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华人新闻 > 正文

我让美国图书馆唱响中国歌

2017-05-20 00:46 来源: 侨报 作者:高诗云 字号:【

【侨报记者高诗云报道】我的名字叫黄阿丽,从北京来美国快三十年了,现在在布碌仑公立图书馆的DykerHeight(戴克高地)分馆工作。1982 年左右,我学习英语毕业后进入Radio Beijing 的首都报道组做记者,一干就是几年。那时正值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时代浪潮,我每天到处跑,专门采访“Chinain Construction”(中国建设),报道大陆开放的新气象。我还记得当时北京第一家新式私营发廊开业,国外的风格、装潢非常好…还有烫发!都和传统老发廊不一样,我就去采访,还获了奖。

Lm-a

新闻实习期间,黄阿丽拍摄的采访二战老兵现场。照片黄阿丽提供

赶出国:追随留学潮 远赴美国新天地

我为什么会出国?是因为当初八几年时正好有一股出国潮,大家都想出国留学,我们那个单位因为写英语新闻,大家都很希望到美国来进修,每个人都在努力。那时我已经三十多岁,在大陆算年纪很大了,出国确实需要勇气,不过当时的我觉得精力特别充沛,能闯能折腾,而且改革开放嘛,能出国是一件很让人羡慕的事,家里也都很支持。后来我就跟大家一样也考了托福,顺利获得了得州大学阿灵顿分校录取,拿了奖学金,还得到了公派机会,于是就来美国读新闻啦。

到得州时是1988 年的秋季,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特别好,得州大学中国同学会里一个很帅的小伙子来接我,后来才知道那时候都把单身的男孩子派出来接新来的人,想一想说不定是为了以后能约会啊什么的!但是接我的这个却没戏,因为来美国时我已经结婚了。那时候的我,看起来很显小很pure,谁也想不到我已经结婚了。自从知道我已婚后,那个很帅的男孩子就再也没来帮忙了。

初来得州的我对美国的第一印象就是——美国真好啊!住的比我们又旧又暗的筒子楼好,没有风沙,地方还宽大得不得了,到处没人, 干干净净的。去商店一看,琳琅满目,当时我就想“Oh my God,真是资本主义啊!”这种文化差异带来的冲击感觉特别明显。

特别是得州买枪非常随便,到处有枪展,第一次近距离看见这么多真枪,我惊讶得一塌糊涂,小枪大枪一大堆还有猎枪,吓死了,我们就拿起来看,也弄不清楚,就是觉得特别震动,“哎呀,在美国枪可以这么随便买!”那时也不知道得州和其他州政策不一样。斗牛,玩蛇、枪,农场,卷舌口音,当地人红红的脸,得州的狂野牛仔文化对我来说真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当时在得州大学求学的中国学生大部分都是读理工科,只有我一个是学新闻的。那时候很多东西听不懂,像美国的故事啊,人物啊, 哪发生什么事儿啊,你都不知道。刚开始时我一个人去上课,美国学生人家都觉得很奇怪:哎,怎么一个中国学生来了?那时候得州的中国人很少,老外都特别想了解中国, 让我介绍大陆的情况。我还记得当时自己亲手学做幻灯片,用胶片打出来(投影),介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故事。

Lm-c

戴克高地图书馆荣获2016 年纽约市社区图书馆奖,黄阿丽(右1)与全体合唱团成员到场领奖庆祝。照片黄阿丽提供

当记者:歪打正着体育馆偶遇小布什

那时的中国学生基本上都有奖学金,但业余时间还是会出去打工补贴一下。我记得当时我奖学金每月生活费有400 元,足够花了,但周末的时候还是会去中餐馆打工做收银员。半年后,我先生到了美国也在工厂打工,两个人慢慢地就攒了一些钱。

来美第一年还是第二年,我们终于买了一辆黄色的日本二手厢型车,挺便宜的,两、三千块钱。后来我和我先生还开着这辆车,从得州一直开到加州再回来,沿途旅行,游览洛杉矶、拉斯维加斯、胡佛水坝什么的,当时还想会不会这辆车半途就出问题,结果竟然就这么过来了,颠颠簸簸的一直见证着我们到美国最初的生活。

1990 年我在得州Fort Worth 广播实习了一个学期。那时我和搭档一起到处跑新闻,采访过生活待遇不好的二战老兵什么的,一个人, 家里乱七八糟的,很可怜。

有一次报道阿灵顿体育馆完工开放,看到下面大操场上走过来四、五个人,对这个比较敏感的美国同事就指给我介绍,哎,是得州州长小布什。

当时,我对这些政要什么的还不了解,也没当一回事,还跟小布什“哈啰”了一下,他还跟我握个手呢。我还记得他当时穿黑色呢子大衣,那时候的印象就是这个人挺和蔼可亲的,后来老布什当了总统,最后他儿子又当了总统,我就觉得好有意思呀,这段经历我怎么没把它录下来呢。

也是从电台实习开始,我意识到在美国从事新闻工作不太容易。那时候傻乎乎地跟着跑,发现自己的语言啊、口音啊、文化背景啊各方面还是不太行,感觉可能做不了,就萌生了赶紧选一个其他专业的想法,要不然找不到工作。

