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勤乐园 > 正文

永远的感恩

2016-11-30 14:49 来源: 侨报网 作者: 蒋 勤 编辑: 苏晚 字号:【

刚刚过去的感恩节周末,我的中学同学回母校搞了整个年级的校友大聚会。海外同学回不去,就通过摄像头看实时转播,同时微信群里看海量照片。当年的少男少女现在年富力强,成为各行各业的栋梁,最感温暖的还属看到老师们亲切慈祥的笑容。我一边惋惜不能亲临现场,一边又庆幸仍能通过网络感受那扑面而来的浓浓情谊。

unnamed

不吹牛,我的中学当年是鼎鼎有名的全国重点,附属于华东师大,培养了好多高考状元和中学生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选手。这次老师同学再聚首就选在华师大的逸夫楼里午餐,然后再分别旧地重游附中的老校舍和新校舍,请了一位的学霸摄影师全程记录,张张照片都拍得美不胜收。我心里一直觉得华师大就是上海最美的高校,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丽娃河的柔波、夏雨岛的晨读,还有秋天满地的梧桐树叶。当年虽然是中学生,可从来就觉得是师大的一份子,校运会在共青体育场开,女生又恨又怕的800米也在师大400米跑道上跑,排球馆看比赛从来当仁不让和大学生挤一块。还记得那时有幢楼的顶层矗立着一座钢铁结构的电视塔,爬上去绝对挑战勇气胆量,也带来无比的自豪。这次看到管大师拍的深秋校园照片美得一如当年,不禁心醉神驰。

记得初一考进去的时候,从全上海招来的200个尖子生按生源所属的各区分成四个班。除了上海市的统一教材,我们开了很多小灶。英文是额外加了新概念英语,每个教室都有那种老式的厚重录音机,每天早上课代表要放英文磁带给我们听。语文则是华师大专门为我们编的教材,初一第一册第一课就是古文《荔枝图序》。语文教研组还和全国另外12所重点中学一起,编了一个《作文通讯》,每月刊登各自学校的学生习作。其实相比一班二班试点数学、四班试点体育,我所在的三班属于最轻松了。可不知为何,我们三班常被老师数落为又懒又散,还出了名的调皮捣蛋。相对而言我虽然小时候男孩子性格,大大咧咧的不太守纪律,但属于自己闷皮,还没胆给老师添麻烦。初一的时候我们教室在老校舍的北大楼一层,有次教室门锁了,三个合谋打碎玻璃窗进教室的是我班成绩很好的女孩子,我不在场。那时教语文的顾老师常被我们班气跑,也都是因为男生们在课堂上吵吵闹闹不听讲,等赵班长好不容易去办公室请顾老师回教室继续授课时,我坐在下面一样大气不敢出的。想来想去,我干过的坏事不外是上课偷看小说,晚上就寝熄灯后照样讲话,课间休息沿着校园防空洞的斜坡疯跑上去再冲下来之类的。反正印象里我没记得我惹老师生气过。这次聚会照片上看见我们三班的历任班主任,从初一何老师、初二陶老师、初三严老师、高一叶老师、一直到高二高三的王老师。岁月流转,老师们风采如昔,还更添慈爱的神色,看着心中倍感温暖亲切。

的确,我们是幸运的受八十年代自由之风吹拂的一代,我们的老师都是华师大挑的最好的毕业生,有些老师比如我们王老师都有硕士学位并曾留学英美,堪称第一代海归。那时我校好像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联系,好几次外宾来访都是英文俞老师当翻译。同学间也彼此告诫如有女外宾跟我们说英文,千万不能问人年龄。课业之外校园活动也丰富多彩,每年各班都要出元旦文艺汇演的节目。在全校的大合唱比赛中,我们初一三班更是战胜了初中高中的所有班级,代表我们学校参加区里的歌咏比赛。靠的就是老师剑走偏锋,帮我们挑了一首《铁臂阿童木》打败了那些千篇一律唱《共产主义接班人》的班级。至于我个人,最风光的还是在乒乓桌旁,体育课上的乒乓练习我记得是在防空洞的地下室里,而课间我们班女生老是能抢占石头乒乓桌。凭着小学时练过几年乒乓球,高中时我还幸运地入选校队,参加区里女子团体赛得了亚军。除此之外就在天文小组打过酱油,地理钱老师辛辛苦苦组织我们半夜三更夜观星象,我好像去过一次就不参加了。倒是数学小组我从初一一直参加到高三整整六年,还考进了青年宫的数学协会,只可惜各级数学竞赛包括全国比赛都没少参加,却连鼓励奖都没得过一个。印象最深的是数学小组的滕老师辅导我们学复数时,告诉我们复数无法比大小,他说多少年来无数人孜孜以求想让复数比大小来着,可惜都无法如愿遗憾得不行。我清楚记得我当时听了止不住地心花怒放,庆幸自己可以因此少学一样,当时不是碍着滕老师会生气,我都要喜形于色地拍手叫好了。

