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预测2017之中国房价迎来拐点

2017-01-22 13:20 来源: 侨报网 作者:杨柳 字号:【

侨报特约记者杨柳北京报道】“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是中国房地产市场在2016年经历了一轮大起大落之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为2017年中国楼市发展方向定下的基调。

为抑制房地产泡沫,又防止出现大起大落,中国将综合运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手段,着手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那么长效机制如何建立?2017年中国楼市会有哪些变化?

u=3527008837,2617469039&fm=21&gp=0

网络图片

是什么推高了2016年的房价?

在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眼中,2016年中国一二线城市房价疯涨,说明了供给方面出现了问题,也就是土地供给不足。要想使一线和热点城市的房价能够稳定,中国需要在2017年增加供给,当然还要继续抑制投资和投机。

姚景源是结合了2016年中国楼市的跌宕起伏后说出上面这番话的。2016年的中国楼市是在一场去库存的攻坚战中开始的。但三个季度过后,三四线城市的库存并没有明显减少,反而一二线城市再次上演了一波抢房热潮。到了三季度的最后一天,旨在调控楼市的930新政在20余个城市密集出台,随后交易量应声下跌,房价上涨过快的势头得到了明显的遏制。

“明年,目前的政策在一线和热点城市应该会继续实施,没有必要再继续加码,但是也不能轻言放开。”姚景源说,稳中求进是总基调,有必要保持楼市的基本稳定。

他分析道,2016年房地产以去库存开始,以限购收尾。中国官方本来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去库存降低杠杆率,然而实际上杠杆率却在上升,潜在风险也在增大。这说明到现在还没有形成既符合中国国情,又符合市场规律,从而让房地产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在年末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

财经评论员水皮认为,2016年中国楼市失控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一是价格失控,这体现在房价上涨过快。第二是二线城市倒逼一线城市,因为一线城市并没有放开限购限贷,而二线城市全部取消了。第三是到7月时房贷的投放全面超过信贷。在他看来,这是非常恐怖的现象。“当投资房子比实体经济赚钱更容易。房地产投资属性是不是已经大于实用属性了?”

2016年,一则消息指称一家上市公司由于资金困难,以公开挂牌方式出售了位于北京的两套学区房产,从而实现成功保壳。“房地产在全世界都带有投资属性。”姚景源指出,房地产领域允许投资,包括投机,这是经济行为。但当在房地产领域里充满了投资和投机的时候,就会有大量货币涌入。

“在2016年的新增贷款中,个别月份有3/4的银行贷款都进入到房地产市场。而我们的愿望是让金融之水流向实体经济。”姚景源坦承,这些年中国的经济困难很大程度上在于金融脱实向虚,向虚指就是指资本进入到房地产领域。这自然推高了房价。

当因城施策变成一味加杠杆

2016年初,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推进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和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报告明确指出,要完善支持居民住房合理消费的税收、信贷政策,适应住房刚性需求和改善性需求,因城施策化解房地产库存。

“去库存的同时,要因城施策。”姚景源说。“但是在操作时,我们不是因城施策,都是加杠杆。一线城市的高房价影响了城市竞争力,特别是在城市里创新创业的青年人,很难在这些城市里居住和成长,从而遏制了一二线城市的生命力。普通民众的住房问题也得不到解决,民生得不到保障。这些显然都是大问题。”

姚景源列举了一组数字,在2015年年底时,中国房地产的库存量达到71853万平方米,其中住宅待售面积超过4.5亿平方米。“这个数字不小,但是这个数基本集中在三四线城市,而没有集中在一线和热点城市。结果在2016年一年的实践中都在加杠杆。于是,我们看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居民半夜排队买房排队,生怕落下这班车。”

姚景源看着高企的房价和流入房地产领域大量的资金,不禁感叹,“房地产在统计上被纳入投资,而非消费。当一个人一生的积蓄,甚至几代人的积蓄都拿去买房,显然挤压了其它消费。所以中国强调调结构,强调经济转型,就是需要让消费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平认为,房地产在国民经济中占的比重直接和间接对投资和消费带来的影响很高。目前来看,房地产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18%左右。这是直接的影响。同时,它也会拉动基建投资、第三产业投资以及制造业投资等,所带来的间接投资粗略估算或占35%以上。

