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南京大屠杀”中国铭记 日本却选择忘记?

2016-12-13 18:49 来源: 侨报网 字号:【

侨报网综合讯】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79周年纪念日,也是中国第三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当日,南京举行大规模追悼仪式和纪念活动。

中国以国家的名义,祭奠30万死难同胞。

由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即将访问珍珠港参加纪念活动,中国舆论要求“安倍应来南京”的呼声愈发强烈。

日本主流媒体紧盯中国今年的公祭仪式和民众情绪,并认为,围绕历史问题,中国将继续“加强对日本的外交压力”。

一些日本媒体,客观的报道了追悼仪式。

日本《朝日新闻》称,中央政治局委员赵乐际在讲话中强调,中国举办国家公祭日纪念活动“为的是守护不能忘却的记忆、捍卫不容否认的真相”。

日本《读卖新闻》认为,中国的第三个国家公祭日延续了此前的主旨基调,即推动全体国民铭记历史,并在国际上强化中国对于这段历史的立场。

日本TBS电视台称,在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立场和中日关系不可避免地受到关注。

日本《每日新闻》称,日本领导人优先日美“历史和解”而拒绝回应中国的诉求,令中国国内舆论和民众非常不满,这将使得中日关系难有改善气氛。

虽然,部分日媒能客观报道,但要知道,目前,日本主流学界虽然肯定“南京大屠杀”的存在,但大多数日本人更习惯于使用“南京事件”这个不带感情色彩的词。日本甚至仍有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声音。

环球网按照日媒网站报道的时间顺序,依次呈现日本舆论的反应:

●日本《产经新闻》:验证南京事件的虚构性 熊本召开恢复熊本第6师团名誉集会

 

749edffbddc205e_w686_h762

网页截图

《产经新闻》保持着一贯“黑中国的风格”,报道如下:

由原自卫队队员组织的熊本县乡友会和县队友会11日在熊本市中央区的护国神社英灵彰显会馆举行会议,要求恢复在南京攻略战中“熊本第6师团的名誉”。乡友会副会长、原防卫大教授中垣秀夫以“从历史的观点看南京事件”为题发表演讲,指明了“南京大屠杀”的虚构性。

ANN电视台:中国牵制安倍首相:中国有很多场所供日方凭吊

8b2dfc9a49ac113_w865_h771

网页截图

报道称:中国政府举行“南京事件”悼念仪式,中方认为(南京大屠杀)“有30万以上受害者”。中国外交部就安倍本月将访问珍珠港一事表示,“如果日本想反省道歉,中国有南京等很多场所供日方凭吊”。

NHK电视台:南京举行南京事件死难者国家公祭中方强调日本的加害责任

c9e1964cbc7ecdc_w1049_h775

网页截图

报道称:赵乐际在纪念仪式演讲中表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人数为“30万人”,这一数字在中日间存在争议。他还强调了日本在战争中的加害责任。

日本时事通信社:中国举办纪念南京事件79周年暨死难者公祭日

0e297bf1c643747_w704_h721

网页截图

报道称:由旧日本军造成的南京事件(1937年)迎来79周年,中国江苏省南京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13日上午举行纪念活动。2014年,中国把这一天定为“国家公祭日”,举行悼念活动。很多围绕抗日战争的纪念日,既有激发国民爱国意识的意图,又有明确日本“加害者”地位的目的。

TBS电视台:“南京事件”迎79周年公祭 要求“安倍访问(南京)”呼声高涨

602b4112b076994_w888_h765

网页截图

在安倍访问珍珠港前夕,南京当地要求安倍访问南京的呼声也在高涨。中国政府上周发声牵制日本,表示“中国有南京等很多场所供日方凭吊”。普遍认为中方今后会在历史问题上加强(对日)外交施压。

如果说媒体报道还会存在倾向性,那日本民众的态度无疑反映出了日本社会对“南京大屠杀”的真实反映。结果,日本网友是这么说的……

7be1bb1b3c9a6a8_w629_h127

完全没必要去,死难者人数不断连年上升如同民间故事一般,为什么死难者超过了居民数?

e2a6417a37e413f_w632_h97

去那种地方还不如给我去温泉,打高尔夫。

f64e4727fbef6ff_w630_h98

前年开始举行悼念仪式,不迟吗?^_^

20161213164504642

其实,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不仅是对历史的尊重,也是对的当代社会的警醒。在中国热门问答类网站知乎上,就有人提问。“南京大屠杀和当代的中国人有什么关系?”。下边是点赞最多的一条答案:

客观上,没关系。

你是一个独立的人,独立的个体。没有任何人有权力可以把你与这类历史事件绑架在一起,你完全可以选择不关注,并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是你的自由。

但是,南京大屠杀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640

张纯如(知乎截图)

这位名叫张纯如的美籍华裔,出版了算是人类史上第一本“充分研究南京大屠杀的英文著作”。

如果不是她选择研究南京大屠杀的话。西方社会对南京大屠杀这一浩劫知之甚少。他们知道奥斯维辛集中营,知道被纳粹屠杀的百万犹太人、波兰人、苏联人、吉普赛人、德国人,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二战期间,日军在金陵这所古都犯下怎样的暴行。

但是,她为了向人们展示真正的“南京大屠杀”,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攻击、压力、威胁、恐吓。她自己在《南京暴行》的写作过程中,看到当年日本军的暴行经常“气得发抖、失眠噩梦、体重减轻、头发掉落”。

当这本书成书后,她又面对了日本右翼势力的报复和骚扰。她不断接到威胁信件和电话,这使得她不断变换电话号码,不敢随便透露丈夫和孩子的信息,她曾经对朋友说,这些年来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后来她患上忧郁症。2004年,她在自己的车中开枪自杀。时年36岁。

南京大屠杀本于她,没有半分关系。

但是张纯如选择去研究这一段历史,并且以这种方式呈现给世人,直至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史学研究应有这样的担当。不光是史学,我觉得为人也当有这样一份担当。

要说(南京大屠杀)和大家有什么关系?

关系就是,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一代,现在站的这块土地上,曾发生过一场大屠杀,迄今为止,只过去了短短的79年。

(编辑:萨萨)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