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华府风云 > 正文

国会今作证 科米证词引爆“核弹”

2017-06-08 19:29 来源: 侨报 编辑: 孟音 字号:【

【侨报综合报道】原联调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公布了他为8 日在国会举行的听证会准备的书面证词。这份长达7 页的证词记述了他与总统特朗普单独接触的详细情况。据科米回忆,他与特朗普自今年1 月以来一共进行过9 次一对一接触,包括3 次面谈和6 次通话。科米在证词中详述了其中五次单独接触的情况。

此次,科米将出席的由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是他自5 月9 日遭解职以来的首次公开露面。媒体普遍认为,科米在听证会上将被问及更多与特朗普接触的细节,也会被问及特朗普是否曾对其施压。此外,他还会被问及为何没有及时向国会或司法部通报证词中所记述的情况。

特朗普要科米效忠并放弃对弗林调查

据最新公布的科米周四到国会作证的书面证词,FBI 前局长科米周三证实,总统特朗普要求他效忠并随后敦促他放弃对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的调查。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报道,科米在书面证词中谈到1 月6 日是科米首次会晤当选总统特朗普。他和其他情报界领导人到纽约特朗普大厦向特朗普及国安团队汇报情报界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问题的调查进展。

集体汇报结束时,科米单独向当选总统汇报已搜集到的某些敏感的个人信息评估。情报界领导人认为要让未来的总统知道这些材料很重要,尽管有些未经证实。

科米还说,国家情报总监要求他单独汇报那一部分,既因为他所处地位又涉及FBI 的反情报责任。他同意那么做的原因也包括减少当选总统的尴尬。尽管同意,科米也担心新总统会怀疑FBI 是否对他个人行为进行反情报调查。

在解释FBI 反情报调查同普通刑事犯罪调查的不同之后,科米说在1 月6 日会晤之前,他同FBI 领导团队讨论了是否要告诉当选总统特朗普我们没有对他个人进行调查的问题。我们都认为在情况许可时,我应当告诉他。在特朗普大厦单独会谈时,根据当选总统的反应并在他没有直接提问情况下,科米对他做出那种保证。

科米说,感到不得不对首次同当选总统的谈话做备忘录,并为了准确性,就在刚刚离开会场之后, 到停放于川普大厦外面的FBI 汽车上使用手提电脑写下备忘录。从那一刻开始,同特朗普一对一谈话后立即做书面记录成为自己的习惯做法。而过去,自己没有那么做。他说曾同奥巴马总统两次单独谈话(从来没有通电话)——一次是2015 年讨论执法政策问题,第二次是2016 年末的告别。那两次都没有记下讨论内容。而在过去四个月,科米说同总统特朗普9 次一对一谈话——3 次面谈,6 次通电话。

79

2015年12月10日,弗林(左)在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右)参加宴会同席而坐的场面。路透社资料图

科米“奇怪”总统三次问自己愿否留任

对于1月27 日的晚餐,CNN 引用科米的话说,那是午餐时总统给他打电话,邀请他当晚共进晚餐。当时科米猜想会有别人一起参加,但当晚6 点30 分在白宫GreenRoom 就餐时才知道就他和总统两人。为他们服务的两名海军人员只是在上饭菜或饮料时才进去。

科米说,总统问他是否想留任FBI 局长,自己感到很奇怪,因为特朗普此前已经2 次告诉他希望他留任并且自己也说愿意。

特朗普说很多人都想要他的职务,因为科米在前一年滥用职权。特朗普还说,如果科米想离开,他能理解。

此前据《今日美国》报道,科米在7 页开场白中提到同总统特朗普的9 次接触,包括1 月27 日晚餐上特朗普明确说,“我需要忠诚, 我期望忠诚。”

科米谈到当时的情况说,“在随后的尴尬沉默中,我没有动作、没有说话或改变面部表情。”

在2月14 日的白宫会晤中, 科米说,特朗普强烈为弗林辩护, 说他的前国安顾问过去同俄罗斯大使基斯利亚克的接触中(Sergey Kislyak)“没有做错任何事。”弗林由于此前就他同基斯利亚克的接触问题向政府官员撒谎已在此前一天被开除。

科米引用特朗普的话说, “我希望你能看清要让这件事过去。……他是个好人。我希望能让它过去。”

在书面证词中,科米说,由于特朗普让科米感到太紧张,他开始纪录他们的会晤和他同特朗普之间的通话,并在随后立即写下一系列备忘录。那是他在同奥巴马总统接触时没有做过的事。

对于1 月27 日的晚餐上会晤,科米写道,“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种一对一会晤,假定是首次讨论我的职位,至少部分意味着这次晚餐是要我请求留任并创造某种恩赐关系。那让我非常担心,因为在行政机构中,FBI 传统上处于独立地位。”

国安高官称特朗普总统未对调查施压过

今日美国消息,周三上午,高级国家安全官员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此次听证会涉及一系列备受关注的话题,包括针对俄罗斯涉嫌干涉2016 年总统大选的调查, 以及总统特朗普突然解除科米的职务一事。

国家情报总监科茨、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国家安全局局长迈克尔·罗杰斯和联邦调查局代理局长麦凯布将出席7 日的这场听证会。

国家情报总监科茨和国家安全局局长罗杰斯告诉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他们不会回答有关特朗普总统是否要求他们淡化“通俄门”调查的问题。但他们表示,他们在调查俄罗斯干涉去年大选的事件时,从未遭受过阻力或者干扰。

科茨告诉参议院情报委员会, 他认为公开谈论他和特朗普总统的对话内容是不妥当的。

罗杰斯也拒绝回答华纳提出有关他和特朗普有关俄罗斯调查对话的问题。罗杰斯也表示,自己在“通俄门”调查中并未感到来自特朗普政府的压力。他希望未来能够在保密的情况下回答参议院的问题。

科茨和罗杰斯表示,他们必须与白宫顾问对话,以确定总统不会动用行政权力禁止他们在国会作证。

联邦调查局代理局长麦凯布则未对前局长科米做出评论。他被参议员Martin Henrich 问道“科米是否向你透露过他和总统对话的细节?总统是否询问过忠诚问题?”