刚好那时有朋友在阿灵顿大学图书馆工作,我跟着看看,觉得这个工作不错。后来知道想做图书馆员,不管公立私立,必须要有对口的硕士学位,我就计划转行,重新申请到宾州的一所大学。从得州到宾州,我和我先生一人开一辆旧车, 千里迢迢搬家,其中那辆最早陪伴我们游历美国的二手车也终于在抵达宾州不久后完蛋,功成身退了。

Lm-b

1993 年初到纽约的黄阿丽与当时犹存的世贸中心大楼合影留念。照片黄阿丽提供

做馆员:转行图书馆 目睹布碌仑变迁

1993 年春天,我从宾州图书馆系毕业。那时候纽约布碌仑公立图书馆刚好得到一笔经费,要招一大批图书馆员,正好被我赶上,再加上我的一些同学已经在布碌仑工作,介绍我过来这里,最后我很顺利就找到了工作,第一个图书馆是Flatlands 的Paerdegat 分馆。

接下来几年,我先后在布碌仑的Borough Park( 区公园) 和Kings Highway( 国王高速路) 分馆工作过,新世纪之初还在Kings Highway 图书馆举办了首次中国新年庆祝会,邀请当地华人教会的教友们来唱中文歌,表演二胡、扬琴、笛子什么的,观众们反响很好。

2002 年秋天,我来到戴克高地分馆担任副馆长和信息主管,十几年下来一直工作至今。

作为20 多年的老布碌仑,我在各地图书馆亲历了华人由少到多的巨大变化。最早在Paerdegat就没有几个华人,见到我还会很兴奋说“哎唷,终于有中国馆员啦!” 现在在Dyker Height,中国人是数一数二的移民群体,像附近的201 中学基本上都是中国孩子。如今戴克图书馆借出去的书,最多的是儿童书,其次就是中文书,而且儿童书里也有很多是中国人借走的。图书馆还增加了中文连续剧的碟片出借,现在数这个最火。

我们图书馆的“Dyker Singers”(戴克歌者)合唱团演唱中国歌项目,其实是来自我当年的心血来潮。四年前,我们获得了一笔老人活动经费,喜欢音乐的前馆长Eileen Kassab 就提出请个老师来教老人们唱歌吧!后来找到了很好的老师,慢慢有人报名,就组织起来了。现在团员25 到30 人左右, 基本都是退休的美国本地老人。

两年前,有一次庆祝中国新年时,我突然心血来潮,跟馆长说“既然我们有一个合唱团,为什么不教他们中文歌曲呢?问问他们愿不愿意中国新年学些中文歌啊?”喜欢多民族文化的馆长连连称好,合唱团员们也都说很有兴趣,我就选了《茉莉花》这首世界出名的歌,从网上把谱子弄下来,还给他们看Youtube上席琳迪翁、多明戈啊这些特别有名的人演唱,然后——“今年新年我们就表演《茉莉花》吧!”

Lm-e

从《茉莉花》到《达坂城的姑娘》,黄阿丽让戴克高地图书馆传出中国歌声。 照片黄阿丽提供

教民歌:迎春灵光闪 教老美唱中国歌

教歌的时候,一开始我是先唱一遍,然后他们学,有的人会觉得很困难,就改成先跟着我一句一句地念。后来有人就觉得谱子上有些歌词(汉语拼音)不太好念,我们馆长就把它编成美式发音的拼音, 比如“MOW”就是“茉”,比较好理解。

发音有时候很难的,但是每个人都很热情高昂,努力学下来了,合唱团里还有热心的中国人喜欢唱歌,和我一起教歌,排练了一个多月,新年活动的时候就在图书馆演出。大家都觉得很不错!观众反响很好,他们自己也觉得很骄傲:什么中文也不会,居然也把中文歌学下来了,而且唱得人能听懂!

首次演出大获成功,大家都说明年继续学啊。到了第二年,我选了《康定情歌》,突然觉得这可以作为我们图书馆的传统了,一年一首,教美国人唱中国歌,庆祝中国新年。今年我们正在学第三首歌《达坂城的姑娘》。我给他们翻译歌词,讲到这歌是一个男的唱的,“你要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而且“还要带着你的妹妹来”,大家听了就都笑起来,觉得这歌很有意思。

我们这个合唱团的组织形式在布碌仑真的算是成功的,本来只是一群人在一块免费唱歌,后来变成需要经营的项目,因为要付钱聘用老师,图书馆也鼓励自行募款,我们就成立了Friends Group,每年办一些Bingo 啊募款活动,很多人也会自发捐款,供图书馆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能有这样的机会唱歌,老人们都很开心,特别是去年获奖, 就更开心了。

去年,戴克高地图书馆首次获得纽约市社区图书馆奖(NYC Neighborhood Library Awards),成为全市公立图书馆上百所分馆的十佳之一,获得万元奖金,我们的合唱团表演功不可没。

一年一首,教美国人唱中国歌, 推广中国文化,让我觉得很骄傲, 相信这对让美国人了解中国文化和传统很有益处。这些戴克高地的美国老人们,开始学说中文和中国邻居打招呼,学唱中文歌庆祝农历新年,他们对中国是友好的,渴望了解的。希望我们的活动能作为图书馆传统,一年又一年、一首又一首延续下去,让音乐承载中美人民友好交流的心声,传唱不息。

(编辑:萨萨)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