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花式共享 共享经济被玩坏?

2017-05-19 00:40 来源: 侨报网 作者:王伶羽 字号:【

侨报特约记者王伶羽北京报道】被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的共享单车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带动了共享经济的狂飙突进。出门在外的刘兰在发现自己手机没电时,并未像以前那样冲进一个餐厅、点一份餐,然后耐心等待几个小时给手机充电。她发现中国的分享经济出现了最新的一个奇特事物——充电宝租赁服务。中国的投资者正在打赌,他们认为像刘兰这样的客户将帮助共享充电服务成为分享经济迈出的下一步。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等产品纷纷面世。

“如今的中国人甚至连钱包都懒得拿,都在用移动支付。你认为他们出门时会带着充电宝吗?”自助租借充电宝平台来电科技的发言人的这种说法,准确捕捉到了消费者的需求,似乎让人们看到了充满无限可能性的共享经济未来。

中国政府预测,到2020年分享经济将占到全国经济总量的10%,2015年的这一比例接近3%。

对于创业者而言,在这个“没有好故事就没有投资”的创业年代,共享经济是一个“让猪都能飞起来的”风口,他们试图讲出表面不同实际严重雷同的故事。

风险正在剧增,wifi共享出现用户银行卡被盗刷、共享单车被毁损,这些不断涌现的负面消息,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心是投资泡沫在推动分享经济的发展。

A07052101

在北京,一些年轻人在扫描免费租借充电宝的二维码。(图片:中新网)

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充电宝

就在资本宠儿共享单车尚未进入市场成熟期并引来各方争议的时候,在中国,共享经济概念持续火热的前提下,生活中的很多物品纷纷带着“共享”的帽子进局。

半个月前,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跟王思聪(大陆首富王健林的儿子)在网上展开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赌局”。

陈欧出资3亿元(人民币,下同),投资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拿下60%的股权,并出任董事长,进军共享充电宝市场。对这一举动,王思聪则公开表示:“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虽然这只是创投圈一次小小的嘴仗,但背后关于“共享经济”的故事却庞大得多。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目前共享充电宝领域已有十余家创业公司入场,小电科技、来电科技、Hi电等企业相继宣布获得亿元级别的融资。

从投资方来看,今年3月底至4月上旬,腾讯、鼎辉资本、金沙江创投等超20家资本巨鳄机构已经入局,累计携大约3亿元资金涌入到共享充电宝领域。

共享篮球、共享雨伞等产品也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元级Pre-A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

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和资本都开始聚集在共享经济领域。比起创业模式而言,创业者需要的是开动脑筋,找出人们日常生活里尚未被“共享”的物品。

今年3月,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万亿元,融资规模约1710亿元。参与到共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人,参与提供服务者约为6000万人。

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说过一句引起无数人投身互联网创业的“金句”: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在当前的新经济创业领域,共享经济应就是雷军所说的那个风口。

有中国网民戏谑地表示:“如何拯救一个快要倒闭的自行车厂?把库存的自行车加上智能锁,刷上一个亮眼的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都可以,实在不行就都刷上,往大街上一放,就是共享单车。”

很快,明明眼看着要倒闭的自行车厂,就扭转成了创业独角兽,融资、路演、市值几十亿,单位必须是美元……

以此类推,如何拯救一个快要倒闭的雨伞厂、篮球厂、服装厂……有了“共享”这道救命符,厂房的库存都变成了经济,共享经济。

花式共享已成泡沫经济?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一个时代。从共享单车的跌宕起伏的曲线故事中就可以看出,尽管这些互联网创业公司还十分年轻,刚刚起飞,但市场对他们并不宽容。

“押金等于圈钱”的嫌疑尚未洗干净,就要面对“花式共享”本质上不是共享经济的新一轮质疑。

“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互联网观察家葛甲这样说道。

现实中,由于共享经济模式的出现,中国民众的生活方式、消费理念,社会消费观念正在发生悄然变化。

消费者不用再花钱购买商品,不必拥有商品所有权,只要按需付费便可消费商品的使用权,也不用再操心商品的维修保养、丢失、被盗等,将“麻烦事”交由商家承担,满足了消费者的实际需求,获得了市场认同。

也是因为这样的便利才有了“被宠坏的消费者”。同时,也为新一轮入市场的创业者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层出不穷的风险正在集聚。毕竟共享经济不是免费经济,用户在享受其便捷的同时,需要支付各种有形的成本和费用,更在展现自己的诚信与素质。

个人用户看似风险很小,但小风险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能演化成为大风险。此前不少人批评共享单车收取押金其实是变相吸纳储蓄,症结也许就在这里。这一切,似乎在质问,花式共享是否已成为泡沫经济?

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共享单车的折损率就是一个例子。

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

故事还能讲多久?

“这只是‘共享经济’成长期所面临的一些问题。”在人们开始唱衰共享经济时,也有专家表示,我们是否能对共享经济再有一点耐心?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表示,在其看来分享经济没有门槛,“企业在不断的试错过程中最终能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

前不久,北京外国语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发起了一次留学生民间调查,来自“一带一路”上的20国青年票选出心中的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铁、网购、支付宝和共享单车。

1000年前,中国指南针和活字印刷问世,拉近了世界地理和文化的距离。如今,中国全面拥抱移动互联网,在向世界输出产品、资本、技术的同时,也在输出着新的生活方式。

但问题在于,共享经济的故事还能讲多久?毕竟这是一个投资人走下“神坛”的年代。当创业者把周围所有的物品都“共享”之后,新的创业点在哪里?

值得注意的是,资本汹涌下,创业模式的雷同还引来一场诉讼。今年3月30日,共享充电宝企业“来电”将另一家共享充电公司“街电和湖南海翼电子商务股份”告上了法庭,理由是专利侵权,涉及的专利前后共计6项。

此外,定价低的业务模式想要盈利,一定是基于高频需求,其赢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回收周期势必就更长,盈利难度增加。

上海凯源资本董事总经理陆修泉说:“虽然在某些层面或许存在某种分享形式的合理需求,但我不认为这种需求可以作为大量资本流入的根据。”

决定未来共享经济发展方向的还有国家的政策。目前,共享经济所带来的一系列经济和社会效益使其获得了中国政府层面的大力支持。2016和2017年,共享经济两次被写入中国政府工作报告,在过去一年中,鼓励分享经济发展的政策也是接连不断,如《关于深入实施“互联网+流通行动计划的意见》、《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等。

但享受着诸多政策红利,是否意味着共享经济前景无忧呢?随着去年7月“网约车新政”横空出世,一些城市在细则中针对车辆、司机、运营管理等方面提出了相当严苛的要求,给网约车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

最终,降温去火之后,存活者寥寥无几。

(编辑:萨萨)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