没法子,我就是天生的不自觉。那时同学中都时髦崇拜科学家像居里夫人啥的,我却常常烦恼他们为什么要发现那么多定理让我们学,我就觉得古代武侠小说里的人生也是很快意的嘛。可是老师却常常点名让课堂上开小差的我收回心神来。还有一个烦恼就是我进初一的时候我哥正好是高中最后一年,他可是老师眼里的红人,数理化竞赛老是得奖,高考全校第三全上海第14。可我一直觉得有这样的哥真是负担,偏偏我妈给我们兄妹俩缝了一模一样花色的碗袋,中午全体学生上食堂吃饭时,同学们一看我哥的饭碗袋就知道那是我哥。那时候高我一级的还有一个我妈妈的表表妹,按辈份算我姨,也是让很多同学没少笑话我有一个大一岁的阿姨。可等我表妹也考进我们中学时,我却刚巧毕业,没能在她面前摆摆老,算是一憾。

现在回想,我们班其实就是初一初二最调皮,初三开始就老实不少,到高中后更是懂事很多。高三的时候我们从师大北面的老校舍搬到了西南面的新校舍,环境及装备样样齐全崭崭新。我的宿舍在6楼,每天早上我把热水瓶拿下来打好开水带去教室,晚自习结束才再打一瓶开水带回宿舍。那个教学楼设计得很不错,南边是大走廊,太阳晒在走廊上晒不进教室,北边明亮的大玻璃窗,我们的教室在三楼最东边,紧挨着露天的楼梯,平时没人来,就文科班在四楼有时会上上下下。春夏的时候准备高考,傍晚我们几个女孩子有时把课桌搬到走廊上,吹着凉风学习,再逗玩一下来讨鱼片干吃的流浪猫。高三的时候我的成绩也好似坐上了火箭,终于得以名列前茅,并赶在最后一批加入了共青团。回首高三岁月,总觉得平静充实,记忆里那轮教学楼东边初升的月亮也显得分外皎洁。

当年一个有趣的现象也许是我们那届独有的,就是中学六年男女生几乎不说话,因此最后只成就了二班男生和三班女生这幸福美满的一对,他们漂亮可爱的小女儿这次也参加了大聚会,成了众位老师和同学的宝。对我来说,男生好似一个奇妙的背景存在,因为从不是班干部,连课代表都没当过,我六年都严格遵守不说话这条不知怎么来的纪律。不过有时也能从女生那听到关于他们的小道消息,什么二班女生称她们班四个数学好的男生为四大数学王子啥啥的,但我基本无暇关注,因为女孩子中间和谁要好和谁不理不睬都够我忙活了。那时我还存着一个小心思,就是觉得我爸妈给我生的哥哥待我不好,我指望着能在好朋友里发展一个会待我好的当我嫂子。说心里话,那些女同学真的个个都是名副其实的德才貌三全,委实让我难以抉择,正当我那些年一厢情愿地忙着比较来比较去这也好那也好的时候,我哥压根等不及她们长大,我们高中没毕业,他就找好了女朋友。好在虽然没一个同学成为我嫂子,她们却是我结结实实可以陪伴一辈子的好姐妹,每每想到就心下大慰。

因着这个远距离间接参与的校友会,我这个感恩节过得意义非凡。想到滕老师说过的复数不能比大小,我真心觉得我每一个同学都那么优秀,当年硬要用成绩衡量排名次,其实每个人都好比复数,是比不出大小的。我感谢老师辛勤培育了我们,感谢这些年来同学们给予我的种种鼓励和帮助,师生情同窗谊我哪一样都完美无缺,写此文配照片,永远感恩我那美玉无瑕的中学时光。

(编辑:苏晚)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蒋 勤

文章

(92)

人气

(64794)

侨报特约记者蒋勤,留学美国获理工科博士学位,目前是德州某社区大学工程系的全职教授,育有一儿一女。兴趣爱好广泛,在大学教书及为侨报写稿之余还持有德州房地产经纪执照、任中文学校中文和国际象棋老师,并应国内导师之邀出任中国液化天然气杂志的海外编辑。热爱生活乐于分享,愿和朋友们一起快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