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勤乐园 > 正文

在美国当朝阳群众

2017-02-14 15:48 来源: 侨报网 作者:蒋 勤 字号:【

去年此时我写过一篇《美国社区的新春联欢会》,大大赞美了我所居住的小区。可是最近频频出现的一件事却让我烦恼不已,情不自禁地成了一名美国社区的朝阳群众。

unnamed      

类似国内的居委会,美国这里叫Home Owner Association,简称HOA,运作经费来自居民每年交的钱,雇了专门的管理机构负责公共环境的园艺维护等,并有这条条框框各种规矩督促大家遵守。我在美国搬过几次家,第一个房子压根没居委会因此一分钱也不用交,第二第三个也只是每年几百块,但这个小区每年几乎要交两千块,据说居民交的年费里大头都用在维护小区的人工湖上了。      

这人工湖的确美化了我们的环境,但因此也吸引了很多外来人员来我们小区钓鱼。居委会的规章条款里写明这是我们小区的私人湖,只供小区居民和居民家的来客娱乐之用,连我们自己钓到鱼,也必须立马解钩把鱼放回湖里,就是图个乐子,绝不允许把鱼杀了吃掉。      

为了禁止外人钓鱼,居委会在湖边设了一块“No Trespassing”的蓝牌牌。中文意思是“不许侵入”,可我觉得这块牌子就是一个摆设,很多一看就是小区外的人大模大样开着车子来到湖边,车子停在马路上,人就靠着牌子挥杆钓鱼,从没半点顾忌。因此我心里一直认为是“No Trespassing”用词语意模糊,曾经写过一个email进言管理处经理建议换牌为明明白白的禁止钓鱼“No Fishing”,但石沉大海得不到回应。后来一位华人居民代表告诉我:“No Trespassing”是法律用语,包含了不许进入不许钓鱼不许打猎不许泛舟等多重含义,如果看见有人钓鱼,我只需电话警局说有人“Trespassing”,就会有警察赶到核实钓鱼人身份。      

unnamed (1)

后来我还真的给警局打过两次电话,一次是看到三个黑人傍晚暮色渐深都没有走的意思,另一次是钓鱼人攀爬居民家的湖畔铁栏杆试图解开被树枝缠绕的鱼线。可惜第一次打通后警局接线员说警察不管钓鱼事得找小区居委会,第二次好不容易说清楚了警局说会派人过来,但警察还没来钓鱼人倒先收摊走人了,这时真恨不得拉着钓鱼人不让走才好,可我又没这胆子。      

就这么不得不忍着隔三岔五就来的钓鱼人,偶尔周末还能看到一家人同来,一人钓鱼其余人在草地上铺开毯子椅子享受风景,想着这么一大家肯定不是坏人,倒也释然了。      

这学期破天荒系里帮我排的课都是上到下午两点就结束,因此头一回每天都能在家等女儿放学走回家,这下突然就留意到常在下午放学3点到5点间出现在小区入口湖畔的钓鱼人了。心想上一次email没有得到回复,八成是自己言语描述没有说服力,这回再看到钓鱼人就偷偷给他们捏个影,同时记下他们的车牌号,有图有真相发给居委会,也许就能起到不一样的效果。      

于是2月5日我作了第一次记录,两白男一皮卡。但万没料到接下来几乎每天这时候都能看到钓鱼人,2月6日是一黑男二黑女,2月8日是一白男钓另一白男和他聊天,2月9日是一白男,2月10日是俩黑男。正好这期间邻居群里传来了附近小区2月2日一女孩险被一黑男绑架的案子,立刻就让我神经绷紧,原来还想着多积累些证据再汇报居委会,但忧心自己女儿天天回家从这些钓鱼人身边走过,万一哪天被人一下堵住嘴往车里一塞开走,我就叫天天不应,哭都来不及了。      

事不宜迟,我得赶紧写email给居委会报告我的发现并建议增加一块明示“禁止钓鱼”的牌子。因为美国号称法治国家,我希望自己写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之外,更能写出威之以法的气势。但我最缺乏写文干脆利落掷地有声的劲,因此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才构思并最后成文。      

整封信分9段,开头就写附近小区的疑似绑架案促成我开始追踪咱们小区入口湖湾的钓鱼情况,第二段列出了2/5到2/10之间的钓鱼人情况及车牌号,第三段是5照合成图,第四段描述了之前写email给居委会和电话警局的努力。最强硬的是第五段,我说相比街上闲逛,钓鱼人更能久留并悠然观察放学孩子进而挑选下手时机,居委会应该在问题发生之前预防犯罪而不是出事后的弥补,到时候悔之已晚不说且我这报告就是居委会明知有问题却偏不作为一大证词。第六段我话锋一转说居委会确是立了块“不许侵入”的蓝牌,但照片上钓鱼人和牌子并肩站可见此牌形同虚设,相比之下网上我看到的牌都同时写明“不许侵入不许钓鱼”,可见问题出在当前牌子语焉不详。第七段我自然就放了网上找的三块样本牌。第八段我提议加设一块“禁止钓鱼”的牌,成本不贵且我志愿做追踪研究看加牌后钓鱼人是否有所收敛。第九段是结尾,又是关键一段,我说几乎每日下午有人钓鱼已是不争事实,此湖由居民付费维护不是免费的公立公园,因此吁求居委会有所举措减少不安全因素而不是听之任之不作为。终于昨晚全部写完发给管理处经理并抄送7位居民代表了。      

基本情况就这样,我感觉自己还是理工科书呆气了点,走的采集数据写论文的套路。没有太多美国的法律知识,肯定效果就不理想。但这封信已经写得我绞尽脑汁了,感觉拼尽全力了,结果会如何呢?居委会会同意加立一块牌吗?甚至会回复我吗?我这朝阳群众是否作的就是无用功呢?这一切现在还无从知晓。但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自己看到情况能记录能分析能提出自己的建议,至少已经尽到了一个居民应有的责任。写此文并配发给居委会的二合成图记载我的努力吧。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0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蒋 勤

文章

(81)

人气

(50152)

侨报特约记者蒋勤,留学美国获理工科博士学位,目前是德州某社区大学工程系的全职教授,育有一儿一女。兴趣爱好广泛,在大学教书及为侨报写稿之余还持有德州房地产经纪执照、任中文学校中文和国际象棋老师,并应国内导师之邀出任中国液化天然气杂志的海外编辑。热爱生活乐于分享,愿和朋友们一起快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