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华人新闻 > 正文

惨案频发 莫让留学变流血

2017-02-23 00:37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XW022305

侨报网综合讯】近日,多起中国留学生海外遇害案宣判。中国留学生孙鹏在加拿大被绑架、撕票,加地方法院21日做出判决,8名嫌犯中的两人分别被判刑14年和7年;中国女留学生毕习习在英国威尔士遭男友殴打致死一案,凶手被判终身监禁,至少服刑18年。

多起悲剧再次为留学生安全敲响警钟。有专家提醒,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交友不慎及过于高调炫富等都易惹祸上身。

北京男孩加拿大遭绑架 嫌犯自称山西官二代 

XW022301

经商的父亲把孙鹏送到加拿大读书,很重要的一个考虑是,那是个低犯罪率的国家,治安好。可是,孙鹏却成了一桩绑架案的受害者,并遭“撕票”。 图片均据北京《新京报》

在加拿大留学的第七个年头,北京男孩孙鹏被中国同胞张天一绑架,后遭撕票。2月21日,法官对这起绑架案做出了宣判。该案涉案至少8人,其中两人被判刑,分别是14年和7年。

北京《新京报》报道,在北京经商多年的孙苍当年送孩子到加拿大,是觉得那里风景优美,治安又好。但实际上,没有什么是绝对安全的,生命是,拥有巨额财富的年轻生命更是。在异国居住的第七年,22岁的孙鹏被另一群年轻人盯上了。

在把孙鹏锁定为猎物之前,张天一与孙鹏交集是中国老乡、异国邻居。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贵林市的一个社区里,每家都是独门独户的小楼,孙家和张家的房子隔着一条小街。孙鹏经常开着一辆白色宾利。

两个人最热络的接触,是张天一去孙鹏家打游戏。此后不久,他们的关系慢慢疏远。

孙鹏当时的女友杨青青有点摸不清张天一的来路。每次张天一来家里玩,总会接到来自中国的电话,电话里谈到“公司”、“生意”,虽然年纪轻轻,听起来却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渐渐地,孙鹏和杨青青发现张天一并未以真面目示人——与他们联络,他用的是微信小号,也从来不说自己在哪个大学读书。“后来发现他不诚实,从其他朋友嘴里证实他是在骗我们,满嘴跑火车。”

在加拿大的张天一个性张扬,他曾告诉身边的朋友,自己的父亲是山西一位官员。

之后为了方便上学,孙鹏与杨青青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公寓,搬离了别墅,自此与张天一断了联系。2015年的夏天,两人在商场偶遇,张天一主动加了孙鹏的微信,开始频繁地约孙鹏聚会、吃饭,对这个前邻居没有好感,孙鹏多次婉拒。

但2015年9月27日的这次邀约,孙鹏没有拒绝——张天一说,要给孩子办满月酒,孙鹏觉得这是好事,出于中国的礼节,还准备了礼物。27日下午6时左右,他开着父亲2013年买的白色宾利,从位于里士满的公寓到了办满月酒的北温哥华。

把礼物从车上拎下来交给张天一时,孙鹏对危险毫无察觉。他不知道,张天一的老婆怀孕39周,其实孩子还未出生;也不知道张天一那时一直在物色可以绑架的中国富人,而自己就是他与同谋选定的“猎物”。

加拿大警方调查一年多后的该案结案陈词报告显示,在孙鹏到达北温哥华的那间别墅之前,屋子里已经藏了一些人。

除张天一外,至少5名加拿大人先后参与了绑架。一个人叫Jay,绑架的组织者。他提出了绑架富人获取赎金的想法,并找到张天一。案发后他消失了。

还有一个人叫Hiscoe,该案第二被告,他与张天一关系紧密,介绍了张天一和Jay认识。

孙鹏进屋后没过多久,张天一就把他带到了地下室。藏在屋子各处的其他人都出来了,他们把孙鹏绑了起来。

加拿大法院判误杀 中国籍嫌犯获刑14年

被拿枪顶着头的孙鹏指望万里之外的父母能用钱保全他的性命。北温哥华和北京有16个小时的时差,两方靠着电话线在白天黑夜里周旋。

绑匪说中文 赎金从700万变100万

北京《新京报》报道,“不要报警。”“我只要钱,不要跟我玩什么把戏。”孙家人先后将两笔钱转到对方指定的中国银行账户里,一共170万元人民币。这是警方提供的策略,让他们不要急着把钱都打过去,尽量拖延时间,为警方锁定他们提供条件。

