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勤乐园 > 正文

让人心甘情愿花钱的国家(上)

2017-01-07 22:09 来源: 侨报网 作者:蒋 勤 字号:【 已有0人浏览

中美洲的哥斯达黎加是个小国家,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国家在哪里,我也是偶然听说那里是旅游者的天堂,才起意去一探究竟。

必须感谢我的朋友Jennifer,她经营木兰旅游,绝对造福我们这些朋友了。她推荐了哥斯达黎加当地的旅行社CRS Tours,让我直接联系他们,还告诉我不必按他们网站上的线路,而是可以制定自己的行程让他们配合。于是,我搜了大量的攻略文章看,结合自己的天数,终于定了自鸣得意堪称高效完美的旅行计划。和CRS的代表Lars几个email来往,他就帮我订好了9天8晚中所有的酒店、所有的交通、四个旅游点的大部分活动和部分膳食。一家四口差不多每人$1000,Jennifer说这价钱相当不错,我就痛痛快快付了钱,又买了直飞的来回机票,等于还没出行,$6500就花掉了。

unnamed

终于到了成行的那天,下午3点左右我们走出哥斯达黎加首都圣何塞的飞机场,就有一人举着写有我名字的牌子在那等我,接了我们一家上路去Radisson酒店。可惜他的英文不好,我的西班牙文不通,但大约琢磨出来他和旅行社毫无关系,CRS好比总调度,叫他的公司在说定的时间地点接上我们,送到酒店他就完成任务了。

这个酒店非常堂皇大气,和圣何塞窄小拥挤的街道成鲜明对比。我们放下行李就往市中心走去,越走人越多,到最后他们的中心大道上,人群简直就是摩肩接踵了。感觉那里跟国内县城似的,有很多摆摊的在街中央排成一长溜,大声吆喝着招呼路人。商店也是一家挨着一家,餐厅却大都是美国式样的。我们在酒店换好了哥斯达黎加货币,1美元大约换500多哥令,所以那边的标价都是上千上万,一眼望去眼花缭乱数不清几个零。我好奇进入一家饭馆,全是当地人,服务员也没人会说英文,我只能指着玻璃窗上的广告招贴要两杯饮料,然后给几张纸币让他们自己挑自己找钱给我,居然也皆大欢喜。逛到中心公园的地方终于有些开阔,当地人在那里组织唱歌呢,好似上海公园里的大家唱,不同的是这里有好多绿色的鹦鹉在不远的树上大声呱噪算是伴唱,真是热闹无比。反正当时感觉那个城市乱糟糟的,想找家正式的餐馆坐下吃饭也无法如愿,大多开着震耳欲聋的音乐,食客吃着吃着就跳起舞来了,看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我们暗暗发笑,最后却只好走回酒店,在附设的餐厅吃了晚饭。

第二天早起,离预定6点30还有一会,我正在餐厅吃早饭,就有导游进来找我了。跟随上了小巴,车上已经坐了一家瑞士人、一家法国人,小巴开到Guapiles的一个餐厅吃早饭,边上是蝴蝶园,然后就开在颠簸的土路上往东北角一路进发前往那个大名鼎鼎的海龟国家公园,虽然不是海龟上滩生蛋的季节,但12月游客仍然不少。一路导游讲解这一片雨林的风土人情,从香蕉园的种植到指点给我们看树懒、叶刀蚂蚁和含羞草,知识非常渊博。等土路走到了尽头,我们就和坐别的小巴赶到的游客一起,各自上了游船。这片公园有名就在于就是没有陆路可到,像白洋淀芦苇荡似的,所有人都必须通过纵横河网坐船才能抵达。途中导游当然又指点给我们看各种鸟类、蝙蝠和让他自己都惊叹无比的一条大蟒蛇。就这么在原始丛林的河道里千曲百绕,最后小河的尽头却猛然出现了雕梁画栋似的堂皇庄园,名叫Turtle Beach Lodge。走上岸去,一位迎宾女端上精致饮料,恍惚间,我觉得就好比段誉刚去燕子坞似的深感惊艳。这么一个世外桃源,手机信号全无,一边是浩瀚的加勒比海,一边就是密密雨林里的交错河道,我们就要在这度过两天与世隔绝的时光。好在这里设施齐全,所有食宿全包,到开饭的点就会敲响大钟,伙食也很不错,最受不了的也许是奇特的热带雨林天气,一言不合就哗哗倾盆大雨,一会老天又转啼为笑,不是地上树上水淋淋,都猜不出刚下过大雨。然后一不小心又开始哗哗大雨。因为没风,所住屋子的窗没有玻璃,而就是细密的纱窗,室内室外的温度湿度都是相通的。夜里也不知道下了多少场雨,迷迷糊糊睡去,就被噼里啪啦打在屋顶上的大雨惊醒,好不容易倦极又眠,哗啦啦的大雨再度造访,害得一整夜都半梦半醒迷迷糊糊。第二天起来却见热带花朵争奇斗艳,巨嘴犀鸟色彩斑斓飞来飞去,而树顶上则是蜘蛛猴们自在跳跃,一切都神奇得好像不真实了。

