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中美关系 > 正文

【侨报特刊】新型大国关系 拒绝对抗陷阱

2017-04-05 23:54 来源: 侨报 作者:徐一凡 字号:【

【侨报记者徐一凡海湖庄园现场报道】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两个多月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4月6日至7日赴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与其会晤,这将是特朗普就职以来两国元首首次面对面接触。多数分析认为,此次会晤将为双边关系注入新的想象力,从战略上给中美关系带来“新定位和新方向”,探索出新时期的“共处之道”。

葛来仪:特朗普未对美中关系定性 习近平或邀其访华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力量项目的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 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在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的美中元首会晤,由于时间紧张,是非正式会晤,双方预期有差别,所以发表联合声明或举行联合记者会的可能性很小。

关于主要讨论议题,葛来仪在采访中列举了朝鲜、贸易、台湾、南海等议题。她指出,特朗普可能想从中国得到一些什么,而习近平更希望争取特朗普的理解。葛来仪还提到,这次元首会晤后,习近平可能会邀请特朗普访问中国。

葛来仪透露,这次会晤时间比较紧张,习近平4月6日下午抵达棕榈滩,7日午饭后就离开,两位元首会更倾向于最大限度地利用这段时间。且习近平此次是工作访问,特朗普与习近平的会晤也属于非正式会晤,又不在华盛顿,所以并没有发布一份联合声明的压力。

葛来仪猜测,此次“习特会”既不会有联合声明,也不会有联合记者会,但是,美中双方可能会各自举行记者会,给全球媒体一个交代。

葛来仪指出,前不久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华时曾经事实上承认了中方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概念,但这并不表示特朗普政府就此对美中关系进行了定性;因此在海湖庄园会谈上,这个问题可能还会出现。美方近来已经减弱了对这方面的表态。

葛来仪认为,比较而言,特朗普更希望建立一个美中关系的长期框架,解决美国贸易逆差太严重等问题;习近平则更看重在年内中共十九大之前展示对美中双边关系的管控能力;特朗普则可能因为已确认会尊重“一个中国”政策,而按照他自己的逻辑向中国要求别的方面的“回报”。葛来仪还特别提到,特朗普因为对东亚文化等方面不够了解而出现一些不恰当的举动是有可能的。

葛来仪提到,特朗普执政后,作为美中合作亮点的应对气候变化领域已不会再作为“亮点”,因此两国也需要寻找新的合作亮点。葛来仪说,这次“习特会”,习近平可能会邀请特朗普访华,但出现“具体计划”的可能性则非常低。

包道格: 习特会中国更有主动权 有助塑造美中关系整体愿景

T05040604包道格

包道格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Douglas Paal)接受《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习特会”于4月初就举行,鉴于会议议程的分量,这速度令人惊讶。特朗普就职后首次美中元首会议将对两国关系有怎样的影响现在判断还太早。不过,领导人对于坦率对话的承诺决定了限制对抗的程度,如果特朗普能够在此类对话上贴上自己的标签,美中两国之间管控分歧、加强合作的机会就会增加。

包道格表示,很多中国官员和学者敦促早些举行美中元首峰会,以避免对不同事件一项一项的决定所带来的对抗,因为一项一项的决定会不受整体愿景的控制。“习特会”是塑造美中关系整体愿景的好机会。不过鉴于该峰会议程的分量,包道格认为“习特会”的速度令人惊讶,但他表示依然欢迎这样的机会。

包道格认为,关于“习特会”要讨论的议题,中国政府所作的准备要充分得多。然而,特朗普非常希望向选民表明他成为总统会对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带来很大变化。包道格说,他感觉这次元首峰会,中国更有主动权、更积极地推动此事,而特朗普则比较被动。但是,这并不是重要的区别。中国方面似乎已经明白特朗普想要什么。

包道格指出,随着朝鲜侵略行为的加剧,美国和中国的安全利益正在变得更加一致,但两者也有利益上的不同。韩国是朝鲜问题的重要当事方,而近日韩国正陷入政治混乱之中。这可能会影响此次峰会上美中双方就朝鲜问题取得重大进展;当然,广义上的政策声明除外。

对于贸易问题,包道格认为特朗普必然会寻求贸易利益,使得双边贸易更加公平。对于贸易领域究竟要从中国那里寻求什么,特朗普团队内部有分歧。不过,北京对于每一个想法都表现出寻求解决之道、避免贸易和投资领域对抗的态度。包道格表示,他希望这次峰会上对于经贸问题,双方既有广泛的政策声明,也有能够促进贸易和投资的具体措施。

