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英大选落幕 梅姨“豪赌”失败

2017-06-10 00:03 来源: 侨报 字号:【

【侨报综合报道】英国官方9日公布的大选初步统计结果显示,保守党在8日举行的议会下院选举中未能获得半数以上席位,舆论认为英国首相、保守党党魁特雷莎·梅这场“政治豪赌”失败。保守党虽遭重创,但特雷莎·梅顶住压力拒绝辞职。她9日表示,保守党将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合作组建新政府。

从信心满满宣布提前大选,到如今的意外失利,特雷莎·梅为何输掉了这场“豪赌”?没有了强有力政府的带领,英国未来的“脱欧”之路该如何走?

XW061001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左)9日在唐宁街10号首相府发表讲话,宣布将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合作组建新政府。路透社

保守党失守 英再现“悬浮议会”

继“脱欧”公投之后,英国再次发生“黑天鹅事件”。英国大选结果当地时间9日早晨初步揭晓,在已公布结果的635个选区中,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获得309个议员席位,虽然继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但议席无法达到过半数所需的326席。英国再次出现“悬浮议会”的局面。

中新社报道,在已公布结果的635个选区中,工党获得258个议席,成为第二大党。苏格兰民族党获得34个议席,自民党获得12席。

这一选举结果导致再次出现“悬浮议会”的局面。所谓“悬浮议会”,是指在议会制国家中,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在议会取得绝对多数。而一旦出现悬浮议会,通常会由筹组联合政府、组建少数派政府或重新选举等三种方式来解决。

这次选举对保守党领袖特雷莎·梅来说是一次重大失败,她发动提前大选的目的是扩大在议会的优势地位,但选举结果却使保守党失去了对议会的控制权。

2010年英国大选就曾出现“悬浮议会”,当时保守党与自民党合作组成联合政府。但是目前两党分歧严重,联合组阁面临重重挑战。

这次大选结果也使英国“脱欧”前景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掌握议会控制权,“脱欧”政策难以在国内形成共识,未来与欧盟的谈判也将变得更加艰难。

工党领袖科尔宾表示,特雷莎·梅应该下台,为一个真正能代表这个国家的政府让路。

新华社报道,今年4月,特雷莎·梅宣布提前举行议会选举,以期拿下更多议席,扩大保守党在议会下院的优势,以便在“脱欧”谈判中“轻装上阵”。当时,在议会下院650个议席中,保守党占据330个。

外界一度普遍认为保守党将在选举中大获全胜,甚至把老对手工党“赶尽杀绝”,但也有人把她的决定形容为“政治豪赌”。

然而,选举初步统计结果与特雷莎·梅所预想的相去甚远,保守党需要与其他党派组阁形成联合政府或组建少数派政府,形势反不如大选之前。

英国媒体纷纷对特雷莎·梅“提前选举”导致的尴尬局面提出质疑。《每日邮报》以“刀刃上的英国”为头条标题;《太阳报》则借“混乱”(Maythem)一词对特雷莎·梅提出质疑;《泰晤士报》头条标题直言“特雷莎·梅的豪赌失败”;《每日镜报》则将特雷莎·梅面临的选举结果形容为“政治灾难”。

XW061003

9日上午,英国大选初步统计结果公布后,工党党魁科尔宾从工党总部走出。路透社

梅姨不辞职 着手组建新内阁

英国保守党在大选中遭遇重创,但该党党魁特雷莎·梅顶住压力拒绝辞职。她9日表示,保守党将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合作组建新政府。

中新社报道,特雷莎·梅在选举结果揭晓后前往白金汉宫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会面,随后返回唐宁街10号发表了简短的讲话。她表示,保守党将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继续合作,两党之间多年来一直保持紧密关系,今后也能够为了全英国的利益一起工作。

