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炒楼遭严打

2017-04-07 19:18 来源: 侨报网 字号:【

侨报综合报道】从4月1日至今,雄安新区的重磅消息热度不减。曾是中国当代知名作家孙犁笔下妇女们划着船、谈笑着去打鬼子的白洋淀,在一瞬间云集了天南海北而来、怀揣着现金与“梦想”的人们。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炒楼。如那些出现在媒体上的故事:北京人带400万元(人民币,下同)现金只为购买雄安的一套小产权房,一位内蒙古的“土壕”7200万元买下八层楼……

对市场的疯狂炒作行为,雄安新区依法给予重拳打击。截至目前,雄安新区已查处房地产、建筑领域违法违规行为765起,拆除违建125处,关闭售楼部71家、中介机构35家,对10家恶意炒作的房地产企业进行约谈,刑事拘留违法犯罪嫌疑人7人。

为确保雄安新区楼市健康、平稳发展,权威专家透露,雄安将实验房地产发展新模式。

5

针对一些房地产中介和部分外地人员涌向雄安新区炒房,雄安新区给予严厉打击。图为5日,容城一处被封的房产中介。 中新社

抢抢抢

雄安新区成立获官宣后,各路投资客竞相涌向雄县、安新、容城“抢房”。

新浪财经报道,从4月1日晚开始,来自中国各地的炒房客云集雄安新区三县。

“你卖不卖?你到底卖不卖?”三个人围着雄县男子陈大星,咄咄逼人。陈大星在雄县县政府附近小区购买了一套“小产权房”,120平米,30万元(人民币,下同),今年“十一”拿钥匙。

而突如其来的政策,让他有诸多担忧:买的房子是否作数?将来拆迁,小产权是否给补偿?

而一个从北京开车来的、一个从深圳连夜坐飞机来的,一个从保定搭顺风车来的,3位炒房客,却团团将他围住,让他无暇思考。

“这样,我给你翻一倍,60万,卖给我,如何?”深圳人说。

“我再给你加10万”,北京人罗玉明说。

陈大星应接不暇:“行了行了,1平米低于1万,我都不卖”。在持续十几分钟的讨价还价后,罗玉明直接按住陈大星:“我100万买了,我去拿现金,都别和我抢”。

“我带了400万元现金过来,要抢房,拼的是速度,哪还有时间去银行取钱?” 罗玉明说,况且银行每日取款还有限额,“那些小钱,怎么够抢房”?

另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在各方哄抢之下,在4月1日晚上还叫价6000元一平米的房子,在3日就已经上涨到了25000元一平米。

在雄县鑫城小区销售中心,一位名叫李梅(化名)的售楼人员称者,4月1日晚上消息一出,雄县多个售楼处和房屋中介就人满为患了,除了部分本地人外,很多都是从北京、天津等地赶过来的,而当晚新房的房价在每平米6000元左右,不过很多房子需要全款购买,“当时有一个北京来的客户说想要房子,直接带了50多万元现金,但全款购买的话还差10多万元,他承诺一个月内凑齐,但根本来不及,后面来了一个人直接用全款把房子买走了,北京的那个客户当时就哭了起来。”

炒房客的疯狂让雄县人开了眼界。多位雄县居民称,4月1日晚,雄县的多个开发商曾偷偷集中放开房源,当时包括鑫城小区售楼部在内的多个售楼中心都挤满了手持巨额现金的炒房客,“我们这的人一辈子都没见过有这么买房子的,掏几十万、上百万,眼都不眨一下。”

“4月2日那天,你在雄县的街上几乎能看到全国各地来的车。”雄县出租车司机郑志杰对说,“北京天津河北的最多,东北的车也很多,还有湖北江西,最远的还有从海南过来的,这在以前是见不到的,这些车里,十有八九都是炒房的人。”

雄县县城雄耀路上一家宾馆的前台服务员透露,2日晚上宾馆的所有客房都被订满了,当时有很多人说在县城找了好多家宾馆都没有住的地方,直到3日下午大量炒房客转移到雄安新区外围地区后,雄县这家宾馆前台终于取下了“客满”的牌子。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雄安新区楼市遭疯抢之外,距离雄安新区70多公里的涿州也遭到爆炒。

中介宋小峰2日接待了一个内蒙古老板,在知道雄安三县没有大产权房之后,开着一辆玛莎拉蒂,带着会计直奔涿州。

就在4月2日晚10时,内蒙老板一口气买下了涿州一个楼盘的8层楼,60多套房,总价7200万元。

重拳打击

对各方热炒雄安新区楼市,当地政府给予了重拳打击。

综合《北京青年报》、北京《新京报》报道,4月1日成立雄安新区消息发布之时,雄县、安新县和容城县就已全面叫停房产交易,冻结一切房屋过户手续,同时开始关停售楼部和房屋中介机构。1日晚,三县的住建、公安、城管部门派出大批人力值守各个售楼部和房产中介,维持秩序同时劝退炒房客。

