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移民天地 > 正文

父爱不可缺

2016-12-16 00:48 来源: 侨报网 作者:聂达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侨报记者聂达图文报道】相比ZZ,因父亲出轨,今年才23岁的伍姗受到的影响更大,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甚至影响了她的整个人生。

男性为何总是耐不住寂寞?有人把其归为男人生性喜欢挑战和尝试新鲜事物、不同的感受、体验,但是把本性放在处理感情和婚姻的观念上来,似乎颇为不妥,毕竟,人是理性的动物。女性如何才能不成为丈夫的“弃儿”?在心理学家看来,要想让丈夫宠爱自己一生,无论是家务还是育儿,女性都应让丈夫一起参与,而不是一人包揽。

A07121801

在很多美国家庭,父亲也会参与带孩子。

A07121802

美国社区环境优美。

遥远的父爱,遥远的异性

伍姗是家里的第三个女儿,在她的印象中,父亲是家中的权威,弟弟出生之前,父亲任性且脾气大。而弟弟的降临是在伍姗和母亲被“发配”来旧金山以后,父亲在中国和别的女人所生,长姐和二姐则留在父亲的家族企业里面继续做事。

同ZZ一样,今年才23岁的伍姗(化名)也是因为父亲有了第三者之后,才跟着母亲来到美国。

伍姗是家里的第三个女儿,在她的印象中,父亲是家中的权威,弟弟出生之前,父亲任性且脾气大。而弟弟的降临是在伍姗和母亲被“发配”来旧金山以后,父亲在中国和别的女人所生,长姐和二姐则留在父亲的家族企业里面继续做事。

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伍姗就这么不咸不淡地度过了19岁。19岁这年,她来到了美国一所公立大学读书,用她父亲的话说:“你是家里的拓荒者,先去美国探探路,以后为弟弟出国打好基础。”大二那一年,感觉异乡求学孤独的伍姗接受了一位学长的追求,然而那颗渴望“爱”的气球却并没有被他们的爱情所穿透而迸发出满满的幸福,伍姗说:“我像是强迫自己爱上他,即便后来和男友同居,也没什么感觉。‘爱上自己的男朋友’似乎成了一种道德上的自我制约,也可能是愧疚吧,在平日里、生活中,我对‘学长男友’甚是照顾,但从没有办法付出像其他女生坠入爱河时对男友的依恋和情感上的需求,或许是类似的记忆对我来说太遥远、太陌生,也可能我从小就学会了克制。不管怎么样,那几年我并不快乐。”

伍姗说:“从19岁到23岁之间,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谜,我不懂自己,无法和同龄人一样享受青春和自由,直到我的‘学长男友’(我心里一直没有将他视为亲近的人)搬去了其它州工作,我们才自然地断掉了联系,至此,我终于恍然大悟自己对男性的排斥,也为我的异性恋画上了一个体面的句号。来自于一个传统得甚至让我觉得刻板、封建的家庭里,看着镜子里的我。终于敢于直视自己,我——一个同性恋者。在我转入杜兰大学的读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我遇到了现在的‘女朋友’。”

“在我的意识中,我清楚地知道,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依然会生活在这种‘男与女’、‘是或非’、‘道德与情感’乃至‘自我与家人’矛盾中。但已经坦然接受了自己的性取向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归属感,在这几年中,我也不断地反思,现在的一切与父母之间、父母对弟弟以及对我和姐姐态度的关系,想得越多,越是觉得生活没有答案。”伍姗如此说道。

过一阵子弟弟也会来美国念高中,伍姗已经做好了代替爸妈还有“阿姨”(弟弟的亲生妈妈)照顾弟弟的准备,到时候“阿姨”也要来纽约帮弟弟打点一些事情。伍姗说:“和前几年不一样,我心里少了一些隐忍,坦然了很多,这些事情我不做谁来做呢?三姐妹中只有我陪着妈妈在美国,弟弟又是父亲的心头肉。前几天,为了帮弟弟处理一些选校的事情,我和父亲通了很长时间的越洋电话,觉得和他之间的关系变得不一样了,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语气里少了笃定和自信,更多的是:‘哦,是这样啊,’‘你看着办呗’。我感觉父亲好像老了,可我才刚活明白呢,在我面前还有什么样的惊涛骇浪,我不敢去想。”

“小三文化” 是酒文化?

