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移民天地 > 正文

特朗普移民政策遭抵制 庇护城市出招避罚

2017-05-30 00:17 来源: 侨报 字号:【

侨报综合报道】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为了兑现他在竞选期间发誓严厉打击非法移民的诺言,陆续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包括签署强化移民执法的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执法部门在全美搜捕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并把他们迅速递解出境,同时对那些为非法移民提供保护的所谓“庇护城市”施加压力,逼迫它们配合联邦执法人员抓捕非法移民。特朗普的这些做法在移民社区引起了极大恐慌,也遭到了他的一些支持者的反对。面对不断升高的压力,许多“庇护城市”也在寻找反击之道。

LC0530-1

汉科克(左)在丹佛市议会呼吁保护移民。网络图

LC0530-2

特朗普政府加紧遣返非法移民。网络图

庇护城市出台各种对策规避惩罚

随着特朗普政府对“庇护城市”的战争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的城市也在寻找创造性的方式反击。最新的例子来自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它通过法律,保护仅犯过轻罪、其最高刑期不超过365天的合法移民避免被递解出境——那一条正是联邦政府遣返移民的起点。

据msn.com报道,丹佛市的解决方案是,对一系列轻罪减刑,把最高惩罚降低到365天以下。采取这种做法,犯有轻罪的移民就被排除在联邦移民执法部门的雷达之外了。虽然这并非保护移民的最新方式,但它的出现却非常及时,直接对应了特朗普严打移民的措施。

该市的新法规既不影响对严重犯罪的处罚,也没有保护非法移民的嫌疑。根据联邦法律,在美国的合法移民哪怕因为犯了在商店盗窃或擅自闯入等轻罪,只要刑期超过1年,他们就可能被递解出境。

那就意味着,即使有绿卡或学生签证的人,也可能因为那种轻罪而被报告给移民执法官员并遭到遣返。

最近几十年来,数万名合法移民因为犯了轻罪而被遣返。不过,在过去几届政府,移民执法部门通常允许轻罪肇事者脱身。但是,到了特朗普政府,不管是否在美合法居住,移民都感觉到被遣返威胁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

丹佛市议会上周通过了那个法案。丹佛市长汉科克(Michael Hancock)说,该市通过修改法律,向联邦政府发出信息:它不会“努力破坏移民制度”。

提出修改法律的那个市长说,他们要“维持家庭团圆”,不让人们仅仅因为关闭时间待在公园等轻罪而遭到遣返。

过去,丹佛市法律中的几乎所有地方犯罪最高刑期都超过1年。但是,根据新法案,超过1年的罪名只有7项,包括暴力攻击和多次家庭暴力。

包括商店盗窃、擅自闯入、首次或第二次家庭暴力、简单攻击在内的罪名最高刑期都是300天。在公共场所撒尿和违反宵禁等规定者只面临60天监禁惩罚。

汉科克说:“过去4个月来,白宫发布一系列正在严重破坏我们移民制度的行政命令,对我们的社区有实在影响。我听到很多人有道理地表示担心。丹佛要采取行动,保护本地人民的权利,维护我们的城市安全、欢迎外人并保持开放。”

丹佛是全美与特朗普政府行政命令做斗争的几十个城市和州之一。许多州和城市向法院提起诉讼,反对那些严打移民和限制旅行的行政命令,后者已被暂时搁置。

针对禁止政府剥夺对“庇护城市”拨款的法庭命令,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上周发表备忘录,首次提出“庇护城市”的官方定义:违反要求地方和州政府同联邦官员分享移民国籍或身份的联邦法律者为“庇护城市”。

塞申斯已采取措施,扣押9个司法管辖区的联邦资助,但那些地方都在抗争,说它们遵守法律。

作为特朗普政府预算案的一部分,司法部正在推动修改联邦法律,迫使地方政府按照联邦政府要求拘留非法移民嫌犯。新法律将阻止那些拒绝与联邦执法部门合作的城市得到资助。

尽管丹佛市根据要求,会通知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哪些移民将从监狱释放,但它仍然是拒绝为ICE关押符合释放条件囚犯的城市之一。

汉科克在推动保护移民的政策出台时,却不说丹佛是个“庇护城市”。他实际上的意思是:你们可以用任何名字称呼我们的城市,但那个说法没有法律意义。

LC0530-3

阿曼多·帕斯(后右 )和家人在一起。网络图

印州特粉上书陈情 反对一刀切遣返非移

在素以保守而著称的印第安纳州埃尔克哈特县(Elkhart County),如果仅从去年总统选举的投票结果看,它无疑是保守势力的又一个堡垒。正是由于获得了这种地方保守选民的鼎力支持,特朗普才拿下了白宫大位。

