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中国环保部长:看到雾霾天感到内疚自责

2017-01-06 21:36 来源: 侨报 字号:【

侨报讯】京津冀“超长”重污染天气仍在持续,珠三角多地亦出现罕见重度空气污染。北京时间6日20时,中国环保部召开新闻发布会,环保部长陈吉宁就重污染情况回答媒体提问。陈吉宁表示,作为环保部长,看到雾霾天,也感到内疚和自责。他指出,《大气十条》实施4年来,大气治理方向是对的,治理措施是管用的,但同时也坦承,现在的问题是冬季空气污染改善的幅度非常小甚至没有什么改善。

此外,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岿近日向能源局和环保部提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希望了解更多关于雾霾成因的信息,并呼吁全国人大能成立针对雾霾治理的“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

SD010707

中央气象台发布的北京时间1月6日20时至7日5时的中国空气质量指数(AQI)实况图。图中显示,东北、华北等地遭遇重度污染和严重污染。据悉,AQI评价指标主要有PM2.5、PM10、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一氧化碳等六项。AQI的上限值为500。(图片:中国天气网)

“治霾措施管用,但对冬季失效”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重污染天气已持续数日。中国环保部北京时间6日晚间举行新闻发布会,环保部长陈吉宁回应了重污染天气相关热点话题。

综合新华社、北京《新京报》报道, 环保部和一些地方环保机构近期发布了2016年的空气质量数据,结果显示多数地区空气质量有所改善。以京津冀为例,2016年全年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7.8%,与2013年相比下降三成左右。但入冬以来,中国多个地区已发生多次大面积、长时间重污染天气。

监测数据和人们的感觉相差甚远,不免让一些人产生疑问:污染治理的措施管不管用?

陈吉宁说,自去年入冬以来,中国多个地区发生多起大面积、长时间的重污染过程,大家感到很焦虑,作为环保部长,看到雾霾天,也感到内疚和自责。

陈吉宁说,《大气十条》实施4年来,大气治理方向是对的,治理措施是管用的,空气质量是有改善的,改善速度甚至比发达国家还快一些。但他坦陈,“现在的问题是冬季空气污染改善的幅度非常小甚至没有什么改善。”

“为什么冬季之前,这些措施都是管用的,但是到了冬季之后,措施就不管用了?”陈吉宁说,“现在看来,我们的措施还不够”。

他表示,中国的环境质量改善是在“负重前行”。所谓“重”,就是要在高污染物排放总量的前提下改善,加快减少污染物排放量。但排放量后面是“偏重的产业结构、能源结构、非绿色的生活方式”。

据他介绍,京津冀及周边6省市国土面积只占7.2%,却消耗了中国33%的煤炭,单位国土面积排放强度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倍。

此外,京津冀及周边还有大量排放挥发性有机物、氮氧化物的化工产业。燃煤机组占全国27%,机动车保有量占全国28%,特别是重型车保有量接近30%。

“这么重的负担,高污染高能耗产业大量聚集、燃煤燃油集中排放、快速增长的机动车,是地区大量排放的原因,也是改善的难点。”他指出,大气治理必然是一个较长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SD010701

中国环保部长陈吉宁6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重污染天气成因、治理措施等热点问题。(图片:上海一财)

“广州15年治污,比英美日快”

京津冀空气质量什么时候能好转?大家什么时候大家能呼吸上新鲜的空气?

北京《新京报》报道,陈吉宁表示,这个非常难预测。境外都有一个环境立法的目标,但是这个目标从来没有按时达到。“我相信,《大气十条》提出的目标是可以完成的。”陈吉宁说,但是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因为它涉及到后面非常复杂的经济活动、社会接受程度的问题,也取决于在技术上是否能有更快的突破,比如北方散煤的清洁利用上如果能够有所突破,可以更便宜的应用的话,改善进程也将大幅加快。

陈吉宁说,美国在解决空气污染的时候,花了很多时间来找原因。“我们的原因找得比他们快一些,治理措施的力度也比较大,但是我们有我们的困难和难处”。他表示,现在问大概多长时间能解决,不符合科学规律,“因为认识没有到这种程度”。

陈吉宁同时表示,珠三角区域2015年均浓度达标,2016年在整体气候不利的条件下,再次达标,而且浓度持续下降。广州是在2000年前后开始考虑污染治理的问题,所以广州用了15年的时间取得了这样的进步,比英国、美国、日本都要快。

“冷空气去北美,暖空气留亚欧”

此次重污染过程已不仅仅局限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东北、陕西、四川甚至广东的部分城市也达到重度及以上污染,尤其是西安、渭南等地方污染问题突出。广东从2000年左右开始治理工作,空气质量改善明显,已经连续两年达标。但今年极端气候影响下,有些城市也出现重污染天气。

新华社报道,“总体上全国是在改进,但个别地区环境污染程度不降反升。我们正在评估,分析到底主要是极端气候天气的影响,还是治理不力造成的。”陈吉宁表示。

“这个冬天雾霾是全球性的,印度、伊朗、韩国、英国、法国等地这段时间也出现持续污染。”他介绍,全球性气候不正常,冷空气去了北美,暖空气留在亚欧大陆。广东部分城市污染天气也跟极端气候有关。

陈吉宁称,环保部将从6各方面强化冬季大气污染治理。

——全面加大燃煤锅炉取缔力度,改用热电联产集中供热、燃气供暖、电供暖等方式淘汰分散小锅炉,20万人口以上县城都要实现热电联产,今年底淘汰京津冀10蒸吨以下燃煤小锅炉;

