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整治显成效 中国环评“红顶中介”全摘帽

2017-01-06 00:16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侨报综合讯】“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长期以来,“红顶中介”凭借与政府部门的“特殊关系”,加大了权力寻租空间,大大增加了企业的负担。中国总理李克强4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一定要下决心清理不规范的中介服务,特别要坚决整治“红顶中介”。

中国环保部5日通报,截至2016年12月底,中国358家环保系统环评机构按期全部完成脱钩,彻底退出建设项目环评技术服务市场。这是自环评“红顶中介”问题曝光后,环保部向社会承诺要彻底解决的问题。

XW010605

李克强:彻查红顶中介代替行政收费等现象

“一定要下决心清理不规范的中介服务,特别要坚决整治‘红顶中介’。”中国总理李克强在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

中国政府网报道,此前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在部署消除行政审批“灰色地带”时,李克强曾形象指出,要警惕一些审批事项换个“马甲”,由政府职能转到与政府关联的“红顶中介”,要彻查“红顶中介”代替行政收费等现象。4日的常务会议上,李克强重申,本届中央政府成立以来,已经取消了许多行政审批和行政许可,但仍然存在许多不规范的中介服务事项,必须进一步加大清理力度。

“许多收费的中介服务是和行政机关暗中连在一起的。企业不经过这些中介服务,就别想拿到必要的行政审批和行政许可。这就给企业造成了直接的负担。”李克强严厉说道。

当天会议决定,再取消与法律职业资格认定、铁路运输基础设备生产企业审批等有关的20项中介服务事项。积极探索将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逐步改为政府购买。切实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

有关部门负责人在汇报中表示,本次清理中介服务事项按照行政事业性收费“受益者负担”原则,将部分“申请人委托中介服务”改为“审批部门根据工作需要委托有关机构开展技术性服务”,同时将申请人向中介机构付费改为向审批部门付费。

李克强当即肯定这一尝试,并要求有关部门加大探索步伐、积极有序推进。他说:“要积极探索将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逐步改为政府购买,使可能的存在的‘背后关联’、随意收费行为,变成光明正大的‘明码标价’,切实为市场主体减轻负担。”

李克强要求,各部门要加大力度推进“放管服”(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说实话,比起简单上几个项目,我们只要拿出同样的财政支出用于政府购买服务,或用于取消相当部分的中介收费服务,这对市场、对企业所释放的强烈信号和积极意义,要远远大于几个项目可能产生的收益。”李克强说。

环保部落实中央巡视整改意见 358家红顶中介摘帽

中国环保部5日通报,截至2016年12月底,中国358家环保系统环评机构按期全部完成脱钩,彻底退出建设项目环评技术服务市场。这是自环评“红顶中介”问题曝光后,中国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在2015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向社会承诺要彻底解决的问题。

中新社报道,2015年3月以来,全国环保系统全力推动环评机构脱钩工作,截至2016年12月底,358家环评机构分三批全部完成脱钩,其中179家通过取消或者注销资质形式完成脱钩,179家通过原环评机构职工自然人出资设立环评公司或整体划转至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等形式完成脱钩。

环保部环境影响评价司负责人介绍,脱钩工作从体制上彻底解决了环评技术服务市场“红顶中介”问题,防止产生利益冲突和不当利益输送;从机制上推进了环评资质管理方式的转变,有助于建立更加有序健康的环评技术服务市场。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作为环境保护源头预防最重要的管理制度,环评担负着保障国家环境安全、维护公众环境权益的重大责任。

2015年上半年,环保部以落实中央巡视整改意见为契机刮骨疗毒。根据3月出台的《全国环保系统环评机构脱钩工作方案》,部属8家环评机构已于2015年底前率先脱钩。2016年重点推进的省级及以下环保系统环评机构脱钩工作,则分两批在2016年6月30日、12月31日前全部完成。

“脱钩工作从体制上彻底解决了环评技术服务市场‘红顶中介’问题,防止产生利益冲突和不当利益输送,从机制上推进了环评资质管理方式的转变,有助于建立更加有序健康的环评技术服务市场。”环保部环境影响评价司负责人说。

2015年以来,中国各级环保部门对362起环评机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处理处罚,其中问题严重的14家机构被撤销、吊销环评资质。

什么是“红顶中介”?

