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中美关系 > 正文

美中香会再过招 美防长阐述亚太政策

2017-06-03 21:57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侨报网综合讯】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亚洲安全峰会)2日在新加坡开幕,将持续到4日。共有22个部长级代表、12个国家军方领导人以及来自39个国家的高级军官和学者参会。各国代表在对话会期间就亚太安全合作、地区热点问题进行激烈讨论。

美防长讲话 绕不开挤兑”中国

在6月3日上午香格里拉对话会的首场全体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就“美国和亚太安全”做专题演讲,描述特朗普政府对亚太安全态势的评估,并在此基础上力图勾勒美国亚太政策的图景。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总体而言,演讲内容大体划分为三部分:朝鲜、中国和同盟体系。

7

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发表演讲。(美联社)

5

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的一场三边会晤上,美国防长马蒂斯(中)与韩国防长韩民求(左)、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握手。(美联社)

关于朝鲜

马蒂斯援引美国副总统彭斯的话重申:“对亚太地区和平和安全构成最紧迫和危险的威胁是朝鲜。”特朗普此前也明确表示,对朝鲜“战略忍耐的时代已经结束”。

“对于美国国家安全而言,美国将来自朝鲜的危险视为一大清晰和当下的危险。”马蒂斯说,“眼下朝鲜从事的项目释放出清晰的意图——想要获取能携带核弹头的弹道导弹,包括洲际射程的弹道导弹,这对我们的地区盟友、伙伴国和全世界都构成直接和迫切的威胁。”

“朝鲜对我们所有人构成威胁。因此,所有国家迫切需要发挥各自的作用履行各自的义务,并共同努力支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共同目标。”马蒂斯说。

他重申美国国务卿蒂勒森4月在联合国的表态,“我们的目标不是寻求(朝鲜)政权更替”,也不想破坏“亚太地区的稳定”,外交和经济的施压仍将继续。

关于中国

“我们欢迎中国的经济发展,但我们同样预计到美国和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的摩擦。”马蒂斯在谈及中国时着墨不少,重申特朗普政府之前的表态,“我们寻求同中国建立建设性的、结果导向的关系。”

马蒂斯转而再度拿南海说事,竭力将美国塑造成所谓“航行自由”的“捍卫者”。

“在我们有利益重叠的地方,我们寻求最大程度与中国合作。”他说,“在存在分歧的领域,我们将寻求‘负责任’的管理竞争,因为我们认识到,美中关系对于亚太地区稳定有多么重要。”

在谈到中国的最后,马蒂斯强调:“我们将持续同长期的、坚定的盟友共同努力实现地区安全的最大化。我们将确保我们‘维系和平’的军事手段。但我们不会利用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关系,或是对融入他们安全的军事能力,作为谈判筹码。 ”

另据报道,在对话会上,马蒂斯竟称将基于美国“与台湾关系法”,继续对台进行军售。

三条应对之策

“我们首要的努力方向是继续强化同盟体系。”马蒂斯说。

在这一体系中,他首先提到日本,称美日正在执行2015年修订的《美日防卫合作指针》,“以在更广泛的行动范围中‘提升地区安全’,在亚太地区更加紧密合作。”

“日本也在为我们一些士兵转移到关岛做出贡献,这是我们地区军事行动至关重要的战略根据地(HUB)。”马蒂斯说。

他在提到第二方面时说,除了同盟体系,“我们正在支持(建立)一个互相联系的地区,这些联系正在不断扩大,包含,但同样独立于美国。”

马蒂斯在此特别提及了与印度、越南、新加坡在加强军事关系方面的实践。

除了以上两个方面,马蒂斯强调第三方面在于强化美国在本地区的军事能力:“目前,美国海军舰艇的60%、陆军的55%,以及海军陆战队的约三分之二的数量都派往了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指挥任务区。很快,海外战术航空兵的60%也将被派往这一战区。”

6

中国代表团团长何雷中将在全会上。(美联社)

中国代表回应美演讲 阐述中国观点

6月3日上午,代表团团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中将对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大会演讲进行回应,阐述了中国的原则立场。

6月3日下午,中方代表团分别在“亚太地区核威胁”、“安全合作新模式”、“新兴科技对国防的影响”和“避免海上冲突的实际措施”四场特别会议上发言。据中国军网报道,何雷发表了题为《践行亚洲安全观,加强地区安全合作》的演讲,介绍了中国对亚太安全的看法、中国维护地区安全的理念,以及中国加强地区安全合作的实践。

一、冷战残余威胁地区稳定繁荣

亚太地区是当今世界最具发展活力和潜力的地区,但安全治理明显落后于经济发展步伐,安全问题日趋复杂多元,呈现多样性、突发性、跨国性和联动性的特点。由历史纠葛和现实矛盾引发的传统热点问题不时升温,非传统安全挑战层出不穷,对地区稳定和繁荣构成严重威胁。

何雷指出,亚太安全挑战的背后,反映的是长期以来困扰地区安全的若干深层次问题。一是冷战残余挥之不去。朝鲜半岛核问题仍在发酵,复杂难解。个别国家通过排他性军事同盟维护安全,将自身安全建立在别国不安全的基础上,甚至不惜制造矛盾,挑起事端。二是战略互信缺失。一国为保障自身安全而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动,个别国家过度反应,甚至恶意解读。三是地区安全机制建设滞后。虽存在多个安全合作机制,在维护地区安全上都发挥一定作用,但相互之间缺乏协调,形成统一、高效的亚太安全框架任重道远。

