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甘肃杀子惨案或与丈夫入赘有关?

2016-09-13 17:26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侨报网综合报道】28岁甘肃农妇手持斧头砍伤子女,又逼迫子女喝下农药,随后自杀身亡,其入赘的丈夫也以喝农药的方式轻生。该事件一经报道,引发社会持续关注。调查发现,悲剧会发生,不排除是因为当事人一家被取消了低保资格的可能性,但事实上,除了这些外在因素,家庭矛盾也极有可能是导火索之一。

捕获

杨满堂在事发地附近烧掉了四个孩子的遗物。(中国江苏网)

入赘后的不和谐家庭

整件事情或多或少与李克英入赘到杨家有关。

北京观察者网报道,生在石磊村的李克英曾因娶媳妇“算计了一下”,娶媳妇到家差不多要四五万元(人民币,下同)彩礼,入赘到女方家,“成本”只有一半左右,李克英并不是家里独生子,所以,家里人一合计:到19岁的杨改兰家入赘。

李克英入赘后,与杨改兰生了4个孩子,第一个是女儿,生前6岁,今年即将上小学,第二胎是龙凤胎,均为5岁,第四个孩子是女儿,生前3岁。显然,4个孩子的数量是“超标”的。不过,李克英、杨改兰夫妇生育的4个子女,因各种原因迟迟没有上户口,当地政府官方发布的消息称,“2015年在全省公安机关开展的无户口人员清查专项行动中,景古派出所民警发现此情况后,积极汇报协调,于2015年9月28日为4个孩子登记了户口。”

杨改兰家人证实,因为贫穷,他们的社会抚养费始终没交。村民的印象中,杨改兰的奶奶杨兰芳“看不上”李克英,也曾因此数次“碎碎念”,这种情绪也传递到杨改兰的生活中。李克英平时很少在家,除了逢年过节和农忙时,几乎都是见不到人的。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在农忙,但他只待了一天,没住在家里就返回镇里打工了。这一说法也得到李克英在镇上打工老板的证实,他回忆,当天李克英拿着他善意预支的1500元回家,说是给孩子交学费生活费等,当天就回来了。

李克英的堂弟、21岁的李克义证实,李克英有一个亲兄弟、还有一个妹妹,他家所在的村,距离杨改兰家步行需要90分钟。李克英入赘杨家后,他们的接触越来越少,除了逢年过节基本不走动,这在农村是非常少见的,见面最多的时候,竟是在街上或者镇里打工的时候。李克义说,杨家老奶奶对李克英不满意,他见过李克英的眼睛被打青,被追问时李克英说,是被杨家奶奶打的。

婚后,杨改兰几乎撑起了一个家,她带着4个子女和父亲一起生活,还要照顾奶奶。她家的生活环境,用尽词典中对于贫穷的形容都毫不为过:那是村里人都说最穷最破的房子,那是大风几乎都会吹翻的土坯房,那是连大门都关不严、家里任何值钱物件都没有的危房。很难想象,杨改兰平日独自带4个孩子在10平方米左右、连电都不舍得多用的危房里是如何生活的。

村民说,她家有10来亩农田,几乎都是杨改兰一个人操持,平时吃饭的时候,杨改兰的奶奶杨兰芳自己吃,另外几口人的饭都是杨改兰特意从农田赶回来做的。麦子和大豆是当地较为常见的农作物,几乎也是杨改兰一家的口粮和重要经济来源,赶上日头好的时候一年收成三四千元,赶上差点的年月,基本除了能吃饱饭,啥也干不了。

杨改兰的堂姑杨雪丽回忆,杨改兰曾经吐槽家庭的重担都在她一个人身上,她很辛苦,还吐槽过不该那么早结婚,怎么也得20多岁才好。村民们说,杨改兰平日话少,从不骂丈夫,被奶奶骂也不会还嘴。

甘肃惨案的背后是农村治理的溃散与软弱

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众号“侠客岛”9月13日发表题为《解局:甘肃惨案的背后,是农村治理的溃散》的文章。文章称,是什么造成了惨剧的发生?长期“贫穷带来的绝望”、或者在低保、危旧房改造上遭受的可能不公平的待遇?

贫穷和自杀、杀子之间,或许确实难以直接划上直接的逻辑必然。它可能只是辅佐性的因素。另一个有可能的重要因素,是家庭。

事实上,在我们翻阅与“农村”“女性”“自杀”有关系的论文时,我们这些久已疏离农村的人,会发现一些令人讶异的事实。比如,在向世卫组织提交自杀数据的国家里,中国的自杀率其实排名很高;而其中重要的一块,就是中国农村女性的自杀。

在学者的分析里,家庭,是这些女性自杀的首要因素——这又多涉及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婚姻关系、婆媳关系、财产分配、育儿养老等。

上一页 1 2下一页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