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砥砺三十载 从考生到家长

2017-06-09 00:30 来源: 侨报 作者:刘结球 字号:【

【侨报特约记者刘结球北京报道】1987年,是恢复高考的第十个年头。历经十年积淀,高考在考题和录取规则上都已经趋于稳定,并且依然是那座千军万马踏过的“独木桥”。周高,当年才18岁,只是个高考考生。如今,他已是一个有过大约20次送考经验的老师了。

A06061105

1987年,郑州纺织企业的劳模在集中学习,准备当年的高考。新华社

第一次拿到高考试卷手发抖

“高考”一词,似乎串联起了周高的学生和职业生涯。

1987年的7月7日至9日,安徽合肥的周高第一次走进高考的考场。“当时第一次拿到试卷时,我们有的同学手都在抖,大考试难免紧张。”周高回忆。

周高来自合肥市下属的三河镇里一个叫做下湾的村子。那一年,他们村里有几百个考生,不过,最终只有包括他在内的3个人考上了。周高是以397分的文化课成绩,再加上八十多的专业课分数,二者同时达线,才最终考上了巢湖师专。“我们那时候不分一本二本三本,只分大学(包括大专)和中专,当时的大专有点类似现在的二本。”他介绍,“当时,对于农村小孩来说,能考上大学,当个教师,毕竟比其他选择要好一些。”

1987年的农村地区,很多学生的家庭经济状况并不好,能有机会读书就应砥砺前行,考上大学的话,就算是“佼佼者”了。如果考不上,就只能出去打工了。

“我们当时念书就是想找一个稳定工作,那时对于大学生而言,工作是国家包分配的,考上就找到了工作。”周高说道。尽管如此,在校大学生们还是要保证能好好学,要在毕业之前顺利通过每门考试,给用人单位一份优秀的成绩单。

为此,学校里的考试都十分严格。体育类专业的师范生不仅要学习教育学、心理学,还要了解运动、解剖等方面的知识。周高记得,他们当年大学里的考试,一个考场里会有6个教师监考。一旦考生作弊被发现了,校园广播里会一天通报三次,作弊学生名单也会被贴在校园里的橱窗中。

除了包分配之外,那时候上大学的学费也不高。“我们是两年制的,一次性交两年的学费,才100元(人民币,下同)刚出头。”不仅如此,大学里还有奖学金名额,国家也会给大学生伙食补贴。“我们体育专业的学生,每年学校会发45斤粮,非体育专业的是36斤粮,还有19元的菜钱。这些已经够我们日常花销了,所以家里要补贴得很少。”

累计已送20批学生参加高考

这些都足以让当年的小周为众人所羡慕。他顺利地在两年之后毕业,并被分配到家乡附近的一所中学当体育教师。此后他不仅没有与高考渐行渐远,反倒是不断地与之产生着联系——从20世纪90年代参加工作迄今,周高几乎每一年都有机会参加送考。从一般会在4月份进行的体育专业考试,到六七月份的高考文化课,他累计约有20次送考经历了。

“现在学生越来越多,送考老师要能负责保证学生的饮食、住宿,责任更重了一些。”周高说,与自己当年一样,家里人一般都不会送考,而是由学校统一送考。不过,在2011和2012年,作为家长,周高还是怀着比自己当年高考更加沉重的心情,为女儿送了两次考。当时,他和妻子就在女儿学校附近的出租屋内,陪女儿度过了紧张的两天。“第一天考完之后那晚,我也就带着女儿出去散散步,因为第二天还要考试,所以也不能多说些什么,给她压力。”周回忆道。不过,第二天考完后,当时女儿提出想要出去玩时,他没同意,而是让女儿把卷子重新做一遍,尝试估分。

“对于农村的学生而言,考分很重要,考上大学是最好的出路。”这么多年来,周高一直没有改变这样的想法。尽管“独木桥”难走,尽管回头看看,当年许多同学没考上反而靠自己的奋斗成为了各种建筑工程、煤炭生意大老板,但能够通过教育来“鲤鱼跳龙门”,依然是最好的选择。如今,漫漫三十载过去,在回味高考和对老同学略有些羡慕的口吻之中,周高对于教育在跨越社会分层时起的作用依然保持了肯定。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