孙家人只能选择相信警方,跟绑架者说筹钱需要时间,要分几笔钱打,对方急了,“半小时之内如果不给我打250(万),我就割他一个手指头。”

这几乎是孙家人做不到的事,但与可能发生的惨状不同的是:半小时过了,孙家人没收到绑架者宣称的“儿子断指的照片”。

相反,说着中国话的绑匪,气势有了急转直下的变化。

“……你觉得有问题吗?”

“你给我个时间。”

赎金的数字,从700万变成了100万也要。

孙家人开始怀疑,孙苍要求对方,汇款之前要先和儿子再次通话,听听他的声音。几经交涉,对方终于同意。电话里马上出现了一位年轻男子的声音:“爸爸救救我,你把钱打给他吧。”仍然只是一句话。

孙苍对儿子的声音熟悉极了,他确定那不是孙鹏。“你让他说出他姐姐的生日。”

“这是你们的暗号,我才不会上当。”电话那端传来愤怒的声音。

最后,索要赎金的男子给了孙苍一个新的银行账户,撂下一句狠话“不打钱就要你儿子的命”,挂断了电话。

但孙苍并没有记下这个银行账号。如果说之前,因为持续给绑架者打钱而使他们获得了短暂的安全感,但之后一次次试图听儿子声音的尝试都受挫,一种黑洞般的恐惧开始吞噬他。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儿子可能已经被“撕票”了。

孙苍猜得没错,那时孙鹏已经去世了,他的尸体就在那辆白色的宾利车里。

警方在结案陈词中显示,张天一自称他对孙鹏的死毫不知情。

张天一通过律师描述了当时的情形:2015年9月27日那天晚上,他短暂离开了囚禁孙鹏的地下室,到28日凌晨再回去时,只见孙鹏躺在地上,被一个绑架者用电击晕过去了,身上用塑料布盖着。他注意到,孙鹏已经一动不动了——死了。

去世时,他的手脚都被绑着,头上和脸上几乎都被塑料收紧带覆盖了。尸检报告说,他死于窒息。因为有一根带子紧紧地勒住了他的脖子。但张天一说,这根带子不是他弄的,他没有注意它的存在。

家属不满:应判一级谋杀

在该案的一年多的调查、审理过程中,案情多次反转。

最初,张天一作为第一被告人,被控四项罪名,分别是绑架、一级谋杀、绑架勒索赎金和对尸体不敬。但在今年2月,该案公开宣判前,检方与张天一方达成一致,只承认较轻的误杀罪,非法拘禁和勒索。据现行法例,误杀罪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但一般会被判囚4至15年,视案情而定。

2017年2月21日,在北温哥华高院,法院宣判张天一获刑14年。“明明是他接近孙鹏,找他去别墅,打电话敲诈,搬运尸体,这都不能判他一级谋杀吗?”从“一级谋杀”到“误杀”,在另一个国家的司法体系里,孙家人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反转。但根据加拿大法律,“一级谋杀”必须是精心策划的预谋杀人。只有确定张天一在策划绑架时就想置孙鹏于死地,才能判断他是“一级谋杀”。

这个案件中,参与策划、绑架、运尸等过程的,还有7名加拿大籍男子。另一疑犯Hiscoe目前也与检方达成了一致,承认绑架罪。在联合协议里,警方和他的律师都接受7年的有期徒刑。帮忙运尸的同案犯20岁的Dyllan Green及18岁的Jacob Gorelik,因为声称自己对搬运东西为何物并不知情,已经被检方撤销控罪。直到宣判当天,还有至少4名涉案人员,无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和下落。

