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华尔街 > 正文

曹德旺“跑路”背后:民企税负太重

2016-12-20 00:22 来源: 侨报网 字号:【

【侨报讯】19日起,一则消息就在“朋友圈”刷屏:中国民营企业的代表人物之一、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投资6亿美元、在美国莫瑞恩建造的汽车玻璃厂正式投产。此前,曹德旺就在接受采访时耿直地表示“中国制造业踟蹰不前”、“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点出中国制造业企业税负高、劳动力成本提升过快等问题。

在李嘉诚抛光大陆资产上岸的新闻后,人们对此多少会对曹德旺的言行有些敏感,其背后暴露出的中国营商环境的问题值得关注。中国民营企业、尤其是实体企业,究竟为什么要“跑”?

SD122005

曹德旺。资料图片

曹德旺:中国制造业税率比美高35%

远看李嘉诚,近看曹德旺,投资海外在企业家圈子里比比皆是。

微信公众号“侠客岛”19日报道,山东太阳纸业将投资超过10亿至13亿美元在阿肯色州建厂,中国天源纺织也将投资2000万美元在阿肯色州设立服装制造厂……和川普所言中国“偷走了美国的工作机会”不同,曹德旺此次从通用手中低价收购的废弃工厂,满负荷状态下能给当地提供2500个工作岗位。

企业家们为什么纷纷往外跑?原因很多,其中最直观的就是税负。近几年,中国企业利润增长乏力,利润率能做到10%以上已相当惹人艳羡。但历经国家几次减税,仍然有诸多企业叫苦不迭。

中国企业的税负主要来自哪里?除了25%的企业所得税,还有高达百分之十几的增值税,更别提印花税、车船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等其他税种和费用。

中国的税负究竟高不高?不同的人和企业、机构都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法验证,给出了一致的答案。

如曹德旺说,美国对企业征收的所得税是35%,加地方税、保险费其他5个百分点共40%,而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

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给出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非常大的负担就是宏观税负率太高。1995年,宏观税负率只有16.5%,2000年也只有21%,2005年26%,2010年一下子提高到36%,2015年,企业的宏观税负率已将近37%;

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测算,中国企业综合税负在50%以上,在21个亚太经合组织国家中排名第四。其观点更为激进:中国的税率让企业老老实实交税,基本上处于死亡的边缘,这就是“死亡税率”。

更现实的问题是,在企业税负普遍较重的情况下,民营企业常常处于更不利的地位。对于国有企业,国家经常给予返税。一些垄断型央企集中在产业链的上游环节,税负主要转嫁给了中下游企业和消费者;若剔除企业规模和业务类型特殊的央企,民营企业的税收负担率,明显高于地方和部委所属国企。

中企为何纷纷出走? 不堪国内成本重负

除了税负,中国企业选择往外走,还有诸多原因。

一、要素成本上升。首先便是土地这样的稀缺资源,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就曾吐槽:“现在工业用地的价格需要几十万元(人民币,下同)、上百万元一亩,这么大的投资成本谁去投?”

与此同时,水电气等能源价格却始终坚挺。在原材料等成本基本稳定甚至下降时,这类成本在企业总成本中的占比不降反升。一些企业即使一个月不用电、同时向供电部门报停,也要交变压器基本电费数百万元。

制度性成本,如环评、能评、清洁生产等一系列审批,无论是时间成本还是费用成本,哪项都不低。

二、产权保护。长久以来,产权保护不到位成了企业家的心病。一些地方,国有企业欠民营企业的钱可以作为商业纠纷草草处置了事,民营企业欠国有企业的钱就被认为是侵占国有资产,叫人如何不心寒?

三、政府公信力。一些地方政府主导的PPP项目中,签约前答应得很好,签约后却遇到承诺缺失、不讲信用,让一些民营企业吃了亏,对营商环境更缺乏信心。在现实操作中,民企地位弱势,想要主张权利常常岂是那么容易?所以,企业前期投资打水漂的事情屡见不鲜。

四、执法随意性。一些小老板私下里吐槽,现在的许多企业,单说消防设施这一项,如果真按照要求做齐备了,恐怕没几个能活下来的。现实情况常常是大家都不合格,相关部门检查时,自由裁量权很大,会不会被处罚,就看企业自己怎么“运作”了。

一些地方政府的态度也不得不说,“宠爱”虚拟经济,而对周期长、回报率低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爱答不理。地方政府的掌中宝往往是金融、房地产等“高富帅”行业。

看完这些,再对比美国“制造业回归”政策、美元升值、资产吸引力增强等因素,也就更能理解曹德旺说的,为什么在美国白领、蓝领成本各自是中国2倍、8倍的情况下,依然能比中国多赚百分之十几。故土难离,但资本与企业都总要逐利。

全球制造业竞争激烈 “中国制造”亟待减负

中国的企业、资本出海,优化配置全球资源,本是好事,中国政府还长期提倡过中企“走出去”。为何如今却变得五味杂陈起来?

一方面,中国国内民间投资增速大幅下滑,投资主要靠“国家队”撑着;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增速则频频跃升,国内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正面临“空心化”的危险。

形势有多严峻,从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可窥一斑。“着力振兴实体经济”、“稳定民营企业家信心”、“保护企业家精神,支持企业家专心创新创业”、“加强产权保护制度建设”、等表述,无一不是为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家度身定做。尤其是降成本的部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要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企业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推动企业眼睛向内降本增效”。

北京《新京报》20日评论,曹德旺美国建厂凸显中国制造业成本困局。评论称,美国制造业是否能够真正实现回流需要时间观察。但不管美国制造业能不能实现回流,降低中国制造业成本,都是应该去做的。毕竟,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对手不只是美国。在高端制造业,有我们的老对手——欧盟、日本、韩国;中低端制造业也面临着越南、印尼和印度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编辑:萨萨)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