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预测2017之汇率

2017-01-22 13:18 来源: 侨报网 作者:罗海兵 字号:【

侨报特约记者罗海兵北京报道】2016年岁末,有关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的传闻,闹了两次乌龙。人民币汇率缘何承受了巨大的贬值压力?2017年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如何?其真正的合理区间又是多少?侨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市场专业人士。

u=3897582990,2120860533&fm=21&gp=0

网络图片

>>2016年“破7”乌龙暴露市场贬值预期

2016年12月5日,谷歌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竟一夜间“一泻千里”,从6.8跌至7.4,引发各界惊呼。12月28日晚,据彭博报价系统显示,“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突破7关口,创2008年4月以来新低”,引发央行官方微博连夜紧急发文辟谣。尽管两次“破7”均被证实是乌龙事件,但交易市场频现“破7”乌龙,暴露了2016年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悲观预期。

对此,北京富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独立经济学家刘维明认为,“2016年的人民币汇率主要还是受美元的影响,人民币自身的贬值压力其实并不大”,美元在国际市场上走强的连带作用,兑日元、英镑和澳元都在涨,所以人民币汇率下降是比较正常的。其次,刘维明认为,因为人民币还在一个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下面,所以它的波动并不大,“人民币贬值的幅度不如其他货币那么大”。

与刘维明观点不同,在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看来,美联储加息、美元走强是一个因素,2016年人民币贬值可能还有更重要的因素,“就是国内对于整个汇率的预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相信人民币是要大幅度贬值的”。他认为,人民币贬值预期推动了资本的外流,而资本外流货币的贬值压力就更大,这是2016年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特点。

>>2017年人民币兑美元贬值预期犹存

对于2017年人民币兑美元的走势,刘维明分析,美元在2017年上半年可能还会有一段时间比较强,“但整个市场对美国加息的速度和美国经济过于乐观”。他表示,2017年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的情况可能会出乎人的意料,“至少会给市场泼一盆冷水”。如果美元在国际市场里面回软,就会减轻人民币贬值的压力。

刘维明对自己的判断有他的解释。一方面,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是一个毫无悬念的贸易保护主义者,“上台后肯定会和中国打贸易战,提高关税、制造壁垒,减少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另一方面,特朗普在上台前曾说过要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从这个角度讲,他会对人民币施压,促人民币升值,“显然逼着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对美国贸易是有好处的”。刘维明说,这两方面哪个力量更强,相互作用结果是什么,尚待观察。

“总体来说,人民币本身的贬值压力并不大,主要是受美元的影响,而美元又可能在2017年上半年结束上升而回软”,刘维明再次强调。

持相左意见的连平认为2017年美国方面走加息通道已经毫无悬念,只是次数多少的问题, “肯定不会比2016年少”。对于来自外部的压力,连平表示,根本还在于中国自己,“中国经济的运行能不能平稳下来,真正的走出所谓的L型,平稳横向的波动,还需要继续努力”。

连平分析,2017年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犹存,“比如房地产投资可能要进一步的回落,制造业、民间投资可能稍有回升,但是总的来说,不大可能出现再像过去这样比较好的一个增速”, 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影响2017年经济增长的主要方面。

>>汇率水平或在合理范围内浮动

在2016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于当前各界较为关注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会议公报指出,“要在增强汇率弹性的同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委员、高级研究员管涛认为这一表述表明,监管层依然会保持有管理的汇率浮动,不会纵容市场恐慌的蔓延,不会让人民币滑出合理的范围。

连平预测,2017年尽管外部环境更差,但是如果中国的政策得当,维持一个相对平稳的可能性是有的。他判断,2017年人民币仍有贬值的可能,但是贬值的幅度应该会小于2016年。尽管具体的区间无法判断,但是连平认为,“贬值的幅度不应该超过人民币在境内投资的平均收益率”。

刘维明则给出更加具体的预测,认为从人民币贬值的幅度和汇率的比价上来看,人民币兑美元大概会围绕着7这样一个水平来波动,“这段时间人民币在6.6到7.5之间都属于正常区间”,而从2017年汇率的走势上判断,先跌后涨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美元还暂时处于强势,先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人民币兑美元有一个下跌,但是随后会回稳”。

海外资产配置:忌盲目 防风险

随着2017年新年钟声的敲响,有关中国个人换汇额度或将削减的传言又起。

>>人民币贬值预期推动资本外流

其实早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随着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压力的增大,“资本外流”的声音就开始此起彼伏,更有传闻中国央行可能暂时把居民每人每年购汇额度消减至1万美元,引发市场恐慌。

“有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相信人民币是要大幅度贬值的,形成了这样一种预期,这个预期就推动了资本的外流”,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分析。

“现在市场上过度地出现了对于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如果任由发展下去的话,可能会导致资本的恐慌性出逃,人民币短期被抛售。如果出现这样一个非理性的情况,当然会对中国的经济造成很大的影响”,北京富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独立经济学家刘维明也关注到这一现象,随着资本外流的需求越来越大,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也就更大。

“人民币每年贬值的幅度,如果大大超过人民币在境内投资的平均收益的话,把人民币兑换成外币,就变成了有利可图”,连平举例说,2012年、2013年人民币都曾出现过年度的贬值,贬值幅度十分平稳,但是2015年811汇改以后,人民币贬值幅度开始变大。

连平提醒记者关注一个数字,2015年下半年至今,中国的银行外汇存款,其中个人的外汇存款增长了50%。“人们愿意存美元,而不愿意存人民币,因为人民币一年期的存款收益也就1.5%,但是汇率升值的幅度有多大?”连平解释,“这个就是导致境内的一部分人选择了存外汇而不存人民币的原因”。

