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90后的委屈:非主流生活方式被夸大

2017-06-02 01:00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A06060401

2015年6月6日,南京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内,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们穿上民国时期学生服装拍摄照片,为母校庆生。当日,东南大学迎来113周岁华诞。中新社

侨报网综合讯】虽然中外学者对中国“90后”赞赏有加,但还是有一些人给他们贴上了各种标签,沉溺网络的一代、叛逆、乖张、冷漠、未老先衰、喜欢特立独行……甚至同当年的“80后”一样,也被视为垮掉的一代。

不可否认,中国“90后”存在一些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但上述“标签”并非他们的主流生活方式。如“沉溺网络的一代”这个标签,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就表示,互联网应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就像北京的天,有时蓝,有时雾霾,我们应该在习惯和接纳的同时,寻求改善和解决的方法。”

所以,不妨放下心中的“刻板印象”,走近“90后”,倾听这群“新新人类”的心声,还原他们最真实的一面。

沉溺网络的一代?

中国“90后”从小跟网络相伴,有“90后”就曾公开表示,我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能容忍一整天都没有网络。也正因此,有人直言,“90后”是沉溺网络的一代。

综合北京人民网、中新网报道,“每天睡前刷微信朋友圈,买东西上‘淘宝’,有问题就‘百度’。”南昌航空大学三年级本科生胡彦俊1994年出生,是典型的“掌上生活”一代。对他来说,互联网已不仅是个工具,更是一种重要的生活元素。

截至去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6.49亿,其中手机网民5.57亿。生逢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开启,“一识字即会上网”伴随着“90后”的成长。有数据显示,“90后”大学生中,超过30%在小学期间即开始接触互联网。

“我儿子每天的生活、学习完全离不开网络和电脑。看他每天端着手机、盯着电脑,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学习还是在玩。以前上高中的时候还能管管,现在到大学里,就根本没法控制了。”胡彦俊父亲的一番话道出了许多“60后”父母的焦虑与困惑,“作为互联网的‘移民一代’,我们既看不懂也无法理解这些‘互联网原住民们’的那个虚拟世界。”

在网络快速普及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90后”一代,身上有着强烈的时代烙印:从小练就了获取资讯的本领,会利用网络,也依赖网络。360互联网安全中心去年发布的《“90后”移动互联网调研报告》显示,六成“90后”患有严重的“手机依赖症”,每天手机上网时间超过3小时。

在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看来,互联网应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就像北京的天,有时蓝,有时雾霾,我们应该在习惯和接纳的同时,寻求改善和解决的方法。”

“前所未有的环境,造就了前所未有的一代人。”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在评价“网一代”时这样说道。的确,每一代青年都有自己的际遇和机缘,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创新创业的门槛大大降低,作为网络时代的“原住民”,“90后”可谓生逢其时,或许只是出于兴趣和爱好,便把各种创意变成现实,甚至发展成为个人事业。

“我叫阴明,阴天的阴、明天的明。1990年出生的双子座,所以性格有点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在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的一家咖啡馆内,“90后”创业者阴明稍带调侃地自我介绍道。因爱写程序而走上创业道路的阴明,道出了不少“90后”的心声:“上一代人的机会更多,只要敢闯到处都是空白的市场,而今天传统的市场已经饱和。只有拥有新的技术、新的发明、新的理念,才可能站住脚跟。而且,几乎所有的项目都跟互联网有关。我们这代人从小便接触互联网,这是我们认识世界、与外界沟通的窗口,也是兴趣爱好与个人事业结合的平台。”

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洪流,推动着“90后”快速向前,他们不再像父辈那样,被拘束在单一的中国文化和单纯的大学校园之中。这一代人拥有更为广阔的视野,正以网络为“长缨”,缚理想的“苍龙”。恰如一名“90后”“手机依赖族”所说:“移动互联网是挡不住的潮流,能享受科技盛宴、提高生活工作效率是我们的幸运,但如何让它更好地服务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遭遇“中年危机”?

