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勤乐园 > 正文

深圳和姓社姓资

2016-09-07 17:13 来源: 作者:蒋 勤 字号:【

玩好桂林,我们娘仨坐上了傍晚去深圳的高铁,国内高铁发达真是名不虚传,风驰电掣三小时就到了深圳。一出火车站就见到大学四年朝夕相处的同寝室卢同学衣袂飘飘站在晚风中,明眸皓齿笑容灿烂,美人依旧如玉!我激动之下当即撇了两孩子,冲上前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熊抱。

我之前在《事业和爱情的起点》一文里写过,大学里我寝室八位同学来自祖国四面八方,卢同学就是来自天津的漂亮姑娘。大一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和她结成了买早餐的互助对子,就是这一周我帮她去食堂买早餐回宿舍,下一周她帮我打早饭,这样不当值的那位就可以清晨多赖10分钟床,一起来就有带回的热腾腾早饭吃。可惜好景不长,忘了是谁先违规某天也睡懒觉没去买早饭,反正是过一阵坚持不下去就自然散伙了。后来我的早上常常就只能买那种可以拿在手里的干点边吃边往教室赶,要不就只能挨饿了。

现在回想,“靠人不如靠自己”真是大学里深有体会的金科玉律。也许是大一我们宿舍试行的类似互助组合作社通通遭遇失败,因此早早养成了自力更生过好自己小日子的习惯。除了偶尔麻烦她人,一直到毕业,我们每天都是自顾自打好一热水瓶开水,因此晚饭后宿舍里每个热水瓶都是满的。相比之下,隔壁宿舍的女孩搞了轮流打水,就是两值日生负责打满全宿舍的八瓶水。如果当日有男同学来帮忙,自然轻松搞定。但不是每天都有劳动力送上门,哪天一个疏忽忘打水,全宿舍的水瓶就都是空的。于是某些冬天的夜晚大家从教学楼返回宿舍楼的时候,隔壁女生来我宿舍讨热水的场景就会发生。我们就会说笑我们宿舍是资本主义,包干到户小日子红火,而她们是社会主义,互帮互助反而共同退步。

这次和卢同学重逢自然说起这些,还顺带回忆大二那年我和她及她中学同学仨女孩同游南通的往事来。这么多年过去,卢同学从一毕业到深圳就没再离开,亲历了深圳巨大的变化。我也才知道强中更有强中手,深圳的房价还甩京沪几条街,这也反应在酒店房价上。之前卢同学要招待我住她家附近的五星级酒店,我一查一晚要近两千,坚决不要她破费,就自己网上选了个四星的酒店,也要600块左右一晚了。因为在桂林花了六千多块,付完深圳房费身上就没多少现金了,因此第二天头一件事必须打车去工商银行取钱,就位于不太远的叫“欢乐海岸”的购物中心里,结果一路过去发现街道干净整洁没什么行人,购物中心也是空荡荡的。到了高档大气的银行,极目所见却几乎都是工作人员。两孩子看着摆着一溜没人用的平板电脑高兴地上前玩起来,我和人聊了聊才知道一直就是这么门可罗雀,因为深圳年轻人多,年轻人都喜欢网上银行,没人愿意专门跑银行柜台来,这和我在上海银行里必须取号排队、一不小心错过叫号还得重新拿号从头排起的景象实在是天差地别啊。

拿好钱我们就去了锦绣中华民俗村,里面的各种表演非常棒,我家儿子都不肯走了,硬要看晚上的民族大联欢歌舞表演。幸好下了班的卢同学等我们出大门后直接开去了一个叫海洋世界休闲中心,是个热热闹闹灯红酒绿有着大船海景和音乐美食的热闹所在。儿子立马就把民俗村表演忘到九霄云外,边吃晚饭边欣赏壮观无比的大型音乐喷泉了。

image

第三天我们又去了沿海的红树林公园,才发现深圳的公园不收门票都没什么游人,海风吹拂,整个城市都那么清爽宜人。下午抵达高铁车站,又新又大的候车厅空调足足的,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带着卢同学送给我们大包小包的荔枝茶叶和枸杞等礼物踏上火车,我们娘仨对深圳的印象无比美好。

没错,在我心里,喜爱一个城市就是喜爱了,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但跟它姓社还是姓资真没有什么关系。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蒋 勤

文章

(79)

人气

(48313)

侨报特约记者蒋勤,留学美国获理工科博士学位,目前是德州某社区大学工程系的全职教授,育有一儿一女。兴趣爱好广泛,在大学教书及为侨报写稿之余还持有德州房地产经纪执照、任中文学校中文和国际象棋老师,并应国内导师之邀出任中国液化天然气杂志的海外编辑。热爱生活乐于分享,愿和朋友们一起快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