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留美学子 > 正文

听中国留学生讲中美性教育差异

2017-05-15 01:03 来源: 侨报网 字号:【

侨报网综合讯】最近,台湾女作家林奕含自杀,她在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描述了一个女学生遭遇教师性侵犯的情形。其实,这是林奕含的自传式小说,这位才华横溢的女作家由于这一经历最终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引发了大众关于性教育问题的探讨。

b6cb993a1cc30a8_size134_w600_h365

台湾女作家林奕含生前接受媒体采访画面(视频截图)

林奕含在小说里的文字很赤裸,却道出了一种现状,“房思琪式的强暴”普遍存在。林奕含在小说中说道:“我们的家教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这种问题,似乎普遍存在于亚洲家庭当中。

5月11日,《纽约时报》网站刊登了中国留学生李彦哲写的《性爱代表什么?谈谈中美性教育的差异》一文,阐述了他在留学期间对美国性文化的所见所闻以及对中美性教育差异的思考。

来自上海的李彦哲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一名一年级的学生。他在文章中写道:刚到普林斯顿大学的第一个星期,我的宿舍辅导员——一位大三的学姐把我们同住一栋楼的20个同学叫到了她的房间,给我们罗列了一些在学校要注意的事项和一些可以寻求帮助的资源。她说,“你们每个人都会拿到一本名叫《不传播性病的你才最性感》的性健康与安全手册,里面详细阐述了在发生性行为时需要采取的安全措施,每个人还会拿到一个避孕套。”绝大多数的美国同学在六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接受了有关性方面的教育,在入学的迎新周里,学校举办了多次讲座提醒学生要注意的安全事项。我的一个同学告诉我,他们的宿舍管理员甚至在黑板上写下了几个成人网站的网址,说是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

u=431866947,3524014096&fm=23&gp=0

美国性教育课堂(网络图片)

要知道,性教育是美国青少年的必修课,从幼儿园就开始了,直到高中毕业,全美95%的中学都对学生进行性教育。很多州通过了性教育法律,并要求重点教授预防艾滋病的知识。

值得一提的是,研究表明,在美国38%的中学生想和父母讨论关于性的问题,65%的父母和孩子谈论有关性的问题“觉得自然”或“很自然”。

而中国在这方面就有点“羞涩”了。

李彦哲对比了自己在中国时的一个场景:当时学校里有一门科学课,其中有一个章节讲的是青春期男女的生理发育与健康,老师把班级里男女生分开到两个教室里,并在大屏幕上播放了视频。同学们在上课之前都显得有些小小的激动,但是在视频放出来之后,他们便很快失去了兴趣。视频讲到了青少年在青春期会经历怎样的心理变化,并从纯生物的角度上讲述了男女人体的不同构造,但没有提到性行为具体是如何进行的,更不用说所要采取的避孕套等安全措施。

1fbcb261d6ae1d2a4d924d6f7e79a89b

引发争议的性教育读本(图片:看看新闻)

许多人避讳谈及“性”,在中国不是什么秘密。

今年3月,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在杭州某小学引起争议。就是由于首部小学性教材“我是从哪里来的”一课中大胆加入了性交概念,书中用“阴茎”、“阴道”等词直呼男女生殖器的名称,并在“人的诞生”这一主题中,用“爸爸妈妈相亲相爱”、“爸爸的阴茎放入妈妈的阴道”、“爸爸的精子进入妈妈的子宫”三个过程进行解释。这些直白的词语和解读方式让中国家长大为震惊,一名家长将这本书的图文拍照后发到了自己的微博上,之后迅速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东方卫视新闻视频栏目组在采访民众对此的反应时,不少家长表示,书中的词语和解释太过直白,让他们难以接受,“孩子满嘴都是那些词,脱口而出,受不了。”

中国对“性”的回避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山西晚报》5月12日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晋中市榆次区市民李先生接儿子下学,在路过一家成人用品店铺时,儿子突然问:“爸爸,这个店是卖玩具的吗?能不能进去看看?”李先生抬头一看,店面上写着“成人用品,有情趣,多乐趣”。李先生窘得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解释,只能说:“这个不是给咱们玩的。”然后拉着儿子匆匆离开了。“这种店开在学校附近,真让人难以接受,尤其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解释。”之后,改名家长拨打投诉电话,认为这种店铺不应开在学校周围。

李彦哲则提到,性教育在中国是个禁区,学校与家长尽力避免谈起这个话题。美国的学校知道性行为不可避免,不如鼓励学生采取安全措施。李彦哲形容中国的性教育是,一个文化禁区,学校与家长时时刻刻在尝试避免与孩子们谈起这个话题。但之后《珍爱生命》一书也销售一空。

东方卫视新闻视频也说,如何跟孩子谈“性”:这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淫者见淫的问题。

西安新闻网对此的评价是,成人用品店开到校门口固然不妥,但是对于这种现象,关键还是看家长和老师如何处理,如何去引导和教育,这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中国的性教育问题不容忽视。一项调查显示,中国“95后”青年第一次接触性爱的平均年龄是17.7岁,比在上世纪80年代出生人们低了5岁,后者第一次接触性爱的平均年龄是22岁多。许多专家表示,由于缺少了系统的在学校里的性教育,中国的年轻人当中,艾滋病感染、堕胎和强奸的案件数量一直在上升。

虽然媒体、专家、学者一再强调,性教育在中国的缺失,但似乎没有太大作用。

针对这一现象,中国教育新闻网转发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称,开展青少年性教育,要先砸开“性丑陋”的枷锁。文章说要用“顶层设计”避开争议的“阻挠”,用“既成事实”倒逼人们思想的提高。

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性学教授彭晓辉4月27日在接受采访时则认为,性教育难在观念,并非就是男女之事。但是随着关注度的增加,情况会改变。“起码20年前,我们还在讨论该不该有性教育,而现在,我们是在讨论该如何去实施性教育。”

(编辑:萨萨)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