“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业的票子”

“红顶中介”,顾名思义,就是一些本应是市场主体的中介机构脑袋上,多了一个代表权力的“红顶子”。

综合新华社、《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红顶中介”游走在“灰色地带”,一方面以市场角色创收盈利,一方面又沾染着行政权力的色彩。换句话来说,“红顶中介”脚踏“政府”和“市场”两只船,它与政府部门“扯不断、理还乱”。

如果探究“红顶中介”的“前世”,有以下两种:一种“前世”叫做“就地转移”,在政府职能转变过程中,一些“红顶中介”本身就是被改革部门的延续,只是原来的工作人员换了套行业协会的“马甲”而已。另一种“前世”叫“借尸还魂”,政府部门在简政放权过程中,直接成立中介机构或指定一家或少数中介机构,承接其取消的审批权力,以此来把持审批权限谋取利益。

此外,有些部门负责人私下与中介机构建立利益同盟,以手中权力为中介机构谋利,将其打造成“红顶中介”的同时,以“吃回扣”的方式兑现。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唐杰认为,“红顶中介”正在蚕食行政审批改革的红利,“跑一个项目,政府部门审批用不了多长时间,大部分时间都被中介机构评估、专家会审等环节占去了。”实际情况确实如此。“红顶中介”一头勾搭权力、一头收取费用,许多行政审批事项,通过他们就能办成,即使不符合条件也能办成;而即使符合条件,如果不通过他们,也办不成。

江苏南通开发区一家企业在气象局窗口的气象审图中屡受刁难,原因是防雷装置有问题。“人在外面转一圈,连门都没进,就说没装防雷警报。”在南通,很少有民营企业能拿到防雷工程资质,只有找对施工单位,才能审核验收一路无阻。“南通就我们一家(有资质),我们相当于气象局下面‘三产’。”南通气象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对这家企业的办事人员说,“帮你施工,100%包你验收,气象局可以通过。”

有网民编了一个段子来形容“红顶中介”——“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正是凭借与政府部门这样的“特殊关系”,“红顶中介”在政府、企业和个人之间,扮演中间人的角色,“面对企业扮政府,面对政府扮企业”,依附行政权力干预微观经济,让企业和个人无所适从,疲于应付。

“红顶中介”横行会带来啥危害?

增加企业“包袱”  异化为腐败的“掮客”

作为一种适应市场需求的产物,中介机构的出现是市场发展的必然。但是,中介加上“红顶”,就成了官员、职能部门和中介机构联手攫取利益的利器。

官商勾搭之下,“红顶中介”里的权力出租、利益输送几乎成了常态。有的部门将“红顶中介”当作“小金库”,转嫁自身应承担的费用,或报销部门、个人费用;有的部门工作人员在“红顶中介”领取加班费、补贴、福利等;甚至,还有一些“红顶中介”异化为腐败的“掮客”。

发生在浙江省温州市的一起贪腐案例,就和“红顶中介”深度关联。温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吴坚正因受贿落马是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副主任。他受贿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通过“红顶中介”垄断地下工程施工图的设计和审查。当时,温州所有地下工程施工图的设计和审查工作被他们垄断了。温州的地产建筑商都知道,施工图审查需要找特定的某家公司,否则别想通过工程验收。

“红顶中介”的存在,扰乱市场秩序,破坏企业公平竞争。正如李克强所说,这些中介乱象,使企业负担不减反增,成为新的市场“拦路虎”,严重制约市场活力。

“红顶中介”们通过形形色色的手续、关卡、资质、认证,蚕食着行政审批改革的红利,使政府为企业减负添力的改革目标受阻,还可能增加企业其他“包袱”,甚至在“被中介”的过程中产生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滋生了易于腐败的土壤。

如何治理“红顶中介”?

