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勤乐园 > 正文

在桂林行走江湖

2016-08-09 10:44 来源: 作者:蒋 勤 字号:【

桂林山水甲天下,我还有一位大学同学就是桂林人。因此这次我一人带俩孩回国,不假思索地就把桂林阳朔及龙胜梯田都一股脑儿列入行程。

事业有成的老同学帮我预订了三地酒店,还派了个叫小张的手下来接机。从机场到酒店的一路上听小张说他这些年怎么跟着刘总把生意做到东南亚和非洲,不禁暗赞老同学就是牛,让我跟着沾光了。但一来不想太麻烦小张,二来也想显示下自己作为刘总同学也不是等闲之辈,我就跟小张说第二天不用送我们去阳朔,我自己就能搞定。

的确桂林的那家酒店大堂就有旅行社的接待处,付了当晚房款及押金后,我又付了旅游处每人350的漓江游和190的印象刘三姐票。眼睛一眨两千多块就没了。第二天乘大巴先去草坪坐了一小时竹筏,再去兴坪坐了两小时游船。漓江两岸的景色自然没说的,还头一回看见了水牛和鱼鹰。可是总共就下车玩了那么三小时,其余时间全在大巴上,说是修路必须绕,到阳朔已经快下午五点,在车上看看十里画廊月亮山,远眺下鉴山寺的屋顶,导游就把我们放在阳朔的街上自己回桂林了。

想法子自己摸到阳朔的预订酒店吃了晚饭,我们娘仨就去看刘三姐印象大型演出,从剧场外等人取票到最后坐上观众席,一路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正式开场前,我前后左右的游客几乎都是当天从桂林玩过来的,于是比较旅游票价就成了大家的消遣。最后结果是,我两项都拿了冠军,演出票他们的160和我相差不远,但漓江游他们的全都两百块以下,非说我的350是三个人。最后搞明白我每人350总共付了1050时,大家看我的目光好似看着羊牯。对的,就是“羊牯”这词,我这辈子唯一读到这词是大学里看《鹿鼎记》。二十多年过去,鬼使神差居然再现心头。

当晚看完精彩大气的演出,我对自己行走江湖的能力不再自信满满,于是电话小张让他次日来阳朔接我们先玩银子岩再送去龙胜。小张果然第二天大早就从桂林赶来,还换了辆大豪车。原来是刘同学考虑到去龙胜一路盘山,把他的车借给小张来接我们。咱们交大理工男的稳妥仔细还真不是吹的。一路开进山到了停车场,幸好小张坚持说要送我们到预订的民居之后他才走。真是多亏了他,因为我们一进山脚下的村子就被好几个村妇团团围住,要帮我们背行李,要我们去她家吃饭住宿,任我说了好多遍已经订好了,可她们就是不肯走。无奈之下我只能一人快步往前想尽快到村子里找到我们订的那家,哪想问路问到的都给我越指越远。正没头苍蝇似的,小张电话到,说他打通了民居主人,那民居在半山腰的村子里,主人正好也在山脚停车场会陪同我们一起坐小张的车上去。我赶紧连奔带跑地顺原路返回到小张和孩子那,暗责自己真是羊牯一头。

有了这个教训,下午和两孩子上到山顶饱览梯田奇景之后,晚上怕山间迷路遇到瞎指路的村民,我再不敢下山看什么瑶族大戏了。吃完竹筒鸡竹筒饭,青山环抱中,我们娘仨度过了此行最悠闲的一个夜晚。更棒的是那里居然网速飞快,第二天晨曦中醒来,拉开窗帘满山青翠,我躺在床上看看风景又看看微信,心中平和又快乐。

从龙胜回到桂林再次入住头一晚的酒店,下午我们玩了象鼻山,晚饭时孩子们终于见到了神秘的幕后大佬,我六年没见的刘同学。空调开得足足的餐厅里,窗外是不知名的满树红花,桌上是热腾腾的汤锅蒸鸡,刘同学风采一如往昔。我俩忙着叙旧谈笑,孩子们则爱上了鲜榨的百香果汁,喝完一瓶又叫一瓶,实在喝不下了,把矿泉水倒出来腾出塑料瓶装果汁,饭后的两江四湖游船上对着夜色中的两岸灯光美景,正好慢慢享用。

桂林的最后一天我们玩了靖江王府和独秀峰,因为去酒店旅游柜台反映漓江游每人350只玩了3小时,人家就白送了我三张王府门票。下午在小张送我们去火车站的路上,我终于可以跟他显摆下能耐,感觉自己扔掉了羊牯的帽子。

自古有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之训,现在看来生活才是最好的教材。这次在桂林行走江湖,因着有刘同学当靠山,可谓无惊无险反添很多回忆和谈资。所附照片分别是瑶族饭、梯田、银子岩、刘三姐印象、漓江山水、鱼鹰、水牛、两江四湖夜游、和靖江王府游览节目,可以肯定的是,这一路美景和同窗情谊都将长驻我心。

unnamed

(编辑:小雪)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蒋 勤

文章

(79)

人气

(48313)

侨报特约记者蒋勤,留学美国获理工科博士学位,目前是德州某社区大学工程系的全职教授,育有一儿一女。兴趣爱好广泛,在大学教书及为侨报写稿之余还持有德州房地产经纪执照、任中文学校中文和国际象棋老师,并应国内导师之邀出任中国液化天然气杂志的海外编辑。热爱生活乐于分享,愿和朋友们一起快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