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硅谷高科 > 正文

川普召见硅谷巨头,双方都变了脸

2016-12-15 05:06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侨报网综合讯】12月14日,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及其过渡团队在纽约川普大厦(Trump Tower)会见了13位美国科技界大佬,以期与硅谷达成和解。

1

川普在会上发言(网络图)

此次会面是川普当选后首次与美国最有价值的一些企业高管面对面交谈。会议进行了约90分钟,部分对媒体开放,部分为闭门会。

据报道,列席的科技届大佬有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微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IBM首席执行官罗睿兰(Ginni Rometty)、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布莱恩·科兹安尼克(Brian Krzanich)、亚马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华盛顿邮报的大老板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谷歌联合创始人,谷歌母公司Alphabet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谷歌母公司Alphabet总裁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脸书(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甲骨文首席执行官萨弗拉·卡茨(Safra Catz)、特斯拉与SpaceX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思科首席执行官罗卓克(Chuck Robbins)、大数据独角兽Palantir公司首席执行官艾利克斯·卡普(Alex Karp)等13人。

除了13位大佬外,围坐在一张长方形大桌子上的还有川普的过渡团队成员,以及川普的儿子、女儿等。川普向这些科技公司负责人表示:“我在这儿是想帮助你们做得更好。”

在本次大选过程中,当日圆桌会成员的参会大佬们绝大多数支持希拉里,有些甚至曾公开反对川普,还和他有过隔空“骂战”,因此会议现场气氛难免有些尴尬。

而此次会议之所以意义重大,是因为以开放和多元为主要精神的硅谷毫不掩饰对川普的厌恶情绪,川普对硅谷也是屡次公开声讨,其中就包括职责硅谷未帮助执法部门绕过苹果手机的加密门槛、把大量产品制造工作放在国外等。硅谷对于川普上台后对移民、贸易限制等方面政策也感到担忧。因此,对双方来讲,此次会议都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和解机会。

《华尔街日报》消息称,川普的过渡团队发出的新闻稿表示,会议现场讨论的议题包括创造就业、中国、削减税收、归还海外资产、教育、基础设施、取消限制美国企业在国外从事商业活动的规定等。

川普的语气也是前所未有的缓和。会议刚开始,川普就向科技大佬们表示:“我们希望你们各位继续进行这了不起的创新。世界上没有人能像你们一样……任何我们能帮到你们的地方,我们都会尽量帮你们。你们可以打电话找我的人,也可以打电话给我,都一样。我们这里没有正式的高低层级。”

此前与川普公开对撕最狠、并暗示想把川普用自家火箭送上太空的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夫·贝索斯,此次态度缓和,并表示会议颇有成效。他表示:“我分享的观点是,川普政府应该把创新作为其重要支柱之一,这将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包括农业、基础设施和制造等各行各业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大选期间,贝索斯指责川普不公布纳税申报单,川普则批评贝索斯将旗下《华盛顿邮报》作为影响企业税收政策的工具,还说贝索斯有垄断嫌疑,因为他“控制了太多”。

在简短的自我介绍环节中,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的话有些耐人寻味,他对川普说自己很期待“和你探讨我们能做什么,来达到你期望的成果”。分析指出,曾帮希拉里竞选筹款的库克颇有些事已至此,只能勉强合作的意味。

据媒体报道,这堆科技大佬中,川普最爱的是苹果公司的蒂姆·库克和特斯拉的埃隆·马斯克。前几天,川普刚和库克见过面,一起商谈把苹果生产线搬回美国;至于马斯克,虽然他曾在大选中公开支持希拉里,但会开完,川普要找他私聊——这或许说明川普待他与别人不同吧。

同样在12月14日当天,川普的转型团队宣布,马斯克和Uber的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Kalanick)已经加入一个为川普提供商业和经济政策建议的独立团队。川普的策略及政策团队最早只有IBM的罗睿兰,之后又加上了百事集团的总裁兼CEO Indra Nooyi。

据悉,此次圆桌的邀请来自硅谷惟一公开支持川普并为他站台、捐款的富豪投资人彼得·提尔(Peter Thiel)、川普的女婿Jared Kushner和未来川普政府的幕僚长ReincePriebus。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作为亿万富翁投资者、保守派自由主义者,彼得·提尔曾被视为硅谷异类,与硅谷显得格格不入。然而作为科技行业与川普未来政府的主要沟通桥梁,泰尔在帮助川普与科技巨头们重塑关系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泰尔的优势是,他是川普最信任的顾问之一,如今出人意料地成为硅谷的政治权利中心。

在13日发表的声明中,川普称,他非常重视提尔在重要问题上的看法。他说:“泰尔是科技行业领袖、创新者,同时也是关心民众权利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川普最爱的社交应用推特的高层没有收到会议邀请。川普在现场表示,提尔认为推特公司“太小了”,所以没有邀请。在推特上十分活跃的川普曾公开表示,推特帮助自己赢得了大选。

消息人士称,推特没有受邀是因为该公司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曾经亲自介入阻止川普竞选团队以500万美元将“#Crooked Hillary(不诚实的希拉里)”标签买下,使其成为专属表情。推特认为,这种做法属于政治冠名,不予通过。

不过,一名川普过渡团队官员告诉路透社记者,推特的市值只有138.5亿美元,“他们规模还不够大”。

在受到川普邀请的科技公司当中,市值最小的是特斯拉电动汽车公司,不过其市值也高达319.2亿美元。

川普过渡团队发言人表示,表情包事件与推特未受邀请没有关联。这位官员称,一些曾与川普有过口角的科技界领袖,比如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和苹果CEO蒂姆·库克都收到了川普的邀请。

分析人士称,诸如这样高端科技峰会的座位安排背后是有着重要借鉴意义的,且非常值得外界关注。

据微信公号“BI中文站”报道,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朋友与对手》(Friend & Foe)一书作者亚当-格林斯基(Adam Galinsky)认为,从川普科技峰会的座位安排中自己主要发现了几个值得关注的地方。首先,川普安排坐在长桌的正中间。这一位置安排在诸如内阁会议等重要会议中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但如果是企业内部会议的话,领导则一般会被安排在长桌的末端。

“这一位置会让同川普坐在同一排的人很难看清他,但同时又会让他们产生相互之间的关系纽带。换句话说就是,同他坐在一排的人容易让人产生‘你们是一伙的’的感觉。”格林斯基说道。

此外,来自同一科技企业的高管被安排了不相邻的座位。其中,谷歌(微博)母公司Alphabet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和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均出席了这一峰会。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首席法务官布拉德-史密斯(BradSmith)则代表公司出席了这一峰会。然而,川普团队都没有让这几位隶属同一公司的高管坐在一起。

“峰会的位置安排在建立联系或者减少沟通等方面拥有战略性作用,这就像是婚礼的座位安排一样。当然,这一座位安排也有可能是川普希望在科技企业中重塑自己权威性的一次表现。”格林斯基最后说道。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