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中共治党 从严立规矩

2016-12-25 18:33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T021

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于2016年10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等在主席台上。新华社

侨报网综合讯】中共十八大后,中国领导层提出了关于全面从严治党及反腐倡廉的一系列新要求,掀起了一场雷霆万钧的“反腐风暴”。在营造不敢腐的氛围的同时,2016年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全面从严治党、监察体制改革等一系列重大部署和制度安排也开始落实。

“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党内监督必须抓住“关键少数

10月24日至27日,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在北京召开。该会是中国建党95周年历史节点、决胜全面小康关键时刻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为管党治党确立了新坐标,发出了全面从严治党的最强音。如何避免党员干部权力“越界”,加强监督系统建设至关重要。对于监督的重视,是习近平管党治党思路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他曾明确指出,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管”和“治”都包含监督。

综合北京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广州《南方都市报》报道,十八届六中全会聚焦全面从严治党重大问题。 “党内不允许有不受制约的权力,也不允许有不受监督的特殊党员。”十八大以来反腐败的最新数据是,到今年10月底,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了222名中管干部,其中有20多位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甚至包括周永康、郭伯雄等曾经身居权力核心官员的违纪违法问题也被彻查。

在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前夕,李春城、周本顺等被查处的省部级官员竟然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他们在中纪委制作的反腐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中,讲述自己如何一步步走向权力高峰、迈向腐败深渊。这些“大老虎”成为真实而鲜活的“样本”,让社会各界、尤其是领导干部深思。

在今年初的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六次全会上,习近平首先讲话,一针见血。他用“触目惊心”来描述中央巡视组提交的问题,分析认为主要问题出现在违反政治纪律、破坏政治规矩等方面,要坚持“标本兼治”、剑指问题、倒逼改革。与此同时,习近平还指出“权力越大,越容易出现‘灯下黑’”的腐败规律。遵循这一思路,2016年在反腐败监督、修订和新出台的党内法规中,都将手握重权的“关键少数”、尤其是高级领导干部作为监督和规范的重点。

“党内不允许有不受制约的权力,也不允许有不受监督的特殊党员。”习近平说,新形势下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重点是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关键是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而党内监督的重点对象也是这些人。

鉴于领导干部的腐败往往起于生活作风和家风的败坏,11月份的最后一天,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规范党和国家领导人有关待遇等文件,明确按照“保障工作需要、待遇适当从低”的原则,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待遇不能超配车辆、退下来要及时腾退办公用房、要严格约束亲属和身边人员等。

“全面从严治党必须从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做起,要求别人做到的首先自己做到,要求别人不做的自己坚决不做。”当天的会议再次强调这一原则。

立“明规矩”书写从严治党新篇章

重磅推出《准则》《条例》   位阶仅次于党章

今年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前者侧重规范“党内政治生态”,是从优良作风生成的土壤入手,被评价为“党的建设基础工程”;后者则体现了党内监督的“无死角”和“无禁区”。两份文件,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北京《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报道,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自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据了解,这两部党内法规,被称作是中国共产党追求的“高标准”和管党治党的“戒尺”。后者也被外界称作“党纪中的刑法”,针对十八大以来反腐的典型问题,进一步划明禁区。

习近平对于这两份文件的《说明》有7900多字。其中对于《准则》,他在最后一段中专门做了说明——“在党内法规体系中位阶比较高,仅次于党章”。这涉及到党内制度的位阶排序,自高到低分别是党章、准则、条例、规则和规定。党章自不必说,准则在中共的制度中数量也非常至少。习近平特意强调准则的位阶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体现的是六中全会的重要性之高。因为正是在这次全会上,时隔36年推出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

曾参与党内法规清理和制定的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认为,在党内法规中,位阶最高的是《党章》,其次便是“准则”、“条例”,今年以来密集推出的新规,多数是对党内法规中高位阶的法规进行修订和完善,属“治本之策”。通过修订党内法规、亮明规矩、从严执纪,将有助于大大压缩权力寻租的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是党内法规最为密集启动的一年,公开消息显示,今年内至少启动了10份党内法规,其中多数都堪称“重磅”。中央政治局会议还于11月底审议了规范党和国家领导人有关待遇等文件、《中国共产党工作机关条例(试行)》、《关于县以上党和国家机关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的若干规定》。此外,《关于防止干部“带病提拔”的意见》、《党委(党组)讨论决定干部任免事项守则》等党内法规也于今年启用。

一字之差 透露重大政治改革走向

监察体制改革或实现对所有公职人员全覆盖

今年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对外释放改革信号:“各级党委应当支持和保证同级人大、政府、监察机关、司法机关等对国家机关及公职人员依法进行监督”,将监察机关与人大、政府等并列提出。

上海观察者网报道,10多天后,即11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北京、山西、浙江三地将成试点,设立由人大产生的监察委员会——这一全新的机构,将是“行使国家监察职能的专责机关”。试点设立这一机构的目标,在于“实施组织和制度创新,整合反腐败资源力量,扩大监察范围,丰富监察手段,实现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面覆盖,建立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监察体系,履行反腐败职责”。

“侠客岛”消息称,很多人曾经呼吁成立监管的独立机构,类似于香港的廉政公署那样,集侦查、审讯、审计等功能于一身。从目前来看,审计署的功能就不太可能拿到监察委员会中去。因为在六中全会的公报中,也将监察机关、政协、审计机关的监督方式平行列为三种(依法监督、民主监督、审计监督),看上去没有合并的趋势。

该《方案》为何被称为“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首先,是在提法上。六中全会的公报中,首次将“监察机关”与“权力与立法机关”(人大)“行政机关”(政府)“司法机关”(法院、检察院)并提,甚至按照合理推测,未来也许会出现“一府两院一委”(政府、法院检察院、监察委)的架构。这是一个全新的垂直条线,由权力机构人大产生。其次,是法律需要随之修订。比如,在宪法中,其实并无“监察机关”这一概念,未来如果需要提升其位格,就面临修宪可能。另外,未来这一工作可能涉及到党委、纪委、政府、政法委、人大、政协等多个条线,因此需要统领和协调的工作会非常繁重。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原来所谓的“党风廉政建设”,在此次六中全会上被新表述为“党风廉洁建设”所替代。这意味廉洁将不仅仅是“党”“政”两个系统的工作,更将拓展到所有的公职范围;未来也许与公权力、公职人员打交道的整个社会都将纳入到这一范畴。

上一页 1 2下一页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