unnamed (1)

在那的两天除了穿上高统雨靴在雨林中跋涉看毒树蛙等动物有点累,其余都是舒舒服服坐船上观赏两岸,最难忘的的是坐船夜游。出发时天气晴朗繁星密布,星空下河道及岸上树木虽暗但历历可辨,导游拿手电筒照各种鸟类蜥蜴蝙蝠和小老鼠给我们看。回程却又是漂泊大雨,船老大给每人发了雨衣,黑暗中披衣迎风雨端坐不敢动弹,小船仅凭手电指引飞速回驶,景象宛如梦魇异常可怖。可回到庄园大雨就停了,一下船有位员工指给我们看躲在石缝里的精致小蛇,让人惊叹。

这些活动之外就留给我们自己海边玩沙观浪或泳池游泳放松,儿子还和几个欧洲来的男孩子打起了台球。我却悲剧了,心急坐吊床上却没料一个后仰翻到在花岗岩地上,头上撞了大包,又痛又晕的同时,最怕自己脑子摔坏,严重影响了心情。幸好向当时遇到的每一个人求证我是否头脑清醒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却因此在俩孩子那留下了永远的笑柄。

第四天我们又坐船转车原路出来回到Guapiles,下午1点另一个交通公司的司机准时出现,接了我们和另外两家德国意大利来客,驶往Arenal火山公园,傍晚投宿在火山脚下Arenal Volcano Inn的独幢小屋里。

第五天是最充实的一天,上午我们自由活动,叫了出租车去看一个瀑布,瀑布深潭的边上有小水潭供游人游泳戏水,水清但冰凉,欧美客照样脱光下水,哪怕浑身发抖打着寒战。瀑布上来后,还是那个司机等着拉我们去悬索桥公园,大约22条吊索桥走一圈得一个多小时,出来他又等着门口,一直把我们送回旅馆。下午是CRS帮我们安排的火山小径徒步游,看到一些奇怪的动物,听导游讲讲这座活火山的故事,黄昏时云霞满天,可惜彩云遮住了火山顶,没能看见火山冒烟的景象。接着我们被送去一家豪华温泉饭店,吃完盛大的自助晚餐,我们开始享受火山温泉。不同的池子装着是不同温度的水,从桑拿般极热到微温、还有漩涡泡泡从各方涌出的按摩池,真是应有尽有。享受着热水瀑布持续不断地冲击敲背,感觉真的舒畅极了。到晚上8点半准时走出酒店,果真又有人等在门口送我们回下榻的旅馆。

至此,行程过半,所有接送都准确无误,所有CRS列出的活动项目都一一实现。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就是会有从未谋面素不相识的人走近我,确认我就是他们等待的那个人,然后就送我们去行程上写好的地方。所有的人都那么耐心友善笑容满面,即使服务价钱不便宜,都让我觉得这钱花得值得、花得开心。

(编辑:苏晚)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蒋 勤

文章

(79)

人气

(47305)

侨报特约记者蒋勤,留学美国获理工科博士学位,目前是德州某社区大学工程系的全职教授,育有一儿一女。兴趣爱好广泛,在大学教书及为侨报写稿之余还持有德州房地产经纪执照、任中文学校中文和国际象棋老师,并应国内导师之邀出任中国液化天然气杂志的海外编辑。热爱生活乐于分享,愿和朋友们一起快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