一位来自北京的尤先生用比喻的方式,将与“海外妈妈团”相对应的“大陆出轨男”讲解了一番:男人生来内心就有表现的欲望,尤其在职场,逢场作戏也好;半推半就也罢,把目前大陆的“小三文化”比喻成酒文化其实很恰当,这可能让很多女性有一种永远难以理解的感觉,而男人上了酒桌就不得不就范。

如果说感情的是是非非会将一个女人变得滔滔不绝,那么一旦沾上感情是非的男人则一定变得沉默寡言。“他不会跟你讲这些的。”“妈妈团”成员之一牟女士当被侨报记者问到能否采访她先生的时候,竟先替丈夫下了这样的断言:“而且如果你跟他讲,说你们希望就这个话题采访他,而且我已经跟你们说了一些我们家的事的话,他恐怕要不高兴,甚至找我不痛快的,所以我劝你也别去别人家碰钉子了,估计得到的答复最终也都差不多。”

的确如牟女士所言,在女性看来一些复杂得一团乱麻的问题,很多时候到了男性那里,几乎可以用一些比较简单的词汇加以概括,如:“嗨,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有些事情没有办法细谈”、“我也有我的难处。”等充满推辞意味的言语。

不过,一位来自北京的尤先生用比喻的方式,将与“海外妈妈团”相对应的“大陆出轨男”讲解了一番:男人生来内心就有表现的欲望,尤其在职场,逢场作戏也好;半推半就也罢,把目前大陆的“小三文化”比喻成酒文化其实很恰当,这可能让很多女性有一种永远难以理解的感觉,而男人上了酒桌就不得不就范。男性是更加应环境而生的一类人,说“时势造英雄”不如说男性更懂得利用环境的优势去创造自己的外在价值,也就是说,外在的评价、表现和成绩对于男性的自我肯定较女性更多一些。

另外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是,男性喜欢挑战和尝试新鲜事物、不同的感受、体验,这也是动物本能的一个方面,但是这个道理如果放在处理感情和婚姻的观念上来,的确也就有些欠妥了。

教子需父母齐上阵

试想如果女性一开始就拒绝单方承担家务和育儿的负担,要求男方共同承担或请佣人来做的话,爱情和婚姻的天平会像现在这样倾斜吗?当然,在那些男方出轨的家庭中,不少大男子主义的丈夫确实会要求妻子持家、相夫教子,但是那些被动接受的女性们不也都甘之如饴吗?

洛杉矶心理谘商博士张馨方表示:“不少传统而优秀的母亲,把自己的价值寄托在成功的丈夫亦或是一个成才的儿子身上,然而从西方关于亲民关系的心理学理论来看,这些看似无从抉择必须接受的事实,其实也都是这些母亲自己的选择。或者说他们在家庭的角色中选择了什么样的价值,便会收获怎样的关系。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像这种异国家庭中,男性普遍具备事业有成的特质,但是在这种物质条件优越的环境里,我们却看不到家里请佣人或保姆来照料家室,而通常是家庭的女主人来承担。试想如果女性一开始就拒绝单方承担家务和育儿的负担,要求男方共同承担或请佣人来做的话,爱情和婚姻的天平会像现在这样倾斜吗?当然,在那些男方出轨的家庭中,不少大男子主义的丈夫确实会要求妻子持家、相夫教子,但是那些被动接受的女性们不也都甘之如饴吗?这种为家庭奉献的精神,与他们从小所受到的价值观、道德观念相一致,他们习惯自我牺牲,因为这让她们感觉更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选择了婚姻里扮演的角色,‘选择’了放弃自我和肆无忌惮出轨的丈夫。”

“更多的母亲会将缺失的精神生活,寄托在照顾孩子上,于是他们比一般的母亲对孩子的投入更多,对孩子的关注更多,对孩子生活的照顾也更加细致,当然他们对孩子的要求也高于一般的母亲。但这样的选择恰恰是为自己和孩子选择了另一段错误的亲密关系,一旦孩子长大成人,尤其是男孩子进入青春期或成年以后,交了女朋友,这个时候母亲的精神寄托又在哪里呢?此时回过头来,老公早已经不是自己的老公了。”张馨方博士如此说道。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侨报视频

  • hid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