二、亚洲安全观为破解地区安全难题提供了崭新思路

近年来,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与以军事联盟为基础、以加强军备为手段的传统安全观不同,亚洲安全观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强调合作开放而非对抗结盟,反映了地区国家促和平、求稳定、谋发展的战略取向和共同诉求。

何雷指出,亚洲安全观为破解亚太“安全困境”、维护地区持久和平提供了崭新思路。共同安全,就是尊重和保障每一个国家的安全,不能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综合安全,既维护传统领域安全,又维护非传统领域安全;既考虑安全领域的综合性,又采取综合性安全手段。合作安全,就是通过对话协商促进各国安全,以合作谋和平,以合作促安全。可持续安全,即树立发展和安全并重的理念,以可持续发展促进可持续安全,用可持续安全保障可持续发展。

三、中国提出并带头践行亚洲安全观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又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领土连接亚洲四方,在亚洲地缘战略格局中居于“核心”地位。近年来亚太地区群体性崛起,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密切相关。亚太地区总体保持和平稳定,得益于中国始终奉行和平外交政策。

何雷指出,亚太地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格局已经形成,经济上如此,安全上也如此。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将来时,而是现在进行时。中国始终是国际和地区安全的维护者、建设者、贡献者。尽管面对诸多安全挑战,但中国始终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尽管军力不断增强,但中国始终反对在国际争端中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并且在谈判解决争端过程中始终坚持大小国家一律平等,通过平等协商寻求公平解决。

中国着眼于从根本上营造亚太和平发展环境。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加强同沿线国家发展战略对接,促进共同发展。中国军队致力于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承担更多国际责任和义务,提供更多公共安全产品。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力度逐步加大,在海外护航行动中深化国际安全合作,在国际灾难救援行动中彰显人道主义精神,展现了过硬的专业素养。

针对会议期间澳大利亚总理以及美法澳日4国防长关于“基于规则”的言论,何雷表示,中国始终是国际规则和地区规则的维护者和遵守者。中国参与起草并签署了最重要的国际规则——《联合国宪章》,目前已签订了超过2.3万个双边协议和400多个多边协议,还参加了联合国所有的专业委员会。他强调,国际规则应该得到大多数国家认可,代表大多数国家的利益。

四、中国致力于和平解决地区热点问题

近一年来,南海局势保持总体稳定,不断呈现积极发展态势。但个别国家唯恐天下不乱,以“航行自由行动”挑战他国的主权和安全。朝鲜半岛局势持续紧张升级,引发国际社会普遍关注和忧虑。

何雷指出,中国积极探索解决地区热点问题的新思路。在南海问题上,支持并倡导“双轨思路”,即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妥善解决争议,中国和东盟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5月18日,中国与东盟10国共同达成了“南海行为准则”框架,为最终达成“南海行为准则”奠定了坚实基础。在朝核问题上,提出朝鲜暂停核导活动、美韩暂停大规模军演的“双暂停”倡议,以及并行推进半岛无核化与建立半岛和平机制的“双轨并行”思路。

五、中国致力于维护中美关系稳定发展

中美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中美关系不仅事关两国,而且对亚太乃至全球和平稳定有重要影响。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大会发言中指出,美国认识到美中关系对于亚太稳定的重要作用,将寻求与中国建立“建设性的、以结果为导向的”双边关系。美国“欢迎中国的经济发展”,寻求与中国“最大程度的合作”,尤其在共同关心的问题上保持“密切合作”。

何雷对马蒂斯有关欢迎中国发展、寻求中美合作的表态表示赞赏。他说,今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海湖庄园会晤,为两国关系发展指明了方向。两军关系是两国关系的一部分,中美如果能坚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两军就会有更多的合作空间。

针对马蒂斯关于加强台湾防御能力的言论,何雷表示,中美应在三个联合公报的基础上妥善处理涉台问题,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反对向台湾出售武器,坚决反对美国以任何名义与台湾发展官方关系。

分析:马蒂斯讲话总体延续奥巴马政府亚太政策

“美国防长马蒂斯的讲话总体可以接受,保持了对奥巴马政府亚太政策的延续性。但是,他最不该提的一点是台湾问题,这在之前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美国防长的讲话中是没有出现过的。”中国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研究中心原主任姚云竹表示。

姚云竹还表示,马蒂斯的讲话虽整体保持延续,但也有一处新意,即更强调盟国及伙伴国家对本国军力的提升。她表示,美国代表往年的讲话,会在谈完盟友后,再谈及与区域伙伴合作的问题,但是马蒂斯在讲话中,除了强调与盟国及地区伙伴进行传统合作,还强调会帮助它们提高自身的军事能力。“除了授之以鱼,美国还要授之以渔。”姚云竹说。

对于整场演讲,被视为奥巴马政府时期“重返亚太”战略主要推手的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在演讲后称,他本人感到满意。但他同时提出,特朗普政府亚太经济政策上的不确定性之后必须与亚太安全政策相匹配,但目前而言,仍未成型。

“可以信任马蒂斯,但无法信任特朗普。”在现场听完演讲后,孟加拉国政府与政策研究院院长Syed Munir Khasru如此说。他表示,马蒂斯的演讲尽管可圈可点,但特朗普总统迄今仍未提出一个明确的亚太政策,对于本地区盟国及其他国家来说,无法令人放心。“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蒂勒森和马蒂斯都先后来亚洲访问,试图安抚盟友,但却没有一个明确的亚太政策。”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