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华尔街 > 正文

周小川第11次亮相“两会” 谈人民币汇率

2017-03-10 00:12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侨报综合报道】北京时间10日上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亮相北京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围绕“金融改革与发展”答中外记者问。这是现年69岁的周小川就任央行行长以来,连续第11次亮相全国“两会”记者会。

此次发布会上,周小川就人民币汇率、中国外汇储备、跨境投资等热点问题一一进行回应。

jj031006

焦点1·人民币汇率

人民币汇率正常波动是常态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2016年下半年开始,汇率出现了比较大幅度的变化,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要坚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同时也要稳定人民币在全球货币当中的地位。请问2017年央行有哪些工作保障汇率的稳定?

周小川:您刚才提到的2016年下半年汇率波动比较大一些,有多种因素,我简单说两个。

第一,2016年下半年,中国对外投资和其他方面的外部花销比较猛一些,每年下半年这个季节都会多一些,去年多得明显一些,也包括有一些企业在外面收购的热情比较高。第二,美国大选,川普当选,之后出现了很多和一般人预期不太符合的变化,因此导致美元指数上升比较猛。在这种情况下,汇率波动比较大。

我们相信,今年随着中国经济比较稳定,而且更加健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都取得成绩,国际上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也比较好,应该说汇率自动就有一个稳定的趋势。与此同时,我们有关政策方面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在执行和监管方面要做得更精细一些。因此,我们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的人民币汇率应该比较稳定。

当然,外汇市场历来是非常敏感的一个市场,会随着整个全球经济,也随着中国所发生的各种事件不断波动,谁也不能够非常准确预期2017年走下来还会有哪些不确定性,哪些事件会发生。因此,正常的汇率波动是一个常态,也是一个正常的情况。

背景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连贬三年 2016年贬值6.2%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从年初的人民币汇率急贬,到岁末的“在岸人民币汇率破7”的乌龙传闻搅动市场神经,人民币汇率在2016年的走势可谓跌宕起伏,汇率也成为2016年人们最关心的财经话题之一。

继2014年和2015年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连续第三年出现年度贬值。中国国家统计局网站不久前发布的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年人民币平均汇率为1美元兑6.6423元人民币,比上年贬值6.2%。

在2015年正式启动“8·11新汇改”后,整个2016年,人民币出现了三轮较为明显的贬值,并贯穿全年: 2016年1月、2016年5-8月、2016年“十一”后至年底。

2016年的第一个交易日,外汇市场就掀起一场保卫战:1月4日人民币离岸汇率大幅下跌600个基点,拖累在岸汇率从6.49跌至6.52,加上当时中国股市接连下挫,央行不得不祭出了收紧离岸人民币流动性的大招力挽狂澜。

第二次大幅波动则是受到了英国意外脱欧这一金融市场黑天鹅事件的拖累:6月24日英国意外脱欧,英镑暴跌导致美元被动升值,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再度来袭。

第三轮人民币贬值,始于“十一”长假后,而背后的最主要推手就是一路不断走高的美元。整个第四季度,市场几乎都笼罩在人民币贬值的阴影之中。

10月10日“十一”后的首个工作日,人民币中间价跌破6.70关口,开始了此轮人民币贬值的大幕;11月11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跌至6.8115,从6.70到跌破6.80关口,只用了24个交易日,11月24日正式跌破6.90。

三轮贬值的同时,中国外汇储备缩水了接近2800亿美元。面对一年多来市场对“外储够不够用”的疑问,监管部门多次站出来稳定军心,强调中国的外汇储备十分充足。

此外,今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多次针对个人购汇额度、正常合理用汇的政策没有变等进行公开澄清,12月28日,在市场上流出“人民币破7”消息后,央行更是在深夜紧急辟谣称这是个乌龙事件。

焦点2·外汇储备

外汇储备要留着用 不是攒着看

财新:外汇储备从峰值4万亿美元到现在大概3万亿美元左右,您怎么看这样一个现象?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的藏汇于民的内涵发生变化?我们下一步会不会在外汇流出方面,也采取一些措施,我们将怎样应对这个问题?

周小川:外汇储备涉及的因素比较多,我就说两点。一是我们国家外汇储备在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开始比较快向上增长。一旦往这个方向走,惯性很大,所以冲高到了4万亿左右。其实没有必要搞那么多。里面也有部分大家认为是热钱的。

第二个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全球资本流动有一个分析。金融危机以来,由于发达国家普遍采取了经济刺激计划、货币宽松,特别是数量型的货币宽松计划,就是QE,美国、欧洲、日本都有。这样导致有放出去的大量流动性,变为了从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流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的是4.2万亿美元。这些至少1/3流到了中国。在一些发达经济体开始复苏以后,市场就开始变化了,有相当一部分资金就会流回去。

在这种情况下,外汇储备有所下降,这个事大家可以一分为二来看。一方面,我们看看在资本流动方面,是不是哪些地方做的不好,一些政策可能过去执行不严,我们就在这方面做一些改进。另外一个方面,外汇储备下降也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因为我们本来也不想要那么多,所以适当的有所下降,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易纲行长过去说,储备的东西是干什么的?储备的东西就是要留着用,而不是攒着看的,所以这也是一种正常的事。

