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中美关系 > 正文

中国教育部被盲人学生起诉 可从美国取取经

2017-05-17 00:53 来源: 侨报网综合 编辑: 勉筝 字号:【

侨报网综合讯】中国的盲人受教育情况怎么样?

最近,一位视力障碍女大学生申请英语四级盲文卷遭拒,因此起诉了中国教育部。这让大众再一次关注起中国盲人群体的现状。

去年9月,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针灸推拿专业大四视障女生小倩(化名)报名了12月的大学英语四级考试,并向当地教育部门申请使用盲文试卷,但未获批准;今年3月的四六级报考中,小倩再次申请未果。5月10日,小倩委托律师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教育部公开视力残障人参加四级考试能够获得的合理便利措施,法院当日受理该案。

5月16日,中国教育部考试中心官方对此事作出回应:在中国残联的大力支持下,2017年6月全国大学英语四级考试(CET)为视障人士提供盲文试卷的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可以满足盲人考生参加CET的愿望。

那么再次之前,中国视障人群没法像正常人一样,享受参加国家级考试的权利么?

根据2010年中国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时的数据,当年中国视力残疾人数为1263万人。如果考虑到这些年人口数量的变化,要说100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是视力残疾者并不夸张。但诚然,很多网民都表示他们在平时的生活中并没有接触过多少盲人,很多网民认为,在中国,盲人的生活便利度不够。

盲人在生活中有很多不便,他们争取普通高考权利的过程也可谓艰难。

虽然中国2008年修订的《残疾人保障法》已明确规定要保障盲人参加各类考试的权利,但2014年以前,想参加高考的盲人都被考试机构一句“没有盲文试卷”给顶了回来。

201412041000260312e_550 (1)

2014年,曾有3名残障人人士一起致信中国教育部争取高考权利。图片来源:南方都市报

因此在2014年,也曾有3名残障人人士一起致信中国教育部,期望以此引起教育部和全社会对残障人士高考权利的重视,并为相关考生提供不违背公平原则的各种便利。

2015年,中国盲人首次大范围参加普通高考,据了解有8个省份专门为盲生提供了盲文试卷。

在那之前,盲生只能参加“单考单招”,接收他们的高校仅有三五所,且只有推拿、音乐等几个专业,盲生选择的余地很小。

2015062413582115281

2015年在高考中考出570分的高分的盲人学生郑荣权(右)。资料图

2015年的参加高考的盲人考生,有多人取得较好的高考成绩,比如当年20岁的郑荣权是浙江省首位参加普通高考的盲人,2015年考出了570分的高分。此前在填报志愿期间,多所高校因视力原因拒绝了他。最终温州大学录取了他。

但更多数普通高校,因为没有能力培养盲人学生,也无法提供盲文课本,所以拒绝接受盲人学生。

为何一项早经法律明确9年之久,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权利,却还要通过视障考生的执着争取才有望“激活”?

《新京报》指出,个中原因,无非是每年参加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全盲视障学生少之又少;而在这少之又少的全盲视障学生中,因盲文试卷阙如参考受阻,能像小倩这样不卑不亢挺身执着维权的,更是凤毛麟角。而要为这占绝少比例人群,专门把试卷“转译”成盲文试卷,也涉及经济成本问题。

于是,这些拟参加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全盲视障学生,也就给撂在了“被人遗忘的角落”。

但即使普通高校开始接收盲人学生,并为他们考试提供机会,但中国残疾人高等教育的专业和课程设置仍然相对单一,如视障以按摩专业为主。少数盲人学习音乐等专业,不能满足个体发展的需要。很多盲人希望通过接受高等教育,实现更多的可能性。

那么在大洋另一端的美国,有没有相关经验可以借鉴?

其实美国的特殊教育并非一开始就受到重视。

1975年福特总统签署了《全体残疾儿童教育法》(又称94-142公法,The Education for All Handicapped Children Act,即EHA)该法律为所有的残疾儿童接受免费的合适的公共教育提供了保障。

1997年的《残疾人教育法》改善从中等到高等教育的过渡服务,是残疾学生数量增多。2004年颁布的《残疾人教育促进法》,对残疾人的高等教育过渡计划、在评估以及障碍诊断的新标准几方面进行改动。为美国的盲人接受高等教育的过渡具备了条件。

有了法律依据,美国的盲人也可以与其他的入学申请者平等竞争入学机会。在美国如果一个学校拒绝录取符合标准的残疾学生,政府将对他终止一切形式的拨款。

美国大学为了保证所有学生的平等竞争还会提供辅助技术,学校中都设有盲人教育资源中心提供咨询服务和技术支持,他们为盲人学习不同专业提供不同的技术支持设备。

针对盲人的生理特点导致其在选择专业方面可能有所局限,对此部分学校采取了调整课程的方式,以满足特殊学生教育的需要。除接受一般专业课程之外,为帮助盲人完成学业,还会辅以一些培养学生生活技能的发展、自我决定、自我提倡意识的课程等

曾入读美国公立大学加利福尼亚帕默正骨大学的脊椎神经矫正专业,并且获得博士学位的李雁雁对人民网说,在美国,盲人与普通学生都是在一起学习,就是“同校融合”。“中国高校低估了盲人的能力。以我自身经历来说,虽然读书比较辛苦,但都能克服,我不照样博士毕业了吗?”李雁雁说,盲人学生缺的就是一个机会。

在美国,盲人能选择的专业达100多个,他们已有多年实践,可见盲人读大学并不是什么难事。

相比之下,中国盲人的维权之路还很长,中国目前还没有专门的特殊教育法,只有一个法规性的特殊教育条例,残疾人保障法中有部分特殊教育条款。未来如果中国加快特殊教育立法的日程,同时要加大法律的实施力度。中国的视力残疾人群也能拥有更多的受高等教育机会。

(编辑:勉筝)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