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勤乐园 > 正文

穿最美的衣服见证光辉时刻

2016-05-26 13:51 来源: 作者:蒋 勤 字号:【

当老师以后,我注意到穿得漂亮体面,学生好像就更听话似的。于是开始添置各种职业装连衣裙等。作为标准理工女,我从来不是名牌控,买的衣服都不贵,因此不知不觉地就越买越多,到最后整个衣帽间挂满了我的衣服。

所有衣服里,有一件只穿过一次,后来就深埋箱底被我遗忘,可前不久终于有机会让我想起它的存在,翻出来穿上,一下意识到我所有衣服里,数这条最美最珍贵。

猜得出是什么样的衣服吗?揭谜吧,就是我的博士学位服。我这博士是在职读的,整整七年全职工作养家活口的同时还生了两孩子。那段时光是我人生中最艰苦的,我曾想过,如果时光倒流,我肯定不愿再来一遍。从开始就波折,怀老大推迟一年入学,后来又两次起意放弃。第二次是最后一年写论文,已经辞职跟随老公搬家到休斯敦了,幸好我导师赖利博士专门找机会出差休斯敦飞来我家鼓舞士气,想到那些年他老是系里系外到处夸我是工作读博带娃三不误的superwoman,不忍让他失望,我只好咬紧牙关奋力最后冲刺,等全部论文写完,飞回学校答辩成功,才终于可以参加毕业典礼。老公比我早一年博士毕业,那时还没搬家,近在咫尺他都懒得去参加典礼,说租衣服上台走一圈领文凭浪费时间没啥意思。可惜和他的实惠主义恰相反,我就喜欢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定机票专门飞回去参加典礼之外,我还不肯租礼服,非要出几倍的价钱买下来,就为了穿那一会儿。至今难忘我的毕业典礼,虽然看台上没有一个亲朋好友来观礼喝采,但那个激动荣耀的瞬间让我觉得所有的辛苦付出都得到了最美满最绚丽的回报。

严格来说那礼服我又穿过一次,就是飞回休斯敦的当晚抱着女儿拉着儿子在圣诞树前让老公拍照留念,现在用于我侨报专栏头像的这张。记得当年我妈病危时我飞回国,那时儿子才几个月,和妈妈聊起未来心愿,我说工作之余要把博士读出来,还要再生个女儿。妈妈心疼我,说女孩子家读那么多书干什么,又说有儿子就够了带孩子太辛苦。但我从小受够了哥哥笑话我笨,在爸爸的激将下曾发誓哥哥能做到我也一定能做到,态度就很坚决。后来的七年里千辛万苦终于坚持了下来,我觉得冥冥中一定是妈妈保佑我两个梦想全部成真。

相比哥哥牛津博士后出来学术界和工业界同时找工,我索性打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当教授,但人生就是这么阴差阳错。哥哥当时手握新加坡南洋大学的聘书照样决定去美国的一家公司搞研发,而我原在世界500强大名鼎鼎的老东家干得好好的,却因公公病危老公请假飞回上海照料之际,觉得自己无力高强度工作之余又能独立带好俩孩子,毅然辞职。当时想的是难关过后再申请回去,万没料到不上班的日子是那么的轻松愉快,不久前得的高血压也不药而愈,突然就觉得自己以前的人生太辛苦,再回去上班没意思,理应向全职太太们看齐,有老公长期饭票养着,自己相夫教子,好好享受生活才没白来人世一遭。

可是我这想法遭到了爸爸的强烈反对,他的直白说法是:“我家女儿不能当家庭妇女。” 冠冕堂皇的是:“辛苦读出博士占用了那么多教育资源,理应学以致用回馈社会。” 左右我都辩不过他,只好妥协,商议最后老爸发话说当大学老师吧,每年辛苦两学期,好歹有个暑假想干啥干啥。行,成交!我就这么走上了教师之路。

当上全职教授好几年,今年第一次找到时间参加学生的毕业典礼。登陆学校给的网站打算租借老师参加典礼用的服装时,我才猛然想起自己的博士服9年来静静地躺在某个箱底。如果不是重回校园参加学生的毕业典礼,也许这件衣服会永远躺在箱底了。

美国的学位服都有约定成俗的一些记号,比如博士服的两边袖子都缝有三条杠。因此毕业典礼的当天走在通往体育馆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看服装就能分辨出谁是毕业生谁是教授。当天典礼9点开始下午1点才结束,学生走台就差不多3小时。有将近三千学生,在体育馆中间坐了5个方阵,我们老师坐在侧面的一个方队。请了嘉宾演讲,还有一位国会议员道贺。最感人的是我们校长让学生们分批起立的场面,他让家里第一代大学生站起来,让退伍老兵站起来,让40岁以上或者当了父母祖父母的学生站起来,让移民站起来,让高中毕业后直接来念的站起来,让别处拿了学士甚至更高学位再来我校读大专的站起来,每次都呼啦啦站起来一大片,壮观之极。我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工作是那么的意义非凡。虽然我们只授予大专学位,但学生来自各阶层,啥肤色都有。他们学了知识和本领走入社会,自食其力使自己的生活更美好的同时,也在帮助别人回馈社会。在那一瞬间,我一下明白了爸爸对我的期望,那些我曾竭力反驳的大道理,比如“要过有意义的人生、作一个有用之人、为社会作贡献”,在那个时刻,让我深深地明白一点不虚伪,工作着是光荣的,能觉得自己的工作有意义更是让人倍感幸福和自豪。看到学生们依次上台接过证书,耳听他们的家人朋友在看台上发出阵阵欢呼,想着自己的父母却从未能亲临现场看到我和哥哥身穿博士服的样子,眼泪止不住地夺眶而出。

好在学校今年的毕业典礼上,穿着自己最美的衣服,见证学生成就的同时,我终于明白了那些大道理。今后的人生里,我再无法听到父母的谆谆教诲和督促。我只有为自己掌舵过好每一天。衷心希望自己是一个称职的好老师,为社会培养更多称职的劳动者。

unnamed

(编辑:小雪)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蒋 勤

文章

(79)

人气

(48313)

侨报特约记者蒋勤,留学美国获理工科博士学位,目前是德州某社区大学工程系的全职教授,育有一儿一女。兴趣爱好广泛,在大学教书及为侨报写稿之余还持有德州房地产经纪执照、任中文学校中文和国际象棋老师,并应国内导师之邀出任中国液化天然气杂志的海外编辑。热爱生活乐于分享,愿和朋友们一起快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