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性教育坏教材?

2017-03-16 20:22 来源: 侨报网 作者:刘结球 字号:【

【侨报特约记者刘结球北京报道】近日,浙江杭州一位二年级学生的母亲也在微博上吐槽了学校使用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认为其中内容尺度过大。一时间,这本“坏教材”激起了网友们的热心,众说纷纭,将中国的儿童性教育问题推到了公众平台,从儿童性教育的态度、尺度、向度等方面进行了热议。

最昂贵的“房子”是子宫

“同学们,请大家思考一下,你们到目前为止住过的最‘贵’的‘房子’是什么呀?”早在两三年前,刘琼就曾作为志愿者教师给北京市大兴区第八小学的学生上过性教育课,用的就是这本教材。“小朋友们当时各抒己见,通过一番讨论之后,我会告诉他们,人一生住过最‘贵’的‘房子’,是妈妈的子宫。”

这就是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以北京市流动儿童学校为实验学校开设的小学性教育课上的一幕。2014年,刘琼还在北师大文学院读研究生期间,就曾参与到了小学生的性教学课堂上。“那时,我在学校的公告栏上看到这个项目的招聘启事,觉得课题很有意义,于是就报名申请了。”

刘琼所说的“很有意义”在于,给小学生开设性教育课的目的不只是为了让他们知道人体的这些生理结构,“并不只是为了科普,而是想要在价值观和自我保护方面给小朋友一个引导式的教育。在可能发生问题之前,对儿童进行预防式的教育,才是课题组的初衷。”

在刘琼的眼中,从教材的名称“珍爱生命”上就可以看出课题组的用心,他们希望将这种“爱与生命”的理念传递给家长和小朋友。对于课题组而言,选择像刘琼所支教的北京大兴八小这样的流动儿童小学进行试验,其实也有更多的关怀意味。“这些小朋友的父母亲基本都是外来务工人员,本身也缺乏时间去教育孩子,疏忽了对于孩子在外进行自我保护的引导。”刘琼补充道。

于是,学校就相应地在儿童自我保护教育方面分担了一些责任。为了负得起这个责任,在志愿者教师给小学生讲课之前,学校和课题组的教师会给他们进行培训。“比如教我们如何去给小学生们讲清楚人体的器官,如何在课堂上克服羞怯的心理,首先教师本身就需要克服掉成年人那种尴尬的心态”。教材中也会相应地给予图解,让学生更为直观地理解可能面临的情况,并知道如何应对,比如陌生人要摸小朋友的生理器官时等。

刘琼当时教的是一二年级的小学生,正如前文她回忆起当时上课的情景,“我们首先要将这些抽象的生理概念跟现实当中小朋友们熟悉的事物进行类比,当他们在脑海中形成一定联想之后,再进一步介绍相关的科普性知识。重点在于告诉他们在遇到陌生人、坏人时,如何能避免受到侵害。”

教材太露骨太直白?

虽然初衷是为了教会孩子们更好地保护自己,但这套由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编写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在网络上依然掀起了轩然大波。网民们普遍关注的是二年级教材中“身体发育”单元“人的诞生”主题中“我从哪里来”的内容,五年级“性别与权利”单元“预防儿童性侵害”主题中的图文。

“唯恐学校不乱,给六七岁孩子教性知识,五六年级还不乱套了?”“生殖器官直接展现,尺度太大了。”“我上初中的时候,谈个恋爱都被说早熟,难道9岁就应该懂得如何性交,如何怀孕了?”“预防骚扰有很多方式,如果要这么直白,我宁愿自己以其他方式教。”……浙江杭州那位家长在网上分享了孩子所使用教材中的图片后,网民们普遍抱持着担忧的态度。

北京市的“80后”母亲柯女士也表示,自己看了微博上晒的教材内容之后,觉得给小学生在课堂上讲这些内容有一些“露骨”。“我儿子今年9岁,才三年级,他可能有点晚熟,所以对这方面的内容还不太感兴趣。”她说道,“孩子没有问这类问题,家长也就没主动给孩子讲解,毕竟提起这个话题本身就挺尴尬的。”