9日晚间,唐宁街10号陆续宣布新内阁成员名单,上届政府的5位重要内阁大臣留任,菲利普·哈蒙德继续担任财政大臣,安珀·路德继续担任内政大臣,鲍里斯·约翰逊留任外交大臣,大卫·戴维斯连任脱欧事务大臣,迈克尔·法伦继续担任国防大臣。

特雷莎·梅在选举后表示,当前英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稳定,保守党将为国家提供稳定性。5位最重要的内阁大臣留任,体现出特雷莎·梅在新一届政府的人事布局上也力求稳定。

唐宁街10号表示,其他内阁人员名单也将在陆续公布。

由于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所获议席超过半数,英国再次出现“悬浮议会”,作为第一大党的保守党无法组建单一多数党政府。特雷莎·梅表示,保守党将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合作。但她并未透露两党合作的具体方式,新内阁中是否会有来自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官员,目前也不得而知。

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在这次大选中获得10个议员席位,与保守党议席相加超过议会半数。英国政治评论人士分析认为,保守党可能不会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组建联合政府,而会在议会形成一个较为松散的联盟。

特雷莎·梅在选后承诺,新一届政府将在10天之内开始与欧盟谈判,并会带领英国按照英国人民的意愿脱离欧盟。

她还强调,在伦敦和曼彻斯特遭受恐袭后,英国必须调整反恐政策,强力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及其追随者,新政府将确保警方和安全机构拥有足够权力保障国家安全。

国内议题失分 “硬脱欧”遭反对

由于英国本次大选是去年6月该国公投决定“脱欧”后举行的首次大选,选举结果将对英国政局走势和“脱欧”进程产生重要影响。因此,9日的初选结果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中新社报道,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认为,保守党此番没能获得多数席位的原因首先在于特雷莎·梅仅基于民意调查数据就做出了过于乐观的预判,宣布提前大选。而在大选之前,保守党在选举议题的设置上表现仓促,在一些国内议题上失分不少。

另外,选举前夕,英国境内恐袭频发,选民的注意力从“脱欧”这一保守党强有力的竞选武器,转移到反恐、国家安全及对外政策等方面,舆论风向发生了转变,科尔宾率领的工党提出反思英国在海外的“反恐战争”与国内遭受恐怖袭击之间的关系,更能迎合选民防患于未然的心理。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欧洲问题专家周弘指出,民众关于英国“脱欧”的观点分歧也是导致此种大选结果的重要原因。

周弘表示,此前英国就“脱欧”展开公投时,就有相当大比例的民众反对,加之特雷莎·梅之后提出“硬脱欧”立场,使反对“脱欧”的民众找到机会对保守党投反对票表达立场。

此外,英国宣布“脱欧”之后,大公司、特别是总部经济陆续离开英国前往欧洲大陆,“脱欧”在经济上的负面效应逐渐浮出水面,使得英国民众关于“脱欧”的认识继续分裂、徘徊、不确定,这种局面对保守党参选相当不利。

“脱欧”谈判时间表将被推迟

有分析认为,特雷莎·梅在4月宣布提前大选之时,保守党的民调支持率大幅领先工党,保守党意在利用这一优势通过选举增加议会席位,强化与欧盟进行“脱欧”谈判的话语权,以兑现此前“硬脱欧”的诺言。

中新社报道,但9日的大选结果使保守党的计划脱离预想轨道。周弘认为,大选结果说明,英国“脱欧”带来的社会分裂不仅继续存在,而且呈显象化的态势,选举结果对英国的政局及“脱欧”谈判中的筹码将产生影响。

至于外界对大选结果逆转“脱欧”决定的猜测,崔洪建认为,无论是保守党联合其他政党组阁成功,还是工党联合多个政党组成少数派联合政府,目前看来,特雷莎·梅之前提出的“硬脱欧”立场都很难被支持。

具体来看,在等待英国新政府产生的过程中,“脱欧”谈判的时间表会被推迟;另一方面,进行“脱欧”谈判的英方代表目前悬而未决,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组阁成功,英方的谈判代表都将是一个联合政府,而新政府势必会修改之前特雷莎·梅代表政府提出的“脱欧”方案,这都将导致原定计划的变动。

