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2007年 高考还是唯一的出路?

2017-06-09 00:56 来源: 侨报 作者:陶然 字号:【

【侨报特约记者陶然北京报道】2007年,中国恢复高考已30个年头。30年里,数以千万计的学子为理想挥汗如雨,咬牙以搏。多少人的命运由此改变。只是,30年过去了,有媒体这样发问:30年,大学生从昔日的天之骄子,到垮掉的一代,今天的学生还相信“知识改变命运”吗?

A07061109

2007年6月7日,湖南省娄底市在雨中迎来高考第一天,适宜的温度有利于考生正常发挥水平。图为两考生在当日考试结束后走出考场。中新社

轻松考进清华

2007年6月,胸有成竹的小妮走进考场,最终以高出分数线3分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录取。也就是说,对小妮来说,自主招生这优惠她并没有用上。

恢复高考进入第26年(2003年)的时候,中国教育部推出了一项新举措——自主招生,由此结束了高校只能在每年同一时间招考的历史。

简单来说,高中毕业生通过自主招生考核后,可提前确定意向高校的录取名额,并在参加高考后享受10至几十分的降分优惠。

北京姑娘陈小妮(化名)就读于颇负盛名的北京第二中学,成绩优异的她2006年冬天参加了清华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一旦考过,她将得到10至20分的高考降分。据她介绍,因为政策刚推行不久,那时的自主招生考试还不像今天这样难,语、数、外加面试,“其实就是写篇作文、做八道数学题,通过得还算顺利。面试稍微难一些,有考官直接用英文提问,问题也很抽象,没什么套路,考得就是英文的应变能力。”

不同于许多外地学子提起高三皆是泪的痛苦记忆,小妮即便在最后的冲刺阶段,也未感受到太多压力,晚上7时就结束晚自习放学了。

此外,在她看来,当时压力不大的最大原因是多数北京学生已经开始意识到,高考已经不是人生的唯一出路。因此,小妮并没有“被高考改变命运”之感。

小妮对《侨报》记者表示,当时本科就选择出国的毕业生虽然还不像现在这么多,但心里也清楚,考不上理想的大学还可以出国,那时候香港也在大陆招生了,也可以选择去香港,总之出路很多,肯定有“兜底办法”。“而且我不是还有自主招生的减分优惠嘛,那20分就是允许我出错、失常的空间”小妮说。

2007年6月,胸有成竹的小妮走进考场,最终以高出分数线3分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录取。也就是说,对小妮来说,自主招生这优惠她并没有用上。

在县城,高考仍是唯一出路

十年后,简余的心境有了些变化。如今,她觉得对于高考虽留有遗憾,但依然改变了她的命运。在新化老家,她是奶奶那边的大家族里唯一的大学生。

和陈小妮一样,湖南新化人简余也是2007年参加高考的,但两人的经历却大相径庭。

就读于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第一中学三年,简余一直住校,每晚都要到9时多才下晚自习。

如今已在北京工作多年的简余回想起当年的经历表示,和北京轻松开放的氛围不同,新化是个小县城,十年前,当地的孩子根本没出国的概念,高考是唯一的出路,每个人都必须做出做大限度的努力。

当时社会,奥赛正盛行,简余她们班就是根据初中奥赛成绩组建的重点班。当时,很多同学高一、高二时疯狂的考奥赛,并在高三时以奥赛成绩来申请自主招生资格。拿到奥赛全国一等奖的,高考最多可加20分,但简余没考。

说起最终的高考结果,简余表示自己充满遗憾,“我考前最大的目标就是考出湖南,去外面看看。上大学之前,除了去过一趟贵州,我没出过湖南。所以当时特别想到北京读大学,理想是北京外国语大学,但最终分数不够。”最后,她被广东汕头大学录取。这只相当于梦想只实现了一半,所以一度萌生了复读的想法。

高考后,简余曾在日记里这样写道:我不悔当初豪迈地写下“如果高考是华丽残酷的乐章,它的终场,我会亲手写上,只是我忽略了,华丽是别人的,而残酷才是我的。”

十年后,简余的心境有了些变化。如今,她觉得对于高考虽留有遗憾,但依然改变了她的命运。在新化老家,她是奶奶那边的大家族里唯一的大学生。她的堂兄弟姐妹们都早早在外打工、开店,然后再早早地结婚生子。

不过,简余说,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