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勤乐园 > 正文

事业和爱情的起点

2016-04-14 10:11 来源: 作者:蒋 勤 字号:【

如果说从出生到高中毕业是为人生打基础,那么18岁成年进入大学选专业,基本就定下未来的事业方向。倘若有幸在大学校园初尝爱情滋味,那么青春更是无憾。因此在我看来,大学时代真的就是人生事业和爱情的起点。

上周我的母校交通大学迎来了120岁生日,海峡两岸五所交大一起庆贺,声势浩大。我的大学同学群、休斯顿交大校友群当然也被各种校庆消息刷屏,热闹非凡。最有意思的是我外婆家的亲戚群里也满是校庆消息,这才发现我有好几位舅公舅婆姨公姨婆及表舅们是上海交大或西安交大的博士硕士和学士。要知道我外婆浙大校园和我外公相识相爱,26岁时生下我妈这个老三没几月,她就香消玉殒了。可现在我和我外婆的一大家亲人在微信群里相逢,知道了很多我妈妈生前也不知道的传奇故事。前阵一位舅公逝世,他孩子写的悼词里有这么一段,让我再次感慨交大和我家族的渊源。

“1947年就读上海交通大学后,您更积极投身于共产党领导的“反饥饿、反内战、要民主、要和平”的学生运动中。您不怕危险,甘于吃苦,冲锋陷阵,代表上海交大学生请愿团,作为发言人面对面与国民党政府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受到了地下党组织和同学们的尊敬与爱戴。在被国民党白色恐怖列入黑名单追捕后,您毅然投奔解放区,加入共产党,成了一名新中国的创建者。您作为军代表,参与、领导了华北解放区从石家庄到邯郸的路桥建设。1949年您作为新中国第一批管理者,加入到中央政府交通部的队伍中,作为军代表参与了长江浦口码头抢修和其它港口疏浚、桥梁改造及道路修筑的工作中,用您所学的土木工程技术知识,为新中国的成长增砖添瓦。1954年,您调入国务院六办工作。曾作为国家政府代表团成员,访问俄罗斯、波兰、保加利亚等国。年轻、英俊,充满活力,是您当时留给人们最深刻的印象。”

我对母校感情很深,去年春天就写过篇专栏《中国高校里的五岳剑派》。回首往事,我由衷感谢高中王老师叫我念理科,爸爸和哥哥帮我定下交大专业,我也确实成功追随我哥,第一志愿进的交大。当年我那专业两个班全国范围招了约60人,其中19个是女生。我寝室的8位女生是京津沪湖南湖北浙江广东山西各一,真正来自四面八方。第一年寒假归来时每位同学都带来家乡土产,第一次吃到椰子还是大家奋力把椰子摔到操场上好几遍才打碎的,还有天津的耳朵眼炸糕,滋味忘了名字却牢记。再后来食堂买馄饨饺子之类的,我们就熟门熟路加湖南同学必带的辣椒酱、或者山西同学的老陈醋了。

大学和中学最大的不同就是自由度大大提升。我爸不再盯我学习,老师们对学生客客气气的,班级事务也基本上学生自治。印象深的是有年冬天学校里突然每班拨下款来资助贫困学生买冬衣,我班没发现有穷学生,我们就串掇着团支书用那钱带全班同学去玩锦江乐园了,留下了很多快乐记忆。还记得我们的班主任吴老师那时硕士刚毕业,年轻漂亮又随和,很容易就被我们逗得哈哈大笑。上基础课时,那些外系的老师对我们带早餐去教室吃、上课说话开小差之类的行为也睁眼闭眼,他们照样兢兢业业地教课而从不训斥我们。我在这样宽松的环境下就很不自觉,整个大学四年就从来没拿过一等奖学金。后来还是到美国念硕士才真正做到认真听讲不抄作业,尤其得到外系老师的喜爱,我12门功课里有6个A+,其中5个都是外系拿的。而追根溯源,还是交大的理工基础打得好,当时并不出挑,到美国就摆大王成了当之无愧的学霸一枚。

这次母校校庆有个很浪漫的活动,就是120对交大伉俪返校,我的大学老师顾教授和师母杨教授就成了其中的一对明星夫妻。顾老师致力于中国液化天然气的发展,是LNG协会的秘书长,还邀请我当了杂志的海外编辑。师母端庄秀美大家风范,学习好体育也好,是交大女篮的主力队员,据说顾老师追求她就是从场场看球当啦啦队粉丝开始的。后来他俩毕业又双双留校当教授,养育了两个儿子,一个在芝加哥一个在上海,全家人的家庭事业都很美满,这样的幸福人生真是令人羡慕赞叹不已。

的确,校园爱情就是那么纯真美好。当年我读《飞狐外传》,里面王铁匠唱的情歌深深打动了我,“你见TA面时要待TA好,不见TA面时要天天十七八遍挂心上”,这朴素的两句直指爱情的真谛:爱TA就要对TA好,爱TA就要和TA在一起!我专业的隔壁班出了三对夫妻,都是上海+外地配,我们那年还有个奇葩规定是本科毕业必须工作两年才能报考研究生,结果全专业一共只有四个直升名额,三个名额就属于这仨外地同学。这可是按四年学习成绩排座次硬碰硬排上的名额,爱情的动力如此之大,让人叹为观止。这三对同学后来的家庭生活也一直很甜蜜幸福。让人不由感慨人生的精彩真的不在于和不同的人重复从开始到结束的相同故事、而是与全身心可信赖的同一人去谱写一路不同的篇章。无论是高山平原还是星辰大海,两人并肩携手笑傲江湖,这样的神仙眷侣就是受到上天眷顾和祝福的。

文章的最后放五张照片,一张是顾杨两位老师在校庆日的伉俪合影,另外四张是我们专业19位女生往日的青春旧照。回想起来交大理工男也许是所有男生中最优秀的,对我们女生能做到体力上照顾、智力上尊重,毕竟当年我们和他们考同样的试卷、金工实习也是一样的车磨刨铣焊从来不落后。相比之下社会上的少数男人要么有莫名其妙的性别优越感,要么就承认理工女能干的同时也赠予我们“恐龙”的称号。好吧,现在就请检阅下照片里巧笑倩兮的“恐龙”们,其中两个灭绝师太级(博士),三个双倍李莫愁级(俩硕士),五个李莫愁级(硕士),剩余的九位女生虽然没进一步深造,但各个都事业有成。毕业这些年来,我们认真地工作认真地生活,没有辜负母校的栽培,全都担得起交大女生响当当的名头。

d421cd88-6916-4558-b37c-4fe94cd7e03a

(编辑:小雪)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蒋 勤

文章

(79)

人气

(48313)

侨报特约记者蒋勤,留学美国获理工科博士学位,目前是德州某社区大学工程系的全职教授,育有一儿一女。兴趣爱好广泛,在大学教书及为侨报写稿之余还持有德州房地产经纪执照、任中文学校中文和国际象棋老师,并应国内导师之邀出任中国液化天然气杂志的海外编辑。热爱生活乐于分享,愿和朋友们一起快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