此外,按照目前的席位分配,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组阁成功,都将在议会中面临不少的反对席位,在执政中面临挑战。如若联合政府难以支撑,将导致英国在短时间内进行下一次大选,“脱欧”谈判进程就会被迫暂停。

专家预计,此次大选给英国政局走向和“脱欧”进程均将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影响:英镑“自由落体式”下滑 瑞银:近期仍会高度波动

英国官方9日公布了选举结果,英国将出现“悬浮议会”局面,英镑汇率应声下滑。

8日投票结束后,英国大选出口民调显示保守党将无法赢得议会多数席位。民调结果出炉之后,英镑“自由落体式”下滑。9日英镑兑美元跌0.3%报1.2792,盘中最大跳水246点,跌至4月以来新低。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9日就英国议会大选发表最新观点指出,意外的选举结果使得英镑和英国资产进一步波动风险加大,并有可能动摇特雷莎·梅的首相职位。

瑞银指出,尽管在这次投票之前,英镑的走势已经大致计入“硬脱欧”的风险,但在新内阁组建以及“脱欧”谈判持续推进之际,英镑仍会高度波动。

瑞银认为,英镑小幅贬值不足以弥补政治不确定性升高对英国企业盈利造成的冲击,相较于欧元区企业,预期英国企业盈利增长将放缓。此外,英国议会选举结果并没有威胁到全球增长前景。

观察:从支持率领先到遭遇滑铁卢梅姨哪里得罪了选民?

特雷莎·梅有可能成为一个短命的首相,提前三年多举行的大选,成为了她和保守党的滑铁卢。

毫无疑问,保守党遭遇了一场灾难性的失败。本来希望通过提前大选夯实政治权力基础的特雷莎·梅,不料重蹈去年卡梅伦的覆辙。

当特雷莎·梅宣布提前举行选举的时候,保守党的民意支持率简直可以碾压工党,提前大选就是把对特雷莎·梅“脱欧”策略的反对声音降到最低。人算不如天算,在大选临近的时候,民意风向大转,最终的结果也表明特雷莎·梅没有经过大选洗礼,的确不是很擅长打选战,尤其是选举的纲领得罪了选民。

特雷莎·梅关于税收的改革,简直就是“拉仇恨”的做法,比如资产超过10万英镑的人要为自己的福利保障买单。而工党打出的口号就是各种免费,无论是否可行,至少得到了选民的青睐。选举在福利国家就是拿福利开支“购买”选票,而保守党则反其道而行之。

此外,临近大选的两次恐怖袭击,不能说英国的警方和情报部门处理不力,但是关于恐袭的议题却被科尔宾及其工党重新解读了。问题的焦点已经不是“为什么英国遭遇恐怖袭击”,而是“为什么英国不能防止恐怖袭击”——因为梅担任过内政大臣,削减了英国的警察数量。

“脱欧”的议题是这次大选的关键,而特雷莎·梅非常强硬的退欧姿态,并没有得到预想中的支持。要知道,去年公投结束之后,48%的选民是要求留在欧盟的。卡梅伦是过于相信英国愿意留在欧盟,而特雷莎·梅则是武断地认为英国人会坚决离开欧盟。

值得一提的是,英国选民的行为可以说是不可预知的。从去年公投到今年大选,谁也不敢断言选举的结果,多数选民的投票受到短期因素,包括情绪的影响。

从去年的“脱欧”公投到今年的提前大选,英国政治越来越陷入一个漩涡之中,精英认知与大众意愿之间形成了巨大的鸿沟。一个“悬浮议会”的英国比一个“铁娘子”的英国更让欧盟感到挠头,即将进行的“脱欧”谈判,会不会因为“群龙无首”而延迟呢?

(编辑:萨萨)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