“所以要控制人民币贬值的预期”,连平建议。在2016年底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于市场普遍关注的2017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就有阐述“要在增强汇率弹性的同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对此连平表示,“人民币可以弹性加大,但是它的贬值幅度,应该是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

>>进行海外资产配置要注意风险

元旦过后,虽然2017年居民5万美元的购汇额度并未缩减,但却迎来了更复杂的购汇流程,以及更严格的购汇用途监管,明确“不得用于境外买房和证券投资”。

“中国的资本账户原来就是管制的,只不过执行得不到位,不够严格。”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教授向记者解释。

“一般性购汇还是比较正常可以实现,但是如果像以前那样把大量的外汇汇出去,买房子、投资股票,这种可能性很小,至少在2017年这段时间会比较难。”刘维明分析。

在刘维明看来,如果资产规模很大,分散配置有其合理性,“实际情况是大多数人选择海外资产配置都很盲目,怕人民币会大幅贬值。”

刘维明认为,未来人民币迟早会走向自由兑换,“那么在一天的时间里,变化1%、2%是相当正常的一件事,而且在一年时间里面,变化百分之十几、甚至百分之二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表示,汇率永远不是单边变化,永远是双向的,“有可能这两年人民币贬值了,过两年人民币又升值了”,所以有很多人盲目的去配置海外资产,就会出问题。

“一方面兑换外币的时候会有成本,另一方面把外汇汇出到境外也会有成本,又找不到合适的投资物”,刘维明表示,他看到很多人把人民币换成美元,不知道怎么花,“美元的利息又低,搁在那又没用,投资又投不了”。

在刘维明和连平看来,进行海外资产配置并不一定百分百安全。

“比如日本和美国的房地产市场都崩过盘,股市也不能保证一定会涨”,刘维明举例,“尤其现在,全球经济和金融走到了一个比较微妙和关键的时候,以及一些非经济因素,比如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上台,以及欧洲右翼党派的崛起”。他提醒投资者,在进行资产配置时要小心审慎,“盲目的说简单分散,其实不一定是好事”。

“2017年的不确定性是比较大的”,连平建议投资者在进行海外配置资产时要注意风险,“美元不可能持续不断的上升,它也有可能出现阶段性的波动,要注意由于波动所带来的一些风险。”

2017年,保汇率还是保房价?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一方面人民币承受着贬值的压力,另一方面中国境内的房价承受着上涨的压力,对此市场上开始流行一种“保汇率,弃房价”说,即“中国在保房价和保汇率上面临两难选择,可能将保汇率弃房价”。房价和汇率之间是否真的存在某种直接、必然的联系?2017年汇价和房价的走势又将如何?侨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专家、学者。

>>汇率和房价没有直接、必然联系

“大家说弃汇率保房价,或者保汇率弃房价,这个逻辑完全是混乱的”,北京富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独立经济学家刘维明斩钉截铁地说。

保房价、保汇率说的观点认为,“如果宽货币保楼市,则人民币必将贬值,同时房价得以获得支撑;反之,如果保持汇率坚挺,则必将收紧货币政策,房价将崩盘”。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普遍拿日本和俄罗斯与中国比较,即中国要么学日本“保汇率、弃房价”;要么学俄罗斯“弃汇率保房价”。

“汇率的表现和房价、资产价格的表现,在不同时期,它会有不同的路径和逻辑,它的传导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刘维明解释,“不能说日本什么样,俄罗斯什么样,中国就是什么样的,不一定”。

“实际过程中是不是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比如说房价跌了,人民币也涨了?”,刘维明认为,“也有可能”,但是不能说人民币的汇率不贬值,房价就会跌;或者说人民币汇率贬值,房价就会涨,“这个逻辑本身不成立”。

对此,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与刘维明持有相似的观点,“房价和汇率没有关系?都有关系。”连平认为,汇率跟投资、消费,跟各种资产,都确实是有关系的,但是在他看来,没有很直接的关系。

连平举例说,由于货币多了,汇率容易贬值,货币多了,房价容易上涨;反之,人民币贬值了,大家觉得买什么东西能够增值呢,那么就买房子,于是就把房价就推高了,“这两种情况逻辑上都是可以成立的,但是没有说到问题的根本上。”

>>2017年的房价和汇价走势

连平所述的问题的根本,在于如何定义房子的属性。

“把房价和汇率这两个价格放在一起考虑,是因为最近几年中国房地产的投资属性越来越强,居住属性越来越弱”,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教授对此给出进一步的解释。

对于2017年房价和汇价的走势,赵锡军认为,要看房地产的属性在2017年会不会发生变化。“如果更多地倾向于把房地产从法律、制度、政策的层面,定义为居住的消费品属性,不是用来进行投资的投资品属性,那么汇价和房价之间的联系就会淡化,保房价还是保汇率这个问题就变得越来越淡化了。”赵锡军解释,但是反过来,如果说在2017年房地产仍然是一个投资的热点,它的投资品的属性越来越强,这两者的联系就会更加密切,那么就会面临资金究竟是要支持房价,还是支持汇价的问题,“这个资源配置的问题”,赵锡军总结。

在2016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赵锡军认为,如果这个定位能够通过各种政策落实下去,把投资房地产或者进房地产炒作的各种资金的渠道、各种炒作的方式卡住,那就不存在保汇价还是保房价这个问题。

对于2017年汇价和房价的走势,连平认为,如果人民币还是继续有贬值的压力,对房产的投资方面的需求可能会稍微大一点,“但这个投资需求能不能落地,还很难说,因为还有很多政策的调控,限制它这种交易性的需求。”刘维明则坚定地认为,人民币不管是贬值还是升值,房价都会下跌,“因为房价对于中国境内以人民币计价的数值而言,确实过高了”。

(编辑:萨萨)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侨报视频

  • hidden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