背景

中国外汇储备重返3万亿

中新社报道,2月7日,中国外汇储备余额在连续7个月下降后跌破3万亿美元。当日,中国官方公布数据称,截至2017年1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为29982.04亿美元,较2016年12月末减少123.13亿美元,创近6年新低。不过,1个月后,中国外汇储备余额又重新站上3万亿美元大关。3月7日,中国官方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为30051.24亿美元,较1月末增加69.2亿美元,增幅为0.2%。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2月份,中国跨境资金流动整体比较平衡,国际金融市场上非美元货币对美元汇率总体贬值,但资产价格出现上升,外汇储备所投资的货币和资产之间发挥了此消彼长的分散化效应,上述因素综合作用,外汇储备规模稳中有升。

“外汇储备规模不可能一直减少。”专家认为,随着海内外市场环境变化和汇率逐渐企稳,外储也将趋于稳定,而不同月份将有升有降,今年上半年整体规模将在3万亿美元上下浮动。

焦点3·跨境投资

赴海外投资俱乐部和娱乐产业 对中国没太大好处

北京《金融时报》:跨境直接投资去年以来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一方面对外直接投资增速不断上升,另一方面,来华直接投资有所下降。外界对跨境直接投资都有比较高的关注,媒体方面也有相关的报道,比如外商投资企业利润汇出的问题,还有加强对外直接投资审查问题。请问,人民银行、外汇局在这方面的相关政策如何?

周小川:中国对外投资总体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新兴的事物。虽然说十几年以前开始有一个口号,中国企业要“走出去”,但是最开始的时候是很缓慢的,很多企业家对怎么“走出去”也不了解,这有一个过程。

慢慢大家信息越来越多,对国外的有关投资环境、法律也越来越了解了,企业家之间一交流,你在外面有投资,有收购,大家就形成一种风,都在考虑对外投资,其中也不乏有一部分是过热的情绪,投资具有盲目性,有的人也是事情做得很急,因此对外投资可能数字上增长相当快。

这其中有一部分实际上跟中国对外投资的产业政策要求不符合,比如投一些体育、娱乐、俱乐部,对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同时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因此,进行一定程度的政策指导,我们认为是有必要的,也是有成效的。

同时,支持鼓励企业“走出去”,特别是对于能够更好地进行国际合作,有助于发展中国的出口,有助于提高产品质量、有助于研发、有助于互利共赢的,还是要继续鼓励,没有问题。

但是,如果有一些过热情绪,有一些跟风,也有一些动机不良的,对这种现象进行一定管理也是正常的。

背景

中国资本两年拿下海外14家足球俱乐部 涉及资金约70亿元

广州《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近年来,中资出海投资欧洲足球俱乐部蔚然成风,并愈演愈烈。继万达斥资4500万欧元入股西班牙马德里竞技、苏宁豪掷2.7亿欧元获意大利国际米兰俱乐部70%股份后,英国时间2016年7月25日,复星集团宣布从前任主席史蒂夫·摩根手中收购英国狼队100%股份,市场猜测,复星集团的收购总额约在4000万至4500万英镑,约合4亿元人民币。这是今年迄今,已公开的第五笔中国资本投资欧洲球队的交易,也是2016年第二笔中资收购英冠俱乐部的交易。

媒体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2014年至2016年,中国资本至少已对海外14家足球俱乐部进行了投资,其中有11家取得控股权;除了6家未披露金额的收购外,交易涉及资金约69.372亿元人民币。

“在我看来,这波投资欧洲球队的中国投资者,并没有想好怎么赚钱,单单有着扩大影响力的动机。中国投资者大多还是买了再考虑后面要怎么做。从这点上来说,扎堆出海投资俱乐部可能只是个短期现象。”资深足球解说员唐晖说。

英国品诚梅森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刘伟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很大程度上中资投资欧洲俱乐部是响应政策号召。还有就是运用国际俱乐部来做营销和推广,跟在国内投入等值的投资相比,产生的国际影响力会大很多。引进外援、学习俱乐部经营经验等都是次要的目的吧。”

侨报观察

缓解融资难助力万侨创新

【侨报特约评论员骆阳】在3月10日举行的“两会”记者会上,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如果货币政策太松,有些企业三去一降一补的压力不够。这暗示出中国对货币目前大量流向一些产能过剩企业表示了担忧。另外,周小川还表示,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将得到缓解。对回到中国创业的“海归”而言,这些是积极的信号。

众所周知,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不但是中国小企业的头痛的事情,也困惑着很多试图赴华创业的“海归”,他们初创的企业也对资金有着巨大需求。

之前,受制于中小企业与银行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中小企业缺乏信用记录等问题,导致他们在融资方面困难重重。另一方面,中国大企业则很容易从银行获得丰厚贷款。但问题是,当大量资金流入到了一些过剩产能传统大企业,就导致低效率资金占了银行贷款的重要部分,因此银行能够提供给中小企业的资金份额就被压缩,中小企业获得贷款的门槛也越来越高。

通过周小川的表态,可以预期,随着中国货币政策更加中性,中小企业在贷款融资方面将逐渐与大企业缩小差距。近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软硬建设提升,产业链条完善,想在中国投资的华侨华人越来越多。

另一方面,近年“海归潮”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势头,比如,2000年时近4万中国人赴海外留学,但同年归国的人却不到1万。时间到了2015年,两类人数则分别为52万和40万。其中,不少“海归”都想试水创业市场,其企业多是小微企业。这里面,还有不少是原始创业,也就是他们在海外尚未创业经验和资本积累,对融资的渴望很为急切。

伴随中国银行在贷款方面对中小企业的倾斜,中小企业有望更方便地得到资金输血,其中也包括海归的初创企业,也让他们能更好为中国“万侨创新”贡献智力支持。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