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美国新闻 > 正文

向俄泄露情报 特朗普认了

2017-05-17 00:23 来源: 侨报 字号:【

【侨报讯综合报道】《华盛顿邮报》周一爆出猛料:上周三,特朗普在白宫会晤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yLavrov)和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里亚克(Sergey Kislyak),谈到“伊斯兰国”恐怖阴谋时,泄露了涉及美国情报来源的绝密信息。该报道犹如一枚震撼弹,立刻在华府引起了一场新的政治风暴。白宫官员急忙“辟谣”,宣称那是一个虚假不实的报道。然而,周二早晨,特朗普却发推文宣称,他“有绝对权力”与俄罗斯分享信息,等于变相承认了《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被打脸的白宫幕僚竭力打圆场,结果越抹越黑。国会共和党大佬再也看不下去,纷纷表示担忧。

QQ图片20170517150937

5 月10 日,特朗普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白宫会谈。(图片:美联社)

特朗普:我绝对有权与俄分享信息

《华盛顿邮报》周一爆出特朗普向俄罗斯高官泄密的猛料后,白宫官员护主心切,立刻予以否认。然而,特朗普周二早晨却发推文说,他绝对有权与俄罗斯分享信息。

据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网(NBC News)报道,特朗普周二发推文说: “作为总统,我想与俄罗斯(在公开日程的白宫会晤中)分享我有绝对权力要做的、涉及恐怖主义和航空公司航班安全的事实。人道原因,加上我想让俄罗斯加强对‘伊斯兰国’和恐怖主义的斗争。”

《华盛顿邮报》周一援引政府现任和前任官员的话说,特朗普会晤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俄驻美大使基斯里亚克时泄露了涉及“伊斯兰国”的一个美国情报来源。由于那个情报来源太敏感,详细内容甚至不能与美国盟友及政府内部成员分享。不过,特朗普的推文没有具体说他是否向俄罗斯官员传播那种信息。

《华盛顿邮报》指出,特朗普看来炫耀了他所掌握航空业面临的迫在眉睫威胁的内部信息。这些机密信息来自美国的合作伙伴,但美国政府没有获准与俄罗斯分享这些情报。

《纽约时报》称,特朗普透露了被认为特别敏感的情报,甚至美国政府内部或其它盟国也不能广泛分享。

这两家报纸和其它媒体认为, 特朗普透露的信息可能伤害那些关于“伊斯兰国”的情报来源和收集方法。这些媒体采访的情报官员担心,美国的一个伙伴国政府提供的情报被泄露,可能伤害重要的双边关系。

特朗普上台后一直面临竞选期间与莫斯科有瓜葛的指控,一些指控已经受到调查,但特朗普否认并指责那些指控都是"假新闻"。

白宫官员:分享信息无损国家安全

《华盛顿邮报》关于特朗普向俄罗斯高官泄密的独家报道给华府政坛投下震撼弹后,白宫官员先是急忙否认,指责报道不实,等特朗普出面承认他与俄罗斯分享信息后,又百般狡辩,竭力打圆场。

周一傍晚,白宫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 在白宫院子里对记者说,《华盛顿邮报》那篇报道是“假的”。他说: “总统没有谈论情报的来源和收集方法,也没有透露尚未公开的军事行动。”

他还说:“我当时就在场。他没泄密。”

说完这句话后,麦克马斯特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转身回到白宫西厅。

国务卿蒂勒森也支持麦克马斯特的说法,称他也参加了上周三特朗普与俄罗斯外长和大使的那次会晤。蒂勒森在声明中说,他们当时“讨论了广泛的内容,包括反恐方面的共同努力和威胁”。

周二,特朗普发推文承认自己曾与俄罗斯官员分享信息后,麦克马斯特狡辩说,特朗普与俄罗斯官员分享的信息“完全适当”,不会损害国家安全。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麦克马斯特当天在白宫记者会上没有说明特朗普透露给俄罗斯官员的信息是否为机密,却在声称特朗普甚至不知道信息来自何处之后离开了记者会。