专家:填补法律漏洞,斩断利益链条

整治“红顶中介”,简单几个字,却承载着迫切的进步诉求:既是简政,也是惠民;既是规范市场,也是规范公权;既是改革深入,也是反贪污腐败。

中共十八大以来,对于“红顶中介”的治理,中央态度十分坚决,力度日趋加强。规范中介服务在国务院召开的多个会议上屡被提及。近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再次强调要坚决整治“红顶中介”。

从中央部委层面来说,环保部、住建部等一些部委已经对“红顶中介”说“不”,坚决采取措施治理行业内的“红顶中介”问题。环保部提供的资料显示,2015年3月《全国环保系统环评机构脱钩工作方案》发布后,一年多来,环保部多次召开座谈会、开展专题调研积极推进脱钩工作,针对脱钩过程中遇到的普遍性政策问题,先后印发了一系列指导性文件,规范脱钩工作。对办理脱钩手续的机构,做到严格审查,严防任何形式的“假脱钩”。脱钩受理、审查、审批全过程已在环保部网站信息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一些地方也有了制度创新。如,广东省惠州市专门成立了向全国招募中介机构入驻的“中介超市”,对使用财政资金且低于法定公开招投标限额的购买中介机构服务活动,不分金额大小,一律在“中介超市”内,以全程公开的摇珠方式进行。

中国矿业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专职副主任刘金程认为,治理“红顶中介”要填补法律漏洞,对中介组织的职责、义务以及惩戒作出明确的法律界定,使之更加具体、规范、系统、完整和更具可操作性,让中介组织管理做到“有法可依,违法必究”。同时“准确界定政府与市场关系、行政与中介关系,割断政府部门与‘红顶中介’的权力连接链条,避免政府职能错位和越位。”

观察

莫让“红顶中介”成企业减负拦路虎

综合北京《新京报》、香港凤凰网报道,“曹德旺跑路因中国企业负担太重”、“上市公司一年利润赶不上炒套房……”这样的消息不断触动实体经济成本高、盈利难之痛。

在政府减“费”、“营改增”扩围、鼓励创新和深化改革的“降成本”大背景下,要保证“改革”红利真正落到实体企业主口袋,必须要警惕简政放权后“红顶中介”成为企业“降成本”新的拦路虎。

去年年初发布的《反腐倡廉建设蓝皮书》指出,官办、半官办、官民合办的“红顶中介”与少数党政机关干部藕断丝连,关系暧昧。行政审批和行政许可项目取消了,但中介却设有前置性条件,要求服务对象必须购买的服务种类依旧花样繁多。

“红顶中介”之所以与少数官员关系暧昧,首先是因为这项治理还任重道远。这是在动某些地方行政机关与“红顶中介”的“奶酪”,改革势必会面临很多阻力。

但必须看到,还有少数官员试图利用“红顶中介”获取私利,而“红顶中介”则想继续利用官员的权力资源来“收企业的票子”。进而言之,这种“关系暧昧”很可能隐藏着权钱交易。对此,有必要进行针对性反腐,既要强化权力监督,也要对违规者追责。

对于“藕断丝连”,必须确保脱钩要彻底,既要斩断“藕”也要斩断“丝”;对于“关系暧昧”者,则要深入调查摸底,看看哪些官员与“红顶中介”关系暧昧,列为重点监督对象。总之,无论是官办、半官办的“红顶中介”,还是官民合办的“红顶中介”,只有去“官”,关系才能回归正常。

此外,为“红顶中介”摘帽的同时,更要加强制度规范与市场监管,而不能任由原先这种直接的利益输送转化为暗箱操作。以环评为例,公开透明化,让权力晾晒在阳光底下,才是遏制乱象的根本之策。比如建立环评机构黑名单制度,对弄虚作假的环评机构一律取消其资质。又如真正引进公众评价制度,不仅要让公众评价项目本身,还应让公众对环评报告“打分”。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侨报视频

  • hidden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