谋杀罪成立 英国男友被判囚终身

另一起发生在英国的中国留学生遇害案也于近日宣判。中国女留学生毕习习在英国威尔士遭男友殴打致死一案,凶手被判终身监禁,至少服刑18年。

BBC中文网22日报道,毕习习生前男友、24岁的乔丹·马修斯(Jordan Matthews)17日在威尔士首府卡迪夫被判谋杀罪成立。

去年8月,24岁的毕习习在与男友马修斯同居的寓所遭后者毒打,41处受伤,包括下颌骨和多条肋骨骨折,身体大片瘀青,送医后因心搏停止而死亡。马修斯辩称当时认为毕习习移情别恋,自己妒火中烧、惶恐莫名,才出此狠手。

他否认谋杀,只承认过失杀人,但威尔士皇家陪审团认定他谋杀罪成。法官戴维斯(Nicola Davies)称,马修斯曾连续数月对受害者实施肢体和语言虐待,直至悲剧发生。

有媒体称,毕习习1992年生于南京,是润恒集团前董事长毕国祥之女。不过,上海封面新闻此前曾援引毕国祥目前就任的天津宝迪农业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外宣传人员的话称,毕国祥现任该公司董事,但网传女子并非毕国祥女儿。

遇害者的哥哥代表全家向法庭宣读声明,称毕习习本该继承家族过亿资产,“有个无限光明的未来”,但马修斯“残暴自私”地夺走了她的生命,令全家心碎。“自从我的妹妹去世,我的父亲就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我和我的母亲也整日沉浸在悲伤之中。整个家庭都在失去习习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我们一家所承受的痛苦不是言语能够表达的。但习习将永远与我们同在。”

去年海外遇害留学生 六成22岁以下

近年中国留学生国外遇害等人身安全问题频发。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以来,经由媒体公开报道的留学生海外安全事件已有31起,其中中国女留学生夜跑时遇害、留英女学生被男友殴打致死等事件被媒体广泛报道。

数据显示,31起留学生安全事件,被抢劫、故意杀害、性侵等恶性事件偏多,占比超四成。而从事发地看,留美中国学生出事人数最多。不过,这也与中国留美学生人数比例较高有关。31起事件发生国家中,除荷兰、意大利两国数据不详外,中国已成为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七个国家的最大留学生生源国。此外,从年龄来看,近六成受害者为22岁以下,其中19岁至21岁的大学新生受伤害最多。而据公开信息统计,海外女留学生出现安全问题占比达45%。

美国艾克留学负责人胡潇玥表示,她接触和处理的涉及留学生安全事件中,因为学业、感情及生活方面压力导致各种问题比较普遍。

胡潇玥表示,产生这些问题首先是部分学生来美年龄过小,还没有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没有完善独立自主的判断能力。此外,由于缺乏适当的自我保护意识,普遍过于单纯,容易轻信他人也是导致安全问题的原因之一。

胡潇玥称,很多学生和家长认为,出国以后,国外的环境相较于国内更为单纯、安全。这种想法比较片面。事实上,出国以后很多事情是人们无法预知的。而留学生面临着适应新环境的问题,再加上家人忙于工作疏于关怀,很有可能造成留学生心理上的“亚健康”。经常有学生因为课上内容无法消化而深夜苦学,夜晚是情绪容易低落的时候,长期的学习压力加上睡眠不足,很容易造成心理上的亚健康,觉得自己不够努力,或怎么努力也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对自己失去信心,受挫,逐渐踏入负面情绪死循环。

其次就是交友不慎引发的安全问题。“我们曾经遇到个特别让人惋惜的学生。这个学生刚刚来美时,作为高分学生被美国前50的大学录取,第一次见面时觉得他很阳光有礼貌。但是在他大二时,他的好朋友找到我们请求帮助。当时,他因为吸食了违禁物品并殴打女友被带到了警局。眼窝深陷,眼神涣散,打了很多耳洞,文了一个很大的文身。后来在办公室约谈了他一次才知道,这些改变都来自于他的女朋友。”胡潇玥说。

胡潇玥表示,对海外社会规则和法律不了解也会造成安全事故。比如美国人都有私有领地意识,个人安全防范意识。由于文化不通,很容易产生误会,比如不可以随意进入他人的私人领地,当他人拒绝靠近时,需保持距离避免误伤等。

此外,留学在外生活过于高调炫富也容易惹祸上身。相对来讲,留学生生活条件较为优越,一些学生三五成群地开豪车、用奢侈品,很容易成为犯罪分子下手的目标。

(编辑:勉筝)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