据《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报道,印第安纳被东西两岸各州蔑称为“红脖子州”。埃尔克哈特的居民说,他们十分看重特朗普以企业管理之道来运作政治的理念,因为这里饱受经济衰退之苦。可怜的埃尔克哈特曾经是全美失业率最高的县之一。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里的民众对一个即将被递解出境的非法移民的支持可谓“山呼海啸”般地气势磅礴。在这里,政治立场绝非黑白分明。

如果想要了解一下埃尔克哈特民众的想法,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说,这里是有进取心者的家园。这里的工人主要就业于休闲露营车(recreation vehicle,简称RV)制造业。他们都相信,只要付出应有的艰苦努力和下定决心,他们就能在经济阶梯上向上攀升,逐渐致富。

这里曾经是众多只受过八年级教育的百万富翁之乡。这里的人并不看重学历,不管你是否高中毕业,人人都有机会发财。在当地的酒吧中,人们像其它地方的人一样喜欢侃大山,聊政治,但这里的酒保称,虽然话题五花八门,却鲜少涉及非法移民。

阿曼多 · 帕斯(Armando Paez )是当地一家意大利餐馆——安东尼奥意大利饭店(Antonio's Italian Ristorante)——里一个待客亲切和蔼的跑堂。这家饭馆是当地生意最兴隆的餐馆之一,而光顾这里的客人都对帕斯青睐有加,只要有可能,他们都会要求帕斯当他们的侍者,让他能因此多赚点小费。客人们都了解58岁的帕斯家境困难。他有3个孩子,他还必须在另一家包装公司打第二份工,才能给孩子挣到学费。在这个以“大老粗”为主体的地方,25岁以上的人中只有13%有学士学位。能上大学可是被人艳羡的成就。

帕斯来自哥伦比亚,已经在美国生活18年之久。当埃尔克哈特县的民众得知这个非法移民上了特朗普政府递解出境的黑名单后,大家都不淡定了。许多人为此义愤填膺:这个男人像玩杂技一样使尽浑身解数不停地工作,每天干活长达18小时,目的就是为了养家糊口。长时间的工作使得他很少有时间看到自己的孩子。当地居民说,如果努力干活就能爬上较高经济阶梯是“埃尔克哈特之道”(Elkhart way),那么帕斯堪称本邦的标兵。

其实,对帕斯发出遣返令的是奥巴马政府。当时正是去年秋季总统选战如火如荼之际。特朗普那会儿正在逐步提高他反移民论调的分贝,一迎合那些对现况不满并迁怒于外来移民的选民。

玛丽 · 惠特(Mary Whitt)是经常光顾安东尼奥饭店的恩客之一。这个55岁的妇人对帕斯的处境深表同情。她发起了一个联名请愿运动,并把请愿信交给负责帕斯遣返案的移民官。但是,一码归一码,她和其他在请愿信上签名的人去年都把选票投给了特朗普。

去年11月,特朗普在埃尔克哈特县得到了63%的选票。在印第安纳州,特朗普的拥趸占选民的57%左右。

惠特说,她之所以把票投给了特朗普,是因为她与他“惺惺相惜”。她自认为特朗普与她一样,是一个杰出的商人。但在谈及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时,惠特希望,新政府能采取“比较符合逻辑”的做法,来决定把哪些人递解出境。她说,她不希望政府机械地照本宣科,不加区别地实施移民法。

这里还有一些人说,他们把票投给了特朗普,希望他能强化执行移民法。他们对特朗普在选战中的反移民言论并不在意,也不觉得反感。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把“外籍罪犯”与帕斯这样的非法移民联系在一起。帕斯是一个诚信、善良且拖家带口的人。2000年,也就是帕斯来美国的第二年,他因为轻罪性质的酒驾而受到指控。这个污点可能使他成为被特朗普政府优先遣返的对象。

自从请愿运动发起以来,请愿信在互联网上被广泛传阅。埃尔克哈特县的所有企业都了解此事,并愿意“帮助帕斯留在美国和家人待在一起,并成为一个美国公民”。请愿信已经收集到1万多个签名,其中有许多人来自印州西北地区。这封信已经送交当地的政府官员、国土安全部和特朗普总统。

帕斯24岁的女儿玛利亚(Maria)是小时候和兄弟姐妹一起被父母带到美国的。她说:“就我个人来说,看到周围的民众都支持特朗普,我对此感到理解。”

玛利亚说,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她哭了,因为她对自己和家人的处境非常担忧。但是,她并不怨恨这里的居民,因为这里的居民对他们一家都非常友善。

她说:“我知道,他们一直在帮助我们家。他们已经写了请愿信。他们一直在那里支持我们。我非常感谢他们。因为这个原因,我们除了只想说谢谢之外不想再说别的。”