除了被指沉溺网络之外,近一段时间,“中年危机”这个词在年轻人中火了。有好事者又要给它找个“主语”,“ 90后”就成了接盘侠。“90后遭遇中年危机”突然上了微博热搜榜。

香港凤凰网报道,近日,南京《新华每日电讯》一篇文章被热传:“中年危机,确实存在”。文章称,根据幸福感,重新定义青年在“15到24岁”,联合国官微也对此表示肯定。按此标准,部分“90后”已人到中年。

对此,在北京某公司工作出任专利工程师的“90后”美美称:“24的自己刚踏进社会的舞台,正是充满干劲和理想的时期,还拥有极大的潜力,这是节奏缓慢,缺乏能量的中年期不可比拟的。所以,我不认同‘90后’遭遇中年危机的说法。”

北京《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文章称,点进去那些“危机四伏”的文章,并没有发现是哪些“90后”或是哪位“90后”代表这一群体发声了。那些着急给“90后”扣上“中年危机”标签的人,what are you 弄啥咧?

文章称,很多“90后”工作还不满5年,还在职场上摸爬滚打,在寻找另一半的道路上磕磕碰碰,在抵抗社会舆论的压力中磨砺心智。他(她)们既没有“假矫情”,也没有“真焦虑”,他(她)们连“中年危机”都不知道是什么,就莫名其妙被“危机”了!

文章最后称,“90后”有的,最多算是烦恼罢了。可每个阶段都会有各自的烦恼,谁又不曾经历压力?当然,所有人都无法与自然抗衡,都会老去,但未必所有人都曾年轻过。青春本就无关乎年龄。“93岁的叶嘉莹(中国知名文学家)先生还在讲台上吟诗授课,‘90后’们当然更要珍惜时光,努力奋斗。‘中年危机’这个盘,‘90后’不接”!

个性太强盲目任性?

因自我意识和感知强烈,有人认为“90后”个性太强、盲目任性。

综合北京《人民日报》、中国青年网报道 , “我们班共50人,每个人都是一个小世界。”在“90后”男孩文靖渊眼中,他和他的同学都不太一样。文靖渊1994年3月出生,目前是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三年级学生,“除了班上的集体活动大家会聚在一起,平时一般都在各自的小圈子里活动。身边的同学爱好也是千姿百态:有传统的音乐、电影,也有动漫游戏、萌摄、日摇,等等。但喜好再奇葩,大家也都见怪不怪,因为我们就是一群个性差异很大、特立独行的个体。”

成长于中国社会快速发展阶段的90后们,普遍具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我就是我,我是一个不同的人”。有人说,“90后”是中国历史上自我意识和感知最为强烈的一群年轻人,他们不喜欢各种集体标签和比较,常常干脆地用一句“我就是我”来开启和结束对话。

个体意识的觉醒、坚持自己的想法,不再是统一型号的“社会产品”……“90后”最突出的一大特征就是有个性。“这是非常自我的一代人。”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青少年与社会问题研究室主任李春玲称,“与其他几代人相比,“90”后的个性是突出和鲜活的。

“90后”的鲜明个性,迎来的并非全是掌声。有人给“90后”贴上“非主流”的标签,觉得他们会向主流情感和传统价值观发出挑战。

“90后大部分是独生子女,独享父母、长辈的关爱,往往有着更为强烈的自我意识。但对于这一群体,不能简单作出非此即彼的‘好与坏’的单项选择。既不能迁就“90后”身上的缺点和不足,也不能无视他们身上的亮点。”北京某大学学生工作处教师说:“与这些孩子接触多了你就会发现,他们中大多数人的自我并不是盲目任性,而是有个性并负责任的追求。”在这位教师的眼中,“90后”真正向往的,不是简单的与众不同,而是发现自己天赋,围绕兴趣爱好展开生活,通过独立思考和体验形成自己的判断和原则,做一个自我认可的不普通的普通人。

2007年入学,2009年毅然辍学参军;2011年,重回大学校园,为纪念当兵经历,骑行940公里退伍回乡;之后数次骑行,并在2014年8月写下遗书,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初次听到这些故事,可能很多人脑中浮现的是一个特立独行甚至有些“不靠谱”的人,与刘尧这位朴实腼腆甚至有些害羞的大男孩相差甚远。刘尧出生于1995年,安徽宿州人,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研究生大三年级学生。“在别人眼中,我可能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独立、有个性,会不顾一切去做喜欢的事情。但其实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宅男。也可能就是比别人多了点冒险精神,显得不一样。”刘尧说。

对于“90后”“不大靠谱”的说法,刘尧很不赞同。“谁说我们‘90后’靠不住?虽然我坚持冒险精神大于理性,但有一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那就是坚持做一个讲原则和重规则的人。”对于未来,他也有着清晰的设计,“既要玩得酷,也要靠得住。”刘尧说,“毕业以后,我想先找一份IT行业的工作,然后再创业,把在校所学与个人事业发展结合起来。”

(编辑:勉筝)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