林平说,房地产对国民经济影响很大的国家不只有中国,在全球也很普遍。在中国当前城镇化水平较低的情况下,房地产对于整个经济的影响占比肯定是大的。在未来发展中,当城镇化达到较高水平,影响会相应减弱。但即使在发达国家,房地产同样十分重要。从贷款的角度看,美国、德国房地产的贷款在贷款总额中接近50%。

林平在观察了中国房地产十余年的发展状况后说,中国在房地产上的消费属于排浪式消费。民众按揭贷款余额和总储蓄相比约占31%,而在金融资产上的占比却只有17%。所有从居民部门加杠杆的角度来看,适当加杠杆属正常现象,而且未来趋势恐怕还是继续加杠杆。

对于这一观点,姚景源认为民众可以靠贷款解决居住问题,但更关键的问题是杠杆加到什么行为上。当2016年的杠杆基本都加到投资和投机上去,而不是解决最基本的居住问题时,大量的资本支持有钱人买房子囤积,所以相当多的房子闲置,然而房价却在上涨,普通民众很难买得起买起房。

“9月限购限贷出台主要限制的是投资和投机行为,并没限制基本居住。为什么房价应声下落呢?足以说明在2016年在杠杆率方面主要是投资和投机行为。”姚景源一再表明经济学允许在房地产上有投资和投机行为,但当全社会充斥着如此浓厚的投资和投机,他担心这个社会恐要出问题。

财经评论员钮文新也认为,中国房地产价格已经对中国实体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危害。近年来房地产价格上涨与投资和投机的需求密切相关。房地产的问题不是房地产本身的问题,而是社会系统的问题。它与投资风险的扭曲有很大关系。

钮文新举例说,股票市场的系统性风险远远大过房地产市场。这些年炒房炒地的人都在赚钱,但是股民赔钱的不少。在他看来,大众投资市场应该为股票、债券市场,但房地产市场的投资风险比这些都小。所以要把流向房地产领域的资金流到更适合老百姓投资的场所,这才是建立长效机制需要特别考虑的。而不是一味加杠杆,尤其是当不少居民已经靠离婚来加杠杆之时。

如何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

钮文新建议,要建立中国房地产发展的长效机制,一定在两个问题下手。第一是要改变土地财政的问题,增加政府其它收入,包括对于超量储房的惩罚性税收。第二则要扭转整个投资市场风险机制。如果不扭转这样的机制,永远让房地产市场变成低风险的市场,都在用杠杆去投资,甚至杠杆越来越大去投资,显然会出大问题。

此前外界普遍关注,房地产税法有望在2017年获得通过。不过,在12月底召开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却对房产税只字未提。姚景源说他是主张推进房地产税的,但前提是保护普通民众的基本住房,不应因房地产税而加重民众负担。而是要通过房产税打击投资和投机行为。

21世纪不动产中国区总裁卢航表示,可以通过房地产税精确地打击炒房和投机行为,但首次买房置业的人不应负担太高税负。以他的经验来看,也要研究避免这些费用被转移到首次买房者身上。交易费用要降低,但是利得的税收应该提高。另外也要保证市场上有比较稳定的租赁房供应方。在民众很难买得起房时,再租不起房,这样的情况就可怕了。打工者负担不起房租,那么企业怎么去招工?进而如何发展实体经济?

“在今天的美国,普通老百姓买房子,仍然能拿到非常低的利率,非常低的首付。所以要分析谁是首次购房者。如果不能区分谁是刚需,误伤到这部分人,肯定不是大家想要的目标。”卢航说。

“2017年稳中求进还是总基调。房地产要在这个框架内发展。所以能够平稳、健康发展,无论是对于这个产业,对于整个宏观经济,还是对于每一个人都大有益处。”姚景源最后说。

(编辑:萨萨)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侨报视频

  • hidden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