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河北“政法王”张越受审 当庭悔罪

2017-04-21 01:09 来源: 侨报综合 字号:【

侨报综合报道】由“红色通缉令”嫌犯、神秘商人郭文贵牵头的“盘古会”,曾一度聚集了诸多高官巨贾,借由这些大佬的帮助,郭文贵多次得以扫清政商宿敌,拓张财富版图。随着郭文贵的倒台,“帮助”过他的大佬或入狱,或接受调查。20 日,被称为河北“政法王”的中共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走上法庭。

当日,江苏省常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张越受贿一案。张越被控受贿1.57 亿元(人民币, 下同),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根据大陆央视播出的画面,他在念忏悔词时哽咽落泪。

20

大图:江苏省常州市中级法院20 日一审公开审理中共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受贿案。图为张越出庭受审。 “央视新闻”微博

小图:张越在念忏悔词时哽咽落泪。 大陆央视视频截图

张越认罪 念忏悔词时哽咽落泪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法院20 日一审公开审理了中共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受贿一案。

中新社报道,常州市检察院指控:2008 年至2016 年,被告人张越利用其担任中共河北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公安厅厅长、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河北隆基泰和实业集团等单位和郝荆州等个人在土地开发、工程承揽、案件处理、职务晋升等事宜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57885012 亿元。张越主动到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罪行,认罪态度较好,大部分涉案赃款赃物已依法查封、扣押。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张越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张越还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根据大陆央视播出的画面,他在念忏悔词时哽咽落泪。

大陆央视报道,张越在念忏悔词时说:“我彻身彻心地认罪悔罪, 俯首待判。贪心私欲生一寸,腐败行为长一丈。贪心私欲使我失去了良知和理智,致使我把职务当成贪腐的资本,拿权力作为交易的筹码,法律意识淡薄,对党纪国法缺乏敬畏,触碰带电的高压线,最终一定要用自己的政治生命,人身自由和家人的幸福生活买单。……我将用不忠不廉不孝不义给大半生画上耻辱的句号。”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曾利用权力助郭文贵抓捕宿敌

2016 年4 月16 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张越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上海《第一财经日报》报道, 张越被调查,或与其利用权力帮助郭文贵清扫宿敌、北京中垠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垠投资”)原实际控制人曲龙有密切关联。

多位知情人士透露,曲龙作为郭文贵曾经的“第一马仔”,因实名举报郭文贵侵吞国有资产而被张越“干预”,通过河北政法系统有关单位以“职务侵占”罪对曲定刑。

2011 年3 月31 日,在北京东四环某酒店内,张越的手下、郭文贵的保镖以及中国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下属等一行十几人,将曲龙所乘车辆围堵,并暴力砸车,以“非法持有枪支”罪名将其异地抓捕到河北承德公安局。

曲龙被抓捕,距离郭文贵收购北京首都机场股份持有的民族证券股权仅一天之隔。当年4 月1 日, 郭文贵顺利办理了民族证券控股权的受让手续。

多位了解曲龙案的知情人士透露,郭文贵为防止曲龙这一知晓内情的人对其收购民族证券构成威胁或导致功亏一篑,才指使张越、马建等派人抓捕曲龙。

有接近曲龙的人士透露,曲龙与2005 年就与郭文贵相识,最初为合作伙伴,曲龙曾帮助郭文贵的盘古大观在湖南融资达1 亿元。但后因郭文贵失信而至曲龙因该笔债务被捕,这是双方交恶的起点。

融资事件得以解决后,2008 年, 曲龙曾受郭文贵口头所托,在郭文贵的主要资产政泉置业担任执行董事,帮其打理公司。但由于在2008 年郭文贵收购天津华泰73.2% 股权以及和达创新股份归属问题上两人利益产生严重分歧,关系正式破裂。

《第一财经日报》引述其获得的一份材料的内容称,2011 年3 月中旬,正值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即将成功之时,曲龙以实名向国家安全部纪委以及中纪委相关部门举报郭文贵侵占国有资产。材料中有这样的描述:郭文贵第一时间得知此事,并对曲龙进行恐吓称:“你敢告我,找死,倒数时日吧。”

