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刺死辱母者案背后:实业惨败于房地产?

2017-03-28 01:05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侨报综合报道】近日在山东聊城发生的一起暴力催逼高利贷引发的命案,由于当地法院的判决遭受质疑,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23 岁的青年于欢因母亲受辱而刺死催债人,一审被判无期徒刑。此案一经曝光,就因其在人伦、司法等方面强烈的冲突引发热议。另一方面,此案所展现的民间金融生态、实业生态,让人心惊。

于欢的母亲、被辱人苏银霞所经营的正是处于发展寒冬的钢贸企业,而她向债权人、地产商吴学占借款原因是公司经营困难,有人甚至将该案形容为“实业惨败于房地产”的隐喻。在如今的中国, 大量像苏银霞这样的中小企业主深陷困局。而这些中小企业主在经营不善之时,往往会走上借高利贷的不归路。

3

涉事的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网络图)

融资之困

行业寒冬、银行抽贷 钢企债台高筑

中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山东刺死辱母者案涉事企业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下称“源大工贸”)注册资金1 亿元(人民币,下同),法人代表正是被辱人苏银霞,2014 年6 月9 日,苏银霞实缴货币5000 万元。

北京《华夏时报》报道,2014 年年中有能力实缴5000 万的苏银霞,却在同年7 月份向吴学占借款100 万,悬殊的数字不免令人生疑。但结合公司主营业务及彼时的经济形势,似乎又能看出端倪。

资料显示,源大工贸的经营范围是:减速机、汽车配件、轴承锻件等加工、销售;钢材、板材、铁精粉购销。业内人士认为,从这些业务来看,源大工贸是一家典型的钢贸和矿贸企业。

钢贸企业在2012 年到2015 年, 度过了漫长的艰难期。2014 年7 月和2015 年11 月,苏银霞分别从吴学占处借来100 万元和35 万元, 约定月利息10%。苏银霞借款原因是公司经营困难。

“2012 年至2015 年,全国至少60% 的钢贸商都被洗牌退出了钢铁行业。”西本新干线首席研究员邱跃成说,这些企业被洗牌退出的原因正是钢价暴跌,连续亏损。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在济南地区,多个钢铁产品的价格从2013 年到2015 年经历了较大跌幅。2015 年11 月的数据显示, 济南地区多个品种价格比2014 年7 月下跌近40%。苏银霞向吴学占两次借款的时间段,恰逢钢铁和钢贸行业迎来低谷,源大工贸后来的遭遇与此密切相关。

苏银霞借高利贷时,公司财务已不太好,拆东墙补西墙还贷,拖欠工人工资,短的拖欠4 个月,长的拖欠8 个月,苏银霞借钱是想维持工厂生产,用销售收入还贷。

钢铁贸易一单生意所需的资金,需要放大三四倍的资金量来支撑。据不完全统计,自2011 年起, 中国钢贸行业因债务问题有超过10 人自杀、300 多人入狱、700 多人被通缉,导致的坏账规模近100 亿美元。

实际上,2009 年前后,钢贸行业还是银行追逐的重要客户。而自2014 年福建系钢贸出事,留下大量坏账后,银行对钢贸公司进行了严厉的银根紧缩。“银行系统内部整顿,开始排查全国钢贸业务,从而导致了后面抽贷的情况。2015 年国家层面开始对过剩产能、落后产能进行去产能,银行意识到整个行业风险,对整个产业链进行抽贷,包括钢厂。”上述投研总监说。

“一直到现在,银行对钢贸商基本不放款,钢贸商只能使用自有资金或民间借贷。”邱跃成说。

在借高利贷之前,苏银霞已经多次以各种方式进行借贷,并与多家企业进行互保借贷,企图借钱维持企业的经营。今年1 月,苏银霞和女儿于家乐还曾以涉嫌集资诈骗的罪名被逮捕。种种原因之下,苏银霞走向了高利贷。

案件背后:房地产“侮辱”实体经济?

在案件相关讨论中,有人注意到了债权人吴学占的身份:山东冠县泰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冠县泰昌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两家公司主营业务都涉及房地产开发、经营。

北京《中国房地产报》报道, 吴学占在冠县当地确实有不少工程项目,一位接近聊城警方的人士将吴学占及其业务模式描述为“农村建筑队”。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苏银霞及源大工贸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就是根本无力对抗整个行业的颓势。

商业微信公众号“快刀三侠” 撰文称,像苏银霞这样无数的中小民营企业老板,构成了中国实体经济最真实的写照。他们很难获得信贷支持,他们不得不承担高昂的融资成本,他们兢兢业业经营公司很多年,不如北京的一套房子升值多。

文章称,在近些年的中国,实体经济属于釜底抽薪,生产物品不如屯货,而“货”则集中体现在房地产市场。山东刺死辱母者案是一个对目前中国经济现状的一个隐喻:房地产正在肆意侮辱实体经济, 实体经济反抗了,然后被判无期。

案发地山东聊城高利贷猖獗

在案发地山东聊城,民间借贷生意十分普遍,甚至有中小企业一边借贷、一边放贷;有些民间借贷公司以“担保”之名吸收公众存款放贷,最终跑路。

聊城某县银行工作人员介绍, 2013 年前中小企业在银行申请贷款,只要账面数据过得去,获批的可能性就很大。2013年后爆发多起违约风险事件,当地银行开始收紧中小企业贷款,对申贷企业严格审核。伴随银行政策的转向,很多企业资金流转出现问题,民间借贷的生意兴起。

当地还存在部分挂“担保”之名行“民间借贷”之实的公司,以远高于银行利息的利率吸收民众存款。其中聊城市东阿县盛大置业开出12% 的年利率,并与出资民众签订借款合同、入股协议等。2015 年聊城当地出现了担保公司“跑路潮”,其中东阿县盛大置业资金链断裂,老板不知所踪,涉及民众三四百人,资金4700 万元。

前述知情人士还表示,当地民间债务纠纷频发,派出所警员对于债务催收行为,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认识的某位借款人因欠款十几万元被催债人员扣留,报警后警察留下几句话就走了。

另据北京《新京报》报道,聊城及下属区县发生过多起涉及高利贷的事件。2013 年,聊城高唐一男子欠下600 万元高利贷跑路,妻子被债主抓住,“5 个人一起往我手指缝里塞牙签, 还用锤子把指甲敲黑”,“被扒光衣服冻了一晚上”。此次备受瞩目的冠县此前也曾发生多起因讨债引起的非法拘禁事件, 在此期间,受害人大多被轮番殴打。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