——积极推进城中村、城乡结合部、农村地区散煤治理;

——加强工业企业冬季错峰生产力度,通过工业企业采暖期减少生产,抵消供暖等新增污染排放量,尤其是京津冀传输通道城市企业的错峰生产力度还要加大;

——提高行业排放标准,加强排污许可管理,严格依法对违规排污企业实施停产整治;

——依托科技手段和网格化监管,加大排查、整治“小散乱污”企业力度;

——强化对高排放车辆的监管,严格管控重型柴油车及高频使用的出租车污染物排放,加快淘汰黄标车及老旧车。

问题摆到桌面谈 北大教授吁设雾霾调查委员会

近日,“石油焦是雾霾的罪魁祸首?”“进口石油焦加重了雾霾?”等说法在社交网络流传,曾经被忽略的石油焦走进公众视野。石油焦与雾霾到底有何关系?5日,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岿为了找到这个答案,向中国国家能源局和环保部提起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并提出希望全国人大能成立针对雾霾治理的“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

综合上海澎湃新闻、北京《新京报》报道,一个月前,中国国家能源局、环保部印发了《关于严格限制燃石油焦发电项目规划建设的通知》(国能电力[2016]355号),要求推进大气污染防治,严格限制石油焦等高污染燃料的污染物排放,严格限制规划建设燃石油焦火电项目。对于在京津冀鲁、长三角、珠三角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和重点城市,禁止审批建设自备燃石油焦火电(含热电)项目。

基于这份文件,沈岿提出了五项申请公开的信息,均是围绕石油焦展开。分别是:燃石油焦火力发电项目在国内的数量、这些项目的燃石油焦的来源、这些项目的污染监测数据、这些项目的污染与当前的大气污染(雾霾)的关联度、国家能源局、环保部出台本通知的背景。5日,沈岿通过两部委官网在线申请信息公开,希望了解更多关于雾霾成因的信息。

此外,在沈岿看来,雾霾治理很复杂,应该在全国人大的层面来谈,地方人大曾有过成立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的先例,但在全国人大的层面一直还没有过,“需要把问题摆到桌面上来谈。”

《宪法》第71条显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组织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并且根据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作出相应的决议。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表示,“特殊问题调查委员会”不需要特殊条件,只要按照程序启动即可。“我赞成他(成立委员会)这个提法,因为雾霾这个问题太重要了,关系到全国人民的身体健康。”何兵说。

同一天,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肖金明介绍道:“启动特定问题调查必须经过法定程序,程序非常严谨,重大社会问题凡政府政法不能解决的才能由人大依法行权,但人大常委会和专门委员会不能解决的,才可能组织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作为临时机构行使权力;另外,委员会调查的社会问题必须有重大影响,问题还必须是具体的。”

》》辟谣进行时

雾霾吸入身体永远排不出去?协和医院:无科学根据

6日,北京协和医院官方微博就“协和某大夫”关于雾霾的说法在微博和微信圈疯传一事发布辟谣消息称,“吸入身体和肺里的雾霾永远排不出去”的说法是没有科学依据的。

北京协和医院呼吸内科副教授田欣伦表示,“吸入身体和肺里的雾霾永远排不出去”的说法是没有科学依据的,目前的研究表明,雾霾对慢性呼吸道病人有确切影响,建议:1、在雾霾天减少室外活动;2、外出时佩戴具有防护功能的口罩;3、减少高强度的运动;4、在室内安装空气净化器或新风系统。

“因为儿童气管短,所以呼入肺里的雾霾比大人多”、“200元的能换滤片的口罩效果更好”,真的是这样吗?儿科副教授万伟琳表示,儿童与成人的肺结构相似,且肺活量低于成人,所以不存在吸入粉尘多于成人的说法。口罩的防护能力并不取决于价格,而是与其质量、密封程度、阻挡PM2.5力度有关。万伟琳的建议是:1、幼儿的雾霾防护以隔离、保护为主,在雾霾天气尽量减少儿童的外出;2、在室内安装空气净化器来保持空气的清新。

成都空气质量指数达肺癌临界值?三机构联合辟谣

“温馨提示:突发!成都市气象局发布成都历史上第一个红色雾霾预警警报,这是最高警报,预计未来24小时,我市将遭遇成都2000多年历史上最严重的雾霾,AQI(空气质量指数)将超过700局部可能超过800的肺癌临界值。未来三天一定要戴口罩!”从5日晚开始,这样一条消息通过社交网络被大量转发,因为在5日成都市的确发布了霾红色预警信号,这条消息迅速引起了民众的担忧。

对此,成都市气象、环保、疾控中心三个机构6日联合对这一网传的消息进行辟谣。

气象专家表示,中国气象局有关霾的标准是2006年制定的,而在2013年才由中国气象局牵头修订,将PM2.5浓度纳入霾预警信号的条件之一。因此,发布霾预警信号最早只能回溯到2006年,所谓的“2000多年历史上”是不准确的说法。根据成都市环保机构发布的数据,成都市日均AQI指数范围在132至375,没有出现过全市AQI超过500的情况。成都市疾控中心经过文献检索及上级专家咨询进行辟谣,“AQI800是肺癌临界值”一说不存在科学依据。

(编辑:萨萨)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