而这之后不久,就发生了前述张越手下带头参与的暴力抓捕曲龙的事件。

据接近曲龙的人士以及一直实名举报郭文贵的商人谢建升所述,曲龙被承德公安局已刑拘在承德某看守所期间,曾被多次被带离看守所,进行非正常审讯。对于这一状况,曲龙同监室的人曾对此出具了证言。

“他们告知我民族证券涉及河北重大利益,上头交办,省政法委书记亲自盯办,要求我对民族证券的事闭嘴,并将华泰公司无偿转给郭文贵,否则就致我于死地。”一位接近曲龙人士的口述材料中有这样的表述:张越高度“重视”抓捕曲龙,并对抓捕过程做出直接指示。

全程干预曲龙案 曲2亿资产被郭文贵占有

接近曲龙人士透露,张越授意承德市公安局,在没有案件管辖权的前提下,就以“非法持有枪支” 将曲龙逮捕,但最后并未提供相关任何犯罪证据。

其他知情人士也表示,张越、马建等人随后协调郭文贵及其律师,以北京政泉置业股东是承德人为由,用相关经济罪名向有权审批部门申请案件管辖权,随后管辖权被授予承德公安局。承德公安局再以“职务侵占”的罪名对曲龙进行调查,最终在张越等人指示下,以“张书记指示”、“国家安全部要案”等为理由,干涉承德、围场检法部门。最后,承德围场县法院采信了承德公安局相关警察提供的侦查证据,对曲龙先进行定罪,后开庭审判。

熟悉曲龙案件人士称,在曲龙被捕后,承德公安局相关人员曾与围场县法院一起,以追赃为由,多次将曲龙家人以及中垠投资相关人员带至承德关押恐吓,要求放弃购买中垠投资股权的股东优先受让权。最终,郭文贵还以900 万元的底价将曲龙及他人名下的2 亿元多资产占为已有。此外,郭文贵在收购中垠投资及其12家下属企业后, 曾借助承德警方力量,将这部分公司员工解散。

举报郭文贵的商人谢建升提供的其调查情况以及接近曲龙的人士陈述均显示,实际上,在曲龙案一审期间,承德市公安局相关人员曾到围场县“做工作”,直接干预案件审理。在案件一审的第一天,因程序违法,曲龙代理律师曾当场提出质疑,承德市人民法院当天的审判曾休庭半日。

谢建升还透露,张越对曲龙案件的干预不止在河北本地。2014 年8 月,曲龙曾被河南焦作警方带走至焦作协助调查谢建升和郭文贵之间的相关案件。但张越为保护郭文贵及自身利益,曾派遣手下多次前往焦作阻挠办案,叫嚣“涉及郭文贵的案件都不能碰”、“曲龙涉及国家安全,必须带回河北”等。当年9 月,张越两度派人前往焦作“抢人”,最终在没有正规手续的情况下深夜将曲龙带回河北邯郸监狱。

曲龙案件一审判决书显示, 2012 年4 月18 日,围场县法院最终以被告人曲龙犯职务侵占为由,判处曲龙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此外,将天津华泰73.2% 股权以及和达创新股份全部股权、以及四套房产价值1164 万元判予了郭文贵旗下的北京政泉置业。

一审判决后,曲龙家人及其代理律师随即提出上诉。但承德中院宣布“维持原判”。

有曲龙案知情人士透露,在二审期间,张越曾直接打电话给时任承德中院相关领导,要求对曲龙处以“最高量刑”。

后来,曲龙一方不服再次上诉至河北省高院,但案件一直未被受理。曲龙被判刑后,曾有段时间被临时押送到承德市上板城监狱,后又辗转至承德市第五监狱。

知情人士透露,从被抓捕到判刑,曲龙曾多次被转狱,甚至曾被秘密收监。“一开始投牢在承德, 后被押到保定,从焦作抢走后带往邯郸,最后关在张家口监狱,曲龙父母都不能探监。”谢建升提供的材料则称,张越对参与曲龙案件的相关人员给予了相关升职加薪等承诺。在案件结束后,这些承诺或多或少得到兑现,有人甚至因此立功受奖。

