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华人新闻 > 正文

马州华裔为何反对非法移民庇护?

2017-03-20 19:42 来源: 侨报网 字号:【

侨报网编译李怡3月20日报道】周洪玲(音,Hongling Zhou)来到马里兰州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读博士,然后等待了14年,才拿到美国公民身份。“非常不容易,但我们带着尊严做到了。”她说。周在一家联邦机构做统计师,现在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说,这才是移民应当来到美国的方式。“每个人都应当遵守这片土地的法律。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华盛顿邮报》18日报道,马里兰州及地方的议员们正在考虑一项提议,以限制与联邦政府合作的方式来保护非法移民。在这些最执着且最强烈的反对声中,有一部分来自于华裔。

这些华裔在“马里兰华裔网络”或“亚裔共和党联合会”等组织的带领下,表达他们对马里兰信任法案(Maryland Trust Act)的反对。该法案禁止利用州及地方资金来帮助联邦移民执法,同时还禁止警察在交通执法或其他活动中询问移民身份。

在上个月的州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上,32个反对者中有27个是华裔。3月6日在罗克韦尔市议会会议上,差不多数量的华裔也发声反对禁止警察执行联邦移民法。2月,这些团体曾组织反对一项在霍华德县议会通过的类似法案。该法案最后被县长奇托曼(Allan H. Kittleman)否决。

这些人几乎都是第一代移民,集中在蒙哥马利及霍华德县。这是很不寻常的现象,因为这个社群此前几乎都不会参与当地事务。而且,这种运动将他们摆在了与传统亚裔利益团体相对的位置上。

运动领袖说,川普总统的移民工作议程至少引起了马里兰郊区约6万华裔的共鸣。他们将非法移民描述为犯罪激增的来源,也是学校财政枯竭的原因。

55岁的陈宏(音,Hong Chen)告诉罗克韦尔议会成员,当他的签证在1996年过期时,他选择去了加拿大而不是非法地留在此地。当他妻子获得为具有特殊技能的外国劳工颁发的H-1B签证后,他才回来。

住在波托马克河、经营一家牙科诊所的陈说:“地方政府不应该挑选法律来执行。”

这些倡导者直言不讳的态度导致他们与主流亚裔公民权利组织意见相左。这些组织的领袖通常都支持庇护所社区,并为非法移民开辟成为公民的道路。

他们说,马里兰的亚裔组织被舒适生活蒙蔽了双眼,凭着自身高学历和商业成功而对他人的挣扎熟视无睹。

信任法案78个众议院联席保荐人之一克拉伦斯·林(Clarence K. Lam)说:“现在,坐在我们奢华的住所中,在‘我们’(亚裔社区)和‘他们’(主要是拉丁裔社区)的语境中,很容易进行这种构建。因为马里兰州大多数非法移民都是拉丁裔。”

林是一名医师,是中国移民的儿子。他说,数据应该为人们敲起警钟:亚裔是非法移民中增长最快的种族。在非法进入美国的1100万人中,有约150万是亚裔。

“虽然现在‘他们’不是‘我们’,但我们可能很快成为‘他们’。我们现在能看到的仇恨和愤怒,可能会继续转向我们。”

州参议员苏珊·李(Susan C. Lee)是第二代中国移民,也是信任法案的联合保荐人。2月21日,在关于该法案的听证会前,她与一些活动家针锋相对。

根据出席听证会的周和马里兰华裔网络的宣传主管屠诚(音,Cheng Tu),李说:“你是中国移民?你反对这个法案?你的良心呢?”

当天的讨论十分激烈,华裔团体代表被要求离开房间。稍后时间他们被允许返回作证。

1995年从杭州来到马里兰的屠说:“她态度强硬我没问题,但她试图阻止社区有不同意见的人们。”

李说,她没有试图阻止他们的证词,只是对于他们的出席感到惊讶。

亚裔研究项目主管、马里兰大学美国研究学教授珍妮尔•王(Janelle Wong)说,蒙哥马利及霍华德地区的团体是“反对移民权利的一小部分”,不代表整个社区。

王说:“这个问题一部分原因是,亚裔在很多问题上都没有被政党或候选人动员起来。所以当他们参与事务时,会引起很大关注。”她与加州两所大学在2016年大选后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16%的亚裔认为非法移民应当被立即驱逐。

一些专家说,年龄和生活阅历也可能是原因。团体中许多都是二三十年前来到美国,对于曾经有法律禁止任何中国移民的历史不了解。

亚太裔倡议组织政策与传播高级经理康摩亚(Kham Moua) 说:“在现在的公民权利背景下,他们很难理解非法移民的经历。”

这些华裔倡导者最初是由于学校事务而第一次被动员参与政治。屠说,他的团体计划留在当地,为2018选举周期组建政治行为委员会。“我想成为完完全全的美国人。”他说。

(编辑:李怡)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