包道格还说,除朝鲜问题和贸易问题外,两位领导人可能会谈及南海、东海问题上有效限制对抗等议题。两国元首还要向部长们说明如何执行他们达成的广泛协议,尤其是按照这几年惯例,即将到来的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年度会议。包道格表示希望能够早些看到这些问题解决、对话机制的新形式。

对于这次“习特会”的进展和意义,包道格表示在峰会结束之前很难下断语。但是,他相信自从习奥安纳伯格庄园之会以来,美中两国限制对抗的程度取决于最高领导人对于坦率对话的承诺。如果特朗普可以为这一类对话贴上他自己的标签,那么美中两国管控分歧、促进合作的机会将增加。当然,人们也不能排除可能的失败和随之而来要付出的代价。

李成:新型大国关系概念对美中双方都是正确的

T06040602 李成

 李成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就即将举行的“习特会”接受了《侨报》记者专访。李成首先表示,在美国新总统上任后如此短的时间内实现美中元首峰会是非常罕见的。特朗普竞选时曾经就贸易、南海、人权等多个议题对中国“发难”,尤其是与蔡英文的通话等;不过就职后到现在,他的对华言论、态度发生了很多变化,这也使得这次峰会更为重要和难得。这体现了两国领导人虽然有分歧,但都为大局着想,认识到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并愿意为此做出努力。这正是政治家有远见的地方。

这次峰会将成为扭转美中关系危机的重要一步、非常可喜。尤其是中国领导人,对特朗普、蒂勒森等人的某些言论和行动没有过度反应,不把一时一事作为美中关系的基调,而是寻找积极的方面,与美国一起参与全球事务。两国首脑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实现对话,还是在海湖庄园举行,几乎就是特朗普自己家里——只有“朋友”才会在家里招待。这反映了特朗普和习近平延续了美中关系里注重元首之间个人关系的传统。重重危机之下,实现高层对话和后续其他对话沟通,这样的氛围十分重要。另一方面,朝核危机加重、英国脱欧,美国对全球化持批评观点的总统上台,全球经济、政治版图发生了很大变化;全世界也都在关注美中这两个大国的关系。

“习特会”谈前夕,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华时谈及美中关系时提到“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李成表示不应当狭隘地把这个表述看作中国关于“新型大国关系”内涵的论述。这句话是中国领导人提出的,但细细分析,每一个词组、概念对于美中双方来说都是正确的。蒂勒森有此表述,并非概念上的突破,而是两国相互理解的框架的突破,体现了一种务实的态度。美中之间有分歧,但朝鲜问题上两国也有很多“合作余地”,经贸方面开放的市场、公平的贸易也是两国共同的利益。

美中关系恶化将是全人类的灾难,有责任的领导人都会如此考虑。美中之间有分歧、有矛盾,但从大局考虑、大处着眼、避免冲突,才是正确的决定,让两国乃至世界人民生活在和平之中。具体到个人作用,特朗普和习近平都是有个性的领导人,都有“反其道而行之”的一面。习近平大刀阔斧的军队改革、反腐败行动,及从低调到奋发有为的对外政策;特朗普和前任不同,也做出了一些颠覆性的改变。一个是“中国梦”,一个是“让美国更伟大”;这也决定了在微妙的国内、国际形势下,两人有很多默契,可能外界要过一段时间才能了解。作为大国领袖,个人看法也许有保留,但放眼世界,没有比防止核战争、防止世界经济衰退、防止“9·11”式的惨剧发生更重要的事情。

格林:美中最希望的礼物各有不同 不会有第四个联合公报 

T05040603格林

迈克尔·格林 曾担任国安会亚洲事务主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等职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与日本研究项目高级副主任

曾担任国安会亚洲事务主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等职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与日本研究项目高级副主任迈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在 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即将到来的“习特会”上,美方最希望中方带来关于对朝鲜施压的“礼物”,而中方最希望推动的是特朗普再次确认“一个中国”政策。

有人期待习特能够在这次峰会上或近几年内达成所谓美中之间“第四个联合公报”。对此,格林觉得没有必要。他说,“联合公报”常常是交易性质的、处理一些问题;美中关系不断发展、千变万化,试图以语言来概括两国对不同领域的一系列议题的态度和处理方式,这是“危险”的。身为共和党的格林表示,奥巴马政府曾努力推动美中第四个联合公报但没有成功;希望达成联合声明之类往往是“左派”喜欢做的事,但政治倾向“偏右”的人士对这方面期待不高;达成双边投资协定(BIT)等有实质性内容的协定更为重要。

(编辑:勉筝)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