工作中常爆粗口 在郭文贵面前却像随从

知情人士透露,在曲龙案之前, 在前往河北任政法委书记之前张越就与郭文贵相识,并为之所用。

早年,张越经人介绍与郭文贵相识,后又经郭文贵结交权贵,也顺势加入了郭所建立的“盘古会”。除了帮助郭文贵在曲龙案件中侵吞财产、掩盖事实而协助郭文贵导演丑剧外,在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的过程中也是得力“马仔”之一。

相关举报材料显示,2009 年至2011 年,政泉置业得以低价收购首都机场、石家庄商业银行所持有的民族证券的股权,这其中就有张越的“功劳”。正是在张越的干预下, 协调河北银监局将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6.81% 民族证券股权以协议形式底价转入郭文贵手中。

张越河北在任期间,曾直接下令拨款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西二环建造豪华游泳馆。不仅如此,张越因结交权贵而自视甚高,脾气暴躁,工作中也常爆粗口。

但河北“政法王”在郭文贵的“盘古会”以及郭文贵面前却是另一幅模样。熟悉两人关系的人士透露,外界对于张越是所谓“盘古会” 成员的说法甚多,张越在曲龙案中的表现就是缩影。实际上,作为所谓“盘古会”的一员,张越在郭文贵的面前就像一个随从。

该人士称, 在原方正证券CEO 李友与郭文贵交恶之前,有一次李友在郭文贵办公室,后者为了炫耀自己的实力,对李友说,我让张越2 个小时赶来,他绝不敢迟到。而2 个小时之内,张越果然从河北赶到郭的办公室。

“一进门郭坐在办公桌前身子都没有抬一下,对李友介绍说这就是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然后对张越说,你就在那个椅子上坐吧。那把椅子就在门边,而客人坐的沙发还空着,张越就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下了。据说李友当时彻底被震撼了。”该人士称。

一位熟悉张越案的律师分析称,若张越干预曲龙案件的事实成立,其本人则涉嫌“滥用职权”以及“受贿”等罪名。该律师认为, 最终罪名则要看相关部门最后的调查事实和司法认定。

在张越被调查之前,郭文贵早已滞留境外,至今去向不明。本月19 日,中国外交部透露,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令。

观察

商人郭文贵何以能驱使高官张越?

北京《新京报》报道,以往报道的官商“勾肩搭背”,官员常居主导位置,商人则俯首听命,比如刘志军与丁书苗等。郭文贵与张越显然颠覆了这一认知。据报道,张越曾多次帮助郭文贵摆平“障碍”,在郭面前甚至表现得像随从。

一个布衣商人何以能驱使省政法委书记?一个推测是,郭文贵手里握有张越的把柄,这是郭文贵的惯用手段。2015 年有报道称,郭文贵长期以来依靠自己控制的酒店接触领导官员,并用隐秘的音像设备摄录领导干部不光彩的一面,以此要挟。

但如果说仅仅是被拿住了把柄,张越便处处听命,积极为郭文贵冲锋陷阵,似乎也未必合常理。对这些人来说,把柄往往是撕破脸之后的保留手段。因此另一个推测是,张越怕的不是郭文贵本人,而是郭文贵背后的人。这可能是一个现代官场版的狐假虎威寓言。

郭文贵出身农家,初中毕业, 却能玩起惊天规模的金钱权力游戏,很难相信他只代表自己。像郭文贵这样以“背景神秘”行走江湖的商人,往往把自己打扮成“上面有人”的模样。有人玩得是演技,即使没后台,也可让森林百兽都以为自己背后有虎。

那么郭文贵背后有没有真老虎呢?中国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曾被视为郭文贵的后台,但目前来看,马建是郭文贵的盟友, 却不太像可以让张越毕恭毕敬的大老虎,在“盘古会”的棋盘中, 郭文贵未必居于马建之下。如果说郭文贵背后没有真虎,却可以把马建、张越这样有强力手段的人耍得团团转,演技未免过于高超。

无论如何,张越落马让我们对一场隐秘的“权力游戏”有了更全面的认知。但这幅图有没有其他的残片没拼出来,还有待时间揭晓答案。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