他说:“我们不做的就是讨论什么是和什么不是机密……我将告诉你们的就是在那次讨论中,总统与外长讨论的内容对那次谈话完全是适当的,是与总统和他所接触的任何领导人之间例行分享信息所一致的。”

当有记者指出是美国铁杆盟友以色列向特朗普政府提供了高度敏感信息之后,麦克马斯特称,特朗普不知道信息来源,意味着他当时不知道他提供的信息是否会损害美国与那个提供情报的外国盟友的关系。

麦克马斯特很快回到记者面前,否认特朗普有任何错。他强调,真正有害的是政府内部把谈话内容泄露给媒体的人。他说:“要调查这种事情,要保证我们整个政府都是可信任的机构,允许自由分享信息和合作。”

白宫发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随后也抨击泄密者“危险”。他暗示,一名记者把消息来源指向政府之后,白宫正在查找。

QQ图片20170517151032

5 月16 日,麦克马斯特(右)在白宫记者会上取代了斯派塞(左)。(图片:美联社)

英国媒体:那个情报来源是以色列

周二,英国《泰晤士报》引用美国政府现任和前政府官员的话说,以色列是那一情报来源。而此前的报道称情报来自美国在中东的盟国。

以色列驻美大使德默尔(Ron Dermer)当天发表声明说:“以色列对于和美国的情报分享关系完全有信心,期望在特朗普领导下的今后几年加深这种关系。”

以色列大使馆没有提供更多评论,德默尔也没有对英国《每日邮报》提出的白宫是否对特朗普与俄罗斯分享以色列情报而道歉的查询给予答复。

在不录像的记者会上,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说,他不评论有关以色列的报道。

QQ图片20170517151136

特朗普的白宫危机不断,陷入一片混乱。 (图片:美联社)

国会共和党大佬也开炮 痛批特朗普对俄泄密

周二,国会共和党重量级议员批评特朗普向俄罗斯官员泄露机密情报。越来越多的议员呼吁白宫告诉参、众两院情报委员会,特朗普究竟向俄罗斯官员提供了什么信息。

据《今日美国报》报道,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科林斯(Susan Collins)敦促特朗普政府立即向该委员会通报。这位来自缅因州的共和党女参议员周二发表声明说:“泄漏高度机密信息可能破坏情报来源,影响盟国分享对我们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信息。尽管总统有合法权力披露机密信息,如果他将如此敏感的信息告诉俄国人,还是令人担忧。”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巴尔(Richard Burr)的通讯主任瓦特金斯(Becca Watkins)说,该委员会已经与白宫联系,“要求就最近所谓的扩散情报的报道提供进一步信息”。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John McCain)称,有关特朗普与俄罗斯官员谈话的报道“令人深度不安”。他周二说,特朗普把美国盟友提供的信息分享给俄罗斯官员,对美国盟友及其全球伙伴发出令人不安的信号,可能影响他们未来与美国分享情报的意愿。

麦凯恩还说,非常遗憾,特朗普把敏感信息分享给俄罗斯官员的时候,他却没有关注俄罗斯干涉美国和欧洲选举、非法侵略乌克兰和吞并克里米亚、制造欧洲其它地方不稳定、屠杀平民和攻击叙利亚医院的问题。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波特曼(Rob Portman)说,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应当全面审议此事。这位来自俄亥俄州的共和党参议员说:“这提出了严肃问题。如果报道属实,我担心对俄罗斯提供高度敏感信息的潜在后果,尤其是盟友为我们秘密提供情报的来源。我们需要白宫回答究竟在会晤中发生了什么。我相信两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应当全面审议此事并适当监督。”

此外,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周二呼吁白宫向参、众两院情报委员会尽快提供特朗普会晤俄罗斯外长时谈话的文字稿。他指出,两个委员会需要文字稿,看看总统究竟说了什么,因为当时在场的人现在说法不同。他说:“如果总统没什么可隐瞒的, 他就应当提供会晤谈话的文字稿。”

来自威斯康星州的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前海军陆战队员加兰格(MikeGallagher)周二发推文说, 作为一名受过培训的情报官员,他知道保护机密信息生死攸关。