麦凯布则回答道,他对任何科米与特朗普对话内容的问题都不作回答。他说,“科米明天会在你的面前作证,你可以当面提问”。

这次听证会将为一天之后科米在同一委员会的作证打下基础,科米的作证备受关注。目前,该委员会正对俄罗斯涉嫌干涉美国大选以及俄罗斯方面与特朗普竞选团队之间是否存在任何潜在接触展开调查。

特朗普透过律师:很满意,还我清白了!

被总统特朗普开除的联调局前局长科米8 日将赴国会听证,在此之前他先公布书面证词,提及他过去几次与特朗普会面、交谈的情节。据相关媒体报道称,特朗普律师表示,特朗普“很满意”科米的证词内容,证明特朗普没有因为涉及“通俄门”遭受调查,特朗普感觉:“完全帮我平反了。”

报道称,去年总统大选期间, 疑似俄国黑客侵入候选人网站,企图干扰选情,之后已去职的白宫国安顾问弗林又被发现曾与俄国大使见面,却未依法据实以报,联邦调查局因而调查特朗普阵营是否与俄国“暗通款曲”,但特朗普却私下对科米要求别调查弗林,遭科米拒绝,之后特朗普就把科米开除。外界预料,科米会在参院听证会中,说出爆炸性的内容,先公布的书面证词虽详述他和特朗普数度会面, 但并未指特朗普涉及“通俄门”。

特朗普专属律师代总统发表回应称:“总统很高兴科米终于公开证实他曾对总统表示总统没因通俄事件遭遇调查。”“总统感觉完全还他清白。”

“通俄门”事件的六大悬念

8 日听证会,被解职后首次公开露面的科米会不会放大招,抖出一些“猛料”?目前已受到全球关注,若确认特朗普“妨碍司法”国会或将开启弹劾程序。舆论认为有六大悬念待解:

1. 特朗普是否确实指示科米停止对前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涉嫌“通俄”的调查?《纽约时报》5 月17 日援引科米的说法报道,特朗普2 月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单独会见科米并提出这一要求。不过特朗普否认这一说法。

2. 在有关俄罗斯干预总统选举以及特朗普团队“通俄”调查方面,特朗普是否还有其它干涉FBI 的行为?

3. 特朗普是否确实当面要求科米对他效忠?

4. 科米是否曾经三次告诉特朗普,FBI 没有调查特朗普?特朗普在解职科米的信函中,有这样的表述。

5. 根据现有的调查,特朗普团队是否“通俄”?如果有,特朗普是否知情?

6. 科米是否认为在这件事情上,特朗普作为总统“妨碍司法”?这问题十分关键,如果该情况被确认, 就存在国会启动总统弹劾程序的可能。

特朗普提名“无可挑剔”的新FBI局长

特朗普周三通过推特宣布将提名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出任FBI 新一任局长。特朗普在推文中写道,雷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人选”。该人选的任命还尚需通过参议院的批准。

雷和特朗普阵营的密切关系, 可能会给他获得参院的任命带来麻烦。但是,共和党在国会参议院占52 席,而民主党是48 席。因此,他的提名获得参院同意的可能性,应该是极有把握的。

在特朗普公布这项人事安排的同一天,现任代理FBI 局长麦凯布(Andrew McCabe) 和多位FBI 高管参加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星期四,前FBI 局长科米也将前往国会作证,说明有关“通俄门”一案。

有媒体称特朗普似乎是想转移媒体焦点,暂时把人们对科米可能在星期四会有怎么样说法的焦点,移转到新局长“何许人” 的身上。

被提名的新联调局长是“何许人”?

雷毕业于耶鲁法学院,在司法部出任刑事司总检察长期间, 他主要负责领导在证券诈骗,医疗保险诈骗,洗钱,公共贪污等几个司法领域内的调查和诉讼。

据CNBC 援引司法部网站, 雷在2001 年进入司法部,曾被前总统小布什提名, 于2003 年至2005 年期间担任司法部负责刑事司法的助理检察总长,主要联合负责“911 恐袭”事件后的反恐措施协调工作。在此期间他的上司正是前任FBI局长科米。那时, 科米在司法部担任副检察总长。

雷是公职人员经济犯罪和内部调查的专家。在2005 年离开司法部后,雷开始担任私人律师事务所King & Spalding 的诉讼合伙人。专长是白领犯罪和政府调查, 多次代表福布斯100 强企业进行诉讼。他曾在2013 年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爆出“大桥门”丑闻后作为代理律师为其辩护。

在目前他工作的律师事务所里, 雷和特朗普集团的“ 独立伦理顾问” 布奇菲尔德(Bobby Burchfield)是合作伙伴。

雷此前已经和特朗普及共和党关系密切,自2008 年以来,雷向共和党提供了3 万5千美元的政治捐款,受益者包括特朗普的卫生部长布莱斯(Tom Price)以及特朗普农业部长普度(Sonny Perdue)的表兄,参议员大卫·普度(DavidPerdue)。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