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华人新闻 > 正文

百年洛城拍卖行 “老中”忙淘宝

2017-03-03 23:44 来源: 侨报网 作者:邱晨 字号:【

侨报记者邱晨图文报道】坐落在洛杉矶都会区东南部的Abell 拍卖行已创立了101 年,可自这家拍卖行开业以来的前90 年业主很少见到东方人光顾,以前每次拍卖会前来采购的都是“洋人”艺术品店、古董店及家具行的业者。可现在不同了,越来越多的“老中”参与到竞购的人群中来了,而且人数之多让拍卖行业主都有些惊讶。客户群中族裔成分的改变也给这家拍卖行带来了不少变化。

15

拍卖行的第四代传人斯格瑞森。侨报记者邱晨摄

16

一位“老中”在竞拍过程中当仁不让。侨报记者邱晨摄

百年“洋”店来了“老中”

1916 年创立的Abell 拍卖行只是在最近三五年内才出现了数量可观的“老中”客人,据拍卖行第四代接班人斯格瑞森(Todd Schireson) 估算, 目前“ 老中” 客户已占到该拍卖行客户总数的15%。随着只讲中文客户群的增长, 该拍卖行已在5 年前开始雇佣讲中英双语的雇员:一名能讲普通话的雇员与一名能将广东话的雇员。该拍卖行一次一般规模的拍卖会即可拍出上千件各类物品。

现在只要拍卖行开门,随时都能见到二三十名“老中”在现场, 他们或看货或竞购,还有些人是来办理竞购手续的。每到周末,“老中” 客户会更多些,通常会达到四五十人,有时季度拍卖会“老中”会多达七八十人。

现任Abell 拍卖行副总裁的斯格瑞森说,“老中”客户群中通常是这样几类人:古董商、专门经营旧艺术品或家具的业者、中国富人的子女,其中不乏在美留学的学生,一些中国游客也时常光顾拍卖行。另外有些客人是在拍卖会当天通过网络竞购的,这些“老中”买家多在中国的北上广一些大城市,甚至有些“老中”买家人在澳大利亚或英国。

“老中”客人中大部分是商家, 即他们是某家商店或国际贸易公司的业主或雇员,这些人是为了生意来淘宝的。一部分业主或雇员会把拍得的古玩、艺术品及家具等运回散布在洛杉矶各地的店内贩售,另一部分人会将淘到的货物装入集装箱运到中国销售。而与这些做国际贸易的当地华人业者在生意上形成竞争态势的往往是那些中国大陆驻美分公司的业务代表——这两类“老中”淘宝的目的是一致的。

淘宝行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常有一些年轻客人,往往是那些中国富人的子女,年龄在二三十岁,他们的兴趣在旧珠宝首饰、名表,以及名贵的二手包包上。” 斯格瑞森说,偶尔也有客人会购买一些能运回中国捐献给博物馆的古董,这类旧货往往被业内人士称为可用来“吹牛”的东西。

不是所有的“老中”都喜欢中国古董。随着西风东渐,越来越多的“老中”喜欢“洋家具”、“洋艺术品”及西洋画作。“但‘老中’ 买‘洋家具’的品味却与‘洋人’ 的有所不同。” 据斯格瑞森观察, “老中”多喜欢装饰华丽的洛可可(Rococo)风格法式家具,一部分购买这类旧家具的人是受中国国内客人委托来竞购的,而更多本地“老中”则是把这类家具买来装饰自己在亚凯迪亚、蒙特利公园市的豪宅的。斯格瑞森说,1950 至1960 年代的旧货,包括家具及艺术品都是“洋人”喜欢的,中国人对这个时期的商品缺乏兴趣。

八音盒、旧钟表、各种艺术塑像及西洋画则一直是中国国内客人喜欢的。斯格瑞森说:“从开始接触中国国内客人至今,他们的这种嗜好就没变过。”

“年轻女客人买包的多,年轻男客人买旧腕表的多。”斯格瑞森说,那些40 岁以下的女性“老中” 喜欢在店中淘换那些如Chanel、Hermes Birkin 等牌子的手袋,这些手袋虽是二手货,可价格不菲,一只Hermes Birkin 牌手袋能卖到一两万美元,而Chanel 牌的手袋虽然价格低些,但其竞拍价格也往往能高达1000 美元至5000 美元。