白宫陷入危机 特朗普是否胜任须回答五大问题

特朗普向俄罗斯官员披露高度机密信息的报道正在把华盛顿政治动荡中的私下议论变成越来越响亮的问题:他能胜任吗?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报道,中央情报局(CIA)前局长海顿(Michael Hayden)周一晚上对CNN 说:“这不是一个总统的权力问题。他有权这么做……这更多是关于总统这个人及其表现的问题。”一场新的风暴正在包围已经受到潜在破坏、处于困境的白宫,因为它蔓延的范围远超特朗普的地位和威望问题。为了与其无经验的混乱领导风格保持一致,白宫政治运作及其通讯团队的信誉再次令人质疑。海顿说,那是特朗普无条理、凭冲动、靠本能和直觉办事的结果。

以下是白宫亟待回答的5 大问题:

1,能力问题。对总统来说, 能力问题几乎超过其它任何商品的重要性。公众一旦对三军统帅的能力失去信心,政治滑坡将非常惨烈,就像小布什和卡特总统所证明的那样。

过去的震荡,从总统的火爆推文到谎称他就职典礼的规模,都有可能被被特朗普特有的率性缓冲,但批评者把他开除联调局局长科米(James Comey)视为更为令人担忧的独裁本能。而有关特朗普上周三在白宫向俄罗斯高官透露“伊斯兰国”恐怖阴谋机密信息的报道则提出了他在最严肃的责任方面是否值得信任、以及他是否理解与美国敌手讨论最机密信息的后果等重大问题。

中情局前局长帕内特(Leon Panetta)说,总统缺乏条理性导致他做出匆忙决定,“美国总统不能随心所欲地做事、说话或讲话。那是不负责任”。

2,情报问题。几份报道已经谈到盟国情报机构担心特朗普政府对敏感信息的保密能力,对与美国分享机密信息有怀疑。这种担忧现在会加倍。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特朗普告诉俄罗斯官员,来自美国情报伙伴的信息高度敏感,要对盟国有所保留,也对美国政府内部严加限制。中情局前官员拜耳(Bob Baer)说,其后果严重到难以过高估计,“总统对俄罗斯官员泄漏之后就对这一信息失控。它可能到了叙利亚人那里,它也可能到了伊朗人那里,它们都是俄罗斯的盟友”。

他说,要保护那个来源的能力受到严重破坏。如果中情局一名官员向俄罗斯泄漏该信息,会被马上开除。

3,政治影响。特朗普对该报道为何脆弱,还在于他在去年的竞选活动中猛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处理机密信息的做法。他现在对待美国机密的处理,不说超过,也像希拉里用私人电邮那样不明智,而这暴露了他的虚伪性。共和党疲于应付特朗普白宫的混乱,被迫一再为他辩护,却有可能破坏他们利用少有的同时掌控国会两院和白宫的机会推行其保守议程。白宫最大的未知数就是特朗普的最新危机是否会在破坏性上超过以前的其它事件。

4,俄罗斯问题。如果说华盛顿过去对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关系有猜疑,现在那种猜疑正在快速蔓延。特朗普与拉夫罗夫和基斯里亚克的合影已经成为白宫的一种政治失误,民主党现在利用特朗普的情报问题再次呼吁设立独立检察官调查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和与特朗普竞选团队可能的勾结。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布鲁门索(Richard Blumenthal)周一晚上说:“我们所知道的这个问题对于美国国家安全构成非常严重的威胁,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希望共和党和民主党一起设立独立检察官来调查俄罗斯问题。”

5,国际角度。周一的爆炸性报道是在特朗普准备首次走向世界舞台时出现的。他预定本周五去沙特阿拉伯、以色列、意大利和比利时访问。这对没有经验的特朗普来说是个严峻考验。现在,要在海外改变形象、要对外国领导人保证美国的领导作用及他的政府能为盟国保密,特朗普会遇到更大压力。那不仅是其本人的威望问题,美国的信誉也受到公开侵蚀。

(编辑:萨萨)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