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移民天地 > 正文

画家曹勇:三次从一无所有到功成名就

2016-11-27 00:10 来源: 侨报网 作者:侨报记者翁羽图文报道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A11112701

曹勇在《重返梁家河》复印品上签名。侨报记者翁羽摄

【侨报记者翁羽图文报道】旅美画家曹勇拥有很多个第一的头衔,包括他是第一位在白宫接受美国总统接见的中国画家、第一位荣获美国国际青年领袖基金会颁发“卓越艺术成就奖”的画家等等。而面对总是以扎着传统发髻的长发、浪客大师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曹勇,人们很难想象他曾在三个不同国家依靠自己对艺术的执着三次从一无所有到功成名就。

三次一无所有

 

曹勇于1983 年前往中国西藏, 在那里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艺术系毕业生到创作出西藏主题系列油画,他引起了海内外媒体的关注。随后追随着爱情,他于1989 年东渡日本,刚开始因语言不通只能找到一份打扫墓地的工作, 可后来他成立了自己的壁画制作公司,并被日本美术界称为“当代戈雅”。

 

1994 年,无法忍受无休止为“钱”而画的曹勇移居美国,在这里他并没有因为之前的辉煌成就而顺理成章地成为人生赢家。他从日本带来的上百万积蓄被股票经纪人输个精光,曹勇不得不重新面对生活的窘境。他拿着自己的画作去敲一家又一家画廊的大门,但却不停地吃闭门羹。在最艰难的时候,由于画卖不出去,他只能露宿,甚至被好心人当作流浪汉,送他吃的东西。妻子离开了他,他的身边只剩一只鹦鹉为伴,但是曹勇并没有泄气。

 

1997 年曹勇与相依为命的鹦鹉驾着一辆破车由纽约来到洛杉矶感受加州阳光,并创造了标志着其艺术生涯转折点的作品《圣莫尼卡》。随后他带着灿烂温暖色彩的系列新作品回归,并被美国艺术家惊叹为画坛黑马,上百家画廊竞相要求成为其代理。

 

而曹勇在美国社会引起最大关注的艺术作品则是其为“911” 恐怖袭击事件创作的《自由(Freedom)》。《自由》面世后, 曹勇收到了十多位国会议员的感谢函,多个政府机构和团体将此画视为对“911”恐怖袭击事件很好的纪念。曹勇的艺术生涯再次攀上了一个高峰,但他却没有止步,而是回到了中国继续创作出如《大爱无疆·2008 汶川印象》、《重返梁家河》这样引起轰动的艺术作品。

回到最源头的点

 

人们永远在关注曹勇下一个将会创作出什么样的大作,他却说:“我是最没有计划的人,别人都和我说你一定要有计划。但实际上各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像因‘911’而作画,要是我计划的话, 我就成本拉登了,又或者像‘512’ 四川大地震,这样的天灾……这一切发生在我的生命当中,引起我心灵的大触动,我就不可能不去面对他们。面对他们就会产生画画的欲望,又通过画作和社会产生交往和感知,因此再激发很多事情,并陷于其中,例如我正在做的洞穴艺术馆。”

 

曹勇回忆起他在西藏最西部阿里古格待在洞穴里的日子。那是三百多年前的一个王国,最兴盛的时期有10 万多的人口,现在留给世人的是几百个洞穴。

 

他当年就住在这些洞穴里面, 在这些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深深的洞穴中感受到一种潜在的安全意识。就像人睡在母亲的子宫里,产生意识拥有记忆后所得到的安全感。

 

他认为,当孩子出生后就开始哭,其实他们无非是想回到最源头的点。而洞穴就像妈妈的子宫。

 

对于为什么要回到源点,曹勇感叹说:“对安全感,我可能是杞人忧天,我会感受到人类走到今天,我们那种随时失控的状态。我记得1986 年的时候,我正在古格王国时只能听到时有时无的信息,那时候正在广播的就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泄漏。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关注各种相关消息,那里至少100 年也不可能恢复到自然的状态。那现在全世界能做多少个切尔诺贝利呢?肯定不止一个。所以我的恐怖感是替人类在感到恐怖。”

 

尽管画了《自由》、《中国》、《大爱无疆》,但曹勇表示并非一定要以国家和时代事件作为创作题材,“这是不可规划的,就像我们今天不能断定给明天,不能盲目的给生命一个定义而因此错过真实。

现代艺术的浮躁

 

曹勇认为现在的艺术是浮躁的,他说:“例如在商业上某人做了个品牌或衣服,像在巴黎有个产品,不到3 天国内保证山寨版就出来了。其实画家在中国的状态也一样,只是这是老牌山寨还是新牌山寨版的问题。当山寨那个人的内容很多,那他们山寨了一生就变成了什么流派,但这也改变不了其山寨的本质。

 

当变成流派后,实际上已经成为工业化的东西,工业化已经脱离了原创性。流派能源源不断流下去,也是大家相信当中存在的所谓优势威力。最后别的艺术家也没有个性,因为他们的个性被淹没在里面了,他们所有能感知到的自然都被归结到这个流派了,而他们用的某种手法、造型、方法都是一样的。一个人提炼出来的东西,其他没有经历过这样审美完善的过程,是提炼不出同样的东西。

 

今天,我们说句实话,无论中西的画家,虽然有些能发展得很好,但也不是他们自己的东西。要能脱颖而出,他或她必须是叛逆的,如果他走老一套就没有任何新意,没有新意就没有谈论的价值。中国很多艺术都被人为烫金,艺术的泡沫是永远存在的,但历史的长河会对其进行沉淀和洗练。”

(编辑:勉筝)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侨报视频

  • h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