男性“老中”客人常喜欢淘换旧腕表,劳力士表往往是他们的最爱。在Abell 拍卖行,一只劳力士Patek Philippe 旧腕表可拍出一两万元的价格。

斯格瑞森说,近来人民币走贬, “老中”客户在拍卖行竞购旧珠宝保值的人明显增多。Abell 拍卖行的一些旧钻戒,标价往往在4 万至6 万美元之间,少数钻戒的起拍价高达14 万美元。

“老中”购买旧货不受名人效应的影响,他们不像一些本地的“洋客人”那样,只要是好莱坞某明星的旧货,就会志在必得。“老中” 淘宝最讲实际,主要是看东西本身的品质与品相。一些中国影星也到Abell 拍卖会上淘过宝。

“老中”离不开中国古董

拍卖行讲普通话的双语女雇员安奇丽3 年前受聘,她每日的工作即是帮助那些不讲英文的“老中” 在拍卖行购物。

“‘老中’还是买中国旧货的多。”安奇丽说,每个季度的大拍卖即会有居住在上海、北京的客户通过网络或电话来竞价。这些客户在拍卖会前会看货,而且看得很仔细。安奇丽的部分工作即是协助这些国际客人看货,帮助他们办理拍卖前的必要手续。

“对于老中来说,那些中国古玩是最抢手的,只要有好东西,价格高些不是问题。”斯格瑞森说, 如一只中国的旧长案,可标价5.9 万美元,一只旧的鼻烟壶可拍到2.2 万美元。

斯格瑞森说,在一次拍卖会上, 一只中国铜质香炉最后售价是20 万美元,那应当是中国古玩中拍出最高价格的一次。

据斯格瑞森观察,这两年中国国内低端古玩、艺术品市场呈疲软趋势,但高端市场仍很强劲。前些年一些民国时期的旧货及清代的旧货都很抢手,但这两年这些货已不那么具有吸引力了。可拍卖行内“偶尔出现一件好东西立即就会被人拍下运到中国去转手销售”。

反腐影响“老中”生意

杭州西泠印社的一位业务代表,即该公司驻美艺术品经纪人回忆说,刚来Abell 拍卖行进货时是交过学费的:他一天花了9 万美元购物,可其中有1.5 万美元是可以合理避税的税金,那时他不知道。这位职务是艺术总监的经纪人不愿暴露自己的姓名。

他说,现在购物运回国是与房地产商合作的,许多西洋艺术品都用来装修新建好的房子。“今天的装修市场已与20 年前的不同了, 以前是讲究奢华、大气,多用些大理石柱子等材料,或背景墙等,而现在讲究“简装”,即强调简约不简单,不随波逐流,不哗众取宠, 为此拍卖会上常见的一些中小型铜雕艺术品就很抢手。

这位艺术总监不愿具名的原因是,现在干这行的竞争对手太多,只要拍卖行上多一位竞争对手,即会对他的生意产生很大影响。

在洛杉矶开北方酒楼的马老板也在Abell 拍卖行淘宝,他是专门贩售“洋家具”的。他抱怨说,现在他的这一第二职业已大不如前了:前几年生意很火,一个月可向国内发两三个货柜,可现在市场疲软,一年也发不了几个货柜,“其中原因与国内强力反腐有关。”

那些怪癖客

斯格瑞森随父亲经营拍卖行多年,只是最近几年才接触到越来越多的“老中”。他感到“老中”很神奇,他们基本不会讲英文,可却能听懂念得飞快的拍卖价格,并能及时举手竞拍。

有些“老中”的行为举止却也让斯格瑞森感到惊讶。他说,有一位有怪癖的华人富翁曾到拍卖行购物,他带着自己的翻译与佣人,口香糖吃完后即把香口胶吐到地板上,然后再由他的佣人把香口胶捡起来丢进距离身旁仅两英尺的垃圾桶内。这位怪癖的富翁如厕时也是佣人不离身,厕纸都要佣人给他准备好。

中国人好面子是出了名的,而且大家相互竞争激烈。斯格瑞森说,常会看到“老中”恶性竞价,宁可亏本也要保住面子。他回忆说,有时拍卖会上竞价太过激烈,彼此间会到拍卖行的停车场上大呼小叫吵闹一番,有几次甚至还轮拳头大打出手。“这种动手的场合我至少看到过3 次。”

交易过程中大量使用现金也是“老中”的特点。斯格瑞森说,有些人也正是利用这一特点先把大量现金变成实物,然后再把实物变成钱的。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