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美国新闻 > 正文

共和党保守派反对 新医保法案赞成票不足

2017-03-25 01:14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侨报综合报道】3 月24 日,伴随着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撤回《美国医保法案》(AHCA,“川普医保”)、众议院相关投票取消,川普对于废除奥巴马医保、以新医保方案取代的第一次努力宣告失败, 这被公认为川普执政以来的最大挫败。

民主党方面为“胜利”欢呼雀跃,也对共和党方面撤回新医保方案表示满意。

03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周五称,共和党决定撤销医保法案投票是“美国人民的胜利”。 美联社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周五称,共和党决定撤销医保法案投票是“美国人民的胜利”。

佩洛西说:“今天对我们国家来说是美好的一天”。“这是美国人民,我们的老年人,残疾人士,我们的孩子,退伍军人的胜利。” 佩洛西与民主党领袖一起表示,民主党议员团结一致,在剥夺共和党人所需的票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早前,《纽约时报》援引佩洛西(Nancy Pelosi)的话说,“到目前为止,川普都表现得像一个菜鸟, 非常业余,他似乎认为进攻性的威胁会奏效。”

“正确的方式应该是,真正地了解这个政策,并建立真正的共识。目前为止,川普在这些方面毫无进展,” 佩洛西表示。

共和党保守派要走得更远 川普左右为难

共和党反对势力主要来自共和党自由党团(保守派)。此外,共和党温和派也不满于共和党医保方案。周三和周四晚,一些非自由核心小组共和党成员表示反对该替代法案。

川普反对奥巴马医保,但不希望推翻其全部条款。上任之后,川普专门在白宫官方网站上开辟了“奥巴马医保灾难故事”专栏,供民众反映奥巴马医保法案带来的负面效果。针对奥巴马医改的负面效果,川普政府提出了“美国医疗法案”(AHCA):对奥巴马医保方案作出部分修改。

需要说明的是:在反对奥巴马医改方案上,自由党团与川普是一致,区别仅在于自由党团认为川普新方案对旧方案的推翻力度还不够,希望走的更远。换句话说,自由党员与川普在方向上是一致的,并无根本分歧。为了争取共和党内最保守部分的支持,川普需要对奥巴马医保法案做出更大程度的推翻,而出于两方面原因川普很难接受这一点:

一是更大程度的推翻意味着新法案在之后的参议院投票中将面临民主党阵营更大的阻力;二是更大程度地迎合自由党团的主张有违川普自己当初在竞选时的主张,涉及政治声誉,更关系到中期选举和三年后的连任选举。

对医保法案的最终撤回,勿用讳言,这是川普新政府与国会较量中遭遇的首次挫折,川普也坦言,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经历,从中了解到神秘的游戏规则”;但这并不表明共和党对川普政府的支持不稳固:在批准医保议案上仅仅缺少10-15 票的支持。

无论如何,川普已无意在医保法案上做过多纠结和政治妥协,白宫向外传递出明确的信号——新政府要将精力和政治资源转移到更重要的事情上。尽管短期内的确存在情绪震荡的可能性,但这种负面情绪不会持久。

先医改后税改 川普犯了重大战略错误

考虑到民主党人不可能投赞成票,握有237 个席位的共和党人若要在众议院投票中让议案通过,必须至少赢得215 票,共和党党内最多只能失去21 票支持。然而,根据CNN(有线电视新闻网)的统计, 已经有26 名共和党议员明确表示会投反对票,还有4 人暗示可能反对。

川普团队希望在医保法案改革上能够首战告捷,为后续包括税改在内的一些列经济刺激计划奠定基础。显然,他们小觑了医保改革的难度。

新医保法案投票周四被推迟, 川普在最后闭门会上,要求投票本周五进行。媒体称,周四晚在与共和党保守派组织“自由党团”气氛紧张的会晤期间,服务于总统的行政机构管理与预算局(OMB) 局长穆瓦尼(Mick Mulvaney) 发出了类似“最后通牒”的警告:若川普未能让新医保法案获得投票通过,他会将重心转移到其他优先工作事项上,让奥巴马医改法保留不变。

共和党众议员柯林斯(Chris Collins)阐述穆瓦尼的谈话说:“总统已表明,希望明天投票,不管通过与否。” 柯林斯并转述川普这个对共和党同志语带威胁的谈话说:“如果没过,我们就越过医改案,继续朝他施政议程的其他议题迈进。”

这道“最后通牒”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川普的懊悔。

据《纽约时报》援引接近川普人士称,川普曾私下表示后悔,称不应该听从众议院议长瑞安的意见,把医改法案先于税改方案提上议事日程,因为对于共和党人来说,税改更符合他们的政治立场。川普此前承认,“没想到医保改革竟如此复杂”,共和党人对奥巴马医改的替代方案上也出现了分歧。

川普曾坚信自己写的《交易的艺术》一书是史上最畅销的商业书籍,对自己的谈判能力相当自得,但这两天发生的一切或许已经让他产生了自我怀疑。

这位习惯于独断专行处事方式并且对自己谈判能力相当自豪的总统,目前正将自己置于一个以往职业生涯中从未面临的尴尬的境地: 一方是认为新版医改议案过于苛刻的中间派众议员;另一方是精通谈判技巧的党内保守派。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