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勤乐园 > 正文

我在大选的日子里

2016-11-11 16:56 来源: 侨报网 作者:蒋 勤 字号:【

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入秋以来我们当地华人的微信群里,希粉和川粉短兵相接,争吵得火花四溅。总的来说川粉显得更为人多势众,这的确也是事出有因。近年来先不说欧洲恐袭和难民危机,我们当地就不太平,治安恶化出了好些针对华人的抢劫,公立学校的午餐也早就悄悄地去除了猪肉,一直到厕所法案出台,川粉们的忍耐好像已经到了极限。

终于到了美国大选的那一天,11月8号星期二,我正好没课。上午的时候我最近刚联系上的远房姨妈和我打个电话,和我说了许多我外婆家的事。原来上一辈里面我的外婆最大、她的妈妈排第二,关系非常亲密。我外婆的爷爷很受家乡人很尊重,一房二房三房三个儿子都送到北京大学读法律,四房五房俩儿子就留老家经商。据说那时候的大地主其实不好当,也是一年到头忙忙碌碌非常辛苦。春天的时候要选最好的种子发放给佃农和租户,秋天的时候要通过各种船只运输各处的收成,放进河岸边的谷仓再卖往外地,大家族上上下下各种各样的事情都要打点好。我外婆和她妈妈十几岁离开老家到杭州念中学,我外婆上大学后把一位中央空军学院的学生介绍她妈妈,她的爸爸妈妈就是这么认识后来结婚的。抗战爆发之后,这位姨妈的爸爸作为飞行员驾驶轰炸机和日军作战。她就跟着妈妈辗转广东广西四川,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终于迎来了抗战胜利。她说还记得她们坐的头一批船从重庆到南京,但当时日军在长江布满了水雷,要先排雷排清楚了船才能开一段,这样就走得很慢,到南京就已经是冬天了。1948年的时候他们全家就去了台湾就再也没有回过大陆。她自己台大毕业后1958年来到美国,一直住在休斯敦,其他家人也都陆续来到,下一辈都出生在美国,非常有出息,职业大多集中在律师、医生、科学家或者教授。。。不知不觉中,姨妈和我聊了一个多小时,民国时代发生在我祖辈身上的故事真的令我深深着迷。

搁下电话不久,一位老邻居来访。我女儿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她曾帮我每天下午接孩子整整一学期,后来我们相继搬家去了不同的社区,最近才联系上。因此我请她来家玩又一起去了家泰国餐厅吃午饭,大街上饭店里很是热闹,没看出大选日有什么特殊的。也许好多人在提前投票的那几个周末就早早投完了吧。我们聊聊孩子和朋友,非常轻松愉快。

告别朋友回到家不久,我女儿就放学了。前一阵她过生日,她爹瞒着我给她买了三只豚鼠,又叫荷兰猪,她可是喜欢到心坎里去了。这天拿到一把专剪宠物趾甲的指甲钳,晚饭后就张罗着要给它们剪趾甲。见她折腾了一小时满头大汗都摁不住一只荷兰猪,她爹就出手相助了。于是我密切关注电视直播各州出票之余,还得忍受那边父女俩的大呼小叫,只见当爹的双手抓牢荷兰猪,女儿把人家的四只脚爪轮番硬拉出来,一个个趾甲全剪好才放走并奖励胡萝卜,再换另一只荷兰猪来剪。小姑娘手没轻重,总共剪的60个趾甲里,有两个剪得太深害得两只荷兰猪当场鲜血淋漓,结果我就被使唤着去拿芡粉来涂伤口,我只好庆幸不需要云南白粉,也不用上绷带。但一晚上就被严重分心了。最后全部荷兰猪弄完就已经9点多,电视上显示川普一路领先了。我看着都觉得很紧张,但我老公简直淡定哥一枚,他还觉得我奇怪,说他投完票履行过公民权利,结果如何第二天自然就知晓,有必要这么守在电视机旁等各州开票吗?于是他一眼电视都不瞄,老时间雷打不动地进卧室睡觉了。

幸好微信群里一大批人和我一样好奇等结果,但等到11点多我也撑不住,只好去睡了。第二天一早醒来赶紧去看微信,群里川粉早已一片欢腾,看时间估摸是半夜两点多川普奠定胜局的,他们相约着要外出喝酒,还发了很多红包庆祝。当然等我看到的时候就只剩红包皮,里面没有一分钱了。相比之下,当时世上好像就我家淡定哥一人不知道结果,他也不着急,用他话来说不管谁当总统,他都是要去上班的,而且有班上还是很好的一件事呢。

好吧,不管谁当总统,我们都是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希望每一天能过得安安稳稳、太太平平。这也许就是普天下老百姓们最朴素的愿望吧。

(编辑:苏晚)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蒋 勤

文章

(79)

人气

(48313)

侨报特约记者蒋勤,留学美国获理工科博士学位,目前是德州某社区大学工程系的全职教授,育有一儿一女。兴趣爱好广泛,在大学教书及为侨报写稿之余还持有德州房地产经纪执照、任中文学校中文和国际象棋老师,并应国内导师之邀出任中国液化天然气杂志的海外编辑。热爱生活乐于分享,愿和朋友们一起快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