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移民天地 > 正文

幸福,只是一厢情愿

2016-12-16 00:48 来源: 侨报网 作者:聂达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侨报记者聂达图文报道】与褚凡不同,一些已在美生活多年的华裔女性,她们事业有成,但没有坚守住自己的底线,为了追求自己眼中所谓的幸福,甘愿为他人妇(情人),最终两败俱伤,此前憧憬的美好爱情化为泡影,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也变得支离破碎,留下的只是悔恨。

A06121801

亚凯迪亚母亲带孩子的景象。

A05121805

华裔社区语言学校教学场景。

爱不可得 恨不放手

“对于我来说,爱却不可得;对于老余的妻子来说,恨却不放手。真是一场难收场的闹剧。”

与褚凡遭遇丈夫出轨不一样,已在美生活多年、且事业有成的乔伊(化名)是背着自己的丈夫出轨,去追寻自己想要的所谓“幸福”。

乔伊是蔡女士(“陪读妈妈团”成员之一)在洛杉矶的多年好友。在蔡女士眼中,乔伊是一个年轻、聪明且依靠自己的能力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一个八面玲珑的女子,与学计算机出身的丈夫两个人算是上世纪70年代留学生来美国奋斗成功的典范。

尤其是干练的乔伊,天津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她,来美国之后开始转型投资房地产以及室内装修等相关行业。凭着自己的聪明和才华,她俨然是众人眼中的“小房姐”和“小富婆”。

蔡女士表示:“虽然多年来乔伊和丈夫的事业、财力都蒸蒸日上,却始终不见他们育有子女,想必他们有自己的原因, 作为朋友也不好多问。直到有一天,小乔忽然告诉我,她怀孕了,决定离婚。令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乔伊居然做了一个年近60岁男士的情人。”蔡女士说:“我真的想不通,乔伊到底是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生活不过,居然愿意做一个有妇之夫、年过半百老人的情人,而且还有了孩子,听了她的故事,我感觉复杂又难过,受害者、出轨者、破坏婚姻的始作俑者,我都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身份和目光去看待这个我交心多年,待她像妹妹一样的女孩。”

蔡女士回忆起乔伊曾经告诉她的一些人生经历:“我从小优秀,念书、考学、出国、投资,觉得自己顺风顺水,一切都可在掌握之中,而且只要是按照我预想的逻辑进行下去,一切问题也都会迎刃而解。这么多年没有要孩子,主要是因为总觉得孩子会给我的未来带来太多的不确定,让我感觉不可控,会让我的生活变得不再理性。但是,遇到老余(乔伊的情人)之后,我才发现,在感情和欲望面前,我的理性竟然是渺小的。我对他是一种近乎仰慕的崇敬之情。现在想来,从小我性格里习惯性地标新立异、古灵精怪以及勇于挑战,让我赢得了事业,却输掉了感情。我向老余大胆地表达了自己对他的仰慕之情,甚至越是知道他有家室、他很犹豫,我越是想要迎难而上,可最后的结果证明这一次我真的是选了一块人生中最‘难啃的骨头’。本以为与老余早有了感情和共鸣的我们会因为孩子的来临和降生组成新的家庭。但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用老余太太的话说,她死也不会离婚,只要不离婚就算是老余死掉,配偶依然是最主要的继承人,其次才是子女和非婚生子女。现在的我自己一个在美国带孩子才知道,一个人带孩子是多么的辛苦,虽然我从来没有后悔过爱他(老余),但是每当孩子没日没夜啼哭的时候,我都在问自己:为什么自己的生活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坦诚地说,当初决定要这个孩子,现在我的确后悔了。”

乔伊还对蔡女士说:“其实我并没有想去夺取任何人的家产,甚至尝试过不少方法,去做老余的思想工作,说服他太太,告诉他孩子在一天天长大,我的‘家庭’需要他,甚至我尝试与他的太太去谈,但效果却适得其反,我把自己的境地搞得越来越尴尬,终于有一天,我豁然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小三’、‘二奶’。对于我来说,爱却不可得;对于老余的妻子来说,恨却不放手。真是一场难收场的闹剧。”