紧接着,4月2日上午,雄县召开当地地产开发商、中介紧急会议,该县分管相关工作的副县长谢克庆称,政府已经工作一个晚上,正在查封查处所有售楼门店,大小产权房都有,停止一切售楼行为。

时间到了4月3日,三县村以上百余名干部在容城县金孔雀温泉酒店7楼召开“雄安新区驻村工作学习培训会议”,会议由雄安新区临时党委副书记、筹备工作委员会主任刘宝玲主持。会议的核心内容是“管控”,包括人员的管控,房价和地价的管控等,防止炒作行为影响投资。

容城县县长王占永4月2日对媒体表示,目前他们布置的工作第一是管控,第二是转作风。“留足空间,违法建设停建。等上级规章制度出台后,会按部就班推进。”关于房地产项目冻结问题,王占永称,下一步等待新区有关规定,按照整体要求来推进。

4日,雄安新区筹备工作委员宣布,查处房地产建筑领域违法违规行为765起,拆除违建125处,关闭售楼部71家、中介机构35家,清理违规售房广告1597条,严厉查处违规网上售房行为9起,对10家恶意炒作的房地产企业进行约谈,刑拘嫌疑人7名。

雄安买不到,炒房客们便“退而求其次”地瞄准周边的文安、霸州等地。但到5日,紧邻新区的霸州、文安,沧州的任丘、保定的徐水区、定兴县、满城区、清苑区、白沟新城、高碑店市、高阳县等十个地区,也接连出台限购措施。

应对如此迅速,当是提前布置所为。2月下旬领导人就已经在当地召开了新区座谈会,但4月1日才发布消息;新区消息刚出,河北省就已经召开全省干部大会,冻结、限购之动作即快速跟上。更耐人寻味的一则新闻是,3月28日,中共雄县原县委书记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4月6日,中国副总理、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组长张高丽在会议上表态,“要合理把握开发节奏,坚决严禁大规模开发房地产,严禁违规建设,严控周边规划,严控入区产业,严控周边人口,严控周边房价,严加防范炒地炒房投机行为,为新区规划建设创造良好环境”。

路在何方

雄安新区楼市未来将何去何从?权威专家透露,雄安将实验房地产发展新模式。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号“侠客岛”的一篇文章称,雄安楼市将何去何从?如果仅仅是看限购、冻结交易这些,仍不脱行政调控的路子。但真正的变化,是“思路和模式的变化。

近日,在做客“人民”直播时,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副组长邬贺铨表示,“中央给雄安的定位是改革开放的先行区,也包括对房地产管理的改革,雄安将试验房地产发展新模式”。邬贺铨指出,“除了传统的模式,发展房地产还有很多思路,例如新加坡模式”。

仅就房地产一域而言,雄安新区就已经是改革的重点试验田,“试验房地产发展新模式”一句,并非说说而已。

邬贺铨话说得敞亮:“很多人认为这个地方原来房价很低,这个正好是出手的机会,但是我们已经吃了过去房价失控过快上涨的亏,再不能让新区再重蹈覆辙”……“雄安具有的一些吸引投资家、吸引企业入住的这些条件,会被房价所解构,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而且在炒房的过程中,可能更多得利的是一些投机者。”

既然是要试验新的模式,那新的模式会怎样?目前虽未可知,但邬贺铨举的例子很有趣:新加坡。他的原话是:“除了传统的模式,发展房地产还有很多思路,例如新加坡模式,即政府直接管理部分土地,建成廉租房,房价很便宜,让需要住房的人能住。”

众所周知,中国今天实行的公积金制度,实际上就是从新加坡借鉴而来,当然目前依然存在很多管理上的问题,不够精细。但新加坡房屋管理的真正模式,简单来说,就是政府购买土地、限制房价,建设组屋,达到使国民人人住的起房的目标——近四年来,新加坡居民的房屋拥有率一直稳定在90%以上,组屋覆盖人群由1959年的8.8%提高到2010年的80%,其中95%的人拥有他们居住的组屋。

其实,在雄安新区消息刚出台时,中共中央、国务院的通知内容中就说,雄安新区的意义,在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培育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如果新区依旧走土地财政的老路,靠卖地提升当地GDP,靠炒房推高土地价格去库存,那与新区设立的本意就是南辕北辙。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