时刻,也就是构建泛太平洋体系(Trans Pacific Network),以确保民主、繁荣与集体安全。

希拉里强调,在构建这一体系的过程中,美国必须起到主导作用,21世纪是美国的亚太世纪。在面临经济挑战的当下,美国不能缩减了美国的对外存在。尤其在亚太地区必须留下来( We are here to stay) 。希拉里强硬地说,美国必须留下,也能够留下,美国决不能让别的国家决定其未来,美国在确保南海航行自由等方面,必须发挥重要的作用。

在谈到美国如何发挥着一地区的主导作用时,希拉里提到了“前沿部署外交”(forward Deploy Deplomacy) 战略,即全方位地运用美国的外交手段,并且从构建多变安

全联盟等六个方面阐述了美国实施这一战略的具体做法,涵括了政治、安全、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

因此,在提到《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以下简称TPP)时,希拉里称,美国不仅希望在一区域有更快的增长,也希望有更好的增长。而TPP就是组建自由贸易区域的关键一步。

因此,从这个角度去看TPP,就看得更清楚。其一,TPP是美国整体战略调整的一环。其子策略包括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方面;这一战略是冷战后美国整体战略最大的一次调整,其意义大约等于二战后大西洋战略的提出和实施。其二,TPP主要针对目标就是中国,即使不是冷战中实施的遏制战略,也带有强烈的反制味道。

三、今日之事,见证昨日之谋

因此,2011年的APEC,不仅是奥巴马的盛大还乡典礼,而且是美国向亚太进发的出发仪式。果然,APEC刚刚落幕,奥巴马与希拉里就马不停蹄,直奔菲、泰、印尼,奥巴马还在澳大利亚宣布驻军,这是美军战斗部队第一次驻军澳大利亚。有分析指,从澳大利亚达尔文基地出发,比从日韩出发,能更快抵达南海。

当时,笔者写到:“将世界人爲划成一个个圈圈,尤其是排斥性的圈圈,非常危险。如同二战就是缘起于‘大东亚共荣圈’与英美圈的对抗一样,夏威夷就是见证。”

如今四年过去,时间老人很会开玩笑。如今,希拉里摇身一变,成为反对TPP的人士。10月8日,希拉里发表讲话称“到目前为止”对“自己所了解到的内容不赞成”,理由则是“不相信TPP能达到自己所设定的高标准。到底是为了选战考虑,还是当初她的立场本来就是虚伪的,只有她心里最清楚。

除了希拉里的立场改变。四年过去,世界在改变,美中两国也在改变。但与TPP的相关的基本因素没有根本的变化,只是有了个别的调整。

其一,关于美国对中国的“焦虑症”并没有改变,而且更为严重了。 美国还是认为中国不守规矩。中国成为世贸组织成员后,与美国等其他成员国贸易纠纷层出不穷,奥巴马不断重弹要中国“守规矩”。只是,争议的范围不断扩大,热点不断更新。最近美中的网络争端上不断上头条。 而人民币议题,似乎有淡化的倾向。一个原因是,美国采取的量化宽松政策,对冲了人民币贬值的效果。

其二,美国更担忧中国抢去了国际经济和金融的主导权。原来,美国指责中国不承担国际责任。而中国一旦开始承担责任,美国反而更为焦虑。中国近来在国际经济领域主动出击,如“一带一路”的提出,金砖银行和亚投行的构建,令美国有强烈的失落感。

在12国达成TPP协议的当天,总统奥巴马明白无误地说,“美国不允许中国等国家来书写全球经济的规则。华盛顿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研究员爱德华·奥尔登(Edward Alden)表示,TPP达成协议,以某种方式标志着近20年来美国终于又一次回到了全球经济贸易的“驾驶座”上,是美国在全球贸易体系中扮演着强有力角色的证明。

其三,在其战略实施上,一个以美日同盟为核心,包括越南等国的圈圈正在形成。中日关系这些年的紧张,客观上强化了美日同盟。美日这两个世界第一和第三经济体的结合,使得TPP具有举足轻重的力量。而越南等与中国发展水平相近、地缘接近的东南亚国家的加入,使得这些国家直接与中国展开对资本与市场的争夺。因此,温故知新,今日之事,见证昨日之谋。

(编辑:郭剑)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萧 冬

文章

(48)

人气

(36367)

萧冬,《侨报》执行总编辑,在中国和美国的大学主修经济学与国际关系学,担任过大学教师,从事媒体工作十年,现为《侨报》主笔,撰写过大量的社论与评论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