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硅谷高科 > 正文

迈向美国科学之巅 CRISPR技术先驱张锋

2017-02-20 16:30 来源: 侨报网 字号:【

【侨报编译凯森2月20日报道】出生在中国、年仅35岁的华裔科学家张锋(Feng Zhang)目前是美国最受欢迎的年轻科学家之一,而他也是诺贝尔医学奖的热门人选,为此,他在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自己的办公室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专访,并谈及了他从中国迈向美国科学巅峰的艰辛之路。

让张锋敲响诺贝尔大门的正是他实验室研发出的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该技术可以用来编辑DNA,敲除指定的基因,而张锋正是这项技术的开拓者之一。

就在上周三,美国专利局审查与上诉委员会就基因编辑技术CRISPR专利纠纷案作出裁决,指出华裔科学家张锋所在的博德研究所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专利申请没有冲突,可保留2014年获得的专利权。美国专利局的这一宣布对张锋的研究所将意味着巨大的经济利益。

在本次采访中张锋表示,并未就此进行任何庆祝,也未发表任何公开的评论,甚至连新闻报道也未浏览。他首次表态说,专利纠纷这件事并不那么有趣,只会分散注意力,现在他们需要做的只是继续工作。

此次纠纷案判决宣布后,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另外两名科学家Doudna 和 Charpentier表示,博德研究所一定会为此次判决高兴不已,因为它的专利的未被废除,但庆幸的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专利仍有效。

据悉,Doudna 和 Charpentier已收到了来自硅谷科技巨头300万美元的突破奖资助。今年初,他们还获得了日本科学大奖,每人获得约42万美元的奖金。

CRISPR技术具有巨大的科研和商业价值。该系统是一种在大多数细菌和古细菌中存在的天然免疫系统,利用了插入到基因组中的病毒DNA(CRISPR)作为引导序列,通过CRISPR相关酶(Cas)来切割入侵病毒基因组物质。

2015年年底,《科学》将CRISPR-Cas9技术列为“年度十大科学发现”之首,同时也出现在该杂志2012年和2013年的10大科学发现榜单中。另据估计,该系统的市场价值为数十亿美元,市场潜力可观。目前该技术在预防基因突变引起的疾病研究中已取得了很大进展,且已进入人体临床试验阶段。

CRISPR技术在“设计婴儿”中的应用引发了严重的伦理问题。上周,美国国家科学院和国家医学研究员发布了一项有关基因编辑伦理的长篇报告,并指出,在人类特质遗传中应谨慎采用基因组编辑技术,但对去除致病基因的技术应用保持欢迎。

对此,一些评论家担心这一技术的应用可能会受阻甚至下滑,但张锋对此仍保持乐观态度。他表示,有关这一技术未来如何应用的确值得关注,也很重要,但现在就过度担忧还为时过早。哈佛遗传学家丘奇(George Church)表示,张锋很早就认识到在哺乳动物细胞中进行这一技术应用的重要性。

张锋的专利纠纷案过程中也经历了一定的政治风波,不是来自法院而是来自白宫。科学本质上是一个国际性企业,建立在一种通用发现和方法论的基础之上。类似张锋的实验室遍及全美各地的医疗设施,这些研究所也吸引了大批外国出生的科学家到美国寻找科学研究的机会。

川普总统有关穆斯林七国的旅行禁令引起了美国移民的担忧。为此,张锋的博德研究所发布了声明,反对这一禁令。该声明指出,访客、移民甚至难民都是美国伟大力量的来源,这些人用他们的意念、梦想、动力、勤奋和企业家精神让美国变得更加丰富。

在采访中张锋再次表示,他的经历证明美国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给予了移民机会,让他们意识到自己想做什么,以及如何去实现他们的潜力,同时也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他很幸运有机会来到美国。

出生在中国石家庄的张锋于1993年、11岁时随父来到美国与母亲团聚,当时他几乎不会说英语。他的母亲在美国留学结束后,本未打算留在美国,但一家美国纸业公司却录用了她,于是她决定在美国开始新生活,并将儿子和丈夫带到了美国。目前张锋和母亲已成为公民,但他的父亲仍然是持有绿卡的中国公民。

谈到在美国的生活历程,张锋说,从未感到自己受到歧视,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和父母不受欢迎,他小时候生活的社区也有其他移民,其中许多是来自战区的越南难民,而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学习英语,与他玩耍的都是一些对科学感兴趣的孩子。张锋十几岁时就在人类基因治疗研究所得到了一份工作,并经常工作到深夜,而他的母亲则在停车场等他,他笑称自己当时就是一个书呆子。而一些精英教育机构很快就认识到他的才华,他具有哈佛大学学士学位和斯坦福大学博士学位。

在遗传学和神经科学领域,张锋对两种革命性技术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当他还是研究生时,他是光遗传学研究团队里的关键成员之一。这一团队开发出了利用光激活大脑神经元的技术,使科学家搞清哪些神经回路控制了哪些行为,并寻找到精神分裂症和双相情感障碍等精神疾病产生的根源。仅仅几年之后,张锋做出了另一项让他跻身于世界顶尖生物学家的工作:如何快速、简便且有效地编辑植物和动物、包括人类在内的的基因组。

张锋的突破打开了CRISPR研究的闸门:题目包含CRISPR的科学论文从2012年的90篇增长到今年的741篇(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中)。张锋还通过非盈利机构Addgene与全世界的生物学家分享CRISPR的信息。

虽然张锋以CRISPR闻名,但他认为这仅仅是他实现真正目标的一个手段,他希望使用遗传学理解并最终治愈精神疾病。他的实验室有一半人员集中在脑科学研究。张锋说,希望可以在自闭症、抑郁症、精神分裂和其他严重的精神疾病上取得真正的进展,这是驱动他向前的动力。这些疾病带走的一切,包括感受欢乐的能力、进行有意义的社会交流的能力,进行清晰、有深度的思考的能力,是“作为一个人非常必要的一部分”。此外,他还正在研究“人为什么会衰老”的课题。

张锋到底又将发现什么科学的奥秘,人们正在拭目以待!

(编辑:耐克)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