埃尔克哈特是一个主要为白人的城镇。这里大约有5万2000人。它位于芝加哥以东110英里、南本德(South Bend)以东约15英里。它的地理位置坐落在两条河的流域,一条是圣约瑟(St. Joseph)河,另一条是 埃尔克哈特河。这里主要街道两旁私人餐馆鳞次栉比,此外还有许多二手车经销商。这里的住宅区林木葱郁,环境静谧。

在圣约瑟河上,有一座米色的混凝土拱桥——主街纪念桥(Main Street Memorial Bridge)。穿过这座桥,人们便来到当地的市中心。这里历史建筑林立,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古玩店。在一个天气晴朗日子里,那里的路灯杆上张贴的宣传海报上写着“5公里趣味跑步活动”(5k Fun Run)。

埃尔克哈特有一个响亮的名头:“世界RV之都”。这里的经济依赖于休闲露营车工业。这里的休闲露营车企业是当地的最大雇主,员工有数千人之多。还有许多旅行者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目的就是维修他们的RV。2009年,美国陷入经济衰退,埃尔克哈特县饱受打击,失业率高达20%。RV工业的荣景依赖低油价支撑,但当时高企的油价迫使工厂瘦身,它们解雇了许多员工以求生存。

不过,那里的经济状况后来逐步好转。据联邦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披露,到今年3月,埃尔克哈特的失业率已经降至3%。这里的居民对特朗普增加就业的承诺期待有加。他们希望这位政治圈外人士彻底改造华府,让经济进一步复苏。

这里有些人欣赏特朗普不加掩饰的做派,认为他有干大事的潜力。也有一些人说,他们选他,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因为他们更不喜欢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特朗普的反移民言论并未真地触动他们的心弦。他们觉得,他在选战中发表的反移民言论也许并不会真地付诸实施。

可是,特朗普上台伊始,便指示联邦国土安全部在全美各地加大移民法的执行力度。今年1月,他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放宽优先遣返标准,包括迅速遣返所有被控以任何刑事过犯或涉嫌刑事犯罪的外国人。

《芝加哥论坛报》采访过埃尔克哈特一些居民。他们都对今年4月一个名叫罗伯托·贝里斯廷(Roberto Beristain)的餐馆老板被驱逐出境一事耿耿于怀。贝里斯廷的餐馆位于埃尔克哈特附近的米沙沃卡(Mishawaka)。有关贝里斯廷遭遣返的报道引起了全美的关注。媒体披露,贝里斯廷的妻子去年把票投给了特朗普,因为她认为特朗普能挽救美国经济。令她大失所望的是,贝里斯廷成了特朗普严打非法移民政策的牺牲品,尽管他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布兰登 · 斯坦利(Brandon Stanley)是埃尔克哈特一家啤酒厂的业主。他在大选中没有给特朗普投票,他知道这里许多人都支持特朗普。他说,埃尔克哈特的居民有许多是共和党的终生支持者,他们对共和党的支持就像是忠于某个品牌。这里许多年轻选民之所以选择支持特朗普,是因为他们对奥巴马政府感到失望。

斯坦利虽然不认识帕斯,但他得知他的处境后,也在网上的请愿信上签了名。他说,请愿信也在他的酒吧中被传阅,大多数顾客都在信上签了名。

他说:“任何一个罪犯如被发现是非法移民,人们自然希望予以法律制裁。但是,我不认为有必要派人外出进行任何形式的猎捕行动。如果没有移民,本地区太多的工作就无法完成。这里所有的人都了解这个情况。”

斯科特 · 韦尔奇(Scott Welch)是一家包装公司的老板。几年前,他雇用帕斯在其公司工作,并很快注意到他的潜力。帕斯在生产车间工作了两年后,被韦尔奇调到绘图室工作。他盛赞帕斯的职业道德令人钦佩,他的公司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来建设企业文化。

他说:“这里是否有许多非法移民?我敢肯定有许多,但我不觉得人们会对他们投以异样的眼光……”

在帕斯被遣返之前的那个星期,他对自己被遣返的机票上的日期——5月17日——并未多想。

他女儿安娜(Ana)的婚礼定在5月20日举行。他另一个女儿玛利亚即将从普渡大学毕业。他和妻子玛塔(Marta)要求她们务必重视自己的庆祝活动,而不要挂念即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帕斯不想叫他的妻女与他一起回哥伦比亚。他说,他为了让她们在美国有最好的生活而做出了太多的牺牲。他的妻女是合法进入美国的,却在签证到期后逾期居留。他的孩子受到了奥巴马时期出台的童年来美者暂缓遣返政策(DACA)的保护,可以继续留在美国。

帕斯一家住在埃尔克哈特附近格兰杰(Granger)镇的一所小房子里。他靠自己不眠不休的长时间工作来养家糊口,并保证他的孩子都能得到教育。他儿子胡安(Juan)刚刚读完大学一年级。

帕斯由衷地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但这里有太多不人道的问题。对,就是这个字——太不人道了。”(侨报编译巴斯闻报道)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