蔡女士还透露,甚至有一天,乔伊突然接到了老余太太的电话,她告诉乔伊,她早就为自己和老余分别作了基因检测图谱,把他们此生可能患得的疾病,发病的年龄甚至死亡的时间都做出了精确的预测。

更残忍的是,老余的太太还告诉乔伊:“老余一定会死在我之前,所以请安心,我一定会保养好身体,用接下来的生命去耗死你和老余。

爸妈皆输

ZZ说:“在家里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让我想到妈妈的不容易,很久没有见到老爸,看着他感冒不停打喷嚏的样子,感觉他就像是一个笨笨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大孩子’,觉得他也挺可怜的。”

孩子长期与父亲分离,褚凡担心这会影响孩子成长。事实的确如此,如果孩子从小生活在一个分裂的家庭之中,对其性格和世界观、人生观形成将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你看,这样就可以把面团和得又光又滑了,做烙饼的面要和得软一些、做饺子皮的面要和得硬一些。”一边说着,一边在厨房忙着的ZZ(化名)满脸欢喜。

2013年,23岁的ZZ来美国读研究生,同年,全家的移民绿卡也办理完毕。但她全然没有绿卡在手的兴奋,因为ZZ明白,这张绿卡是含辛茹苦的母亲把自己的婚姻拱手让人换来的。这也是她最亲爱的爸爸和妈妈永远分离的开始。

她回忆道:“妈妈在我的眼里一直都是一个都知书达理的人,从小到大她几乎没对我发过脾气,外公外婆也以她为傲,因为她是家中出色的长门长女,上世纪60年代难得的原北京协和医科大学(现为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学生,更是爸爸的贤内助,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只是,一个在我看来完全错误的决定让全家的‘女神’渐行渐远,更让父母的婚姻走向决裂。我15岁那年,妈妈生了弟弟以后,就辞掉工作,专心相夫教子。而后的戏码简直跟传统的狗血套路如出一辙,妈妈全身心铺在了弟弟身上,爸爸在外面事业蒸蒸日上,很快他身边出现了第三者,但似乎妈妈并没有多么意外,她还是那么安静,过着她本该有的生活,做家务、照顾弟弟,过着她一直喜欢的生活。而我却是感同身受着妈妈内心的这种隐忍,在不断地自我怀疑和早熟中度过了我的青春期,那时候的我比同龄的女孩子更早成熟,那时候我热衷于一个人出门旅游,喜欢那种形式上的漂泊感,觉得能让我忘记烦恼,什么都不用想。这种状态直到我来美国留学、毕业,回到妈妈和弟弟身边。”

时至今日,ZZ和妈妈、弟弟在洛杉矶安了家,妈妈成了不折不扣的“陪读妈妈”,只是照顾弟弟对于她来说是一件颇有挑战的事情。因为对于年逾50来岁的她来说,此前没有真正系统学习过英文,从中国来美国,她由一位知性女医师突然变成“文盲”。这让ZZ甚是心疼妈妈。虽然她努力地在学习,但只要有时间,ZZ都会主动分担弟弟在学校的一些事情,“妈妈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就像弟弟的‘小妈’一样,承担起所有家务和照顾,我觉得这样可以让妈妈轻松一些。”ZZ如此说道。

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ZZ的父亲会专门来美国看她和弟弟。妈妈则刚好借机回中国看望外公外婆。

“记得去年春节爸爸来洛杉矶与我和弟弟过年,刚好感冒了,他很想吃妈妈做的一道汤面,我就学着妈妈的做法做了起来。那段日子,我在家里担当起了‘女主人’的责任,照顾爸爸和弟弟,我感觉我的存在让家似乎又回来了。”ZZ说:“在家里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让我想到妈妈的不容易,很久没有见到老爸,看着他感冒不停打喷嚏的样子,感觉他就像是一个笨笨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大孩子’,觉得他也挺可怜的。”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侨报视频

  • h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