在面对儿子的疑问——“妈妈,我是从哪里出来的?”时,柯女士还是选择了一个长期以来很多家长惯用且管用的回答:“乖孩子,你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对此,该课题组也在其官方微博“爱与生命”中做出了回应:“在我们的性教育实践中,的确面临一些所谓‘敏感’话题,我们希望性知识能和其它科学知识一样,被自然、准确地传递给儿童,让儿童感觉到认识阴茎、阴囊、阴道、子宫等生殖器官,跟认识身体的其它器官一样,懂得这些器官很重要,一定要保护好。”

针对网络中对于性教材尺度的质疑,刘琼说道:“网民们只是看到了这个教材和这个项目的局部。”除了性教育之外,珍爱生命的课堂上还涵盖了交通安全知识等引导小学生进行自我保护的其他内容。“在性教育方面,从一到六年级都会开设课程,每个年级教授的内容是有一定梯度的,网民们在网上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个横断面。”她解释道。

据了解,这套“坏教材”从一年级开始每学期一册,目前已经出到六年级上册,共11本,循序渐进地介绍了男女的身体构造、性别差异、社会角色等,对社会上存在的“校园暴力”、“社会与性”等热点问题,还做了相对专业的研究及介绍。

而近日才在网上引起关注的“珍爱生命”教材,其实早在2013年6月,就已经帮助北京行知学校的学生“平静地”完成了第一批小学六年全面完整的性教育。毕业典礼上,这批学生还获得了由该课题组颁发的性教育课程结业证书,这是中国第一批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接受系统性教育的学生。

“坏教材”其实不“坏”

“90后”小琴对自己接受到的小学“性教育课”还留有片段记忆。2003、2004年的时候,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第一小学三四年级的卫生健康课上,“我们当时是男生女生分开上课的,因为有一章的内容涉及到了性教育。” 小琴表示,尽管才上小学,但她们基本上已经对性知识有了一些了解,“所以教师在上课时还是比较尴尬的,主要是通过幻灯片、示意图等进行形式讲课,基本上把内容念一遍就结束了。”正由于男女生分开上课,所以相对而言,减少了课堂上的“紧张”气氛,学生们都比较配合地听课,“没有瞎起哄”。

小陈则表示,他们上小学时就没有那么“幸运”(没有性教育课程)了,而是到初中才开始接受生理卫生教育的。“那时候大家都懂了啊,看漫画、电影里面会涉及到很多这方面的内容。上到生理知识这一章时,教师就让我们自己自习、看书了。”小陈认为,随着现在青少年成熟得越来越早,到初中才进行性知识教育其实是比较滞后的做法。

中国2016发布的《国家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儿童性发育时间从原先的11至12岁开始发育,提前到女孩平均9.7岁,男孩平均11.3岁,在中国儿童性早熟率约为1%。

“事实上,孩子在我们的性健康教育课上能自然、大方地说出生殖器官的科学名称,而且年龄越小越自然。这种对生殖器官的正确命名,其实有着重要的实际意义。”面对这样的现实,“爱与生命”的微博上如是说,“国际国内的性教育经验表明,让儿童说出殖器官的正确名称,了解到自己诞生的过程,有利于儿童树立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尊重生命的意识。”

尽管目前中国大部门的小学尚未开设性教育课程,但部分小学已经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比起这一突破,更多的讨论不局限在“性教育该不该存在于小学课堂上”这样“或进或退”的向度中,而是拓展到“小学性教育的专业性和策略性”之上。

中国儿童性心理发展与性教育专家胡萍也在网络中公开质疑称这套教材有违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的。譬如,她指出,教材中多处出现“插入(4年级下册44页等)”“高潮(5年级下册21页等)”“性交(4年级下册第47页等)”等词汇,不适合对小学生在课堂里讲解。

“坏教材”其实不“坏”,它引来的这些观点和意见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儿童性教育问题上。对比目前该系列读本已经在网店中脱销的情况,“性教育”出现在小学课堂,或被家长认可在低年龄段儿童中进行引导,都已经为不少人默许。经过这番网络中的发酵之后,舆论的向度趋于多元,正如课题组所坦言的“这套性健康教育读本引发的讨论,是自2007年课题组成立以来,经历的范围最大、最热烈的一次讨论”,未来这一领域的改进、完善将会激起了更多的火花。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